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VIII - LVI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8-25 6:24:35am

其他·同人


夜间,突然醒来的我觉得肚子有点饿所以就到厨房走一趟。拿了点干粮,正打算回到睡房,突然听见千夏姐姐和哥哥两个人的声音在文夏姐姐的房间里传出来。因为好奇心过于旺盛的关系,所以我就一边吃着饼干一边蹲在门边偷听。

“我现在是有点担心娜资。”千夏姐姐说。

“那孩子特别聪明,不好吗?”文夏姐姐问。

“聪明过头,如果这件事被她猜出来的话会出事的。”哥哥说。

“她如果真的猜到答案的话肯定不会告诉其他人的,毕竟这件事是因她而起。”千夏姐姐的语气有点无奈,“我又不能一整天跟着她。”

“傍晚的时候在那里等着就行,只要确保她不出事就好不是吗?”

“那学生真的有可能会伤害娜资吗?”文夏姐姐问。

“从他之前的记录上来看的话,是有这个可能。不能冒险。”千夏姐姐说,“而且这照片应该是他跟踪娜资拍的,娜资完全没有察觉到呢。”

咳,咳咳。

差点哽到……

照片上的女孩是娜资?

“那我明天去一趟,一整天缠着她就行了。”

“太明显,而且依肯定会跟着妳到处去。”

谁说的!虽,虽然是有可能会这样啦……

“而且,她那不想要把事情公开的个性才是我担心她的原因不是吗?”

“想办法让她早退。”哥哥说,“泻药应该还有存货。”

“不能这样。”两个姐姐同时说道。

“又要顾及她的安全,又要顾及她的想法。这根本就不可能啊。”哥哥说,“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唯一一个做法,是让其他人也得到答案。”

“不可能。这样的话那还不如直接报警算了。”

“当然不是告诉他们,是让他们也推理出正确的答案。”哥哥说,“只是除了娜资以外的人推理能力都有点差,剩下的时间恐怕不足以让他们猜出来。”

我们被哥哥小看了啊。但他说的是实话,我们的实力和娜资有着明显的差距。很多时候我们才刚发现应该怎么把线索连接起来而已,她就已经把答案丢了出来。

“现在剩下能帮忙保护娜资的人只有嘉盛和小依,但他们会察觉到异样吗?”文夏姐姐问。

“会是会,但他们有办法吗?”千夏姐姐说,“依就不说了,死缠烂打是她绝门功夫但有嘉盛在的话他肯定会阻止依这么做的。虽然嘉盛用人方面是很好,但留在班上的人不多,其中还有一人是帮忙那学生做事的。”

姐姐妳这么说可伤了我这弱小的心灵啊!

“有事先通知娜资父母吗?”哥哥问。

“有,而且我也给了他们几个建议,看是要暂时停学还是直接报警都行,只是他们都说再看看情况。”

“这群小鬼真麻烦……”

“把这件事丢到他们身上是我的——”

“他们不管怎样都会查的,要嘛就是为了让他们社团名声大噪,要嘛就是为了推销班级的产品。”

“你真的不想插手吗?”文夏姐姐问。

“这是小鬼的事,而且我没有接到委托。”哥哥说,“但是让我姐到学校待机这种事情还是办得到的。”

“那不就是报警了吗?”

“用私人电话就不算报警了。”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啊。”

“只能这样了呢。”

“那我回去了啊。”

糟糕!快溜!

我以最快的速度从文夏姐姐的房门前跑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确认没有被发现时才松了口气。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拿起来一看,这不得了啊!这联络人可差点就把我吓得心脏病发了啊!

‘都听到了吧?别装,我知道妳没睡。’

诶!怎么可能!

‘听到什么?’先试探试探再说。

‘我听到门口那里有人哽到然后咳嗽的声音,还有咀嚼的声音,肯定是妳了,别闹。’

果然被发现了啊!

‘什么事?’我问。

‘妳的朋友,保护好。’

‘不用你说我也会这样的好吗?’我不服气地回道。

真是的……

‘这件事也告诉嘉盛,妳一个人处理不来,不要逞强。’

‘哦。’

等了一分钟,哥哥没有回信,我们之间的话题大概是到此为止了。我把手机放到原位,正犹豫着应不应该现在就告诉嘉盛,毕竟现在也已经不早了,他应该已经睡了吧?但如果我明天突然间发作的话怎么办?那不就没人能帮到娜资了吗?

