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回憶之地 迴歸篇 - 第一百三十二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08-30 5:03:48pm

奇幻·玄幻


感覺 【3150字】

‘扎穆斯,你要活下去,答應我,離開戰事平安的活下去。’

‘母后...母后!!’

伸出了右手,但是捉不到,視線裏看着她死去,人民的哀叫聲,燃燒着火焰的聲音在耳朵旁迴繞着。

此時在一間平民房間裏,扎穆斯睡夢中伸出右手想捉住母親的手,驚醒過來的扎穆斯坐起,滿頭大汗的他,右手摸着額頭搖了搖。

‘又是這個夢...母后...’

房門打開了,奧迪拿着裝有水的的瓶子,麪包以及蒸好的雞蛋的餐盤走了進來,放在牀邊小櫃子的頂部時說。

‘又發惡夢了嗎?’

扎穆斯拿了麪包咬在口裏點了點頭,奧迪見後在身上拿出一封信給扎穆斯,扎穆斯拿在手上看了看,奧迪則說。

‘他的來信。’

‘嗯...’

扎穆斯把吃了一半的麪包放回餐盤,雙手撕開了信封,拿出信閱讀後。

‘他回到歐絲雷王國了。’

‘...要去嗎?’

‘當然要去!要爲父王,母后復仇啊!!’

扎穆斯激動的站起握緊拳頭大聲說,奧迪一臉果然是那樣的臉沉默了數秒後說。

‘...我覺得還是放棄報仇比較好。’

‘奧迪!難道你忘記了父王和母后對你的好嗎!?’

‘殿下的恩惠我沒有忘記,就是因爲沒有忘記,我才不想你發生什麼不測...’

‘什麼不測!?這惡夢每天...每天都提醒着我爲他們報仇不是嗎!?’

‘就算是那樣我也不會讓你去送死!’

‘送死?只要在那傢伙不知道的情況下動手不就得了?’

‘你認爲像他那種人,真的會那麼簡單得逞嗎!?’

扎穆斯把信提在奧迪眼前說。

‘那他又怎樣潛入進去而不被發現的!?’

‘間諜自然有辦法,但是暗殺可和收集情報不一樣。’

‘你害怕吧?’

‘害怕什麼?’

‘害怕死亡。’

‘...’

奧迪沉默不語打開了房門,離開前說。

‘吃早餐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房門關上了,扎穆斯看着信封上的內容。去找他商量吧?瞞着奧迪那膽小鬼...思想後的扎穆斯急忙吃了早餐,喝下了清水,換上一身輕皮甲,把長劍掛在左腰邊,穿上斗篷,看向窗口反映的自己,那是一名冒險者的裝扮,我已不是王族了...

往門口走去的時候扎穆斯看見小櫃上有個錢袋,扎穆斯拿起查看。

‘奧迪那傢伙,錢都亂放的嗎?’

思考了下的扎穆斯決定把奧迪的錢帶上,輕輕的打開門,查看沒人後他走出房門,走到大廳,那裏是旅館,和掌櫃打了下招呼後,東張西望看看有沒有奧迪的蹤影,結果是沒有,扎穆斯如鬆了口氣那樣離開了旅店。

一直保持着笑臉的掌櫃看到扎穆斯離開後說。

‘他走了哦。’

‘嗯。’

‘真的不去阻止他嗎?’

‘阻止也沒用啊,畢竟認識他那麼久了,當我拿出那封信給他看的時候就知道會那樣...’

‘哈哈哈~保護少爺還真累啊。’

‘沒法啊~這兩個月裏他每天都發着惡夢,努力練習劍術,報仇是一定的了。’

‘辛苦你了。’

奧迪嘆了口氣無奈的摸了摸頭背頭髮說。

‘希望他會忘記仇恨啊,報仇不會帶來任何幸福的...’

奧迪說完拿起如行李的揹包往右手方戴上后往門口走去,掌櫃見後還是以那張因生意而掛起的微笑說。

‘要走了嗎?’

奧迪推開門頭稍微轉回去說。

‘嗯,雖然我不想幫他,但我不能讓他有什麼意外,爲了報答他們...這三個月裏,謝謝你的照顧了,老闆。’

‘嗯嗯,隨時都可以回來哦~我這裏蠻閒的呢~’

奧迪聽後也露出微笑,頭也不回地出門後輕輕的關上門,離開了那旅店,掌櫃微笑的在口袋裏拿出一樣東西,摸了摸,擦了擦,臉上不再是那生意人的微笑,而是如將軍那般的嚴肅眼神。

‘王子...就拜託你了,奧迪。’

掌櫃右手上拿着某樣東西,那是一個一個黑豹與彎月的徽章,是代表着什麼呢?(提示:不懂的可以看一看第六十六話)

2

‘主人,這裏是這個意思...’

‘啊?...’

好無聊...房間裏坐在桌面前的是維多和刃月,被維多教導字語中的刃月不到幾分鐘就開始厭倦了。學習...學習什麼的好煩啊,如果我也被附身什麼的應該也可以不用學習了吧?

‘主人,是不是我...教導的手法不對?’

