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回到未来 - 31 不择手段抢过来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8-28 11:33:35am

都市·爱情


一踏出度假别墅,安承烨望了望头顶那片灰濛濛的天。

昨夜的雨已经停了,但是天空依旧悬着浓密得化不开的灰云。阴霾的天气,再加上刚刚听到的坏消息,原本风光明媚的小岛此时被一片灰沉沉的氛围笼罩, 四处飘散着一股让人感觉抑郁的低糜与黯淡。

踩着焦虑的步伐,安承烨向小岛中央的玻璃屋走去。

此刻的他心里只有一个担忧:她还好吧?

一踏进玻璃屋,首先飘入安承烨鼻端的是一阵食物香气。玻璃屋中央长长的桌子上摆着美味的自助式早餐,可是屋里的众人并没有一个在吃东西。昨天晚上大家还一起在这间玻璃屋里愉快用餐,没想到今天一早竟然传来如此让人措手不及的消息,谁还会有胃口大快朵颐?

只见摄影工作室的工作人员们个个无精打采地零星散落在玻璃屋的各个角落,有些坐在餐桌边,有些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有些则靠在落地大窗前,大家不是在啜吸着热饮,就是低头滑手机。屋内虽然有最少十几人,但是没有任何人在说话,大家都在等待着消息,气氛沉重肃穆。

安承烨心急地环顾四周,扫视了一遍搜寻李瞳的身影,却不见她在大伙儿之中。

他看见坐在双人沙发上的卢思彦和黄政,立刻走到他们身边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卢思彦叹了口气:“今天早上约莫七点半左右,岛上度假别墅的管家接到张先生司机的电话。司机说他今早依照吩咐七时去张先生的小洋房接他上班时,保全人员说张先生昨晚一夜未返。司机在和钟点女佣确认了张先生不在家里后,就立即致电岛上的管家询问,这才发现张先生自午夜离开小岛后,就不知去向!”

听了卢思彦的话,安承烨忆起昨天深夜遇见李瞳。当时李瞳说她刚刚送张星宇上快艇,那时的确就是午夜十二点左右。

他又放眼在屋里仔细搜寻了一遍:“李瞳呢?怎么没看见她?”

黄政指了指玻璃屋另一边的一道门:“她在阳台和林总裁通电话。我们这里暂时走不了,因为天气不好,气象台发布了闪电警报,管家说大概还要等上大约一小时警报才会解除。”

阳台处,李瞳手里正紧紧握住手机和林志伟通电话。走到她身后的安承烨注视着她沉默聆听的背影,过了数分钟才听到她开口轻轻对电话另一端的林志伟发出了一个声音:“嗯。”

虽然没能看见李瞳的正面,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安承烨却从那短短单音节的回覆中,听出了让人心碎的无力感。

挂断电话后,李瞳原本举着将手机握在耳边的手臂缓缓放了下来,双肩也随之崩垮。她动也不动,就像冻结了一般,像是连呼吸也停止了,只是站在那里。

这阳台是个连接玻璃屋但是却被一扇门间隔开来的户外小空间。刚才安承烨开门进入阳台时,正在通电话又背对着他的李瞳全然不知。此时,他们俩就这样一声不响、一前一后地站着。阳台上除了远处隐隐飘来海浪拍打沙滩的声响,就几乎没有其他的声音。过了约莫五、六秒,当安承烨为李瞳过于安静的状态开始担心时,她终于有了动静。

她颓然蹲了下来,就像一只因为害怕而卷缩起来的刺猬,她用自己的双臂紧抱着自己缩起来的身子。自小,母亲因为忙于生计,李瞳学会了照顾好自己,即使是不开心的时候,身边也都没有人安慰,于是她学会了伤心难过的时候就像现在这样蹲下来缩起身子,用这样双臂环抱住自己的方式,拥抱自己,安慰自己。

无依无靠的她独自寂寞了许多年,最终遇上了一个爱护她的张星宇。温柔体贴的他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宠溺,坚如磐石的他也成为她最可靠的后盾。不管发生什么事,李瞳只要知道张星宇就在身旁,无论当下心里多惶恐,她都会马上感觉踏实了。她已经习惯了他的怀抱、他的温暖,再也无法想象没有他的日子了。

所以,星宇!

