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之序章 - 三十七黑章 黑之源头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7-08-26 12:25:38am

奇幻·玄幻


每當我閉上眼,他們的聲音就在我耳邊細語,那些熟悉的表情正在我眼前微笑。

那一天的事情都像剛發生一樣,在我腦中一次又一次清晰播放。

【()——數年前——()】

那一天……也就在我加入了黑魔使的那一天,我遇到了【他們】。

當時的我非常抗拒與他人有任何接觸。

所以他們三個人的出現對我來說非常礙眼。

「誒?難道妳和我們一樣是今天新加入的黑魔使嗎?以後請多指教咯。」

他看起不像是可怕的人。他那禮貌又溫和的口氣可以瞬間解除人與人之間的警覺性。

是那種很快就能和任何人成為朋友的那種類型。

我雖然不討厭這種類型的人,但一開始就可以和人打成一片這種事情……我做不到。

「太好了,還以為來的又是臭男人,真是太好了。哈哈哈!」

這人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已經完完全全毫不掩飾地寫在了臉上。

他非常【好色】。

不是比喻那種,是真的【好色】這兩個字就這樣印在他臉上。

是誰的惡作劇?不知道這個人有沒有發現?

還是算了,我根本沒有想要和他們變得親近的意思。

「……以後請多指教。」

至於最後一個人,他貌似和我一樣屬於那種孤僻的類型。

我大概會和他合得來,不過就算有那丁點可能性我也不想要和他成為朋友之類的關係。

我沒有那種閒力去了解他人。

他們全都和我一樣是新人的黑魔使。以後都會和他們一起合作消滅幻魔。

每當一想到這點就煩惱不已。

因為剛剛也說過了,我討厭與人接觸。

我只要單獨一個人就夠了。

沒錯……獨自一個人就夠了。

為了鞏固我的想法,我從一開始開始就和他們要求不要讓我知道他們的名字。

免得產生不必要的感情。

意外的他們也很配合地不告訴我他們的名字。

為了我,他們還想出代號稱呼對方。順序來說第一位是【宏利】、接下來是【諾亞】還有【旋騎】。

而我則被叫做【熊貓】,為什麼是熊貓我也搞不清楚,可能是他們叫得順口吧?

既然已經達到我的目的就別多想了。

但,我萬萬沒想到原本這堅定的想法並不持久。

「好厲害啊亞……熊貓小姐,剛剛是怎麼做到的?」

每一次與他們對話……

「熊貓我要抱抱!痛!宏利你幹嘛?!」

「諾亞先生你也該適可而止吧?沒看到熊貓小姐很傷腦筋嗎?」

每一次看著他們打鬧……

「今天…一起吃頓飯怎麼樣?不方便的話我不會勉強……」

他們無時無刻都在破壞我心中那與人隔絕的墻壁。

不知道從何時我變得想和他們說話。

不知道從何時我變得想要接觸他們。

不知道從何時我變得想要了解他們。

「有什麼事嗎熊貓小姐?喂!妳去哪啊?逃走了啊……」

最後都是以失敗告終。

「明天……明天一定會和他們說上話。沒錯…明天的話……」

像這樣的自我安慰不過是我每次逃跑的藉口。

我害怕和他們編制感情之後會受到傷害。

我對人的恐懼一律建在死亡分離之上。

所以我才一直避免和人有任何交流。

這樣死亡將我們分離時才不會受到傷害。這樣對我們雙方都有好處。

「熊貓小姐,今天任務之後,我有事情想要和妳說。」

直到那一天,宏利的這句話讓我下決心打算改變自我。

但也在同一天,上天對我過去種種逃避降下了天罰。

我永遠不會忘記的,下著豪雨的那一天……

「小心!」與幻魔戰鬥中,誰也無法預料諾亞他替我擋下了幻魔致命一擊,當場斃命!

