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SH chapter - Chapter21: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7-08-29 11:47:43am

其他·同人


Starlight Heaven chap21:

夏怔在原地,眼底的不安只有哈比和贤龙捕捉得到那闪过的一瞬间。

龙化?

“龙化,因为人类体质无法承受龙之种(Dragon Seed)所带来的副作用,身体内没有抗体,加上使用过多灭龙魔法或者屠杀过多的龙,都会面临这种情况。但只有是灭龙魔导士,都会有龙化的危险,而后面两个解释只是加快了龙化的速度。”

停顿了一会儿,贤龙微微仰首。

仿佛能看见站在男子身后的枣红色龙只,聪明的智慧之龙,贝尔塞利翁顿时晓得那突然出现的影像所带来的讯息。

因为火龙王已经死了,但它留下的魔法还温存在他儿子心中。

他来不及告诉夏的事情,仅仅是一个眼神,便把这重担扔给了灵魂贤龙。

贤龙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伊格尼尔还是一如往常的任性呢。

“但是你,和这个小姑娘不一样。”说着贤龙伸出爪子指了指夏和施法者温蒂,才摇了摇头。

夏等人疑惑的眼神让贤龙突然有种优越感,呵呵它丫的就是喜欢这种好奇的眼神!

“小哥和丫头是伊格尼尔和格兰迪涅传授的灭龙魔法,而在传授完毕后两只龙便消失不见,是进到了你们体内成为抗体。没错没错,就是龙之种的抗体,所以你们才能安然无恙使用灭龙魔法直到现在。”

“但是现在虽然抗体完成了,最强保护的龙也死去了,所以你们体内多少有点变化是正常的。”

“这位小姑娘姑且没事,但小哥你绝对危险了啊... ...”

夏没想到贤龙居然会在所有人面前说出他最不想让人知晓的事情,有些不知所措,在看向哈比时,它早已泣不成声。

“呜呜呜夏!!!”边说着边扑进夏的怀中的哈比也不在意自己的泪水沾湿了夏的衣服,磨蹭着,它再也不想要夏自己独自承受了!

就让大家知道好了,那么也许事情还有转机。

夏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好伸出双手抱紧怀中哽咽的哈比,心情也渐渐的有些低落。

但还是逼着自己不露出沮丧的表情,谁知仰首所看见的是众人担心的目光。

尤其是露西最为激动,直接奔上前咬紧牙根先是检查了他的右臂,发现无碍后直接拉起他左臂的袖子,仰入眼帘的是手腕处的一小部分枣红色的龙鳞。

露西不可置信地怔在原地,有些僵硬的仰首看向夏的双眸,突然朦胧的视线,就连他那双清澈的墨绿色眸子也有些模糊。

失去重心跌坐在地,金发女子忽然捂着嘴唇放声大哭。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痛心,看见他手腕的龙鳞如同长在自己身上般难受。

他到底打算隐瞒到什么时候,倘若今天贤龙没有出现告知大家,他到底打算隐瞒到什么时候才肯说出口?

隐瞒到... ...全身都长满了龙鳞,成为一只真正的龙,像阿库诺基亚吗?

夏忽然回想起自己过去所发生的事情,一次又一次的教训告知他不允许再让露西流泪。

明明在复活她的时候发誓一定要让她快快乐乐的。

他到底又搞砸了什么,就因为他是该死的恶魔END吗?

立马跪在露西身前,单手抱着怀里的哈比,另只手紧抱着露西并把她推入怀抱。

她说她哭泣时最希望有个能止住泪水的魔法。

这,算不算是止住泪水的魔法?

贤龙看着看着也觉得有些于心不忍,过去的它对END没什么好感,如今一见才知道他也只是个想好好过日子的小少年。

他没有做错什么,只是被人强迫性植入了恶魔体制,抗体被恶魔之种(Devil Seed)给打乱了规律。

这样下去,他会加快速度龙化的。

(原著是会死亡,我怎么能让夏死呢哇嘎嘎)

“艾琳兴许是龙化了,所以才能活那么久,因为过去还没出现龙之种的抗体。”

“而小哥你啊,因为是END,体内对龙之种的抗体都被你的恶魔之种给打乱了规律,所以加快了你龙化和恶魔化的速度。”

贤龙略担忧地注视着那位樱发青年,只见他半点也没有受他言语所影响,或许刚开始听到会恶魔龙化时,他心中开始动摇了。

但他很快便抹去那一丝的恍惚,立马轻轻拍打着怀中金发姑娘的肩膀,笨拙的想要安慰、想要让她止住涌出的泪水。

而那位金发姑娘,从始而终都未停止过身体的颤抖。

“有什么办法能当夏不会龙化吗?”灰朝着贤龙的灵魂说道,语气有些激动,他看起来也不是很安定,几滴冷汗顺着他的脸颊而落下,明明赤裸着上身但汗水流的不比夏多。

朱比亚也一脸担忧地吞了口唾液,等待着贤龙的回答。

只见贤龙闭上双眼,轻叹了一口气,耸了耸肩。

“吾毕竟也是四百年前留下的孤魂,至于现代的事情,吾不是很清楚。不过吾可以向你们保证,能痊愈的几率不超过五十。”

不超过五十几率也就是说,压根不过一半啊不是吗... ...?

灰怔在原地,而朱比亚捂着唇抽泣着。

而温蒂,虽然施着魔法,但也看得见她滑落的泪水。

“那如果... ...止住他龙化的速度呢?”

“那就是别使用灭龙魔法,最好连炎之魔法也不使用。”

“但也只是缓慢龙鳞成长的时间罢了。”

谁都很明白贤龙最后一句的意思代表着什么。

夏不使用魔法,也只是让龙鳞成长速度慢了下来,但不代表不会蔓延到身体各处。

只是时间上的问题罢了,再说魔导士不能使用魔法,那可是如刚出生的婴儿毫无招架之力般只能让人吊打。

夏明明是那么喜欢魔法的人,却为了不成为龙而让自己禁止使用魔法... ...

露西比任何人都还要明白夏究竟有多痛苦,尽管他表现的再怎么无所谓也好。

就像她当时轻轻碰着他身上早已结痂的伤口,他毫不犹豫地就说了不疼。

明明就很疼,明明就很伤心,但却要佯装无所谓。

他到底要让多少人为他担心才甘愿,到底要到什么程度才肯向大家诉苦。

到底什么时候才甘愿解下那面面具,和他说着他好痛好痛,也很在意自己会龙化。

他身上的热温却让她无法安心,第一次觉得抱着温暖的他犹如抱着全世界最冰冷的事物。

突然觉得他离自己好遥远,难道她的时间停了半年,就追不上他的步伐了吗?

她可以是妖精的尾巴里最迟遇见夏的那一位,但她绝对不是最不了解他的人。

她可以保证自己比任何人还要清楚他的人格,了解他内心真正想要的。

但是为什么,他选择隐瞒大家他就要龙化的事情,也隐瞒了她... ...

大家不是伙伴吗... ...为什么选择隐瞒?

是不是因为她太弱小,没有办法起到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