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四:德魯伊 - 1-2 迎新會·下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8-27 4:15:49pm

奇幻·玄幻


現場採取自助模式,三十道各不相同的菜色冒著夾雜香味的熱氣,井然有序地擺在廳內最左邊的長形桌子上。幾位臉部、手臂、小腿肌,有著大大小小、各式各樣傷疤的前輩遞了數杯果汁給我們,說什麼「未成年的小孩只能喝果汁」後,豪爽地和我們五人乾杯。

我邊把香甜的橘色飲料一飲而盡邊想著,因為失憶所以不知道自己的真實年齡,或許我早已成年了也說不定。

迎新會的氣氛很好,準備食物的都是食堂攤販的大哥大姐們,那是完全無法用言語詞句來形容的美味。嚥下後有股暖流以腹部為起點,逐往全身各處流動,非常舒服並明顯感覺到溢出的滿滿力量。

直到我再也吃不下任何一口食物,喝不下任何一杯飲料,我才走到早已吃飽正在休息的吉爾面前,坐了下來。

「不吃了嗎?」我問。

雖然大部分料理都是肉,但還是有十二道純蔬菜的料理,對吉爾這位素食德魯伊來說,簡直是照顧周到。

「不了,我吃得好飽。」吉爾從椅背上跳起,臉上滿是興奮之情,「啟人我和你說,大家真的都超~~~親切的,他們都把我當普通人般和我交談,尤其是雷斯利前輩,他非常健談,和陰沉不語的外貌完全相反,真是人不可貌相呀。」

「雷斯利前輩?……啊,那個超強的吸血族!我怎麼沒看到他?」我四處張望,雖然迎新會開始至今已過去了一小時,人潮也開始變少了,但公會大半以上的人都還在這裡,一時半刻也找不著那名吸血族的身影。

「前輩他說待會有個A級任務要處理,所以先行離開了。」

「原來如此……不過我開始理解為何這是你夢寐以求、不顧自身安危都要加入的公會原因了。因為我也開始愛上這裡,覺得有股懷念的感覺和氣氛,就像家一樣。」

「真的嗎?那……你有想起什麼嗎?」吉爾臉上掛著既高興又擔憂的表情。

我搖頭:「很可惜什麼都沒有……你是不是擔心我一旦恢復記憶,會二話不說悄悄離開?」見吉爾臉上那欲言又止的表情,我單刀直入地把他心中的憂慮說了出來。

吉爾愣了一下,隨即苦笑道:「結果還是被你發現了,哈哈……其實我很矛盾,我希望你可以恢復以前的記憶,但我又害怕你會因此而離開這裡,回到你來的那個地方。畢竟……我們好不容易才成為朋友……」

說到最後,吉爾微弱的聲音幾乎淹沒在人群裡。

但我還是聽見了。

「我一直以為吉爾你是很聰明的孩子。」

他抬頭,不解地望著我。

「不管我是否能夠恢復記憶,你是我好友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我怎麼可能輕易離開呢?就算我真的離開了,最後我還是會回到這裡,一定。」

