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四部 雪山靈狐 - 4-6 靈狐引路

三筆君≪【遇見精靈】≫  - 发布于2017-09-01 9:09:18pm

奇幻·玄幻


官網:http://3penjun.blogspot.tw/

---------------------------------------------------

有些野獸,長年受到靈素影響而逐漸進化身心、具備靈性,被稱為靈獸,與沒有靈性的同類一起生活,使得牠們自視高傲,更有甚者認為自己與精靈相當,大部份靈獸的壽命很長,牠們也能夠與精靈透過靈線來締結誓約,彼此成為誓約者關係。

而能夠說話的靈獸更加稀少,壽命難以計算,但是至少都能有千年以上,甚至具備一般靈獸所沒有的能力。

在精靈的傳說中,是由漂流精靈的靈魂,轉世附身,靈獸才得以會說精靈語,事實上,這些都只是精靈的江湖傳說,並未存在於正式的史書之中。

蕾菲亞娜和艾莉絲面對的大尾雪狐,正是靈獸,還是能夠說上精靈語的稀有靈狐。

與修一行分開之後,奧卡早早就穿過坑道,來到西石林區,他坐在坑口附近休息,等著另外三個同伴前來會合。

——我選到的坑道,居然就是直通西石林陣的『西—南石林坑道』,運氣真好!

——不對,不只是運氣好,簡直就是好到爆,這坑道不到一炷時間就走完了。

奧卡取出地圖,趁著空檔寫下坑道的相關註記。

沒多久,記錄也寫完了,奧卡無事可做。

——好久~說不定修閣下那邊的出口,距離這石林陣可遠了。

奧卡甚至補充了營養和水份,但~還是太無聊了。

——不如趁機把石林裡的坑道口全找出來,等修閣下一到,肯定會大吃一驚!

奧卡笑著,自從修找出石林中隱藏的坑道時,他就非常崇拜這位靈位劍士,年紀輕輕卻沒有架子,當奧卡說錯話時,不但沒嘲笑,也沒生氣,連指正都沒有就輕鬆帶過。

或許只是修的機緣好,但是無可否認,奧卡自稱山野專家,來過數趟卻對坑道一無所悉,所以奧卡想要做點什麼來得到這位靈劍士的認可,那肯定是能夠向朋友炫耀的好話題。

順帶一提,兩名少女對修的愛慕,也大大提升周圍精靈們在某種意義上的『敬意』,尤其是類似奧卡這種連交往女友都沒有的精靈。

奧卡這個時候還不知道,當他再次見到修與少女們時,大吃一驚的並不是修,而是奧卡他自己。

在雪狐洞穴裡——

真是有趣!活了五百年,靈獸也看過好幾隻,但是,第一次看見會說話的靈狐,著實令我驚嘆不已,一時情不自禁就想捉弄她,是靈龍天生的惡趣味嗎?

