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祝融城 - 10.十七生日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28 3:47:40pm

奇幻·玄幻


翘着一双二郎腿,随意坐在自己的房间床上的青年越看越欠扁却又无法奈他何。司湫语就算再怎么不怕死都好,他也绝不会对这青年不敬,哪怕青年脸上摆着那一副欠扁模样,司湫语还是不敢对他咋样。

哪怕是创世神都好,也不会对青年怎么样,反而要畏惧他,甚至还要退避三舍。

司湫语哑然地看着青年,看了好一会儿,犹豫着是不是应该出去一下,用通讯器联络某某人过来把这家伙给带走。

像是看穿了司湫语的想法,青年嘿嘿一笑,拍拍双腿便站起身。

“我说啊,小语,你犯得着那么怕我吗?我又不会吃了你。”青年一脸的无辜,但那笑容看得司湫语不由在心里咬牙切齿。

强忍着不开扁对方,司湫语很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没有啊,我没在怕你啊~是说,堂堂冥王大人降临这小小祝融城的酒店,实在令这酒店蓬荜生辉啊!”

“辉你个毛啊!总之,我有重要的事情必须告诉你,要你做好完全的心理准备。”青年——也就是冥王大人翻了翻白眼,收起欠扁的表情,一脸认真地看着他。

知道这位冥王难得会认真起来,司湫语立刻严肃起来。

然后冥王凭空拿出了一颗水晶球,任由水晶球悬浮在自己的手心之上。紧接着,水晶球之中,某个菱形物体泛起冰蓝色的光芒。虽然十分黯淡,却仍然可以看出这光芒很纯净自然,而且还会自带冰蓝色六瓣雪晶的背景特效。

“这莫非是谭老师的……”司湫语看了许久,却不太敢确认那是什么东西。

“是,这就是谭楚唯的力量。他在进入轮回之前,把自己的力量凝集形成这玩意儿,托付我们冥府保管好,再找个适当的时机交给你。”冥王边说边走过来,隔空从水晶球里掏出那菱形物体,大大方方地把东西交给司湫语。

默默收下这蕴含了谭楚唯生前的力量的菱形物体,司湫语心情一阵复杂。当然,他可没有听漏某句话。

进入轮回之前。

冥王所指的“进入轮回”,意味着谭楚唯果然经历了转世,虽然不晓得他会转世到哪个世界。

要知道,除了他所在的这个世界,尚且还有八个世界存在,也可以说是一种平行世界。

“为什么要这么刚好把东西交给我……”司湫语不由开口问道。

难不成今天就是所谓的“适当日子”?

冥王嘿嘿一笑,“谭楚唯进入轮回,经历转世正是今日,也就是说……今天是转世的他,满十七岁的日子。”

“……今天生日,十七岁的少年就是我要找的人?拜托!你这是这让我怎样找到谭老师转世啊!你自己找一次给我看看啊!”司湫语有点抓狂。

大概是知道自己口误,冥王竟然一笑而过。

是,他真的一笑而过,就给了他一抹笑便原地消失,估计是直接溜回冥府去了。

目瞪口呆地看着冥王消失之处好一会儿,司湫语深深怀疑这家伙该不会是来闹的吧?

司湫语扶额,握紧了那菱形物体,最后他把那物体给收在自己的次元空间里。

“叩、叩”。

敲门声很应景地响起,司湫语只好走过去把门打开,有些意外地看着站在门外的几个熟悉的脸孔。他困惑,却也很开心有人来找自己。

赶紧让开把人请进来坐下后,司湫语便把门关上。

“小语,不好意思,我们来打扰了。”白惊哲抱歉地说道。

“没事没事,人多比较热闹。那么,你们过来我这儿又是为了什么?”司湫语一边沏了一壶茶,一边如此问道。

不一会儿,热腾腾的一壶红茶便端了上来,大家自己分茶杯,把茶倒入杯子里。

“今天是阿唯生日,我们来找你替他庆祝庆祝啊!”楚绫笑得那一脸灿烂。

司湫语先是无语了一下,旋即想起冥王所说的话语,几乎瞪大双目地看着阿唯。

难不成……真的是……

答案,呼之欲出。

“满十七岁生日,对吗?”司湫语再三确认地问道。

“对,我今天才正式满十七岁。”阿唯不解地看着他,很诚实地回答。

然后,司湫语人扑了过去,并紧紧地抱着阿唯,泪水忍不住流落。他已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任由眼泪继续滴落,继续靠在他身上。

找到了……不会有错的,他找到了。

“小语?你这是怎么了啊!”白惊哲都有点被吓到了,就连盛蜇壬和越芩雅也不例外。

“不,没事……我没事了,我很好。”此时的司湫语顾忌到还有其他人在,不好说太多,算是打了个马虎眼避开话题。

他松开了拥抱,狠狠地抹去脸上的泪,对阿唯微微一笑。

然后司湫语就离开他的房间跑了出去,看得他们更加感到莫名其妙。阿唯沉默地看着敞开的门,丝毫犹豫都没有便追出去。总觉得必须追上去比较好,因为司湫语的情绪似乎不太稳定。

跑出房间,跑出酒店,司湫语气都不喘一下便来到了祝融城的后山森林,跑到瀑布这儿来才停下脚步。他默默地望着瀑布,很努力地整理混乱的思绪,无奈他根本冷静不下来。

深呼吸,再深呼吸,司湫语好不容易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你还好吗?”担心司湫语而跟上来的阿唯早就到了,他在确定司湫语稳定下来后才走出来。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司湫语是真的被吓到了。

“不放心你,所以跟上来。”阿唯很诚实地回答他。

一阵沉默,司湫语叹息。他知道自己拿阿唯没辙,于是走向阿唯。

“走吧,我已经冷静下来了。总有一天,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司湫语一脸的认真。

阿唯点点头,也不多问,二人便准备回酒店去继续帮阿唯庆生。

偏偏就在此时,一道暗紫色的攻击袭来。

反应灵敏的司湫语以最快的速度把阿唯给推开,暗紫色攻击恰好与他们擦身而过,击中一棵树。那棵树在被击中之后,赫然燃起,紫色的火焰虽然艳丽,可那带有满满恶意的火焰谁都不喜欢好吗!

司湫语二话不说张开了宽大的银色屏障把自己和阿唯给保护起来,同时也划出了一个术式,银色的半透明时钟轮盘悬浮在半空之中。

“真魔族,有胆你就出来跟我单挑啊?”

随着司湫语话音方落,躲在暗处偷袭他们的真魔族缓缓地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