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X - LX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8-26 4:07:02pm

其他·同人


事件过去三天,学校的学生似乎都不知道那一天发生了什么事,都只是在守本分地上课学习。学校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消息压了下来,问过姐姐她也不说。算了,这种事情不是什么可以到处说的事,也许只是因为顾虑到了娜资的感受才没有说出来的吧。

虽然是这么说的。

今天是星期一,却没看见她来上学。这在以前是不常见的,之前如果生病了的话也会先说一声但这一次不一样,昨天晚上……其实这几天我都没能联络上她,去到她那里也是吃了闭门羹。

不是伯父伯母把我们赶出去!绝对不是!

只是这两天去了那里,伯母都说她还在睡觉。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我并没有怀疑伯母她正在排斥我!只是娜资她是不是真的在睡觉?还是说她只是因为不想面对我们而在装睡?

都是我的错,要是我那天发一发脾气就不会搞到这种地步了……

“发什么呆,放学了啊。”嘉盛的声音从后边传来。

啊,一个不小心就放学了……

“一整天心不在焉的,还在想那件事啊?”他走到我旁边,坐下来问。

“三天没看到她了啊,你不会担心吗?”我问。

“不放心就再去一次,看看她起来了没。”

“会不会其实是她在躲着我们?”

“说什么傻话?”

“喂。”

“躲着我们的话就不会让我们进到她家里了啊。”

有道理,如果是有意要闪避我们的话直接和伯母说一声就好了,那么我们也不会每一天都到那里去。

“走,去娜资那里。”嘉盛站了起来往门外走。

“诶,你载?”

“老师刚刚不是说了她有急事要早退吗?”

有这回事?我怎么不知道?

“还有一个人在等啊,快走。”

“好啦别催嘛。”

*

来到了娜资家那里,根本就不会想到还有其他访客。他们是谁的话等下才说,先说说跟着我们来的那几个。

首先,原本只是我和嘉盛两个人而已,至少我是那么认为,怎么知道走到了停车场那里,发现乐寅正站在嘉盛的汽车旁边等着我们。问过以后才知道原来他就是嘉盛所说的那一个人。更进一步地问过以后,才知道原来他也想到娜资那里看看的,只是不知道她住哪里所以就打消了那个念头,现在知道有人载送哪有不跟去的道理?

然后,就是灵珑。嘉盛刚把车驶出停车场不久便看到她站在路边招手,嘉盛把车停下以后她二话不说直接就跳了上来,说要去娜资那里。然后也就理所当然的来到了娜资这里。

下了车,我们四人只能站在篱笆外,因为我们四人没有一个能够决定到底要不要进去。

为什么要决定?

那是因为篱笆左边停着哥哥的车子,右边是一辆看起来非常上档次的车子,而篱笆正对面是校长的车。

“根据我的经验来看,里面现在应该有着什么重大会议正在进行中。”我率先开口。

“是人都知道有人在里面谈论着什么,校长都来了妳是在说废话吗?”嘉盛吐槽道。

“现在进去不太适合吧?”乐寅说。

“难道要现在掉头走?”灵珑问。

过了五秒钟,我们四人同时摇了摇头。

“我先进去吧,算是认识的,而且还有两个家人在里面,应该不会引起太大注意。”我这么说着,往大门走去。

敲了敲门,也没等人应门就直接打开走了进去,发现里头的所有人都在盯着我们看。

娜资父母、哥哥姐姐、校长以及两个分别为中年以及老年的男子,几乎同时往我这里看来。

“大家好?”

“打招呼是这种语调的吗?”嘉盛推了我一把,然后走了进来,说:“来找娜资的,人还没醒的话我们就直接回去,免得打扰你们。”

他话一说完,马上拉着我,想要把我拉出门口。

“她刚醒不久,现在在楼上吃东西。”伯母说。

伯母话一说完,身后三个人就直接把我推了进去,然后一把拉着我上到楼上。

“我说,你们把我当什么了啊?又推又拉的。”我抱怨道。

“这样比较快,楼下的气氛紧张到爆炸。”乐寅说。

这样是会快到哪里去啊?

“不要吵了,我们是来找娜资的,不是来吵架的啊。”嘉盛劝架道。

就此放你一马。

——咦

奇怪,开门声?

我们四人往声音的方向望去,发现娜资探出半个头,把托盘放在了门外以后发现我们正在盯着她看。

——乓

关门了。

话说回来她为什么要关门啊!难道我刚刚想的都是对的,她的确是在逃避我们吗?

“娜资,是我们。”我走到她门前敲了敲门,说:“开门好吗?”

我这么说好像是在骗小孩啊!

“我,我还没准备好!”房间里头传来声音。

话音一落,房间里面响起了大大小小各种不同的声音。有跑步声,木头撞击的声音……木头撞击的声音?她在里面干什么啊?

“小依,她没事吧?”灵珑问。

“我怎么知道?我和妳一样被锁在外面啊。”我答。

“声音听起来有点不妙……”乐寅担心地说。

乐寅刚说完,门就又被打开了,但只有一小条缝。通过缝隙,可以清楚看见娜资的眼睛。

“不会想要这样子和我们聊天吧?”我问。

“没,没有这么想过!”她紧张地说,“只是,只是,想要和乐……”

她突然间停了下来,像是在想着什么一样。

“乐演?”

噗——

忍着,必须忍着。

我望向乐寅,看到他失望沮丧想要就地结束他自己生命的那一副表情我真的很想放声大笑。

“是乐寅。”嘉盛纠正道。

“对不起!”

“冷静,冷静。”我安抚着娜资说,“人家没那么小气,不会计较这件事的,对吧?”