面對發怒的靈狐,我若無其事的說:「妳的同伴被攻擊,還得靠我家主人解圍哩,妳肯定是很弱才不敢出面挑戰冰熊。」

「小蕾……」小艾想阻止我,我揮手搖頭不讓她說。

靈狐一怔,大概被我說中要害,急忙解釋:「才……才不是那樣,那天天氣好,我想曬曬太陽才沒跟著罷了。我要是在場,那冰熊什麼的才不是對手。」

「老實承認害怕也沒關係,就算害怕冰熊先逃走,我家主人也不會笑妳的!」

「哇~嗚~說什麼啦?可惡的小魔靈,嘴巴好壞~」

「是嗎?我看妳就是毛摸起來舒服而已,最多就是會說話的小寵物,大概吧!」

「妳這毛都還沒長齊的小魔靈,真是太放肆了,我好歹也兩百多歲!」

果然還只是年輕靈狐,只要一激動,什麼話都全說了出來,不,不對,應該是她不曾與精靈相處過,所以才不知道什麼是激將法。

「兩百……多歲嗎?好老的雪狐,就算當寵物也很有問題,妳看~我家夫人聽到妳這麼老,都不想再摸妳的尾巴啦。」

其實小艾是因為知道她是靈狐才不敢再亂摸,並不是因為靈狐年紀大,不過,說她老我也是自打嘴巴,畢竟我已經五百多歲了。

「什麼?」靈狐把尾巴貼近小艾瞪著她說:「是這樣子嗎?」

小艾慌張的回答:「不……不是的,我……」

「那妳玩妳的,不用管我們。」

「這個……是,好!」

看著面前晃著的大尾巴,小艾再次抱住,不過動作生硬不太自然。

我繼續挑釁地說:「居然用強迫的,哼~真沒節操,虧妳還說自己是靈~狐~」

「啊咧!妳這個可惡的臭魔靈。」

小艾受不了,插嘴說道:「那個,小蕾,靈狐……小姐?不要吵架,拜託。」

「哼!」「哼!」

小艾又開始撫摸靈狐的尾巴享受著。

靈狐似乎是惱怒我,想轉向巴結小艾:「善良的小精靈,妳叫什麼名字?」

「叫我小艾就好,靈狐小姐有名字嗎?」

「小艾~好名字。那個,我的名字,梅琳。」

「梅琳小姐,初次相見,妳好。」

「這是我第一次和精靈說話哦。」

「真的嗎?好厲害,那妳是怎麼學會精靈語的。」

「不知道,我有知識以來就會說了,彷彿精靈語早就在腦筋裡頭,因為我是天才。」

梅琳說著說著,驕傲得尾巴都翹起來了。

小艾終於放鬆笑了出來:「呵~我知道有另外一個天才,也是突然之間就會說精靈語哦!」

「什麼?除了我還有別的靈獸會說話?」

「終於還是承認自己是靈獸了吧?」被我抓到語病,馬上反擊。

「妳……妳這個……」梅琳性子有點直,看來和小修個性有點類似,或者該說她閱世不深,不善交際。

「小蕾別捉弄她啦。」小艾看不下去想阻止我,「梅琳小姐,不好意思,其實小蕾沒有惡意,而且她……而且她是……她是我的好姐妹,也是個善良的魔靈哦。」

擔心小艾會隨便把靈龍的身份說出來,我用眼神示意,總算她即時改了口。

梅琳:「哼!看在主人的面子上,算了。剛剛說另外一個天才是……?」

小艾:「就是剛剛出去那個男孩子,是我的羈絆者。」

梅琳:「那傢伙長的有點怪,不過靈格看起來很不錯哦!」

小艾:「他叫小修,是遙遠國度來的,一開始完全不會精靈語。妳和小蕾一樣,都能夠一眼看出他的靈格。」

「那是我們靈……靈狐天生的超強能力之一。」梅琳差點又說出靈獸兩個字,硬是中途給改了,「等等,這個小魔靈為什麼也看得出來,還看出我是靈……靈狐?」

「這是我族裡的『普通能力』而已,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根本說不上超強什麼的。」我不屑地回答,梅琳聽到又是咬牙切齒,仔細偷看,她還算是挺可愛的雪狐。

擔心梅琳又生氣,小艾搶著說:「梅琳小姐和小蕾都很厲害啦,真的,都比我厲害。」

梅琳這才作罷:「哈~才不,小艾最厲害,會挑選靈格優秀的羈絆者。可是,我應該沒看錯,妳還是小精靈吧?」

小艾:「是啊!我知道妳想說什麼,我和小修是在意外的情況下締結靈線的。」

梅琳:「原來如此,小精靈能締結靈線還真是稀奇。」

小艾:「抱歉,等會見到小修,再替妳們好好介紹。」

梅琳:「果然『主人』比較有禮貌!」

主人兩字加重語氣,還刻意瞄我一眼,居然暗諷我這個女僕沒禮貌——

我撇過頭去:「哼~區區一隻寵狐還講禮貌。」

梅琳又想發作,但似乎看穿我是故意惹她的,馬上又轉頭和氣地巴結小艾:「叫我梅琳就好,別小姐小姐的叫。」

小艾:「好的,請多指教,梅琳。」

梅琳:「能遇到世上最有靈性的靈狐,是小艾運氣好哦!」

最有靈性?居然沒把靈龍當一回事?我可不能當作沒聽到。

「錯了吧?分明是世上最會說大話的靈狐,妳大概沒聽說過靈龍吧?」

梅琳:「什麼靈龍?根本就只是傳說,就算有也早就絕跡啦!現在是靈狐最有靈性。」

小艾的微笑僵住了,面對梅琳的說辭,一時不知該如何回應靈龍的存在。

「井底之蛙。」我毫不客氣用力諷剌。

梅琳:「這臭魔靈,妳說什麼?」

「我家主人——小修,親眼見過靈龍,而且靈龍還送他寶劍,教他劍咒。」我又指著小艾:「而且主人的羈絆者——小艾,也親眼見過靈龍,還被載著在天空飛哩。」

「什麼?這是真的嗎?」梅琳慌張地問著。

「是……是真的,沒騙妳。」小艾被急貼過來的梅琳嚇了一跳。

「沒想到……這世上居然真的有靈龍,怎麼可能……」

驕傲的靈狐貌似失神,恐怕一直以為自己是世上最優秀的靈獸,如今發現有靈龍的存在,肯定是大受打擊。

看著梅琳落寞的樣子,我終於不忍心過份捉弄,而且,也有點為她難過。

母親教過我不少東西,我也曾經一度認為自己什麼都辦得到,但是母親離世之後,內心卻一天比一天更孤單,無力改變。

「喂~梅琳,妳在這裡不孤單嗎?」我不禁好奇地問。

靈獸才會糾結的情感,我非常清楚,拿這個當話題,肯定一語中的,果然——

梅琳:「哼~才不會,我有雪狐夥伴。」

語氣強硬否認,卻是背對我和小艾說的,那個背影實在沒有說服力!

