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四篇:远征 - 042.代价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08-30 9:22:01am

奇幻·玄幻


“人类是拥有追求心的生物。换句话说,每个人都有欲望,依据不同的性格将造成不同的追求过程与不同的结果,使欲望被区分为善与恶。”这是被记载在《世界的法则》里头的一段文字。

幽灵女孩给黎空传达的话语,将黎空的脑细胞连接至这段文字。曾经,黎空认为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欲望。此刻,他方才强烈地感受到内心的野兽正在呼喊,呼喊着要将失去的东西夺回来。这就是他的欲望。

也许,这是一个大好机会。黎空内心传出的声音,使他下意识地往前踏出一步。

“稍等,难道你真的听信幽灵的话?说不定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宙扬一手抓住黎空的肩膀,制止道。

关于是否有风险这一点,黎空并非没有作出相对的考量。比起理性去衡量,黎空选择了不去思考,亦不是靠着直觉,而是听从心里那野兽的声音,不顾一切地走向前去。是对,是错,黎空觉得都无所谓,只要能夺回这一切,任何代价都能付出。

黎空回过头,其视线并不是落在宙扬身上,而是在宙扬身后不远处的妍霞。他的眼神、他的表情、往前迈进的左脚,明确将答案告诉宙扬了。

终究你还是无法放下吗?宙扬内心起了如此疑问。

这是黎空的决定,宙扬决定不加以干涉,卸下手腕的力度,让黎空走向他要去的地方。宙扬在心底认为,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到时候再去阻止还不算太迟。

可大龙不打算让黎空继续踏前一步。

“大龙,我要夺回我的一切,别挡路。” 黎空冰冷的双目,宛如在向大龙诉说着他所认识的黎空在此时此刻已经不复存在。

“如果我回答‘不’呢?”

“我只好靠蛮力开路了。”

“那我也只好靠蛮力打醒你了!”

夕雨和阿紫各自回应着黎空和大龙的想法而行动了。昔日的战友如今竟成为真正的敌人,这是不曾有人敢作出的猜想,更不曾有人认为这种事会发生。看样子,若没有人劝阻他们,相信这战斗直到任何一方倒下为止,将无法停息。

宙扬没有打算让知秋插手,只是在原地静观其变;妍霞则是不知道现在自己应该要做什么,亦只能呆站在原地。

白妖灵作出了袭击夕雨和阿紫的判断。

“别打扰!”

本以为夕雨和阿紫会专注于对战而忽略了白妖灵,不料插手这战斗的举动反而激怒了他俩,促使白妖灵成为他们优先解决的对象。这现象让白妖灵搞不懂这两个守护灵目前到底是彼此的敌人还是战友。他们的气势还一度威慑了其他的白妖灵,使它们不敢再度插手这场战役。

宙扬在此刻终于找到了应该做的事,请求妍霞的协助后,开始了行动。

此时,夕雨将一发开窍弹打入自己体内,让身体进入了强化状态。

面对机动力爆发性提升的夕雨,阿紫亦使出了“变色双纸”,让手头上的两张白纸变成了两种不同的颜色,再将其转换为纸武刀与纸贯枪,与其抗衡。

冰属性纸贯枪与雷属性纸武刀,这是阿紫在战斗中变强的证据。面对这种不知道对方会进行何种战略的情况,黎空采取了一贯的作风。

“大龙,你的后面有幽灵。”

黎空抓住大龙的弱点,即使这是谎言,却把大龙吓得脸色瞬变,还跳起来了。就在大龙无法下令的瞬间,阿紫露出的破绽完全被夕雨逮住,连发的白银弹与追影风牙给予阿紫重创,加上翔步与白拳的连击,阿紫被打飞了。

回过神来,大龙方才发现这是黎空的诡计。平日黎空作出这种行动,大龙身为同党并不会觉得很卑鄙。今日站在如此立场,大龙并不这样觉得。

照理来说,同样的伎俩使用第二次后是绝对不再管用的。基于性格胆小的缘故,即便大龙知道黎空说的是谎言,却还是本能地对此感到畏惧,带来阿紫处处是破绽,以及夕雨主导整场战斗走向的结果。

“战斗的走向一目了然。即使是这样,你还要跟我对战?”

