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四篇:远征 - 041.幽灵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08-27 8:27:16am

奇幻·玄幻


立足于豪宅的玄关前方,不难发现大门上挂着用血液书写“此乃鬼屋”的板子。豪宅本来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可众人看见这块板子后,微妙的感觉油然而生。

和其他人比起来,天生胆小又怕鬼的大龙全身都在发寒颤,甚至双脚发软。

看见他这幅模样,宙扬就逗着大龙玩,蹑手蹑脚地走到大龙后方,在他耳边大声叫喊,吓得他立即摆脱重力的束缚,还围绕着豪宅飞奔了一圈。

只是轻微地吓他,就有如此反应,可想而知到了鬼屋里面,肯定会不停息地传出无数次的尖叫声。

面对这种情况,黎空在思考着是否要让大龙留在屋外,等待他们从里头探险归来。倘若这么做,在不知晓屋内怪物的战斗力如何之下,进入屋内探险的人将面对一定程度的风险。

“大龙,你要留在外面吗?”

黎空可以做出决定,但他认为还是要尊重大龙的意见。

大龙终于停下来,调整那因激烈运动与惊吓过度而导致的急促呼吸。连续深呼吸数次后,大龙回应:“我我我我才不不不需要留在外外外面呢!”

“大龙,你的声音在发抖,还是留在外面比较好。”

“不不不,不不不,我可不能一直这、这样胆胆胆小下去啊!”

身体虽然和说的不一样,但大龙的话语明确地向黎空与宙扬传达了他的决意。大龙如此有决心,不顺应他而将他拒之门外实在是太不识趣了。

达成共识后,众人起步迈向玄关。随着黎空踏出的第一步,玄关竟然毫无征兆地自行开启,阵阵不祥的气息伴着冷风从昏暗的屋内传出。大龙吓得猛地退后,而其他人只是打了一个寒颤。

昏暗中闪烁的微光,勾起宙扬的注意。

刹那间,白色的影子越过大门,冲入人群当中。即使宙扬发现得早,下令知秋击出咆哮拳,可拳头只能穿过没有实体的“幽灵”,无法造成任何伤害。反之,“幽灵”旋转并甩动利爪,把守护灵们逐一击退。它的出现,吓得大龙退得更远。

宙扬不相信这种如此扯淡的现象会发生在现实世界,下令知秋持续出拳。不管试上多少次,知秋只是在击打空气,“幽灵”——白妖灵的体力值完全没有削减的迹象。

白妖灵对宙扬展现了嗤笑的表情。

“区区幽灵,竟敢鄙视我?知秋,把它打飞!”

知秋的攻势随着宙扬激昂的气势而变得凌厉。话虽如此,白妖灵还是如此从容,从开战至今未曾从它所在的位置移动过,亦没有采取任何防御架势。

静燕前来协助。静燕的匕首和知秋的拳头一样,都只是穿过白妖灵的身体。唯独只有夕雨的子弹能对白妖灵起到作用。

白妖灵将夕雨视为眼中钉。它无视知秋与静燕,飘上高空,俯冲而下。

除了旋风之牙之外,白弹与白银弹皆如同知秋的拳头那般穿过了白妖灵。按照这样的情况,物理性的打击对白妖灵是无法照成任何伤害的。倘若真的如此,对战将变成夕雨和白妖灵单挑的局势。单挑二等兵,夕雨未曾尝试过。现在面对了技能受限制的状况,战斗需要耗费多少的时间更加难以预测。

阿紫终于接到大龙的指令,出击了。纸武双刀的冻气冻结了白妖灵部分的躯体,实属物理攻击的斩击在此刻得以对白妖灵造成一定数值的伤害。

黎空因此看见了突破口,向夕雨下达发射冰旋花的指示,只可惜白妖灵看穿黎空的意图,避开了冰旋花。

趁着白妖灵身上还覆盖着冰块,知秋抓紧机会,奋力将其击落地面。

冰块随风散落。知秋的下一拳仅能掀起一阵风,无法进一步打击白妖灵。

若能将白妖灵全身冻结,这必然是最好的结果。遗憾的是冰属性的技能数量有限,每一次使出的机会都必须好好把握。特别是冰河陨星,一旦打偏,就真的白白让机会流逝了。

为了抓住白妖灵露出破绽的那一刻,黎空的视线未曾从它身上离开过。白妖灵的移动轨迹、攻击细节、身上闪烁的微光,全部被黎空的双眼逮住了。

“可恶,知道有地方不对劲,但看不出来。”

“我也这样觉得。”

“宙扬,你有什么看法?”