「那只不過是外表相同,住在一起而已,妳這樣就滿足了嗎?」

「妳管的還真多!」梅琳仍然沒有正面答覆。

看著她微微低頭的無奈,我彷彿看見以前的自己。

「找個適當的誓約者,能夠一起過著有趣的日子,這是我誠心誠意的建議。」

小艾也在一旁點頭同意。

梅琳回頭看著我:「妳這小魔靈居然能說出像樣的話。」

「妳也別小魔靈一直叫,就叫我小蕾吧!我知道妳一直是孤單的,畢竟是不同靈格的存在,就算和雪狐們住在一起,也還是孤單。」

即使我和精靈們一起生活,仍舊一樣感到孤單,更何況是長年待在森林之中的梅琳。

梅琳:「沒辦法!誓約者不能隨便找,靈格必須相襯,妳不會懂的。」

小艾也安慰梅琳:「我們都懂,小修屬於『人類』種族,雖然長得很像精靈,實際上並不是精靈,但是自從與我締結靈線之後,大家也都能夠和他相處融洽,如果不是締結靈線,恐怕小修也很難完全融入精靈社會。」

梅琳:「就算如此,我也不想隨便締結靈線哦。待在這個森林裡,我大概永遠都沒有機會找到誓約者。」

小艾想了一想:「梅琳~你要不要先和我們一起生活,然後,你再慢慢挑選誓約者?」

我也順勢說:「我們主人是靈劍士,家裡多一個白吃白喝的,還算養的起。」

梅琳:「太奇怪了,一個是羈絆者,一個是女僕,居然不問過主人就私自決定?」

小艾:「呵~小修是我的羈絆者,我很清楚他會答應的,他也是好人!」

「是啊,我家主人的個性我最了解,幫助既孤單又無助的弱勢者,絕對不會拒絕。」

梅琳:「小蕾說法真令人生氣,我一點都不弱,不是我自誇,精靈們完全不是我的對手。」

「井底之蛙。」

「妳……妳又來了,想打架嗎?」

「那個,梅琳,小蕾,請兩位冷靜點。」小艾看著我們苦笑著。

「恐怕你連我家主人都打不過。」

「不是我吹牛,有個厲害傢伙,自稱精靈第一快,結果也是跑不嬴我,我要是認真起來,你家主人連我的影子都看不到。」

「速度,是嗎?」我微笑著口氣不屑,小修的龍行術可不是裝飾用的,我很有信心。

梅琳受不了我的態度:「不相信?不然來打個賭!」

「怎麼賭法?」我很好奇靈狐在想什麼。

「如果你家主人嬴了,我就給小艾當寵狐。要是輸了,我就要當妳的主人。」

小艾有點慌:「妳們,不用賭到這個份上吧……」

我伸出手阻止小艾說下去,對著梅琳說:「我得先問一些事才行。」

「怎了?不能乾脆點嗎?還是不敢?」

「並不是那個問題,做不到的事當作賭注是沒意義的。」

「真囉嗦,那妳問吧。」

「想當小艾的寵狐,雪狐不能到平地吧?你不會是要她住在這裡吧?」

「靈狐才不是那麼沒用,天氣太熱確實會懶,但是平地生活可沒問題。」

「那好!第二個問題,我已經對主人立誓永遠服侍左右,絕不反悔,如果妳跟在我家主人身邊,我可以當妳是主人一樣地服侍,也就是和小艾一樣的地位,但是如果妳離開,那很抱歉,我還是會留在我家主人身旁哦。」

「哦!居然如此忠心,很合理,這個我也沒問題。」

「那麼,賭注成立,我接受。」

「嘿~嘿~嘿~太好了,我得開始想想以後怎麼使喚妳。」

「你在幻想什麼啊!要不是小艾很想有個雪狐寵物,我才懶得理妳。」

小艾一臉哭笑不得:「那個,妳們,能……能夠好好相處嗎?」

「什麼?叫我和這隻雪狐較量?不是真的吧?牠會說話?」究竟怎麼回事?半小時不到,事情的發展讓我完全摸不著頭緒。

艾莉絲:「都是真的,她是靈狐梅琳,小蕾和她打賭的。」

「靈狐?打賭?小蕾妳做了什麼啊?」

蕾菲亞娜:「主人~拜託了,我不能容忍這隻寵物放肆地小看你。」

「寵物?等等,為什麼是寵物?小看又是怎麼回事?我越來越迷糊了。妳先說說那賭注是什麼?」

「主人要是嬴了,她就自願當小艾的寵物,我一聽就答應了,小艾~妳一直很希望有一隻雪狐當寵物吧?」

「是有想啦,只是用想的……」艾莉絲有點怯懦彆扭地說著。

「就是這麼回事,小艾也是我的主人,達成主人的心願是女僕的本份。」

「那我輸了會怎樣?」

「我只好忍痛承認這隻寵物也是我的主人,像主人一樣服侍她。」

「哇!這賭注還真大。」

蕾菲亞娜突然握住我的手,淚眼汪汪地說:「主人不會讓忠心的我,淪落到那個地步吧?」

「這……當然不會。」既然會擔心就別隨便答應呀~

蕾菲亞娜:「請加油!」

——等等,為什麼我覺得妳那淚眼汪汪就像是釣餌?而且我還不得不上鈎?