希望我明天不会发作就好……拜托了……

*

一觉醒来,发现课室里只有我和嘉盛两人。望了望挂在墙壁上的时钟,发现现在才早上八点。或许是因为昨天生意太好了,所以帮手们都有点松懈。

“醒了啊?”嘉盛发现以后转了过来。

对了,昨晚的事。

“嘉盛,听我说。”我一副正经地样子说,“娜资有危险。”

或许是我突然间说话的原因,他愣了一会儿以后才说话。

“开玩笑吗?”

“我是认真的!”认真的时候却把我的话当成是玩笑,什么意思啊?

“解释清楚。”

我把昨晚偷听到的对话内容全盘托出,一字不漏地交代给嘉盛。嘉盛听完以后立刻拿出照片放在桌上然后盯着照片看。

“是有点像,但和娜资一样发型的人也蛮多的吧?”他说。

“是这样没错,难道是有什么特征吗?”

我这么说着,正仔细地看着照片上的女孩。从头看到尾,都没看到什么可以辨认出对方就是娜资的特征。然后,嘉盛往照片里女孩的耳朵指去。

“娜资有戴耳环吗?”他问。

“有。”等等,这款式……

“这款和她带的一样。”我说,“她说这是她哥哥自己设计的,不可能会有人戴着相同的款式。”

姐姐他们肯定是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担心娜资的……我真笨,为什么就没注意到啊?明明是多年好友了这种事情却没注意到,我这好友还合格吗?

“别担心,等下她来到的时候再看她是什么反应。”嘉盛说,“如果她真的推理出来了的话我们再做打算。”

“到时候会不会太迟了?”

“不一定,别忘了除了我们以外还有一个人特别关心娜资。”

“是谁?”我问。

就在此时,乐寅走了进来向我们打招呼。

“说人人到。”

他?不行吧?看起来有点不可靠啊。

“我知道妳在想什么。”嘉盛说,“虽然现在看起来不可靠,但人家认真起来可不是盖的。”

“是这样的话最好,但我还是有点担心……”

古人有句话,‘好奇心杀死猫’,现在大概可以改成‘好奇心杀死依’了……快担心死我了啊……

“我能理解,但现在一定要冷静,不能让娜资察觉到异样。”嘉盛说,“虽然说我们可以直接告诉她,然后硬是跟着她走但老师想要隐瞒这件事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

“有什么事比她的安全还要重要啊?”

“不知道。”

“直接和她说清楚好了,不能让她冒险。”

“冷静下来。”

“怎么冷静啊?”

我们两人陷入沉默,没人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吵架了啊?真罕见。”乐寅突然插嘴。

“你安静。”我和嘉盛同时开口。

他自讨没趣,干脆就走到了课室的其中一个角落去坐着。

“乐寅,过来。”嘉盛叫道。

只见他不满地走了过来,拉了一张椅子坐下以后开始抱怨。

“刚刚不是要我安静的吗?现在想怎么样啊?”

“给我听着,现在能帮娜资的就只有你了。”嘉盛认真地说。

就和嘉盛预料的一样,乐寅只要听到娜资的事就会改变自己的态度。

“她怎么了?”

“今天一整天待在这里,等我的指示。”

“解释清楚。”

嘉盛望向我这里,似乎是在征求我的同意。

事到如今,能怎么样?

点了点头,嘉盛便把我说的东西简单化以后告诉乐寅。

“明白,我会尽力。”

虽然看起来不是很可靠,但总好过没人帮忙。

“尽力什么?”娜资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吓了我们一大跳。

“娜资这么早啊?”我这么问道。

糟糕,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

“还好吧?”她歪着头说,“也没你们早就是了,刚刚是在说什么啊?”

很好,这样说的话就代表她没听到我们的对话。

“没什么,就要他在这里帮忙处理一些事情而已。”嘉盛说,“对了,老师交代下来的事有进展吗?”

听到嘉盛这么问,娜资的脸色变了许多。这个样子看起来,她应该是把谜题解开了。

支支吾吾的过了一会儿,她强颜欢笑说:“可惜,没什么进展啊……”

骗人,装出来的,大骗子。我说,妳不会说谎就不要骗人了好吗?

果然还是得告诉她……

我站起来,想要走到她那里的时候被嘉盛拉住。转过头去,发现他邹着眉头看着我。

“坐下。”

“可是——”

“给我坐下。”

啧……

我坐了下来,往娜资那里看去。

因为昨天有客人抗议的关系,所以我们把遮盖着窗口的黑颜色纸全都拆了下来。而娜资现在正坐在窗边,看着窗外,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一样。

但愿她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