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回到未来 - 30 眼不见为净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8-25 6:09:03pm

都市·爱情


是夜,睡不着的安承烨步出房门,想到外头散步。

原来外面正落着蒙蒙细雨。白天还是热烘烘夏天般的天气,怎么现在却下起雨来冷飕飕像秋天了?

他拉上帽衫的帽子盖住头,继续走在被风吹碎的小雨之中。来到了海边,赫然发现不远处的码头上有个熟悉的背影。

安承烨感到奇怪:午夜时分,她冒雨站在这里干什么?虽然雨势不大,可是夜深风凉,再加上下着雨,站久了很容易生病呢。

他走到她身边慰问:“你怎么在这里?”

能够让安承烨如此忧心的人,当然只有李瞳。

李瞳闻声转过身子,见来人是安承烨,咧开嘴笑了:“你呢?怎么这个时候会在这里?”

安承烨定睛一瞧,心里不禁酸溜溜的:人家穿的是爱的皮外套,温暖无比,怎么会觉得冷?

李瞳身上当下穿着一件一看就知道不属于她的男装黑色皮外套,用膝盖想都知道那件衣服是张星宇的。

“我睡不着,就出来走走。”安承烨的视线从李瞳身上移开,转身对着大海,放眼望去。

“不会是因为肚子饿了吧?刚刚好像没看见你和大伙儿一起吃晚餐?”李瞳眯起眼睛像是在搜索着脑子里的记忆,这么问道。

安承烨翻了个大白眼:“为了应付某个完美主义的摄影师,在太阳底下泡了两小时的海水,还操劳了一整天,累得要命,所以连晚餐都懒得吃,只想窝在房间里休息,就随便啃啃蛋白条解决。”

李瞳不好意思道:“对不起啊。是我太投入了,完全忘了大家都很辛苦地在配合我。真的真的非常抱歉!”

见自己带刺的话语惹得李瞳难堪,安承烨的心里一股罪恶感油然而生。

真是败给自己了。自己对这个女人根本凶不起来。他放软语气:“我只是在开玩笑!作为专业摄影师,你就是应该对自己的作品有最高的要求,这才是正确的,道什么歉?”

“不过,我也要学着照顾同事们的感受才是。星宇说的对,我一定要学习拿捏平衡才是。”一说起张星宇,李瞳嘴角扬起了欢愉的笑意。

安承烨按耐住心里的醋意,瞟了她一眼:“张董事长回去了?”

李瞳甜蜜微笑点点头:“刚刚送他上快艇,不久你就来了。本来他见我心情不好,打算明早才走的,可是我知道他明天早上有个重要的会晤,所以就让他按照原定计划今晚回去。”

看不下去了!安承烨在心里对自己怒吼,把头别转过去,眼不见为净,试着把刚才在李瞳脸上瞥见的甜美微笑自心头用力抹去:“受不了啊。你们夫妻俩就行行好,别在单身狗的我面前放闪晒恩爱了吧。”

可是,他的这个姿态并没有维持太久,大概三秒左右,就破功了。

即使李瞳的笑不是为了他,他还是想看着她笑。看了三秒钟大海的安承烨像是想到了什么,又看了看李瞳。那有如飘絮一样在风中飞舞的雨滴,纷纷洒落在她披肩的长发上,此刻的她头发上挂着一颗颗晶莹的雨珠。

这个笨女人。分明下着雨怎么也不带把伞就出来?虽然这雨说大不大,可是站久了也一定会被淋湿。淋湿了就会着凉,着凉就会生病。听说她曾经遭受车祸的重创,那之后原本就已经单薄的体质一定更脆弱了吧?要是真的病倒了可不是闹着玩儿啊。

安承烨一阵心疼,跨出一只长腿,走到了李瞳身后,张开两只大大的手掌并在了一起,放在她头上为她遮雨:“我们还是在雨势变大前快回去吧。”

李瞳附和着点点头:“快走吧!”

旋即,她抬头看了看安承烨为她挡雨的手:“我没事,你不用为我遮雨。”

安承烨却坚持:“别扭扭捏捏的,快走就是了。你可是我的老板娘,要是你病倒了,老板一定为我是问。”

李瞳不想在雨中与他僵持不下,拿他没辙,只好提起脚跟往度假屋的方向开始走去。安承烨跟在她后面,继续举着双手用手掌为她遮雨。

“怎么不带把伞就出来?”虽然他的两只手掌很大,可是怎么都不可能很有效地为李瞳挡雨。看着她的长发越来越湿,心疼的他忍不住皱起眉头抱怨。

李瞳吐了吐舌头:“和星宇一起出来时,天气只是阴阴的却还没开始下雨。要是刚才就已经下雨了,我才不会让他搭船离开,那样子太危险了。”

为了赶在雨下得更大之前回到度假屋,他们俩不再交谈,把注意力专注在加快步伐。走了约莫十分钟后,他们终于回到了度假屋。他把他送到房间门口,不忘嘱咐:“快把头发擦干,换件衣服,赶快歇息。”

这样温柔体贴的安承烨,李瞳还真有些不习惯,打趣道:“你到底是不是我的老同学安承烨?那个以前总爱捉弄我、逼着我给你抄作业的那个安承烨?和你相处下来才发现你其实你一点也不讨人厌,而且还非常体贴,又有风度。”

“怎么?难道现在的我不好吗?你不喜欢吗?”他忍不住问道。

“喜欢,怎么会不喜欢?现在的你比以前的你好相处多了!以前啊,光是和你说话都会让我战战兢兢呢。”李瞳回忆起年少时的往事,做了一个夸张的惊悚表情。

虽然他知道她说的“喜欢”不是那个意思,可是从她嘴里说出她“喜欢”他的话,还是让他满心欢喜了。

这样就够了。

过后,他回到自己的房里,拥抱着一颗又满又暖的心,很快就入睡了。

翌日早上八点半,手机的闹钟把安承烨叫醒。梳洗一番后,他就走出房间,准备到玻璃屋去和大伙儿一起吃早餐。

“Cyan,早。”

走廊上,他和刚刚从隔壁房间里出来的罗霖碰个正着。

安承烨微微一笑:“早。”

“昨天晚上,真是对不起!我一定是喝醉了,才不小心进错房间,而且还在你的床上睡着了,一直到后来我酒醒了才发现!真是不好意思,没给你添麻烦吧?”罗霖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脸惭愧,如此解释道。

安承烨礼貌地笑着回应:“没事,一点也不麻烦。不过,你一个年轻女生,只身在外的时候还是少喝点酒比较好。万一出了事,后果就不堪设想。”

罗霖颔首,尴尬笑道:“你真是个正人君子,看我睡着了,也不叫醒我,还任我霸占你的床。”

安承烨露出一个玩味的表情,似笑非笑:“我是同性恋,记得吗?我对异性没兴趣。”

说这番话时,安承烨故意放慢语速,这让罗霖听起来感觉他似乎在含沙射影,心里一颤:该不会是发现昨晚自己是故意试探,他才会用这么奇怪的语气说话?

“Cyan!”

就在这时,他们俩身后传来一把声音。

安承烨和罗霖不约而同转头一看,原来是安仔。安仔形色匆忙,脸上神色不安:“出事了!”

安承烨不解:“大清早的,会出什么事?”

安仔紧张答复:“张董事长失踪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