“连你都看不出来,我这个只会靠蛮力解决问题的家伙,不就更加看不出来吗?不过,你问我有什么意见的话,我只能回答你:靠你的野性直觉吧!”

宙扬的话看似点醒了黎空。黎空这时才发现,雷灾后所思考的事情比以前多出许多倍,而且每一次思考多半都在钻牛角尖,得不出很好的结论。有时候,靠着直觉来行动,说不定会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

“知秋和静燕前方正面攻击,夕雨和阿紫后方偷袭吧!”

说到偷袭,黎空曾经认为那是卑劣的手段。如今自己时常使用这种手段,黎空为其冠上新的观点:这是策略。

守护灵前后夹攻,导致白妖灵背部被砍伤。

变色纸的效力已经过去,斩中白妖灵的只是普通的纸武双刀。话虽如此,知秋的拳头依旧是穿过了白妖灵的躯体。不难猜想,白妖灵并非没有实体,而是能将身体局部化为别的物质,能免于物理性的击打。

白妖灵逃跑了。这个举动透露出其弱点被人知晓了。众守护灵找到了突破口,自然不会让它如此轻易逃掉,纷纷追上去。

“不必追了,空出一条路来!”

黎空发号施令,起初让人不解,但看见他手上的《坑人秘笈》,其意图马上曝光。手枪的射击角度与形态变化,预告着冰河陨星即将降落大地。

白妖灵的躯体完全被冻结,逃不出冰牢。

开窍弹加上赤之魂的强化,知秋单凭这火力全开的“咆哮崩拳”将白妖灵连同冰块一起粉碎。出拳的方式以及咆哮的行动,给人一种“这守护灵实在和主人完全相似”的感觉。

趁着还有追击的机会,夕雨在阿紫使出飘茫纸花阵后立马使出日冕加农,燃烧的纸张融化了冰块,高热更是蒸发白妖灵的躯体,持续削减其体力值,最终在太阳灼热的火焰中,化为乌有。

“幸好它的防御力那么低,不然都不知道要在这里耗费多少时间了。”

“休息一会,再继续探险吧。”

黎空逼不得已如此说。守护灵看似没有异样,但持续集中注意力去思考与观察,实在耗费黎空太多精神。豪宅里头会有何种激烈的战况,是黎空不敢猜想的未知数,现在稍作休息、恢复精神是最好的判断。

*****

豪宅的大门自行关上,为阴森的豪宅添加了一丝诡异感。周围持续降温,销魂的笑声传遍空荡荡的厅堂内,仿佛在宣告着众人即将陷入绝望。遍地损坏的家具、昏暗中闪烁的灯光、随时会崩坏的地面,隐藏着无尽的危机。

“平时恐怖片里的鬼屋都是传出钢琴声的,怎么这间鬼屋是打鼓的啊?”

宙扬对于楼上传出的鼓声吐槽道。话音落下后,鼓声不再传出,取而代之的是呼啸声。

众人竖起感知危机的天线,准备面对随时迎来的危机。每一步都是如此的小步,都是如此地警惕。他们不敢轻易眨眼,害怕着鬼怪就在闭上眼睛的那短短一瞬间出现在视线范围内。

实在是太宁静了。

如此安静的空间,回响着众人的脚步声与呼吸声。不小心踩上腐朽的木屑而发出的声浪,都让他们以为敌人来袭,采取相对的战斗姿势。

神经绷得太紧了。如此情况一直持续下去,不论是谁,都会吃不消。

诡异的笑声充斥着整个空间,犹如在嘲讽着他们。

黎空后悔踏入此地。若不是想要探知躲藏在这里的人为何方神圣,黎空并不会做出这个选择。

“嘻嘻嘻……”