黎空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大龙听得不是滋味。大龙本身十分清楚,这样下去并不是办法,但没有任何的方法能够克服这种恐惧。

黎空的双目,不停向大龙传达“投降吧”的讯息。

“会这么容易投降的话,就不是笨蛋了。阿紫,不用管我的指示,靠你的感觉全力打飞夕雨!”

单单一句话,阿紫的表情与行动产生了莫大的转变。先前一直处于被动状态,现在终于得到主动进攻的机会,阿紫绝对不会让这个机会白白流失。凌厉的气势,是夕雨目前失去的东西,因此才被镇压住,作出反应的速度比平常慢了半拍。

变色双纸的效力消失了,开窍弹亦是如此。阿紫只是失去了作出特殊能力攻击的机会,可夕雨失去的是强大的机动力。

阿紫到达了夕雨前方。基于不擅长近身作战,夕雨选择拉开了距离。

后退时,夕雨不小心被脚下的长形木块给绊倒,被重力牵引向地面。对黎空而言,这实在是太失策了,一丝的不注意酿成了夕雨被阿紫痛击的机会。

黎空的视线专注于战斗中,没有发现大龙冲了过来。黎空的衣领被揪着之余,他的脸还被打了一拳。

“清醒了吗?如果还没清醒,我就多打一拳!”

“我一直都很清醒啊!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不能这样眼睁睁看着它溜走!”

“你根本就没有清醒!”大龙的拳头根据他先前所说那般,再度落在黎空脸上,“你不是要打倒那个疯子夺回一切吗?怎么现在换说法了?难不成你为了夺回这一切而选择不择手段,甚至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吗?”

冰冷的眼神透出一阵火气。拳头随着黎空嘴角的垂下,奋力地击打大龙的左脸,使大龙的脚步往后移动,紧抓衣领的手亦因此而松脱。

“我的确有这样说过!难道你看见现在的状况,还不能理解我为何要去吗?”

“我只知道现在的你,并不是你!”

“我是不是我,等阿紫打败夕雨后才说!夕雨,别发呆了,全力应战!”

黎空的气势变得激昂,激起了夕雨的斗志,其行动比起先前来得灵活了许多。

若夕雨要拉开距离,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是使用零冲将阿紫击退。关键是使用的时机决定技能的效力。

阿紫跃起,透过火焰缠绕的纸武锤在空中划出红色的弧度,使出“炎龙压”打压夕雨。夕雨看准这点,预备好两张卡片塞入手枪,待锤头逼近时将枪口推向锤头,借助零冲的冲击力将攻击给反弹了。

话虽如此,夕雨的左手因此而麻痹。右手将填装子弹后,取代了左手持枪。

夕雨利用散气射击广泛范围的攻击牵制阿紫的行动。这个时间点使用这招,阿紫不禁在猜想,夕雨要逼使他使用翔步。得知这一点,阿紫更加不会上当。与其闪避,阿紫选择了用纸武盾进行防御。

盾牌遮挡了阿紫前方的视线,这才是夕雨真正的目的。视野被限制的情况下,无论任何守护灵都会变得难以应变敌人的攻击。正因如此,夕雨才能得手,用零冲·静将阿紫打至扑倒在地。

夕雨的左手还处于麻痹中,只能单手填装子弹,错失了追击的大好时机。

阿紫在地上翻滚数圈,再次立足于地面之时,就是变色双纸再度发威的时刻。

先前是雷和冰,现在是火和风。火红的长枪在空中划出抛物线,夕雨在招式完全发挥原有的效力前射击,使长枪脱离了原先的轨道。

长枪只是一个幌子。阿紫的身影出现在夕雨后方,以着名为“隐隼翔”的斩击回礼夕雨先前的举动。

夕雨跃向前方,转身射击反攻阿紫时,视线与黎空对上了。

“社长,你要这么做,我只好随你意了。”