「真的嗎?……」

「嗯,我答應你。」

聞言,吉爾臉上逐漸展開笑容。

「在談什麼那麼開心吖?」

我往聲音來源回頭,卻冷不防地看見凱瑟琳前輩的臉就在我面前。我們之間的距離近到再往前移動一毫米,我的嘴唇便會碰到她的嘴唇。

我嚇得整個人往後仰,從沙發上跌下來。

「你、你沒事吧?」吉爾慌張地把我扶起。

「哈哈,這樣也被嚇,啟人你也太可愛了!」

我重回沙發上,鼻腔裡還留有凱瑟琳前輩身上的淡淡花香味。我感到雙頰一股熱燙,正想說些什麼轉移注意力時,前輩便一躍坐在我旁邊,睜大那雙水汪汪的棕色眼睛看著我。

不行這樣啊,我對主動的女生沒辦法……

「雪繪妳也勸勸這花痴吧,一點都沒有身為女生的矜持。」

「英明,你也清楚知道她不曾對其他人做過這種事,我也很好奇到底新人有什麼魅力讓公會之花為他如此著迷。」

「因為啟人很強啊,不管男女都喜歡強者,對吧?」

我差點把剛才吃的食物全吐出來,不是因為凱瑟琳前輩的那句話,而是因為翔太前輩彷彿用了全身蠻力來拍打我的背部。重點是,他並不覺得這有多用力。

「翔……翔太前輩,別拍了!這樣下去我總有一天會被你拍死……」

「別說什麼前輩不前輩的,叫翔太就好。為你倆介紹,這是我半固定的小隊成員布魯斯。」

一隻手伸到我面前,我回握的同時往對方臉上一看,然後驚呆了。

美男這兩個字還不足以媲美他的完美外形,銀白長髮在其身後飄逸,俊俏的容貌和冷冽的眼神足以風靡萬千少女。乍看之下,還蠻漂亮的。如果我是女人,絕對會愛上他,就是帥到這種程度。

「你的劍技很純熟,但動作再精煉點的話會更好,揮劍幅度太大,容易讓敵人預測自己的攻擊軌道。」

他的聲音把我從欣賞外貌的恍神中拉了回來

「什麼?」這是批評嗎?好感度立即下降。

英明前輩對我抿嘴一笑,「別在意,布魯斯是個武痴,會對你批評就證明他承認你的實力,算是好事。雖然聽起來不太舒服就是了。」

「抱歉,我不太會拐彎抹角。」

……好吧,既然人家都道歉了,我也沒必要去計較。

這時,蕾娜和溫蒂拖著凱薩加入我們的談話,由於沙發位子不夠,於是凱瑟琳前輩提議移動到寬闊點的地方聊天。

我們離開吵雜的交誼廳,移動到沒人的公會大廳,圍成一個圈席地而坐。

「明天有什麼活動嗎?」蕾娜一臉興致勃勃地問。

「有喔。」凱瑟琳前輩指著牆上一塊巨大板子,上面貼著密密麻麻的羊皮卷,說:「那是任務看板,每位冒險者都可以從上面選取自己能力所及的委託任務。不過,新人必須先完成【新人的試驗】任務才可以自由接下看板上的任務,而新人任務內容是狩獵十五只水蝴蝶、二十五只刺猬蟻、一頭鎧甲蜘蛛。」

翔太前輩忽然大笑:「哈哈哈!好久都沒聽見鎧甲蜘蛛的名字了,真懷念啊。」

「這是新人任務,距離你新人時期已經過了八年,懷念也是當然的。我也好久沒狩獵鎧甲蜘蛛了。」英明前輩抿了一口手中裝有淺黃色氣泡飲料的杯子,仰望天花板,彷彿陷入久遠的回憶中。

「這有值得懷念嗎?翔太那時可是被鎧甲蜘蛛追得邊哭邊逃的啊。」布魯斯前輩若無其事的發言使大家瞬間看向翔太前輩。

他的頸項以火山爆發的速度迅速紅了起來,一直延伸到整張臉都漲紅了。他把臉埋在一雙大手中,迴避眾人想要求證的視線。這一連串的舉動把在場所有人逗得捧腹大笑。

一雙大手猛地掐住布魯斯前輩的脖子死命搖晃,銀白長髮瘋狂亂舞。

翔太前輩發瘋似地怒吼,「不是說好這是我們三個永遠的秘密嗎!你這叛徒!」

「真的假的?翔太可是公會中數一數二的大劍高手,面對鎧甲蜘蛛也要逃?」雪繪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那時他還很弱,比我這個魔法師還弱。不,比這裡的五位新人還要弱上好幾十倍。」

