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XIV - LXIV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8-29 6:58:02am

其他·同人


商品发布会……迟到了……没了……什么都没看到……

好吧,那不是重点。虽然说最新一部单反相机的机能、价钱之类的我都不知道,但我大概也不会特地存钱去买了。我现在手中有的那一部就已经足够好了,而且我才买不到半年,现在又去换新的话也太浪费了。

只是,没能了解最新一部的机能什么的,有点失望啊。也不知道哪里有得看重播,不对,这应该没有重播的吧?

唉……只能够说自己倒霉,病在不该发作的时候发作了,而且还从下课时间睡到这里来,认命了。

“偷懒偷到这里来,我不记得我教过妳这个。”哥哥用报纸敲着我的头说,“说,怎么上来了?”

“Canon EOS——”

“说人话。”

“单反相机的商品发布会,但我睡迟了,错过了。”我无奈地说。

“年头不是才买了一部吗?”

“只是看着过瘾而已嘛,而且我也没那个钱去换新的一部。”

很久没和哥哥好好的聊天了。

最近一次这么正常的聊天是十年前的时候,那一年我才六岁。记得当时我的幼儿园老师要我画爸爸的样子,各位也知道的,那混蛋……咳咳,我生父在三岁的时候就被抓到监狱里吃牢饭了,但当时的我还年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就一直缠着哥哥说这话题。最主要的还是我一直在问‘爸爸去了哪里’之类的话。

现在想来也有点奇怪,为什么不是在那之前问而是到了那个时候才问呢?

虽然我是这么说的,但我不是很想想起那个人。就……不知道为什么。你们可能会说我不孝,但我就是不想。心里的某处一直都在抗拒着。

“依,觉得冷啊?”哥哥突然间问。

奇怪。为什么我会抓着自己的手臂?

“没,没事。”我放开自己的双手,说:“今天天气热着呢。”

“那就好,还以为妳又病了。”哥哥松了口气。

“身体没那么弱好吗?”我嘟着嘴说。

“也不知道是谁年头就开始病,之后假期也病一次,然后——”

“知道了啦,那是我没好好照顾自己,行了没?”

真是的,怎么都那么喜欢拿旧事来说?虽然我是全部记得,但要说起往事的话还是会有点讨厌的。

不过啊……

“很久没像这样好好聊天了呢。”我转过头看着他,笑着说:“平时也这样的话不就好了吗?”

“妳姐说我平时太凶,你们遇上什么麻烦都不找我帮忙。”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说:“这样子很奇怪的话就算了。”

“没,谁说奇怪了?”我说,“这样子挺好的嘛。”

温和了许多难道不好吗?感觉这样的话会有很多小孩子喜欢的……难道是为了讨自己儿子欢心所以才改的?

“在想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他问。

“没有。”

虽然语气是温和了许多……

我看向了哥哥的脸,呃,没表情啊。

“妳这表情是什么意思?”他板着脸问。

“没什么意思。”

“那就下楼去,妳自己说要帮忙的那就不要偷懒。”

“哦。”

跟着哥哥的脚步下到了楼下,发现灵珑灵凤两人头上顶着一本书,分别站在两个角落。嘉盛和乐寅正在下棋,而娜资则是坐在一旁观看。

刚刚好像没有这样的吧?

有点好奇的我走到了嘉盛那里,坐下来以后问:“她们两个怎么了?”

“吵架,然后被老师罚站。”嘉盛盯着棋盘说。

“我请你们来下棋的啊?”哥哥走到椅子那里坐下以后说。

“又没有工作,让他们坐着发呆也不好吧?”姐姐说。

说的没错,没工作就是应该找点事情打发时间的,不然一整天坐在那里发呆就好像一个废人一样。

“小依。”

听到了娜资的呼唤,我转过头去看到她指着灵珑那里,所以也就望到了灵珑那里去。

她看起来不太好啊……她这个样子就好像是一个年近五十的老妈妈在担心自己那十七八岁的女儿一样。

嗯……

现在的情况确实是这样。

“看起来有点糟糕啊……”我说。

“就是,我们应该想个办法让她们和好的。”

“没有那个必要。”姐姐这么说着,坐到了娜资旁边。

但我看着就不舒服,她们两个就应该和平常一样,坐在一旁看着手机屏幕里的东西聊天。

“可是——”娜资尝试着辩解,但连话都还没说就被姐姐打断了。

“我们不知道这是哪一方的错。”姐姐说,“如果是灵珑大惊小怪的话,我们不就害了灵凤他们吗?而且,如果灵凤到最后如果不幸被骗,那么她就会理解灵珑的用意,以后就不会不听话了。”

姐姐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她现在不理解灵珑的心,到了以后吃苦头了就会比现在更加心存感激的面对灵珑。但是,这赌太大了吧?

“老师,我们应该没告诉妳灵凤的事吧?”娜资问。

“是没有,但说真的……”姐姐无奈地说,“……没人会边打信息边笑的吧?”

“所以灵珑也没和妳说过什么吗?”

“没有。”

“原来妳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和娜资同时开口吐槽。

什么啊,说了大半天还那么有道理,结果却什么都不知道啊。

“不是灵珑想要阻止灵凤交往吗?”姐姐问。

我和娜资同时摇头。

“那是因为什么?”

事情经过我也不太清楚,让娜资来说会比较好吧。

我带着这个想法看向娜资,和她对上视线以后她也明白了我的想法。

“灵珑说前几个星期看到灵凤男友在外头和另一个女生亲嘴,原本只是觉得有点恶心而已的。然后在话剧演出的那一晚发现灵凤最近很晚睡,问过以后才知道原来是交往了。灵珑原本也很开心的,看过照片以后,发现是那个在外头和另一个女生亲嘴的男生以后就开始担心。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虽然有点长,但听得懂就好了。

“所以是灵珑怕灵凤的男友出轨?”

我和娜资点了点头。

“就算是这样,妳们也不能插手。”

“诶?为什么?”我不服气地问,“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灵凤被骗吧?”

“把我刚才用来打断娜资的话说一遍,只是这一次把‘大惊小怪’改成‘误会’。”

谁知道妳说的是哪一句啊!等一等,那人不就是我吗!

“如果是灵珑误会的话,我们不就害了灵凤他们吗?而且,如果灵凤到最后如果不幸被骗,那么她就会理解灵珑的用意,以后就不会不听话了。”我把那句话原封不动,只是改了姐姐要求的那一部分然后说了出来。

“没错,就是这样。”

“懒惰到这种程度了啊!”

“不管怎么说,她们的事妳们就不要插手,知道吗?”姐姐说,“除非她们其中一人要求妳们帮忙让她们和好。”

这个啊,有点难呢。

几天前是灵珑生气,灵凤沮丧。现在是灵凤生气,灵珑沮丧。这对姐妹是在闹哪样啊……

“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