黎空捧着《坑人秘笈》一事,大龙早已经注意到。为了阻止黎空,大龙上前抢夺书本,遗憾的是黎空的体能略带优势,抢夺战进行了好一段时间,大龙却连书本的一角都无法触及。

冷漠的声线,过去的一切仿佛不复存在,大龙不得不承认眼前的人根本不是黎空。

阿紫无论怎么跑,夕雨的枪口依旧瞄准着他。离再次使用翔步的时间还有十余秒,附近更没有任何能够当成盾牌的障碍物,阿紫宛如被逼入死胡同的老鼠,只能任人宰割,无法还击。

“是我赢了。”

无情的话音落下之际,世界陷入一片寂静,雪白的地面,散发着悲痛的气息。黎空不留任何话语,转身而去。渐行渐远的身影,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悲伤。

幽灵少女向众人展现异样的微笑。尔后,少女往妍霞的方向移动。

“我能实现你的愿望,你要跟着来吗?”

妍霞立马迈开脚步,仿佛打从一开始就准备好,等待幽灵少女的邀请。

战斗力一瞬间大幅度被削减,能战斗的守护灵仅仅剩下知秋一人。这个时候若受到怪物的围攻,想必大龙和宙扬难以全身而退。

“剩下的人该如何处置呢?”

“放他们走吧,反正他们也做不了什么。”

幽灵少女本来打算将鬼屋内的怪物全数招徕此处,一举将大龙和宙扬消灭。这个节骨眼胡乱行动的话,说不定黎空会改变主意,故幽灵少女选择跟着黎空的意愿行事。

仅剩的唯一一只白妖灵依据幽灵少女的指示,回归到原本身处的地方。而后,幽灵少女带着黎空和妍霞,消失于他俩的视野。鬼屋恢复了以往的宁静,却添加了一丝无法言喻的忧伤。

*****

雷光划破阴郁的天空,为大地带来忧伤的甘露。人心在哭泣,天也是如此。

宙扬带着大龙回到山脚下。一路上,大龙一语不发,摆着一副沉重的神情,在雨中显得格外忧伤。大龙会露出这种表情,宙扬还是第一次看见,可想而知黎空会因幽灵少女的话语作出如此惊人的转变一事,对他造成的打击还是颇为巨大的。

“也许他有自己的打算。”宙扬并不是帮黎空找借口而说出这番话,而是希望大龙能尊重黎空作出的决定。

“好歹交代清楚,或者跟我们讨论后才作出决定啊。什么都不说,就这样离去,那我们到底算什么?”

大龙的语气透露了内心的愤恨。这时宙扬才知道大龙不是为了阻止黎空作出这种决定而挡在黎空前方,而是为了维护身为挚友的尊严。

在宙扬的认知中,两人都是同一类型的人,皆是如此不擅长表达自己。要不是这样,他们并不会在刚才倾注全力对战。不过,既然打架了,无法因此更了解彼此会使这一战变得毫无意义。

“今天先找一个地方休息,明天才上山勇闯鬼屋吧。”

大龙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看来对鬼怪的恐惧还是无法在短时间内克服,但已经进步不少了。

“话说回来,我们有地方住吗?”宙扬道出最关键的问题。

“没地方住,那就露宿街头吧!”

“这也太惨了。军队有帐幕睡,怎么我们就没有想到要去买睡袋呢?”

“话说这附近不是有民宿吗?我们去那儿住就好了。”

大龙的话勾起宙扬的脑细胞进行思考。宙扬入院了那么久,险些把自家地址给忘了,更别说旅游景点附近的建筑物与地标。听大龙这么一说,宙扬的脑海中确实有印象,只是不太深刻,只能靠手机的谷歌地图来搜寻目的地的位置。

另一个问题又来了,那就是他们身上的钱财根本就不足够租借房间。一想到民宿可能因为生意差的缘故而关闭,他们认为自己有机会无需付费就住上一晚,最终还是决定碰碰自己的运气了。

“等着吧,明天我们就会上来,把鬼屋给拆除,揭穿你这幽灵的真面目,让黎空清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