艾莉絲:「我也不希望小蕾有別的主人,而且還是一隻雪狐,小修拜託了。」

「盡力吧!畢竟我也沒跟這種靈什麼……靈狐的較量過!」

蕾菲亞娜:「主人別擔心,她厲害的就只有速度,這也是主人的強項,我有信心。」

「小蕾還真是相信我,看來是不可以輸啊。」

我們正在山洞外的空地,我才剛剛回來,艾莉絲與蕾菲亞娜就過來對我說明,大尾雪狐居然是靈狐,而且意外地還能說話,更讓我驚訝的是,靈狐居然和蕾菲亞娜對賭,以靈狐與我的較量下賭注,還真是意料之外,又再一次的意料之外。

事情來了總得解決,我抱著這樣的心態,走向靈狐。

「那個……我是小修。」面對一隻動物說話,我好像呆瓜一樣。

「叫我梅琳吧!」

是女聲,我沒想到是母靈狐,少女的聲音也嚇了我一跳。

「女……女的嗎?」我轉頭向少女們大喊:「可是她是女生呀!」

艾莉絲:「小修~她是女生沒錯,很可愛對吧?」

蕾菲亞娜:「主人~她不是女生,只是寵物,小修千萬不能讓啊!」

她們倆的說法大不相同,不過,我卻很能夠了解少女們的想法。

我回過頭問靈狐:「確定要比試嗎?」

「不一定,只要你認輸也行。」

「唯獨這個辦不到哦,小蕾雖然是女僕,但是曾經救過我,我肯定要回報她的。」

「無所謂,那就來一場吧!」

「那勝負怎麼算?」

「什麼武器都行,只要能制住我就算你嬴,要是我咬住你掙脫不了,就是我嬴,不過你別擔心,我只是咬住,儘量不讓你受傷,萬一真的受傷,我也會幫你治好。」

「那好,我也儘量不傷到你,畢竟也是……少女吧?受傷也不太好。」

蕾菲亞娜在旁邊大叫:「主人別被騙了,她是阿婆年紀,已經兩百多歲了哦。」

艾莉絲則是一旁苦笑著。

梅琳不甘吼著:「什麼阿婆?我隨便也能活個幾千歲,現在還是少女哦。」

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感覺上梅琳和我一樣,似乎也是蕾菲亞娜的捉弄對象。

我看著其他雪狐,大的小的全都乖乖坐在洞口看好戲,似乎知道我要和梅琳決鬥,本來擔心牠們一擁而上,但應該是我多慮了。

「我這寶劍很鋒利,請務必小心。」

「我的爪子也很兇悍,你可別叫痛。」

「那麼,小艾,麻煩你幫忙倒數。梅琳……小姐,數到零就開始。可以嗎?」

「好的。」「沒問題。」

我取出雙劍,關係到蕾菲亞娜,這比賽不能輸,但也不是博命,儘量不傷到對方,果然還是要靠速度。

我換個想法——小艾看著吧!我幫妳帶隻雪狐回家,來吧,『龍行術』~

雙方距離廿步左右,洞口外空地夠寬敞,盡情展開手腳沒問題。

「五、四、三、二、一、零,開始。」

我半速前奔,因為被警告過靈狐動作很快,我希望能夠先看一看,讓自己心裡有點底,一開始就全力以赴不是我的風格。

即使如此,我還是小看了梅琳,她真的很快,一開始便狂奔而來,要抓住她的動線還真不容易,我才前進五步,她就已經在我面前,我迅速閃避,以劍尖阻擋她的前進。

她果然沒騙我,利爪不比寶劍差,居然可以直接撥開御龍寶劍,雖然用上龍咬或許能切斷爪牙,但是我沒打算拚到那種程度。

第一次接觸我算是吃了小虧,梅琳一爪抵劍,三腳支撐身形,非常的穩定,必須讓開的反而是我。

梅琳並未因為第二劍襲去而退縮,而是改變了方位,一邊閃避一邊繼續奔襲而來,我沒能捕捉到她四隻腳的位置,而且她最後一蹬,既確實又更快速地接近我。

我急忙跳著側移,沒能完全躲開——

左手上臂被劃出一條小傷口,血流了出來,我迅速與她反方向離去,避免被追擊。

梅琳這一擊真讓我吃了一驚,無法想像的快速,是我至今所遇到過最快的對手,差點手臂就被她咬住。

「啊~」

伴隨著一聲尖叫,不是我,是艾莉絲,真抱歉,又讓妳擔心了。

梅琳站住腳,回頭再度擺出架勢:「小傢伙,你很快哦,居然還能躲過。」

「沒辦法吶,妳是我見過最快的對手,真的非常快啊!」

「認輸吧!雖然沒咬住,但已經受傷了喲。」

「那個不算什麼,想見識靈狐的速度,就當作是必要的代價吧!」

「別逞強哦,結果不會變的,我要上囉。」

「沒問題,來吧!」

說實在,龍行用到最強,可以一拚,但不是十分有把握。

順帶一提,自從布羅倪歸來之後,我一直認為自己的體術有大幅進步,沒想到與靈狐一戰,雖不至崩潰,但是信心已受到打擊。

沒辦法,只能全力了!