我們剩餘的三人對諾亞的死感到無比震撼,一時間根本無法接受他就在我們的眼前死亡。

依他的性格來說,他就像我們的精神支柱一樣。

因為有他那無時無刻無盡的活力支持著我們,我們才能在每次任務的時候排除所有不安。

但現在他死了,反而對我們所有人的戰意大打折扣。

就連基本應有的殺意都無法產生出來。

就算是我,也免不了那種狀況。

我們三人直接沉浸在他的死亡中無法自拔。

已經喪失了戰意與殺意的我們完全發動不了任何能力,現在我們就和普通人沒有什麼分別。

我們能做的就只剩下逃跑或是等死這兩個選擇。

我在這個時候,選擇了【後者】。

說起來這幻魔,外貌完全就跟神一樣。

啊啊,原來神打算親自懲罰我,那麼我不管逃到哪裡去都沒用。

【神】對我發起了攻擊。

宏利他在這個時候挺身而出,和諾亞一樣站在我的面前保護我,也同樣在我的面前喪命。

這是那麼突然,我連阻止都做不到。

「宏利!!」旋騎跑來輕輕扶起了躺在地面的宏利

「還有氣息,沒事的……你會沒事的宏利你聽到嗎?!」旋騎不停重複喊道

但連我都明白,他已經沒救了。他的身體已經被轟了個大洞。

如果這個世界上有神的話,我懇求你一定要救救他。

因為該死的人是我而不是他。

就因為我的行為導致了他的死亡。

正當我悲痛不已、深刻後悔時,宏利他向我伸出手。

我立時跪下握著他的手聆聽他最後的話語。

這同時也是我能聽見他聲音的最後一刻。

「熊貓小姐……你知道為什麼我要幫你取【熊貓】這個代號嗎?咳咳!因為……因為看到妳的第一眼,你在我心目中就和熊貓一樣……是那麼的稀少…那麼珍貴…我說啊,我都還沒說完……別哭得這麼傷心嘛……」

他輕輕擦掉我那落不盡的淚水

「…最後我要告訴你我的…我的名字是……」話還沒說完,他就嚥下人生最後一口氣離開人世

也從那刻起我明白了,這個世界並沒有什麼神。

神不過是弱者想象出來,好讓自己逃避現實的幻像。

真正能靠得住的,只有自己。

能保護他人的也只有自己一個人!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朝天吶喊,同時內心對幻魔爆發出強烈無比的殺意而成功召喚出黑色巨鐮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幻魔同樣以朝天的咆哮回應了我的殺氣!

之後具體發生的情況我已經忘記了,大概是當時候沖昏頭了吧?

我只記得當醒過來的時候一切已經結束。

後來聽說當時我獨自一人與幻魔戰鬥,而且還是壓倒性的勝利,幻魔連簡單的反擊機會都沒有。

直到消滅幻魔后就昏睡了幾天。

想起宏利和諾亞的事情,我不能接受他們兩個已死的那個事實,甚至還去再三檢查了死亡名單。

結果,他們兩個名字果然已經出現在上面。

要是我強大一點的話,他們兩個也就不會死。

「熊貓小姐,宏利他真正的名字是……」旋騎說

「不必告訴我,就算你告訴了我也改變不了什麼。而且能告訴我他的名字的人,只有他而已。」

「…我明白了,還有這個。我還在他的上衣中發現這樣東西,貌似是要給妳的。」旋騎從他的口袋中掏出了沾了血的小盒子。

我很快就從旋騎手中接過那小盒子。

打開小盒子一看,裡面還有一枚漂亮的戒指。

他打算要做什麼雖然我大概猜得出來但如果不是從他口中說出來的話……誰也不知道他想要做什麼。

這戒指已經沒了它的意義,就和路旁的石子沒兩樣。

「……」我將戒指連同盒子交還給了旋騎

「不收著嗎,熊貓小姐?」

「不用,對我來說這東西留著完全沒有任何幫助。還有……」

宏利和諾亞的死,倒也不是沒有意義

「亞晴,叫我亞晴就可以了。你的名字呢?」

至少…他們改變了我一部分。

從那時候我就發誓必須變得更強,變得更強!

所有的幻魔必須要由我一個人來消滅。

不這樣的話……我一個人也保護不了。

-

-

-

「啊啊…終於可以去問問宏利的名字了……」

被滅的白刃貫穿身體的瞬間,我回憶起了那一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