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IX - LIX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8-25 11:42:52am

其他·同人


不明白。

我不明白。

我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女孩子而已。没有其他人漂亮,也没有其他人活泼。一直以来都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女孩子而已。在班上并没有开口,也没有在社团活动有过什么惊人的发言,就真的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女学生而已。

年头到现在为止,我可以说是什么都没有做。就算是在事务所解决了几件事,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当然,肯定没有上过报纸或者新闻。

既然如此,为何是我?

我没有什么过人之处,自然是不会有人注意到我。

既然如此,为何是我?

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要知道的话,就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和他见一面聊一聊。但,我应该要用什么心情去面对?

我,完全就没想过这一件事。

我不像其他女孩,能够当着人家面前谈论这一件事。也不像小依一样迟钝,可以随意糊弄过去。

我不像其他女孩,她们收到的是情信、是情书。我收到的,是阴谋,一个大大的阴谋。

我也没想过会有小依以外的朋友。班长、灵珑灵凤、孟德,我都没想过会和这些人打交道。

坐在窗口处,思考了一整天,依旧是没有得到答案。

果然,拥有答案的地方,就在校舍旁边的脚踏车停车场那里。果然,答案会出现的时间,是傍晚。

看着外头的天空慢慢地变红,我的心情却没有与夕阳下的湖水一样平静。

真的要去吗?

我这样在问自己。

然而,我知道答案吗?

知道,我不去不行。

灵凤的冤罪,还得要靠我来洗。谁叫我昨天答应了她男友,不告发他所做的事呢?

我看了时钟一眼。现在是五点五十八分,今天因为是校庆最后一天的关系所以特别允许学生留到八点钟,以便让我们收拾所以,我并不知道他想要见面的时间是什么时候。现在去的话,应该可以吧?

管不了这么多了,走吧。

我站了起来,往门外走去。

“娜资,去哪里?”小依问。

“没,没去哪里。”我说,“只是想要到处走走而已。”

不会撒谎啊……

“哦……”小依盯着我看,过了一阵子后笑着说:“……小心一点哦。”

“到处走走而已嘛……”我苦笑着回应。

“待会见。”

“待会见。”

撒谎,不是我的强项。从小到大就一直被家人这么说,‘诚实过头了,不会骗人’之类的,到了现在也是一样。就连为人师表的老师,也一直在这么说。‘有时候是没有必要那么诚实的’,她是这么说的。她所说的‘有时候’,大概就是现在吧。

来到了脚踏车停车场,我还在犹豫着,是否应该掉头走人。

啊,我不是早就得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吗?不然我怎么会在这里啊?

但是,我应该怎么回复他的感情?

“哟,怎么在这里?”

我抬头看去,发现对面站着一个男同学。那大概就是吴非凡了吧?

“应你邀约来了。”

必须冷静下来,现在没有人可以帮我,我现在正孤身奋战着。

“什么意思?”

还要装傻吗?还是只是在测试我?

“一,围棋。二,冷字开头的餐点。三,弥勒佛肖像。四,灯泡。五,矮人模型。这五样东西,都是你指示其他人偷的,对吧?”我问。

他没有做出回复。

“会选择这些数字并不是没有原因的,按照顺序从上到下排列,列表的第一排字组合起来就是一句句子,围冷弥灯矮,谐音,为了妳的爱。”

他依旧是没有做出回复,就连表情变化也没有。这人是有多么的恐怖啊……之前出差,看见犯人们的恶行被逐渐曝露开来的时候,他们的脸上还是会有些许表情的。有些是惊讶,有些是害怕。而我眼前这人,什么都没有。

“从第一张照片来看,目标是我。那对耳环是我哥哥设计的,全世界就只有这一对。至于时间地点,则是第二张,也就是最后一张照片。照片大概是于傍晚时分在这里拍摄的,对吧?”

