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XIII - LXI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8-28 4:11:10pm

其他·同人


——铃

床头的闹钟响起,要我起床。我无力地把手拍到了闹钟那里,把它关掉以后,坐了起来。与往常相反,我这一次,只是坐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并没有任何想要梳洗的想法,并没有任何想要上学的想法。

但是,我不去不行。我明白这一点。

硬是把自己拖到了浴室,冲了个凉以后感觉精神好多了,至少没刚起床的时候那么糟糕。洗脸、刷牙、换校服,然后就是把早餐吃了,等待妈妈把我送到学校去。

去到了学校,一切就和平日一样。同学们都自顾自地谈话,有些是在讨论功课,但多数都是在说些有关娱乐的话题,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也好,这种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别,别说那事了。

“小依。”我转过头,确认她没睡着以后叫了一声。

“有,什么事?”她问。

“她们两个一直都这样吗?”我指着坐在我们前面的灵珑和灵凤这么问道。

原本会高谈阔论的两人,今天却异常的安静,好像两个陌生人一样坐在那里什么话也没说。虽然昨天有听小依说她们陷入冷战,但这也太夸张了吧?

“就是这样,昨晚和灵凤通信息结果还被她骂,说什么我肯定是和灵珑一伙的什么的,然后就没回复了。”小依摊开双手无奈地说。

“这样下去不行的啊……”

“难道妳有什么方法让她们和好吗?”她问。

方法嘛,不是没有,但这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难了。毕竟违背自身道德这种事情,不管怎么说都做不到。

“让灵凤知道她男友是小偷之类的……”

“好,我等下就告诉她。”

“不,不要这样!”

她疑惑地看着我,不了解我的意思。

“不是说了我答应过他不告发的吗?”我说。

“也是,那就算了吧。”她无奈地说。

但是除此以外,我找不到什么方法让她们两个和好。当两个观点极度不同的人吵架的时候,和好的方法就是让其中一个人改变观点。所以这一次不是灵珑要改就是灵凤要改,但这两人都有点固执。灵珑坚决相信说灵凤的男朋友是来玩弄灵凤的,而灵凤坚决相信说她男朋友是真心的。如果跑去劝说灵珑,肯定会被她认为我们被收买了。如果跑去劝说灵凤,结果应该会变成小依说的那样。

但是,什么都不说的话她们的关系会变得越来越差。纠结啊……

门口处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往那里看去,发现有几个学生都聚集在了门口那里,然后……

视线……

强烈的视线……正往我这里看来……

是他……

他推开其他正在询问为什么他会受伤的学生,朝我这里走来。我,什么都做不到。

“想要干嘛?”乐寅把他挡住。

只见他砸了砸嘴,往其他方向走去。

“娜资,没事吧?”

回过神来,发现小依正拍着我的背部,担心地看着我。

“没,没事。”我喘着大气,回答小依的问题。

“都出冷汗了……”她用自己的手帕把我头上的汗都抹掉,说:“不舒服吗?要不要早退?”

“不要。”我必须克服。虽然我的诉求是要他永久停学,但这件事涉及学校高层的交易,所以我的诉求很有可能被当成玩笑来看待。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不就一辈子都不用上学了吗?

“依,妳和娜资换位。”

我和小依往后面望去,发现班长站了起来,像是在发布人事命令一样。

“乐寅,你和孟德换位。”

我们原本的位置从左到右从前到后的排列为如此,灵珑灵凤第三行,我和小依第四行,而孟德和班长为最后一行。经过调整以后,第三行没有变化,我和小依只是左右对换,而孟德的位置换成了乐寅。

我明白了……

但是,这么做的话会有人不满的吧?

“喂,为什么突然换位?”孟德问。

“换位就是了。”

“嘉盛,不应该先问过其他老师吗?”灵珑转过头来,问了一句。

“有什么问题的话我来负责。”班长说,“就连干出那种事的人都能安然无恙来到学校上课了,我这种算是小事吧?”

班长这一番话,全班……不,应该说全校只有六个学生能够明白而已,其他的学生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也是,那解释的工作就交给你了。”灵珑说。

但这在其他学生眼里看来,只是身为班长的他正在滥用权力罢了。

“那我也要换。”灵凤说。

“公孙灵凤,妳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要插嘴。”灵珑大声训斥道。

“妳就解释清楚啊!”

“不,不要吵了……”

一开口就吵架,她们的关系已经恶劣到这种程度了啊……

“今天来活动室一趟,我解释给妳听。”班长说,“所以,快换位。”

听班长这么说,被点到名的四人也只能按照指示做了。

但是,为了我而让自己被其他人误会,值得吗?滥用职位权力这六个字,可是会让他将来的事情造成影响的啊。

换过座位不久,老师便进班开始授课。当然,在这里授课超过半年的老师,一眼就看出我们的座位有异,然后开始质问换过座位的我们。

对此,班长直接站起来,替我们解释。

‘那一天发生的事老师应该知道的吧?那件事对受害者造成的心理压力以及伤害不容小视,如果被害者没被保护的话,加害者肯定会找机会继续犯下罪行。’

他是这么说的。这一句话顶得老师哑口无言,明显的,这一件事没有一个老师不知道。那么,班长口中的‘被害者’以及‘加害者’是谁,老师也是知道的。

只见老师往我这里看了一眼,之后无奈地叹了口气就继续上课了。只是,这一件事已经在其他同学中传了开来。他们无时无刻都在讨论这一件事,有的人说他班长当了这么久,代表老师信任他,所以肯定发生了什么骇人的事。有的人则是在诋毁班长,说他班长当久了开始自以为是。