我集中精神,專注她整個身影,還要儘量不傷到她,難度不小。

並不像鬥犬的尖牙利齒,也不似惡狼的窮兇極惡,但是承受的壓力卻大多了。

梅琳再次襲來,從奔來的速度就知道,她更快了。

多得龍行術的幫助,這小傷口並沒有帶來痛感,我全力施展,再次交鋒,梅琳既快速又靈活,我不再低估她,兩隻劍尖不斷防守,同時阻斷她來襲的方向,梅琳的判斷很準確,輕易地避開劍尖,但是一時也難以再傷到我。

但是我也不敢隨意延伸劍的方向,萬一失手,就會來不及回防,追星劍法快捷無比,相對的破綻也多,對付一樣快速的對手,我得更加謹慎小心。

梅琳急攻了好幾回,我也不讓出任何空隙,她再次退開。

「好小子,不錯嘛!但是只會閃避,是嬴不了我的。」

「說實話,好快,真的,我已經是全力閃避。」

「我是很溫柔的,你只要認輸,就不用再煩惱要怎麼躲囉。」

「辦不到哦,不過——」我本來以為她天生話多,但是:「梅琳小姐話不少,是在找機會休息嗎?」

「臭小子,誇你兩句就得意了。」

梅琳再次撲襲而來,我也再度奔前交鋒。

在城主官邸及迷宮裡與獨眼精靈戰鬥時,還能有餘裕顧及其他精靈動向,但是與梅琳交鋒,就得完全專注在她身上,而且不能只靠眼睛,要不是索敵術非常熟練,我大概也難以捕捉到她那靈活的身影。

再度來回交手幾次,梅琳再次避開。

不過她這回沒再說話,好一會,緩緩前進幾步,再次奔來,梅琳正面攻來,我也是正面回擊,不打算完全只靠閃躲。

梅琳的利爪真不輸給御龍寶劍,即使交鋒數回,也不見有任何損傷。

每次都全心全意地戰鬥,交戰,退開,再次交戰,再次退開,大概有五次,也或許是六次吧!我沒能夠分心計算次數。

除了前兩回,梅琳在之後都不再說話,彷彿更專注在戰鬥上。

我們再次接近肉搏——

感覺自己變快了,每次都是全力反擊,不知不覺自己進步了嗎?

沒能多想,面對梅琳實在無暇多想,再次交鋒好幾回合,都是勉強擊退,但是我有感覺……好像跟得上了。

梅琳再次退開時,我才能稍作回想,愕然發現,不,我不是進步,更不是變快。

是梅琳變慢了!

雖然看不見她毛皮下心臟的跳動,但還是能感覺到她有點喘,我猜——她不是不說話,而是害怕一說話就被發現正喘著氣!

原來如此,沒有鬥犬惡狼那種強壯體格,想要持續表現無比的快速,恐怕負擔不小。

我以為雙方接戰,退開,然後再戰是個禮貌,不過,也像是在拖時間等待回復體力。

既然如此,就沒必要等待,這次我沒打算等她休息完畢,改變節奏提前出擊。

心念既定——流星劍式,一旦出手就攻擊不停的連續劍路。

梅琳動搖了,沒有立刻回應,而是緩了一緩才撲過來,仍是妳來我往,當然還是她主攻我主守,好幾回合後,梅琳又後退了,我沒打算結束,劍如流星繼續追擊。

梅琳驚訝著,見我不是退後,而是反守為攻的追擊,她開始閃避,看著她稍為紊亂的步法,是呼吸亂了節奏的徵兆,如果要嬴,就不能讓她休息。

即使梅琳亂了步調,速度仍然非常快速,我穩穩地進攻,不求深度,只打算不斷消磨她的體力,表面看似比拚速度,私下卻打定主意做消耗戰。

果然,連續攻擊使得梅琳原本緊合的嘴巴,慢慢地張開,這是來不及呼吸的現象,我估計還能續攻,不斷進逼,梅琳開始一味閃避,速度也慢了。

我不斷進逼,應該能夠給她很大的壓力——

梅琳犯了錯,急急閃避的姿勢,讓右前腳一不小心和左前腳相撞,逼她不得不停頓整理姿態,對我來說這一瞬間是個好機會。

雖然只有一瞬間,已經足夠讓我切進她的懷裡,我用左手臂勒住她的脖子,右手劍背抵住她的脖子,最後用身體重量壓住她在地上,讓她四腳朝天無法施力逃走。

梅琳猶如抱住我一般,即使她四隻利爪想要反擊,也只夠抓傷我的背,這種小傷無妨。

「梅琳小姐,請問,這樣,可以算我嬴嗎?」

「呼~呼~你……~呼~你……」果然是喘得說不上話。

照說是我嬴,但是梅琳不說認輸,我也不敢大意放手。

她的眼神已經失去鬥志——誒?變成溫柔的注視?這是認輸嗎?

