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祝融城 - 09.雪晶碎片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27 8:47:21pm

奇幻·玄幻


冰蓝色的光芒有些黯淡,却又显得如此瑰丽且清澈通透。阿唯的视线几乎被那宛如碎片般的菱形物体给吸引住,好几次都得忍住不伸出手去碰。司湫语倒是看出阿唯的意图,很大方地把碎片递过去,微微笑着轻轻颔首。

阿唯有些不好意思,想要推辞,但司湫语迳自抓住他的手,让他碰触那物体。

第一时间摸到的时候,阿唯感受到了一股神奇的力量,而且那力量好似有自我意识,正在估测他,然后就忽然没了意识般,沉寂不动。

阿唯茫然地抬眸看了看司湫语,眼神带着满满的疑问。

“嗯,看来是接受你了呢。好吧,这个给你,当作护身符。”司湫语很爽朗地把这其实是某个失落家族的碎片送给阿唯,还会很贴心地把这碎片弄成一条项链,挂在他的脖子上。

要说受宠若惊,阿唯确实很惊讶,但更多的是不理解。他不明白为何司湫语要送自己这么珍贵的礼物,更无法理解这东西为何会接受自己。

“这到底是……?”阿唯忍不住问道,手也紧紧抓着碎片不放。

“雪晶业的碎片。”司湫语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便回答,表情认真到阿唯都有点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最后阿唯也没多问那么的,默默收下这份礼物。再说了,他也没觉得哪里不舒服,反而更加精神,更加有力量。他都快怀疑脖子上的“护身符”是不是真的有那么神奇。

司湫语知道阿唯真的接受了自己赠予的礼物,不由微微勾唇。

幸好……他随身携带这个,因为这碎片,可以帮助他找到他想找的人。

既然碎片不排斥阿唯,也没有想要回到自己身边的意思,那就代表着阿唯就是碎片的主人,而碎片的主人也意味着……

阿唯,是他要找的“那个人”。

只是如果阿唯是“那个人”的话,事情又会变得更加麻烦。司湫语烦的,就是阿唯的真实身份,毕竟真魔族可不受欢迎啊,哪怕是真魔混血。

“谢谢你,送我这个。”阿唯笑得很开心。

“不客气……还有,我答应你,我会护你周身,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司湫语再次一脸认真地说道。

阿唯不由愣了好一会儿,一时之间不晓得该怎么开口才好。

他犹豫了一下下,最后才说:“嗯,我知道。”

其实他只是不晓得该说什么才好,只能下意识地回答这一句。

然后司湫语便从他身边离开,人也走了,而且还是当着他的面用传送阵跑人。阿唯只差没被他气死,并赶紧地离开这酒店,回到办公所。

他还有琐事尚未处理完毕呢。

“阿唯!你是上哪儿去了?这么晚才回来,是想担心死我们吗!”祝燊气急败坏地叫道,可那满脸与语气充满的关心让人无法忽略。

“我……”正当阿唯想要解释之际,白惊哲和盛蜇壬先后回到办公所。

当他们看到阿唯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是扑向他,盛蜇壬更是紧紧抓着他的双臂问道:“那该死的小语人在哪里?”

有点后怕的阿唯只好指了指大致方向,盛蜇壬便风一般地跑走了,留下同伴无言以对地站在原地。越芩雅无奈,只好先追上去,免得他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

“蜇壬这么冲动真的没关系吗……”白惊哲小小声地问道。

“嗯,没关系,他不会有事的。”阿唯断然道。

他现在需要的是冷静,所以白惊哲也就不再多言,静静地看戏便好。

“那么,你从小语那边有得到什么重要的资讯吗?比如说……黑暗世界和黑暗种族?”白惊哲可没有忘记某人打马虎眼的事情。

早就知道会有人问自己这个问题的阿唯在心里犹豫了一下,因为司湫语说得那么认真,估计这事情是机密,应该是不能说出来的。那么,他又为何要告诉自己这些事呢?

阿唯有些困惑,但他没有表露在自己的脸上,最后选择摇头表示什么都不知道。

丝毫没有怀疑阿唯的白惊哲便放弃追问,他反而对阿唯脖子上挂着的某物感到很有兴趣,不由自主地多看了几眼。

一开始他没看出那是什么,但很快的他就想起那是什么,整个人表情很惊悚。

“怎么了?”楚绫正好从茶水间把水端出来,看到白惊哲那副表情,她下意识地问道。

听到楚绫提出的疑问,阿唯和祝燊不由看过来,齐齐看向白惊哲,然后顺着白惊哲的视线看向阿唯的……脖子。

“那东西你是打哪来的?”白惊哲严肃地问道。

“这个……是司湫语大人给我的。”阿唯知道这事瞒不了,便如实回答。

“他给你的?这……没道理啊?他怎么会把……难不成……因为是‘唯’吗……不会吧……”白惊哲脑筋转得很快,隐隐猜出了些什么。

“呃,白老师?”祝燊小心翼翼地轻声唤道。

如梦初醒的白惊哲立刻回神,苦笑着摇摇头,也没有解释自己的失态。他转身便离开办公所,徒留他们三人。

他们三人面面相觑,放弃思考白惊哲的不对劲,继续忙各自的事情去了……

***

白惊哲找到司湫语的时候正好看到盛蜇壬一脸盛怒地瞪着他,而司湫语躲在柱子后面……

为什么他要躲在柱子后面?

“你出来,我保证我不打死你。”

“我出来的话你绝对会打死我。”

“你觉得我有可能打死你吗!!”

“呃……对哦,你打不过我,干嘛我要怕你?”

司湫语喃喃道,接着便走出来。盛蜇壬立马扔了个光属性的初级攻击术式给他,却又轻而易举地被司湫语给避开,根本就是连攻击都攻击不到。

看着司湫语就这样避开自己的攻击,盛蜇壬有些气不过,但无奈他打不过司湫语是事实中的事实。

话虽如此,打闹也就到此为止。

白惊哲和越芩雅赶紧制止盛蜇壬,然后白惊哲就神色严肃地看着司湫语,看得他有些不好意思。

“那个、白老师?”

“阿唯是不是……”

“不知道。”司湫语斩钉截铁,直接给了他这个答案,阻止了白惊哲的追问。

一阵哑口无言,白惊哲还想说什么,但看到司湫语那认真的表情,他就不敢再问下去。

至于阿唯究竟是不是那个大家都思念,已不在十七年的冰雪术士——谭楚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