下课期间,班长向我道歉,说他知道我不想要其他人对此事件舆论,但实在是没有其它办法了,所以只好这样。他也因为小依睡着了的关系,所以也帮忙我买了点食物回来。

只不过,我有点对不起乐寅。我不知道他平日下课会做什么,但今天他选择一整天都待在班上。明显是因为我的事所以才会这么做的,和他说过没关系了,他却以避免对方趁虚而入为由继续留在这里。

下课时间结束,徐老师以代课老师的身份走了进来,然后说起了这一件事。

‘嘉盛并没有滥用职权,他是为了学生安全着想所以才这么做的。’

她是这么说的。但学生们的舆论并没有就此停下,只是单纯的转向了另一个方向以及问题。‘为了什么学生的安全?’是他们现在的舆论题目。

一时半刻之间,他们是猜不出来的,就算是灵凤也一样。他们有的线索太少,但又不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只能像只无头苍蝇一样乱来。

好不容易撑到了放学时间,灵凤和孟德急着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就跟着班长和小依去到了事务所。而我、乐寅和灵珑则是坐在办公室前,等待老师办好公事然后载我们回去。

“灵珑,有件事我想和妳说。”

我实在是没办法继续忍受她们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原因吵架了,打算把事实告诉她。

“什么事?”她有气无力地抬起头,看着我问。

把关于灵凤男友的事都告诉灵珑以后,她一副早就看穿一切的态度向我们打抱不平,一直到老师出来为止。

“那件事就算了,被骗个几次就学聪明了的。”老师无奈地笑着说,“想当初我也是被骗了好几次的啊。”

灵珑有没有听进去就不知道了,她只是叹了口气,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我们四人回到了事务所,班长正巧把事情解释完毕。岂料灵凤一看到灵珑,便跺着脚走到她那里大骂。

“为什么不让我知道?”

“妳就一整天待在其他人那里就够了啊,会关心我们这里发生什么事的吗?”

“要是我知道的话我还会待在那里吗?我肯定会回来的嘛!”

“谁知道啊?说不定会被那男的骗得团团转然后继续留在那里也说不定!”

“妳们两个给我适可而止。”老师生气地说,“一人拿一本书顶在头上,然后选个角落去罚站。”

老师这么说以后她们两人的争吵声才得以停止,只不过我还是能察觉到些许的火药味。

“先前质疑你滥用职权,抱歉啦。”孟德向班长道歉。

“没什么,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会这么想也是应该的。”班长说,“但是这件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会引起事端的。”

确实,这也是校方决定隐瞒此事的原因。这件事情被其他同学知道的话肯定会惹出不少事的。

“不过没想到你身手那么好啊,把对方打成那样。”孟德把手搭到乐寅的肩膀上。

“只是学过一些而已,没什么大不了。”乐寅谦虚地说。

那身手,不像是学过一些而已啊。

“啊!”从下课开始就睡到现在的小依突然喊了起来。

“发,发生了什么事?”我问。

“商品发布会!现在几点了?”她抓着我大喊。

商,商品发布会?什么商品发布会?

我看了时钟一眼,说:“三点十六分……”

“迟到了啊!”她这么说着,往门口处跑去,然后就是传来跑上楼的脚步声。

还是和以前一样啊……莫名其妙的……

“别管她了,乐寅你的意思如何?”班长无奈地说。

“什么意思?”

“对于江先生的邀请,意思如何?”

先生的邀请……这么说来,先生是有意要让乐寅加入吗?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了些许高兴的情感。也不知道为什么,乐寅会看向我这里。

“蛮有趣的,算我一个。”

那就好……

为什么我会这么想?

“等等,这是什么意思?”孟德不满地问,“为什么一个新来的可以直接被雇用?”

“问一问你自己,校庆期间都到了哪里?”班长问。

只见孟德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可想而知,他给不出能够令人满意的答案。

也是,总不能直接承认校庆期间都在无所事事到处闲逛吧?

“娜资,过来。”老师把我叫了过去,然后把一封信递给我,说:“这件事,我要妳想清楚。”

打开信封,把里面的信纸拿出来看。是一封道歉信,左上方有一张支票,被人用订书机固定住了。上面的金额不小,明显是他们要用来花钱消灾的东西。

我把信塞回信封里递给老师,说:“这笔钱我不能收。”

“妳的决定还是和昨天一样吗?”

“老师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才好?”

我把这问题抛到了老师手里。并不是我不负责任,只是这问题全权交到我手上处理的话,我没那个自信会把事情处理好。这种事情本来就不应该交到被害者手上,不是吗?

“站在母亲的角度来看,自己女儿被欺负了我是肯定吞不下这口气的。”老师笑着说,“妳就像我半个女儿一样,妳觉得呢?”

老师这一番话搞得我脸红耳赤的。女儿什么的……

“不开玩笑了。”老师说,“不要的话我明天就拿去还,但他们是希望不要永久停学。”

“不可能。”

只有这件事,我不能让步。要是出现其他受害者的话怎么办?

“妳的想法老师知道了。”她摸着我的头说,“最后,笑一个。”

诶?

“好啦,不闹了。去,自由活动。”

“啊……哦……”

松了口气……

“笑了。”

……

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