梅琳未如預期用爪子亂抓我的背,既不說話也不亂動,任憑我壓住她的身體。

但是艾莉絲的大叫嚇我一跳:「小修,她是女的,這樣壓著,太……太不像話啦。」

我頓時想起這碼事,趕忙後躍一大步。

「啊!抱歉~真的是非常抱歉!」

蕾菲亞娜一旁笑著:「不愧是主人,為了勝利,完全不顧少女形象。」

「才不是那樣啦!她明明是雪狐~雪狐啦!」

如果對手是精靈或魔靈,尤其是女性,我肯定不敢用這招,粗俗野蠻又無禮。

梅琳緩緩坐了起來:「唉~真沒想到,居然輸給區區一個精靈。」

艾莉絲跑到她身邊,端詳全身,關心地問著:「梅琳,妳沒事吧。」

梅琳:「沒事哦,小修都用刀背,我沒受傷,倒是他被我牙齒傷到了。」

艾莉絲:「我能幫他治療,但是療癒術對雪狐無效,妳要是受傷就麻煩了。」

梅琳:「小艾真善良,沒問題的,我不是說過我也會治傷嗎?」

梅琳走到我身邊:「小修,我輸了,麻煩蹲下來,左手伸出來。」

「咦?怎麼了?」我依著蹲下來,但沒伸出左手。

「手伸出來,快點。」

不明所以,但是我相信她不會傷害我,便往前伸直左手。

梅琳對著我的傷口,舔了好幾口才退開。

「哇~有點癢,可是酥癢得舒服啊!」原本的稍許痛感已經不見。

蕾菲亞娜在身旁瞧著:「好厲害,傷口癒合了。」

我把血跡擦去,原本被咬的傷口果然已經癒合。

艾莉絲聞言也湊過來:「真的,連疤痕都看不到,是梅琳做的嗎?」

「是啊,那是我的能力,不過有點奇怪,還以為當時咬得很深,沒想到傷口這麼淺。」

我不斷翻轉著左手端詳:「這能力真不錯,不像療癒術做完還是會留下痛覺,梅琳的口水,好像恢復得跟沒事一樣。」

「真沒禮貌,什麼口水,那是透過舔傷施咒復原的,順帶說一下,還能夠淨化毒素。」

這能力令我好奇:「那梅琳自己受傷或中毒怎麼辦?不是每個地方都舔得到吧?」

「笨蛋,我自己施咒就會復原,至於毒嘛,對我是無效的。」

蕾菲亞娜生氣地指著梅琳:「喂~區區寵物,竟然說自己的主人是笨蛋。」

「寵物??可惡~」梅琳氣呼呼瞪著蕾菲亞娜。

「輸了還想不認帳嗎?」蕾菲亞娜則是毫不留情吐槽著。

梅琳轉頭撲進艾莉絲懷裡,大叫:「我是小艾的寵物啦。」

蕾菲亞娜微笑著:「小修是小艾的羈絆者,小艾是主人,小修也是。」

我嘆了一口氣,拍了蕾菲亞娜的頭一下說:「小蕾,別做過頭了啦。」

然後走到梅琳跟前,對她說:「梅琳啊!真抱歉,我沒有意思要強迫。如果妳想自由自在,隨時可以自行離去,妳畢竟是有靈性的靈魂,被一個賭注拘束就太可憐啦。」

我又對艾莉絲說:「我知道小艾喜歡雪狐,可是……」

沒等我說完,艾莉絲就搶著說:「我知道,我不會強留梅琳,就算她不跟我們回去也沒關係。」

真不愧是羈絆者,知道我的心思,我對她點點頭。

梅琳有點傻眼:「我才不會反悔賭注,輸了就要甘願,哼!就當寵物也無所謂。」

艾莉絲:「小修的意思是要尊重妳,就算是我的寵物,妳也可以決定要不要跟我們回家,如果梅琳覺得留在這個森林……」

「不,我要跟妳們回去,我是靈狐,小修靈格確實很好,我也不比他差。」

「可是雪狐們沒有首領,會不會有問題啊?」艾莉絲說到重點。

「我才不是牠們的首領哦,只是一起生活而已,如果想要離開,和大家說一聲就好。」

我說:「好吧!小艾~梅琳以後就交給妳。小蕾~以後家裡多一個吃飯的,也要麻煩妳幫忙照顧啦。」

蕾菲亞娜委曲地說:「明明是我賭上自己的尊嚴,主人都沒有稱讚我,還對賭來的寵物那麼好。」

她的淚眼汪汪我實在難以招架,不過這次不行,因為:「小蕾,這個我就要說說妳,無論如何,以後絕對別拿自己當賭注。」

「我只想幫小艾找個寵物嘛!」

艾莉絲笑嘻嘻地說:「以後能常常抱抱那舒服的大尾巴,要感謝小蕾啦,真的。」

「小蕾,我也要謝謝妳為小艾著想,但是,萬一把妳給輸掉了,我也是會難過內疚的,拜託,以後別這樣讓我擔心。」

「是這樣啊!原來小修是怕輸了以後我就會消失嗎?放心,我有先說好,就算她成了我的主人,我最優先的永遠都是小修,而且我這輩子也絕對不會離開你。」

天啊!蕾菲亞娜,妳一臉認真說這句話很有問題啊,還有艾莉絲,妳笑嘻嘻地一直點頭是怎麼回事?

梅琳狐疑地看著蕾菲亞娜:「那個,小修的羈絆者到底是小艾還是小蕾呀?」

「小艾!」「小艾!」我和蕾菲亞娜異口同聲,艾莉絲還在笑個不停。

真是的,我就知道會被誤會。

因為與蕾菲亞娜對話,我才注意到她的左手衣袖,不知何時沾上了血漬。

「小蕾~妳左手是不是受傷了?流血了。」

「這是以前弄髒的,下次我會特別把這兒洗乾淨。」

「咦?我沒印象以前看過這個血漬,真的不是受傷……嗎?」

蕾菲亞娜拉高衣袖,露出雪白的肌膚,果然無傷,這下我才放心。

「主人沒印象沒關係,忽略小蕾也可以,只要我有一直注意主人就行了。」

「小蕾妳這樣說,好像我很糟糕的樣子。」

「一點也不,畢竟你還是注意到了,謝謝小修這麼關心。」

雖然不清楚那衣袖上的血漬究竟是怎麼回事,不過,確定她沒事就好,我努力回憶著,真的以前就有了嗎?