我这么说着,望向了站在一旁的乐寅。他点了点头,表示我说的对以后娜资才松了口气。

这一次,她稍微把门打开,伸出手来然后招了招手。

意义不明啊……

“叫谁?”我问。

“乐寅……”

乐寅听到娜资在叫他,于是走了过来。我把位置让给他,他蹲下以后突然之间一只手臂从房门内伸了出来,把他拉进去以后门又被重重地关上了。

“你们!不要偷听!”

娜资的声音隔着门传了出来。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嘉盛和灵珑三人,坐在娜资的房间外面,没有人能够理解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所以……”

“先下楼吧。”嘉盛这么说着,站了起来往楼下走去。

跟在他后面下去,发现原本在大厅里待着的六个人还没离开。这不是废话吗?我们才来没多久而已,他们大概也没那么快谈完的吧?

“嘉盛,过来。”老师突然把嘉盛叫了过去。

这是圣旨,不能抵抗。嘉盛只能乖乖地走过去,而我和灵珑则是走到饭厅那里待机。

坐在饭厅最靠近大厅的地方,我竖起耳朵,偷听着大厅的人的谈话内容。虽然是这么说的,但其实我们都知道内容是什么,不外,是因为那一件事。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的话,娜资为何会选择躲到楼上去?虽然说她刚睡醒不久,但选择把托盘放到门边,而不是亲自拿下去这一点,就足够解释她正在逃避。

这,并不是她的本性。

按照她那性格来说,应该是会自己把托盘拿下来洗干净然后坐在大厅的。

难道是因为那一件事吗?

到头来,如果那一天,我……我和平日一样,任性一点的话,或许就不会有接连下来的事了。

“小依,怎么了?”

回过神来,发现灵珑正盯着我看,眼神带点疑惑。

“什么怎么了?”我故作镇定,强迫自己笑着说:“妳才是,看着我干嘛?”

“其实妳一直在自责对吧?”

她冷不防说出这句话,我并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好。

自责?对。后悔?可能吧。

但如果那一天,我并没有坐着什么都不做的话,结果肯定不会和现在一样。

“这件事我也应该要负起些许责任。”灵珑低着头说,“如果我没有被私人情绪影响,或许就能帮上忙……”

那几天,灵珑不知道为了什么事而心情烦躁,所以我也不好意思要她帮忙。

整个饭厅陷入了死寂,我们没有人知道应该怎么打破这种尴尬的气氛。既然没人知道怎么打破,那就不要打破了。

我继续偷听着大厅里那些大人们的谈话内容,貌似是从‘如何处理’这个话题转到了‘如何补偿’。

应该要补偿娜资吗?我觉得,是的。但那里面有个男子却不这么认为。我有意无意听到了一句‘不就脱了一粒纽而已’之类的,令人火大。

一粒纽怎么了?那就不是性骚扰了吗?

“那么请回。”

听到伯母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我不禁在心中叫好。

这么没诚意的话,为什么还要过来这里呢?反正我们已经报警了,到时候就上法庭让法官裁决,又不是没有证据。

那一天,把娜资从那人渣手中救了出来,或许娜资没有看到但维芯阿姨过了不久以后便走了进来,把藏在棚子的木柱子那里的针孔摄影机拿了出来,说是哥哥叫放的。

有影片,有证人,人赃并获,还要怎么狡辩?那人渣,准备到监狱里吃牢饭吧。

不知为何,他们并没有离开。这是抱着什么样的态度过来的啊?敷衍?还是纯粹想要帮他儿子脱罪?庭外和解?开什么玩笑,我不会同意这么做的。

“小依……”

娜资的声音传入耳里,但明显的比之前小声许多。

回头看去,发现她躲在乐寅身后看着大厅那里,像是在害怕着什么一样。

“怎么了?”我问。

“没,没什么……”她转过头来,有点神经质的样子问:“人……人没来吧?”

人?哪个人?

“如果是指那个人的话应该没有,刚刚进来的时候没有看到。”灵珑回答道。

娜资听灵珑这么说,松了一大口气。

是在害怕那人渣吗?这是正常的,毕竟才经历过那种事……但再怎么说他也不会过来这里吧?

“乐寅,过来。”姐姐这么叫道。

“我先过去那里。”乐寅转过头,看着娜资说:“待会聊。”

乐寅离开了饭厅以后娜资便走到我身边坐下,然后看了我们两人一眼。

“发生了什么事吗?”她问。

“没什么,只是几天没看到妳有点想念妳罢了。”我半开玩笑地说道。

然后,她害羞地低下头。就和之前的反应差不多一样,只是比起之前更显羞涩。

“真的没事了吗?”灵珑担心地问。

“啊……嗯……”娜资支支吾吾的,过了一会儿,她看起来有点低落地说:“或许只是我小题大做……”

“绝对不是。”我否定。

绝对不是小题大做,娜资这是在杞人忧天。

但对于坐在大厅里的人来说,可能是这样没错。刚刚就有个男人说了,一个纽而已,没什么大不了。当然,没什么大不了,如果对方没把她压到墙上然后威胁她要拍她裸照!

“不知——”娜资话还没说完便停了下来,看了我们一眼,指着我们问:“为什么穿着校服?”

“刚刚放学,没到事务所去换衣服。”我说。

“放学?今天星期几?”她歪着头疑惑地看着我们。

“今天星期一,怎么了?”

“啊,我睡了三天啊……”

纠结于这件事吗……也对啦,她才刚睡醒,说不定是以为今天星期六吧。

“我翘班两天先生有说什么吗?”她问。

“担心死了。”

他也不敢说什么。但是他会担心吗?看他今天都来到这里了,应该会吧。

“对不起……”

“什么啊?”

说没两句就道歉,什么意思啊?

“总之,我们先去事务所一趟好吗?”她问。

“诶?可是——”

“我,我没事……真的……”

既然她这么说……

“我去找嘉盛说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