他笑了。但,这并不是友善的笑容。像是在奸笑多一点。

“果然是我看上的,不容小瞰啊。”他说。

“为什么?”我问。

他慢步走了过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向前走一步,我便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一步,一直到我碰到墙壁为止。我停下了脚步,但他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直在往我这里走来。

他走到了我的面前,停下脚步,用手把我的下巴抬了起来。

冷……冷静下来……必须冷静下来……

“不觉得我们天生一对吗?我想出来的完美计谋被妳完美的解决了。”

我强忍着在眼睛里打滚的泪水,说:“很抱歉,但,但是,我没有那个想法……”

他原本笑着的脸一下就拉了下来。突然之间,他抓起了我的双手,举了起来然后压在墙上。

痛……

但这痛楚,并没有盖过内心的不安,反而还与之并存。

“妳觉得这是选择题吗?”他的语气带点愠怒的感觉。

“放……放……”

好好说话啊……

“放手?为什么?”

“请……请你……自重……”

“装什么啊?昨天和那男的走在一起不是很开心吗?”

诶……为什么……

“就一句,要心甘情愿,还是要我硬来?”

“请……放……”

“喂!”

怒吼,这是怒吼。

“哼,这是要我硬来啊?”他这么说着,把我原本塞在裙子里的衣服拉了出来。

“想……想要……干什么……”

“塞着有点难脱,不是吗?”

诶……什么……意思……

“身材那么好,让我拍几张照欣赏一下嘛,这得怪妳自己不听话了啊。”

我的脑袋一片空白……

我反抗不了……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把我衣服的第一粒纽扣解开。

没人……救得了我吗……

“放手!”

声音……一把熟悉亦陌生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还没来得起抬起头,面前的这一个恶魔就被人打倒在地滚了几圈。

双手……因为被放开了的关系,掉了下来。双腿……因为害怕的缘故,使不出力。我依着墙壁,慢慢地往下滑。原本以为会就这样跌坐在地,结果被某人扶了起来。

“娜资,没事吧?”

抬头望去,乐寅他正看着那恶魔。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先坐下,我把他解决了再说。”他依旧是没看过来,轻手轻脚地让我坐在了地上,然后把外套脱了下来盖在我身上。

虽然他没看过来,但从侧面看去,他很愤怒。他的眼神,就好像是要把那恶魔杀了一样。

“要干架啊……”

“这是你单方面被揍。”

他们俩要打起来了……

那恶魔朝乐寅冲去,挥了一拳。乐寅从容躲过,一手抓着那拳头,另一手抓着对方衣领,然后一个过肩摔把对方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之后,他把对方翻了过来让他正面朝下,拉着对方左手然后一脚往他背上踩。

乐寅蹲了下来,右手握拳,似乎还想要继续打下去。

“乐寅,够了。”

老师的声音传了过来,随即是急凑的脚步声。

小依和班长都来到了这里。小依看到我,马上就扑了过来,抽泣着说:“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告诉妳的……”

别这样……我忍了好久的泪水……

“我任性一点,把事情告诉妳以后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对不起……对不起……”

别……这样……

“乐寅,让你跟紧一点了怎么还会出事?”嘉盛骂道。

“撞到一个人,和他道歉以后就突然不见人影了。”

人是他们找来的啊……

“娜资,有受伤吗?”老师走了过来,把盖在我身上的外套拉开,然后帮我把纽扣扣上。

“没事了。”老师用手指把我不争气流出来的泪水擦掉,“我已经报警了,也事先通知过妳父母亲,不要怕,妳现在安全了。”

安全……了……

“就说了,早点把事情说出来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为什么阻止我?”小依正骂着班长。

班长听完以后,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走过来这里。他蹲了下来,向我道歉:“这件事我欠缺考虑,让妳受委屈了,对不起。”

为什么……每个人都在道歉……明明是,明明是我没告诉大家……

这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失魂落魄的,就算回到了家里我也不知道。

一直都在思考,为什么?为什么是我?

好累,好困,但我能睡得着吗?梦魇一般的经历,会在我陷入睡眠的那一刻重现于睡梦之中吗?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