与先前截然不同的笑声传入他们耳中,听起来是如此不舒服。一行人的视线追随声音的源头,发现了一个手持黑书的小女孩处在通往二楼的阶梯上。女孩披着风帽,遮盖了她的双目,只露出与她毫不相符的狰狞笑脸。

老虎群炸毛,采取随时要攻击敌人的姿势。

“她不是人类。”

守护灵们采取了迎战的架势。

黎空一行人无法理解这番话。看着眼前的小女孩,没有任何视窗浮现出来,应该没有可能是怪物的化身。硬要扯一个理由来阐释,他们只能想到一个:眼前的小女孩是真正的幽灵。

一想到这里,黎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大龙则脚软至坐在地上。

往小女孩脚下一看,黎空多么希望自己的猜想是错误的。女孩拥有半透明的双脚,飘浮在空中,这证据足以证明她是幽灵。

“这个数据组成的世界竟然存在幽灵,这不科学啊。”

“话说,要叫知秋他们尝试跟这幽灵沟通吗?”

“虽然他们听得懂动物的语言,这不代表他们听得懂幽灵的语言啊。”黎空对于宙扬的疑问略感无奈。

幽灵嘴角扬起,一群白影随即从幽灵的身后冒出,将黎空一行人给包围起来。包围他们的怪物共有四只,都是同一种类的怪物——白妖灵。单单对付一只,已经耗费了他们将近十分钟的时间,如此棘手的敌人竟然在此刻出现了四只,情况可以说是糟透了。

“知秋和阿紫负责夹攻,夕雨和静燕负责牵制其余三只。”

经历了一次战役,黎空得到了一些打败白妖灵的策略,在它们无法全身进行物质变化的基础上下手。

幽灵女孩往下移动,和黎空对上了视线。

女孩的双目没有生命的迹象,只存在着一丝对人类感兴趣的思想。黎空自身更不明白,为何会从她的蓝眸中看见如此抽象的事情。

此刻必须专注在战斗中。黎空抱着这个想法移开了视线。女孩持续往下飘。

这一次,守护灵们果然相对地比较容易掌握战局。阿紫和知秋所夹攻的白妖灵之体力值已经被削减了三成左右。

有所进步的不只是守护灵而已。这只白妖灵眼看情况不妙,立马与距离相近的另一只白妖灵交换位置,打算以着车轮战的形式进行耗时战。除此之外,它们身为妖怪族,恐怕存在着要将时间拖延至它们进化的那刻来临之阴谋。

关键之时,纸武双刀耗损了。阿紫只好弃双刀,换上一把紫色的纸武刀。沾上毒液的刀刃能否对白妖灵造成伤害,只拼上运气尝试一番了。

紫凤的拥抱将两只白妖灵拥入怀中,再次验证物理打击以外的技能皆能削减白妖灵的体力值。说到底还是怪物,被毒属性攻击击中还是进入了中毒的状态。因着麻痹毒迟缓了白妖灵的反应,知秋的拳击得以在白妖灵使用“雾之躯”进行物质转变前击中对其造成打击。趁着这种士气,咆哮崩拳二度爆发其威力,将白妖灵打飞。

忽然,白妖灵们渐渐退后。阿紫和知秋欲追击时却止步了。

眼前的幽灵女孩竟然能散发出威慑守护灵的杀气,这不禁让黎空一行人怀疑:她真的是幽灵吗?还是说是比变形外星人更强的怪物?

“你,”女孩抬起右手食指,指着黎空,当初那张笑脸再度浮现在脸上,“我知道让你恢复智力的方法。”

突如其来的讯息,宛如是一匹能吞噬人类一切思绪的怪物,清空了黎空所有思绪,使他进入了发愣的状况,给其他人带来的则是无限讶异。面对此事,一行人无法在短时间内作出任何反应。

是喜讯与否,带来的是希望还是破灭,皆是未知数。一切取决于女孩的下一番话,以及黎空的判断。

“只要你跟我来,我就能达成你的愿望了。”

女孩的话语是如此有魔力,诱导着黎空的思绪,步向她所期望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