你别再开这样的玩笑了,好吗?

快点回来,好吗?

这时,李瞳感觉一只健硕有力的手臂轻轻落在她肩上。霎时,她以为让自己牵肠挂肚的人儿终于平安归来,心中掠过一阵惊喜,忙不迭地转过头!

四目交错,她脸上的喜悦在见到他的瞬间一丝丝流泻消逝,因为错觉而产生的欢欣表情骤然化作了空欢喜的沮丧神情 。

这一切看在安承烨眼中,不禁又怜惜又心酸:只有他才能让你开怀吗?见到我有这么失望吗?

但是,这样的情绪和想法顷刻又被他强压了下去。望着面容憔悴又疲惫的李瞳,他在心里暗骂自己:此时还计较这些未免太小气了!现在最为至关重要的,便是确保李瞳的状况稳定。

“李小瞳,哪里不舒服吗?”他柔声问道。

一脸苍白如纸的她小幅度地摇摇头。

他把她搀扶起来,连拖带拉到阳台上的藤椅上坐下:“刚刚是在和志伟学长通话吗?有什么新的发展吗?”

李瞳泄气地又摇摇头。

他在她身边坐下:“你别太担心。或许是临时发生了什么紧急的事,所以张先生一下船就忙着处理,来不及通知你。”

“昨晚,星宇下班后先回家换了衣服后就自己骑车去了码头。他把电单车泊在码头,跟着从码头自己开快艇过来这里,回程也一样是他自己开的船。学长刚才说在码头发现了星宇昨晚停在那里的电单车,这就表示,他从小岛开快艇离开后或许根本就没有……没有着岸……”这么解释着的李瞳再也抑制不住悲伤,怆然泪下,哽咽了。

此话一出,安承烨不由得心里一凉:难道这意味着张星宇在海上遇难了吗?若真是如此,昨晚李瞳最后和张星宇道别的时间是午夜十二点,如今已经是早上八点多,这间中已经长达八个多小时了,至今张星宇还下落不明的话,情况委实极度不乐观!

一想到张星宇或许是在海上出了什么事,李瞳的一颗心仿若被一只无形的手掐住,不但揪得紧紧的,连呼吸她也都会感觉好辛苦。他现在到底身在何处?安全吗?平安吗?受伤了吗?痛苦着吗?

她自责不已:“都是我不好。要是我没有催他昨晚回去,而是顺着他的意思今早才让他回去,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安承烨轻拍她的背:“别傻了,根本不关你的事。”

充满罪恶感的愧疚与悔恨,泣不成声的肝肠寸断。如此似曾相识的情景,安承烨再也熟悉不过了。

女人都是这样的吧?一旦心爱的人出了事,就会不分青红皂白地过度自责。

父亲去世后,母亲也曾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都陷入深深的自疚与惭愧之中。她怪自己没有及时发现父亲的病情,又怪自己没有筹集足够的医药费为父亲治疗,更怪自己没有做更多来缓解父亲的病痛,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尽管心中有无尽的悲哀,安母却因为害怕儿子担心,总在儿子面前强装坚毅,唯有在以为孩子看不到的时候才躲起来暗自落泪,殊不知儿子都把一切看在了眼里。为了安抚母亲,安承烨学了一向来最讨厌的钢琴,只为弹奏父亲生前经常为母亲自弹自唱的曲子来抚慰母亲难过的心情。

至少,当年他还懂得用什么方法去安慰母亲。可是当下,他只能坐在一旁眼睁睁看着李瞳伤心落泪却什么都做不了。 自从昨夜在码头上亲睹张星宇对李瞳有着诺大的影响力之后,安承烨已心知肚明,这世上除了张星宇,再也不会有第二个能够让李瞳瞬间从绝望变幸福的男人。

对于自己的无能,安承烨气得咬牙切齿,忍不住在心里对像情敌一样存在的张星宇喊话:张星宇,你最好给我安然无恙地回来!要是你把李瞳一个人丢下,我不会再手软,绝对会不择手段把她抢过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