梅琳的靠近打斷了我的回憶:「嗯!小修,你沒有靈獸誓約者吧?」

「沒有,梅琳問這個做什麼?」

「咳~咳~你的靈格不錯,既然我輸了,我就……允許小修做為我的誓約者。」

我還沒能夠回答——

「不行!」「絕對不可以!」艾莉絲和蕾菲亞娜同時尖叫!

梅琳和雪狐們以鼻子互相磨蹭,似乎是在道別,最後,在大小雪狐們的目送之下,我們一行四個離開山洞前往西石林區,打算與奧卡會合,當我告訴梅琳目的地之後,她便推薦了一條最短路線,真的是幫了大忙。

「誒~梅琳很熟悉這個森林哦。」梅琳走在前頭,我跟在後面,少女們在我兩側。

「畢竟是第二故鄉,大概也住了快三十年。」

「這樣啊!里德修拉也是我的第二故鄉,不過我才住了半年而已。那妳原來故鄉在那裡?」

「在北方哦,活久了就開始南下旅行,與其說是第二故鄉,要算是路過也可以。」

「哦~住個三十年居然只算是路過……」我要是一個地方住了三十年,這輩子就已經差不多要結束了——這話題不好,我立刻換了一個:「小蕾以前也是一直在旅行哦。」

「你說那個臭魔靈嗎?」我早就看出梅琳和蕾菲亞娜有某種對立情結。

「請別把寵物找水喝的遷徒和小蕾的優雅旅行相提並論。」

——看吧!蕾菲亞娜立刻針鋒相對,艾莉絲苦笑著,其中必有隱情,剛才那個打賭也脫不了干係。

「哼~」「哼~」

「小蕾,別說是寵物什麼的,以後叫她梅琳,聽聲音,和妳差不多年紀吶。」

蕾菲亞娜嘟著嘴:「主人偏心,只對梅琳好,有了新歡就忘了舊愛。」

「怎麼會?我對大家都是一樣吧!等等,妳的說法也很怪,什麼新歡什麼舊愛啦~」

「誒?怎麼會都是一樣,明明是我先來的!」

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哄,搞定這個,又輪那個有問題,沒完沒了。

艾莉絲:「梅琳也是一樣,要叫小蕾,以後不可以叫臭魔靈。」

梅琳:「是她太沒禮貌。」

「我是妳的主人吧?說的話多少總得聽聽吧?」

「好啦!我知道了,叫小蕾就是了。」

見她們都能各退一步,總算放心了一些,離題太遠,我繼續一開始的話題:「梅琳對坑道熟悉嗎?」

「每條坑道都很熟哦?怎麼了嗎?」

「我們想找的精靈可能住在石林陣之間的坑道中,或許可以請妳幫幫忙。」

「可以啊!」

「我們剩下西石林陣的坑道還未完全清楚,等一會我們要與同伴奧卡會合,請妳幫我們指出每個坑道入口。」

「那簡單!不過,我有個要求。」

「什麼要求,說說看。」

「精靈們遲早會知道我是靈狐,不過無所謂,但是,別讓他們知道我會說精靈語!」

「那萬一有話要說怎麼辦?」

「來碰觸我,我會用心語術。」

「喲!好厲害,跟小艾一樣會心語術。」

「這個是小意思。」

「不過,為什麼別讓他們知道啊?」

「我不想和凡夫俗子說話,那樣好累,而且,還會被當成稀奇的寵物。」

蕾菲亞娜低聲嘟噥:「妳本來就是小艾的寵物。」

梅琳:「我有聽到啦~又想打架嗎?我奉陪!」

我和艾莉絲趕緊分開她們,個性還真是不和!誒?也不對,應該說個性很相似嗎?

