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祝融城 - 08.黑暗种族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26 10:21:16pm

奇幻·玄幻


祝融城的危机解除了吗?不,还没有,危机并不可能这么快就解除。

现在他们有了可靠的消息得知黑暗教廷的目的后,日日夜夜提高警惕,防备来自黑暗教廷的攻击。不过司湫语有点不太理解黑暗教廷是要如何魔化人类,因为“魔化”可没那么简单。但如果是魔族负责魔化人类的话,那就另当别论。

“老实说,守城这种事真的不适合我啦!”司湫语抱怨自己怎么就变成守城的了,因为他只是路经此地便遇上各种事。

莫名其妙被卷入,实在悲剧……不过,他还是很自愿留在这里,留在阿唯身边,顺便保护他。当然,可以的话最好是顺便把人一并带走。

“你大可以选择不要参与。”阿唯白了他一眼,一边检查结界有没有漏洞之类的。

“那可不行~我不能……呃,我有必须留下来的理由。”司湫语原本是想要说不能把阿唯一个人留在这里,但他很快地就停下来把原本要说的话稍微修改才说出来。

阿唯并没有察觉到司湫语的话有哪里不对劲,他很专注地在检查结界。

没想到这细心的检查,还真给他检查到结界有漏洞!!

由白惊哲亲自设置,附带净化效果的结界阵眼——一棵榆树的树干有裂痕,而且那裂痕的颜色赫然是黑色的!司湫语和阿唯面面相觑,脸色都不太好,因为黑色的裂痕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司湫语伸手轻轻抚摸有裂痕的树干,闭上双目仔细地去感应这裂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很快的他脑海里便浮现出对应裂痕的影像。

“阿唯,麻烦你回办公所把蜇壬还有白惊哲老师给找过来。”司湫语缓缓把手抽回去,一脸严肃地对阿唯如此说道。

丝毫不怀疑司湫语的阿唯立即跑回办公所。

看着阿唯跑远了,司湫语的脸色立马沉了下来。他面无表情地看向结界外边,脸上勾起一抹冷笑。

结界外边,无法进来,对结界阵眼下手导致裂痕出现的凶手就站在外边。

“时之神……”声音稍显低沉,那语气带着不满。

司湫语冷眼地看着对方,光明正大地拿出那五颗石头,“想要我手中的东西么?”

“你……!”

“反正你拿不到。”

充满挑衅的话语实在很欠揍,然而这是实话。即使闯破结界,对方也无法从他身上获得任何东西。司湫语就是看准了对方得不到自己手中的东西,才会这么说。

二人相互对视了许久,依然僵持不下。最后对方便原地消失,估计是跑了。司湫语见对方跑了,不由撇撇嘴,在心里暗骂对方“胆小鬼”后,准备修复结界阵眼。

此时,阿唯也按照他的吩咐把白惊哲和盛蜇壬分别带过来。

看到人来了,司湫语倒也不急着修复结界阵眼。

“听阿唯说结界阵眼有漏洞?”白惊哲边询问边走过去,仔细观察榆树,发现那呈黑色的裂痕后,他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二话不说立刻把手放上去,手掌心完全覆盖那黑色裂痕,白惊哲已开始了他的净化工作。

裂痕呈黑色,意味着结界被不知名的黑暗力量给侵蚀。想要修复这个裂痕,就必须先经过一番净化,要不然再怎么修复都好,这结界也无法完全修复。

“你知道这是谁干的?”盛蜇壬立刻看向司湫语,他百分之百肯定司湫语绝对知晓破坏结界阵眼的凶手是何许人也。

“诶嘿嘿~能不说吗?”司湫语这是打马虎眼的节奏。

“……别闹了,小语,认真点。这侵蚀很严重啊……”白惊哲一脸的哭笑不得。

其实司湫语并没有打算瞒着不说,他只是单纯想要闹盛蜇壬。所以他后面还是乖乖地把裂痕是谁造成的事情给说出来,但他瞒了他们没说出凶手方才还在,而且跟自己僵持不下的事情。

裂痕上的黑暗物质侵蚀得很深,只要没注意到的话,估计这裂痕就会越来越大,到时候想要修复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幸好他们这里有白惊哲,出身于失落家族之末,继承了稀薄神族血统,以净化为主属性的术士。

“你说的那个人身份真复杂……他到底算是黑暗教廷的人,还是消灭者的人?”阿唯忍不住开口问道,他有点懵。

其实不只阿唯而已,另外两个人也听得有些懵。

司湫语告诉他们,意图破坏结界阵眼的人是身兼黑暗教廷和消灭者两个组织的身份。

“都不是。他……不过就是个……嗯,来自黑暗世界的黑暗种族?”司湫语歪歪头,却用着不确定的语气说话。

在场的三人都表示无言以对。

黑暗种族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好歹给个解释啊……

“别想跑。”阿唯眼明手快地抓住了司湫语的衣角,然而抓住的当儿某人已经准备好传送阵,结果他就跟着司湫语一起被传送回到了酒店。

大概是没想到阿唯居然会抓着自己,司湫语有些愣怔地看着他。

“呃……你怎么知道我要溜?”结果一开口却是这一句。

“……直觉?不,应该说是……似曾相识?”阿唯其实也不太理解自己怎么会知道他要开溜。

既然人都追来了,还顺势被自己抓回酒店,司湫语也只好乖乖地从实招来。

果然面对阿唯的时候,他总是会很听话啊……

“黑暗世界是世界的另一个层面,只有真神和神族还有天族才知晓黑暗世界的存在。”话说到这里,司湫语稍微停顿了一下,整理好自己的思绪再续道,“黑暗种族只是一个称号,正确名称是‘深渊’。那是源自于二界,无中生有产生出来的真实黑暗。”

“深渊……所以,对方是深渊的人?”阿唯提出自己的困惑。

“是啊,来自深渊的家伙。这真的很棘手,不过还是有办法可以解决的。”司湫语安慰他,微微笑着答道。

阿唯也就不再多问,起身便打算离开酒店。

这一次换成司湫语负责抓住了阿唯,不让他离开。

“嗯?”阿唯不解地看向他。

“先别离开,我需要你的协助。”

原本是打算先回办公所的阿唯一听司湫语所需要协助,他只好打消回去的念头,留下来待在他的房里。

司湫语见他真的留下来了,立刻高兴地松开手跑去翻找自己的行李,从里面挖出了某样东西。

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