凱瑟琳前輩的棕色雙眸睜得圓碌碌地看著翔太前輩,同情說道:「比英明還弱就真的很弱了耶,好可憐喔。」

「喂!比我弱有必要這麼同情嗎!我也不差好嗎!」

「呵呵呵。」凱瑟琳一手遮掩嘴唇,笑道:「矮冬瓜可以強到哪裡去。」

又來了。我還以為今晚他倆會破天荒不鬥嘴,結果忍了半小時,還是吵了起來。也許是那天大家已經在吉爾家見慣這場景,此時除了他們兩個,大家都視若無睹地繼續攀談。

雪繪前輩轉頭向我們解釋,新人必須通過狩獵任務和蒐集任務,接下來才能自由選擇任務內容。

任務分為D、C、B、A、S、SS、SSS級,最簡單的自然就是D級,任務內容多是討伐C~E級魔物或是蒐集材料;C級任務也差不多,只是魔物等級上升為B級,對新人冒險者來說,有一定程度的危險。

然而C級便是初級冒險者所能接下的最高等級任務。B和A級是給中級冒險者的,而高級冒險者則是可接S或SS級,至於SSS級只有傳說級冒險者有資格接下。

公會會考慮任務的危險程度和冒險者的實力做出分配,如果一名初級冒險者接下S級任務,只會讓該名冒險者白白送命,因此根據實力分發任務是有必要的。

「新人討伐任務最高人數限制為三人一組,時限三天。為了避免新人首次任務便發生喪命的烏龍意外,公會特別允許一組可以邀請一名中級冒險者組隊。」

雪繪前輩在講解的過程中,每當舉起右手似乎都有些不自然的動作,我這才注意到,她的右鎖骨處纏著繃帶。

她什麼時候受傷的?

「我要一個人狩獵。」

如此臭屁,自然是凱薩。

雪繪猶豫了一會兒,說道:「規則是沒說明不能一個人狩獵,但在三天內要獨自解決那麼多的D級魔物,你確定?而且鎧甲蜘蛛身邊有許多鐵甲小蜘蛛,建議你至少找一個人組隊比較保險。」

「對啊凱薩,你可以和我還有啟人組隊,沒必要一個人。」

凱薩再次瞪了我今天不知道第幾眼,拒絕吉爾的提議道:「不了,和你組隊沒關係,但要我和這傢伙合作,我寧願一個人。」

我嘴角抽搐,反擊道:「你以為我想和你合作?一想到你哭著求我救你的畫面就很不舒服。」

我的話語似乎也對他產生了某種反應,凱薩激動地站起來,胸膛激烈上下起伏,面紅耳赤吼道:「我寧死都不會向你求救!」

正當我想要回嘴時,心中的怒火莫名其妙消退了,而凱薩似乎也和我一樣,臉上的怒容慢慢瓦解,恢復成之前目空一切的拽樣。

英明前輩拍了拍手吸引我們的注意,說道:「好了好了,難得開心的迎新會別吵架。」

我看見他的右手有道若隱若現的鵝白色光芒正黯然消淡。

此時,一直保持沉默,只是負責聆聽的溫蒂,說了今晚的第一句話:

「那是……青魔法?」

「噢?妳也知道不少嘛。沒錯,這是讓人冷靜下來的青魔法。如果你們兩個繼續吵的話,我便對布魯斯施展憤怒魔法,讓他來教訓你們。別說我沒提醒,生氣的布魯斯可是很可怕的喔。」

雖然我對生氣的布魯斯前輩產生好奇心,但剛才的青魔法把我的怒意全然消退,現在完全生氣不起來。於是我和凱薩重新坐下,一人看一個方向,彼此不說話,而吉爾則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撇除這件事,今晚的聊天其實還算愉快。然而我注意到,凱薩除我之外,都會找其他人談上一兩句話,而且偶爾還會勾起僵硬的微笑。

就只有我,他永遠都擺著一張大便臉給我。

我個人把他這種行為理解為吃醋——吃我住在吉爾家的醋。

大夥一直聊到深夜兩點才解散。雪繪前輩提醒我們明早八點要在這裡集合,屆時會由凱瑟琳前輩正式分派任務給我們。

我拖著疲累的身軀回到宿舍,衣服都還沒換,便陷入了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