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警员之录 - 调职纳溪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30 12:47:22pm

奇幻·玄幻


申请调任的结果一下来,白皓敬就带着行李直接离开赛彭城跑去极少妖魔且没有术士驻扎,但犯罪率比其他城镇要高,位于赛彭城最北方的纳溪城。

乘坐列车抵达纳溪城,根据手机上的地图找出警局的方向后,白皓敬便来到了这估计是全大陆最忙碌的警局。他一踏入警局便看见了很多犯人被审问,还有一些被关起来、戴着手铐坐在一边、与警员互相叫骂等等的现象。

他微微勾唇,领着行李走进去,却被挡了下来。

“高中生,你有何贵干?”看起来很年轻的某个警员正上下打量着他,似乎是准备把他给赶走。

“来报到的。还有,后辈,你最好放尊重点,我可是你前辈。”白皓敬有点火大,但他必须忍耐不可以发火。这里不是他的地盘,只能忍耐。

那个警员满脸的不屑,想要直接把他赶出去。他正打算抓住白皓敬的胳膊,把人拽出去之时,白皓敬早已闪开并反手抓住对方的胳膊,闪到那警员身后,用膝盖顶了对方的膝盖窝,让对方跪了下来。

此举让所有人不约而同看过来,那表情可说是目瞪口呆。

“放开我!该死……你这死小鬼!!”被白皓敬压制的警员愤怒地叫道,无奈他根本就是被锁死了,站都站不起来。

“死小鬼?呵呵……你竟敢骂我死小鬼?!你找死吗!!”白皓敬原本不想发飙的,但是这个不知死活的警员触犯他的底线,称呼他为“死小鬼”,让他当场暴走。

正当白皓敬有点失去理智想要胖揍对自己没大没小之时,其他的警员都放下手头上的工作跑来制止他。岂知,白皓敬在押着那警员的同时,还能给了他们一记扫堂腿,把他们全都踢倒在地,甚至腾出一只手给了他们的腹部一记重拳。

那些被抓回来的犯人都抖了起来,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一个打十几个警员的画面。

局长和副局长在听到外边传来异声后都纷纷跑出来瞧个究竟,看到白皓敬之时,他们都愣了几秒。

“这些……都是你干的?”局长指了指倒在地上捂着肚子或脚痛苦呻吟的警员们,询问着一脸不爽的白皓敬。

“是我干的,那又怎样?”白皓敬仍气在上头,看都不看局长和副局长。

正想开口骂白皓敬的局长还没开始骂就被副局长制止。副局长摇摇头,一脸表示“交给我处理”的模样,然后局长就往后退,让给这个足智多谋的副局长处理。

只见副局长慢慢走近白皓敬,看得其他犯人都有点幸灾乐祸,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小白,火气这么大,是不是我这边有哪个不懂事的犯了你啊?”副局长一点杀气都没有,像是在跟朋友聊天般地说道。

闻言,白皓敬正想大声说话之时,忽然发现这声音听起来颇为耳熟,不由回眸一看。

这时,他也松开了禁锢犯了自己的警员。

被压制太久的警员早就对白皓敬心生怒意,他在被放开之后立刻挥拳想要偷袭白皓敬。岂知一只腿往后踹了自己的腹部,他瞬间被踹飞撞上墙再摔下来。

副局长无言地看了那警员好一会儿,最后无视他,再次看向白皓敬。

“看在你面子上,我就不跟这群没长眼睛的小子们算账。还有,我来报到啦,忠叔。”白皓敬在副局长面前倒是挺乖的。

“是是是,欢迎你大老远从赛彭城跑到我们这犯罪案件累累的纳溪城。”副局长——忠叔摇摇头,似乎对他感到颇为无奈。

白皓敬耸耸肩,拎着自己的行李便打算走了。

看到白皓敬远去,其余警员也爬了起来,满脸疑惑地看向忠叔,就连局长也看过来,希望可以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忠叔,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一开始就得罪了白皓敬,伤得最重的那个年轻警员咬牙切齿地问道。

“拜托你们放尊重点,那可是你们的前辈,赛彭城最有名的重案组一队,那个传说中的娃娃脸队长。”忠叔满脸无奈地说道。

然后,他们都受到了惊吓。

***

走出警局后便朝着已经付了租金的公寓走去,他得先把行李给整理好再回警局一趟。这是他的作风,第一天报到就顺便上班。反正他需要工作来让自己忘记某两个白痴的告白,忘掉那一天的事情。

找到自己的公寓号码后,他就立刻把行李全都整理好,去浴室检查一番,记着在客厅、房间、厨房、浴室和门口划上一个净化的术式。

接着他换上轻装,拿了配枪和证件还有调职书,匆匆地离开公寓回到警局。

但他并没有顺利回到警局,因为他在路上遇到了打劫。

是的,他被打劫了。

老实说,这还挺让人感到很兴奋,毕竟他第一次被打劫啊!