維多發覺刃月的舉動而開始自責,刃月急忙說。

‘沒!沒有,只是...’

維多看着刃月,等待着答覆,刃月看到維多那舉動不知要怎麼說,放棄般的說。

‘我不喜歡學習,尤其是這種文字般的東西...怎麼說呢?就是沒有興趣啊。’

‘...’

維多聽後望了望刃月再望去書本上的字體沉默起來,氣氛僵硬起來,此時房門敲打了數聲後打開了。

‘那個...’

莉莉再次來到,刃月看見莉莉站起身。

‘維多,對於文字這方面真的抱歉了。’

‘...主人並不需要道歉,我會想辦法的。’

誒!?想辦法?不是吧?難道說你還要教?嘛...算了。刃月走出門並關上,見莉莉的舉動比較像女性了而奇怪。她怎麼了?以前也不是那樣的啊。

‘莉莉。’

‘是!’

莉莉緊張的回答。果然奇怪,難道是對早上那時候的事而...

‘帶我去法西諾那裏吧。’

‘明白!’

對於那樣的回答反應,刃月覺得更奇怪,但她沒有做出什麼舉動,覺得還是無視好了的刃月在心裏說着。兩人開始往法西諾的所在處走去,啊,不是,是莉莉張開翅膀,抱着刃月飛向天上。

‘那個...不是說好了步行的嗎?’

‘誒?對不起!!’

緊張的莉莉在天空放開了刃月,刃月呆了。

‘不是吧...’

慘叫聲再次響起,就在差不多碰到地面上房屋的屋頂時刃月被某人接住了。

‘沒事吧?刃月大人。’

‘奇力啊!你來得正好!’

‘嗯?’

拍動着翅膀的奇力不明,看見天上飛下來的莉莉那慌張的模樣大概明白什麼事,莉莉一直說。

‘對不起,對不起。’

‘好了莉莉,妳回去做妳的事吧,我帶大人去就可以了。’

莉莉聽後有點不快的望去一旁,但是偷瞄了下刃月,不知怎的害羞起來。

‘明白。’

莉莉說後就離開了,奇力緩慢的降落地面放下刃月後呼了口氣。

‘她到底怎麼了?自從大人回來後就怪怪的。’

刃月看着飛離的莉莉。

‘我也想知道啊...那麼奇力,帶我去法西諾那裏吧。’

‘法西諾嗎?’

此時不死族和鳥人族人民靠了過來,吵鬧了起來,被稱爲英雄,王的刃月就在眼前,人民們都來看一看刃月,不懂爲什麼出名的人就是會被圍觀啊。發現現況的刃月無奈的說。

‘看來步行已經不行了...’

‘大人的名聲響亮起來了嘛~被人民崇拜是很普通的事吧?讓我來開路吧。’

‘誒?真的還是步行?那麼多人...’

‘讓人民看到你走在道路上對於各種事上會有點幫助的噢。’

‘哈哈...是嗎...’

結果在奇力的開路下,我被圍觀了,就如動物園被圍觀的動物那樣...所以說!你們就不能不圍過來看我!?只是一個人有什麼好看的!刃月心裏投訴着,但是看到人民禱告祈福般,露出幸福的笑容叫着自己的名字,不知怎麼的,心裏的投訴都忘記了,稍微低下頭的刃月右手摸着胸口,很溫柔。

‘怎麼大人?不舒服嗎?’

奇力感到刃月的舉動有點怪而問道。

‘嗯?沒有,只是覺得...能幫到大家真的太好了。’

‘嗯,他們就是大人你救下的人民,包括我。’

‘我救了你們?’

刃月看去周圍的人民,心裏不知要說什麼。

‘我只是想保護大家而已...’

奇力看見像無精打采的刃月,望向民微笑的衆點了點頭。

‘對了,大人回來都差不多一天了呢。’

刃月不解的望向奇力,奇力面向刃月舉起右手,人民們如早就有準備那樣全部一起說。

‘歡迎回來!!英雄!!我們的王!!’

刃月呆了,要怎樣回應呢?心裏慌張起來,腦裏想不到任何東西,身爲王會受到這種歡迎嗎?刃月在腦裏不斷的思考,王都是高高在上的,而且也是被認爲是最殘酷的人,但是眼前的人民,這是幻覺?還是我作爲王失格?還是因爲我擊殺了魔神成爲了英雄?那只不過是小事啊,雖說擊殺倒不如說是擊退...不過也沒人知道吧?結果刃月什麼都沒有做,只是點了點頭。

‘大家!我回來了。’

也許這只是暫時的,但是謝謝,謝謝大家,路還很長,要把王國確實建立起來的話你們不久就會覺得我只不過是一個可恨的王,因爲世界不會沒有戰爭,而戰爭只會帶來怨恨。也因爲有魔神那種東西的存在,我不得不開始對這世界有所防範,因爲那些神的存在,我...

刃月望向那藍藍的天空,人民的歡呼聲在耳邊不停的響着。在搞好所有事後,我就會離開這裏...也說不定...刃月看着右手上的戒指,那個時所給予的戒指...

第一百三十二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