「我答應梅琳,幸好我們三個沒有被妳當成凡夫俗子,非常感謝。」

「才不是三個,只有小修和小艾,至於那個小……小蕾,是因為主人的關係我才勉強和她說話的。」

「可惡~明明是個寵……梅琳在那裡說什麼大話啦!」

「梅琳!」「小蕾!」眼看她們又要吵起來,艾莉絲和我同時出聲阻止。

「哼~」「哼~」

這兩個未免也太計較,以後日子我可要頭痛了。

「那個,小修?」梅琳退後一步靠近我問道。

「又怎了?」

「住到城市之後,如果被知道靈狐的我沒有誓約者,一定會有許多精靈想來締約。」

「梅琳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如果妳要跟隨誓約者而去,放心~我不會阻止的。」

「好像我離開,你就會非常開心,唉~真受打擊。」

「別誤會,只要妳願意,一直住下來也沒關係,我並不討厭妳哦。」

「我可不喜歡凡夫俗子們,天天上門求我締約,那可夠煩的。」

「妳要不要就和小艾締結誓約,妳們不是也互相喜歡嗎?」

「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梅琳終究還是希望選擇異性做為誓約者。」

「那怎麼辦?要不,萬一真有精靈問起,就說妳和小艾已經締結靈線好了。」

「暫時就這麼辦吧!小修~不如我們直接締結誓約,一勞永逸!」

「不行!」「不行!」兩側少女們又是異口同時搶著回答。

高傲的梅琳受不了二度被少女們一起拒絕,大吼:「為什麼不行啦?我是看的起小修才……才勉強委曲自己喲!」

艾莉絲吞吞吐吐的說:「為了某些原因,小修……必須……和靈龍締約才行。」

蕾菲亞娜則是表情嚴肅地說:「我家主人靈格甚高,只有靈龍能夠匹配。」

梅琳尾巴顫抖咬牙切齒:「又是靈龍……」

情形不對,我趕緊出來打圓場:「我也不是一定要和靈龍締約不可,能夠連結靈線,我有小艾就滿足了,完全沒想過締結誓約的事哦!對我來說,大家能夠一起開開心心的生活,就是最好的,至於有沒有締約,完全沒有影響。」

艾莉絲聽我這麼說,開心地跑來抱住我的手,蕾菲亞娜則在一旁猛點頭。

我想,艾莉絲與蕾菲亞娜肯定是為了我的壽命著想,才希望我能與靈龍締約,雖然打心底認為這種事不太可能發生,但是我也沒打算拂逆她們的關心,況且,我只有短短幾十年壽命,我的誓約者——如果有的話——也太可憐了。

——修所不知道的事實是,蕾菲亞娜就是幻化成魔靈形的靈龍,為了拯救修,早在迷宮懸崖之下與昏迷的修締結誓約,艾莉絲也知情,因此,修已經無法成為梅琳的誓約者,兩位少女只是擔心祕密會被戮破而反對。

對於梅琳的加入與少女們的想法,我暫時沒有餘力去想太多,畢竟任務在身,要儘快做個了結。

梅琳果然非常熟悉這個森林,很快便把我們帶到西石林區,她的速度控制很棒,不必回頭觀望,就能配合我們的腳程快慢,甚至還能聊天自若。

第一次被帶路,使得我有餘裕欣賞周圍的風景。早上出門還下著雪,當我們離開雪狐時,雪已經停了,溫暖的陽光,舒服的徐風,要不是有任務,還真像是出門遠遊一般。

進入西石林區,遠遠的就看到奧卡守在洞口,專心注視著坑道內,他大概以為我們會從坑道內出現,沒料到我們抄了森林捷徑回來。

「奧卡!」我出聲呼喚。

「修閣下~」奧卡回頭看見我們,用力揮著手。

不過他開心的表情,隨著我們的接近,轉變成大吃一驚,我當然明白是為什麼,以預先準備好的台詞主動說明:「她的名字叫做梅琳,是靈狐。」

奧卡的下巴大概都快掉下來了:「才多久沒見,就帶一隻靈狐回來,靈劍士好厲害。」

不似靈狼般外表兇狠,梅琳有著非常可愛的雪狐外型,和身體相當大小的絨球大尾,全身純白雪毛,蹲坐的模樣又非常有氣質,可愛程度破表。

奧卡沒有戒心地靠近她:「哇!好可愛啊,這尾巴,又美又漂亮,可以摸一下嗎?。」

梅琳一聽,眼睛放出淡藍光芒,馬上翻臉表情兇惡,瞪著奧卡作勢撲擊,發出低吼。

這把奧卡嚇得跌坐地上,後退好幾步。

蕾菲亞娜:「奧卡先生,請小心點,這隻靈狐不但聽得懂你說的話,而且還很潑辣,兇起來會咬精靈的。」

奧卡再退了兩步,對著梅琳低頭道歉:「對不起,對不起,請原諒我!」

艾莉絲擔心抱住梅琳,我則是摸摸梅琳的頭用心語術交談:

【梅琳別這樣,他是我們的同伴,沒有惡意的。】

【我不喜歡別的精靈過來亂摸,嚇唬而已,不會真的攻擊。】

【謝謝!沒想到梅琳兇起來好有氣勢,明明很可愛的說。】

【沒有氣勢可不行,總不成每次都要靠打架吧!】

梅琳恢復了優雅氣質,我本來就知道她是故意的,畢竟兩百多歲,肯定能自我約束。

「梅琳,那麼要拜託妳,告訴我們坑道的入口處。」

梅琳嗥叫一聲,起身便走,我示意其他精靈跟上,剛剛被嚇著的奧卡走在最後頭,不敢再靠近梅琳。

我看到奧卡被嚇得有點失神,想要鼓勵他,便說:「奧卡先生打起精神,梅琳是個好幫手,她不但知道每個坑道的出入口,而且還知道每個出入口會連接到什麼地方去,我們可輕鬆啦!」

「呵……哈……嗯,那個……我也有……唉……算了~」

真糟糕,好像反效果了,奧卡欲言又止,到底想說什麼啊!

吶~無所謂,反正今天可以早點收工了!

*您的赏赐是作者的动力
亲,打赏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