“哟,小弟弟,把你身上值钱的都拿出来,要不然……”对自己壁咚,大约是二十五岁左右的青年亮出蝴蝶刀要挟他。

“如果不拿出来,就顺便劫色?”另一个似乎也是跟青年相同年纪的刺猬头青年给了这个提议。

白皓敬满脸黑线。他有点懒得理会他们,直接从腰间拿出自己的证件。

“抱歉了,我是警察。”语毕,白皓敬就把自己的证件扔向刺猬头青年,然后踢了对自己壁咚的青年一脚。

当然,他有控制好力度,要不然他们早就被自己打残。

一边用脚踩着青年的背部,一边抓紧了刺猬头青年的后颈,顺便掏出手机报警。

不一会儿,一辆闪着红灯和放了警笛的警车朝这儿驶来。下车的警员,很不巧,竟然是那个犯了自己底线的警员。

当然,对方的表情也很精彩。

但他不敢再对白皓敬无礼,反而还得向他行了个军礼。白皓敬也不是什么小气的人,他早就不介意这事情,让警员赶紧把人逮捕起来押送到警局,自己也顺便搭顺风车过去。

一路上,警车内很安静,没人敢说话,那两个打劫的青年都怕了白皓敬。

负责开车的警员也战战兢兢的,但眼里带着满满的崇拜之意。

“那、那个……白、白队?”

“干嘛?”

“我能不能加入你的队伍?我、我很崇拜你!!”

那警员一边开车,一边这么激动地说着话,结果警车都被驶得脱离原本的轨道。坐在后座负责看管犯人的白皓敬都有些无语,他第一次看到这么二的同事。

……不,这不是第一次,而是第二次。

正当白皓敬还在心里默默叹息,警车已经驶到警局。那年轻的警员负责把人押送进去,而白皓敬则跟在后头。

当他再次踏入警局,不知为何大家都瞬间安静了下来。他鸟都不鸟他们,迳自走向局长的办公室。他很有礼貌地敲了敲门,等到里面的人叫他进去,他才开门走进去。

局长一看到是他,表情很僵硬。

也在局长办公室里的副局长忠叔早就知道来者是谁,笑眯眯地朝他微微颔首。

“不需要自我介绍了?”

“嗯,不需要了,我已经说了。”

“那么调职书我就放这儿,先走了。还有……忠叔,不要告诉胡縢,我暂时不想见到他。”

白皓敬扔下这句话后,人就走了。忠叔听了,反而若有所思,却也很快就想明白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无奈摇头。

离开局长办公室后,又是那年轻的警员负责带自己到他的座位,其余的警员都对他敬而远之。

看着那些警员一副不敢接近自己的模样,白皓敬也不在乎,他坐下便开始翻起所有的档案,大致上地看了一遍后,不由勾唇。果然,这个城镇比较有趣,也让人更加可以燃起来。

“妈蛋!恁祖公我也敢抓回来!?”

“是是是,你是我祖公啊~~”

“干!放开恁祖公!!”

白皓敬默默地看着自被推进来,从头到尾都一直在“恁祖公”地骂骂叫的犯人,接着又看了看负责把人押进来的警员,当下有些懵,却又显得很开心。

真巧,那警员也是个熟人,虽然是后辈。

那负责押送犯人的警员也瞧见了白皓敬,脸上闪过一丝惊愕,旋即一脸欣喜地跟他招招手。

“前辈~!”

“嗯,好久不见,张辅。”

“既然前辈有在,那么能不能请前辈帮忙治一下这家伙?他走私毒品,刚好被我抓到,现在是处于一种……不肯就范的状态?”张辅看了眼手中的犯人,如此说道。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白皓敬一口答应下来。

然而下一秒不怕死的犯人竟然对白皓敬出言不逊,“妈逼!!让个死小鬼给我录口供?找死是吧你这死小鬼?”

太阳穴青筋鼓动,警局内瞬间安静下来,其余警员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唯有张辅笑眯眯地站在一旁,摇摇头并双手合十,暗自替那犯人默哀。

没办法,触犯底线,就必须自己接受惩罚。

下一秒白皓敬胖揍犯人,而且还专挑看不见的地方狠狠地又踹又打,看得所有人都很佩服,但绝对不敢对他怎么样。

过了好一会儿,犯人乖乖招了,案件便解决。第一天报到,连续动粗了两次,白皓敬都为自己感到十分无奈。反正,都无所谓了,他只是需要想办法忘记过去,忘记两个男人向自己告白的话语。

暂时性的,白皓敬便调职来到纳溪城,甚至即将面对各种难题。

总而言之,就先这样吧,之后的事……随他去吧。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