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祝融城 - 11.狼狈撤退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29 1:21:16pm

奇幻·玄幻


“偷偷摸摸的搞个偷袭,真不愧是魔族啊。怎么,你以为单凭你一个就可以对付得了我么?”司湫语冷笑的同时,他的手在背后悄悄地打开了通讯器,联络酒店里的随便一个人。

眼前暗紫色短发飘扬,苍白的脸上,紫色的瞳孔带着满满的杀意的男性真魔族看起来好像真的不太容易对付。

重点是,这个真魔族的杀意并非针对司湫语,反而是……

顺着真魔族的视线望去,司湫语不由皱起了眉头。他真没想到这个真魔族的目标是阿唯,但问题在于为什么?按理说真魔族不应该跑来找司湫语的麻烦,可现在这情况不对劲啊。

“让开,司湫语,我的目标不是你。”

“……夏科冯(píng),你知道他是谁,却仍要对他出手,难道你就不怕王族找你算账吗?”

“暗杀者是不会解释自己的暗杀行为,也无需理会麻烦找上门。”

语毕,真魔族——夏科冯直接冲上来,苍白的手上,锐利的指甲仿佛能够划破屏障。司湫语原本还想说什么,但看到夏科冯来势冲冲,他只好先防御。

反正时之轮早已准备好,他根本就不怕夏科冯的工具。

暗紫色的攻击化为无数电流,落在屏障之下,甚至还会自动反射。

“啧,这家伙实力不弱啊。”司湫语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操纵悬浮在半空之中的时之轮,他不得不佩服夏科冯的实力真的很强。

“司湫语大人……”阿唯虽然不害怕,可他看得出夏科冯的实力真的很强。

“叫我小语就好了。”在这种时刻,司湫语竟然还有那个心情要阿唯改称呼。

哑口无言地看着司湫语好一会儿,阿唯实在不晓得该说什么。他摇摇头,放弃跟司湫语对话。

见阿唯不说话了,司湫语撇撇嘴,接着就专心操纵时之轮,让轮盘开始转动,银色的光线慢慢地增加,从一条变成两条、三条、四条、五条……越来越多,组成长矛。

银色的长矛,泛着耀眼的银白光芒,朝着夏科冯的方向射去。

夏科冯眼看银色长矛以如此之快的速度冲向自己,立即使用自身的魔力,形成一个暗紫色的盾牌,尽全力把长矛抵挡下来。

银色撞上了暗紫色,转眼间盾牌破裂,夏科冯不由倒退几步便稳住身形。

即使如此,他也不会退缩,更不可能说要就此放弃离开。

咬紧牙关,夏科冯双手再次泛起暗紫色的光圈。然而与方才的不太一样,那光圈逐渐变大,带个人的感觉仿佛就是火焰,只是这是暗紫色的火焰,而非平常的火焰颜色。

“魔火、回旋镖。”

淡然冷漠的声音响起的瞬间,暗紫色火焰的光圈瞬间形成四个回旋镖袭向司湫语和阿唯。

看着那四个回旋镖分别从不同位置袭过来,司湫语“啧”了一声,以意念划出经常使用的银色术式。

“时殗冰蚀。”

无数银白冰锥乍现,从空中尽数落下。

看着那些冰锥就快落在自己身上,夏科冯立即闪避开来。

闪到前边又闪到右边,前后左右几乎都闪了几遍,那些银色冰锥竟然都没有落下,更没有与他擦身而过。此景看得司湫语都有些目瞪口呆,就连阿唯也很惊讶。

这、这个真魔族……开挂了吧?

“小语,你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对手吧……”阿唯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有些恍然地问道。

“除了凛……确实这是第一次……卧槽!!”司湫语还想说什么之际,夏科冯又带着猛烈的攻势冲上来。

司湫语赶紧放开自己的精神力,尽全力维持银色屏障,同时也准备好传送阵,打算把阿唯给传送离开。有其他人还在现场的话,他很难发挥。先不说发挥不发挥,他恐怕也难以应付夏科冯。

还来不及反应过来,阿唯就被传送阵给传送离开,司湫语也在同一时间划出了杀伤力较为强大的术式图阵,唯有时之轮仍悬在半空中,自由旋转。

“时滞杀、神眷之时。”

刻画了依然看不懂的各种文字符号的光带自地面上延伸而出。夏科冯一看到这些光带,只是单纯的皱了皱眉头,接着暗紫色的魔力瞬间上涨,绕在他周遭,形成暗紫色的小小漩涡。

司湫语的银色光带几乎被抵消,连接近都接近不了。他咬咬牙,犹豫着是否应该大开杀戒。毕竟,根据自然法则,真神不得杀生。他已经毁了法则很多次,所以他不能再破戒。

不再使用时间属性的术式,司湫语转而划出了火属性的术式图阵,红色的北斗星宫耀眼至极,更带着炽热感觉。

“北斗星宫炽烈炎!!!”

“魔水、消炎帘。”

火热的北斗星宫的攻击尽数落在暗紫色如水般的水帘之上,并且还慢慢地被灭了火。

所以说,这个真魔族是开挂了,绝对是开挂了。

再这样打下去,其实根本无法分出胜负。司湫语此时已做好打退堂鼓的打算,但……但是夏科冯又再次发出猛烈的攻击,逼得他根本连撤退都无法撤退,只能勉强架起三重不同属性的结界,挡下夏科冯所有的攻击。

见自己的结界还算是挡住了夏科冯,他稍微松了一口气,立刻退出这后山林子。

正好白惊哲和盛蜇壬外加越芩雅都赶过来,与他碰面。

“先别问那么多,把结界拉起来,把这后山给排除在结界之外!”司湫语不让他们开口,直接对白惊哲说了这句话。

先是一愣,白惊哲还是乖乖地照做,立刻把结界拉起来形成弧形将整个祝融城给保护起来,后山也很轻松地就被隔开,没有被结界保护。

然后,夏科冯就冲了过来,看到结界的瞬间,他立刻停下脚步,距离结界就只有大约一毫米。

“净化结界。”夏科冯一眼就看出了这结界的名堂,甚至看向白惊哲,仿佛知晓谁是制作这个结界的真正主人。

“真魔族要是碰到净化,恐怕会受到一定的致命伤害吧。”司湫语幸灾乐祸地说道。

夏科冯面无表情,却也沉默了。他没有说话,就静静地看着司湫语,最后他默默地往后倒退,身影也逐渐消失。

看到夏科冯总算走了,司湫语有些瘫软。

白惊哲见他腿软,立即扶着他。

“那家伙到底是什么啊!我的结界都差点维持不住!”白惊哲惊恐地问道。

“拜托别问了……我好累。总之,你们别跟他打起来,那家伙……很强。”司湫语一脸认真地警告他们。

默然片刻,盛蜇壬便开口问道:“真的有这么强吗?”

司湫语苦笑了笑,点点头,“他把我的时间攻击全都抵消了。”

这一次,大家都沉默了。能够抵消时之神的攻击?

到底夏科冯这个真魔族是什么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