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回憶之地 迴歸篇 - 第一百三十三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08-31 1:36:24am

奇幻·玄幻


再見,友人 【3324字】

被人民熱烈歡迎的過程呢,刃月很快就覺得煩了。怎麼還沒完啊?在心裏不停的重複着,但現實卻在招手。招個屁啊!唉...沒法不理會這班人民啊...

‘看來大人已經習慣了呢。’

‘大概吧...’

刃月隨便回答,奇力露出笑臉大笑着拍了拍刃月的背部。

‘什麼大概?大人不是放輕鬆了嗎?一直以來心事重重的大人現在給我的感覺很平靜啊~’

‘誒?’

刃月聽他那樣一說,回想起以前的旅途。的確,很沉重啊~現在沒了某種沉重得石頭那樣壓着,那到底是什麼呢?搞不懂,但是...

刃月望去奇力那張笑臉,心裏也有點愉快起來,笑說。

‘可能真的如你說那樣也說不定。’

‘哈哈哈~大人,接下來如果有什麼要事的話都可以找我們這些部下分擔的噢,請記得,你並不是一個人啊。’

很懷戀的感覺,就如一直和法西諾那樣交談似的...!?奇力...

‘謝謝你。’

‘沒什麼~法西諾他啊...一定不想看到大人爲他而操心,他一直以來都...’

‘我明白...’

刃月忽然語氣沉重起來,奇力一臉擔憂看向刃月。看來我說多了...前往法西諾所在的路上兩人都沉默不語,氣氛有點尷尬,不過他們到了。

‘大人,我們到了,法西諾就在這帳篷裏。’

‘帳篷?爲什麼?’

奇力低頭沉默的同時拉開帳篷的入口處的布,刃月開始擔心起來,沒有心臟的他感到自己如有心臟那樣的跳動,進去帳篷內看見老人赤一臉嚴肅的看着自己,以及...披上白布的牀...

‘不可能!!法西諾!!’

刃月衝上去拉開了白布,看見滿身傷痕的法西諾安詳的模樣,刃月呆了,往法西諾頭部伸出的右手不斷顫抖,摸到那堅硬的羽毛,刃月搖了搖頭,並把手放到鼻子那,感覺不到呼吸...

‘不是說...可以救回的嗎?爲什麼...爲什麼!?’

刃月語氣裏包含着怒氣和悲傷向老人赤吼叫,常人的話也許已經嚇到跌坐在地了,但是老人赤搖了搖頭。

‘太遲了...’

刃月聽後雙手捉住老人赤的法袍喝到。

‘太遲!?什麼太遲!?’

‘這裏的科技不發達,而且我們和艾伊以及魔神戰鬥那段時間拖太久了,加上他的傷實在太重,就算我會高級恢復魔法也...’

‘你不是說過沒問題的嗎!?不是說最多只會變成植物人的嗎!?我!!’

老人赤臉上顯露出他感到內疚,刃月他那雙燃燒得非常激烈眼球證明他的怒氣,只差在還沒失控。老人赤閉上雙眼說。

‘因爲你太像真了...’

‘真!?’

‘我的好友,爲了朋友他寧願犧牲自己也不想同伴死去的他...’

‘那又怎樣!?’

‘如果當時我告訴你...法西諾已經沒救了的話,你會怎樣?一定會想辦法救他吧?就算不可能都好,你都會去試,去找。’

‘...’

‘如果你沒有跟我們去特約聖裏的話,現在世界已經...’

‘但是他死了!!我說過!!如果你欺騙我的話,我會殘忍的!!殺死你!!’

‘如果那是你想要的話...動手吧。世界得救只需要兩條命,值得了。’

‘兩條...你認爲他的命是什麼!?他可是!!他可是!!’

‘動手吧...’

老人赤閉上雙眼,刃月看他那等待死亡的一刻,舉起了右手。

‘刃月...’

素麗來了,看着怒氣衝冠的刃月,沒有阻止他,她身後也看見四族長,以及維多,連麗絲和蕾姆都來了,大家臉上都掛着悲傷。刃月他搖了搖頭,再次望向老人赤,左手捉住老人赤的法袍,高舉右手,腦裏回憶着和法西諾一起度過的時間,手慢慢的放下,也放下了老人赤。

沉默的刃月走到素麗面前,望了一下就擦身出去帳篷外,看見四族長的天樂手上持着兩把手槍走來刃月面前。

‘這是我那愚蠢徒弟的雙槍,請大人拿去吧。’

刃月接過雙槍,仔細看雙槍上的使用過的痕跡,心裏忍痛的說。

‘謝謝...讓我...靜一靜...’

刃月穿過人羣,離開了那裏,老人赤一臉失落,其他人都一臉悲傷,此時素麗想要追上去,但是維多阻擋在她面前。

‘讓主人一個人靜靜吧,法西諾他...是他的好友,雖然不是很長,但是那段時間裏卻有着許許多的回憶。’

‘可是他...’

‘請諒解。’

素麗不知道他們兩人有着什麼過去,但是連那沒什麼感情的維多都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素麗就明白到法西諾他對於刃月來說是怎樣的一個存在...

2

烏雲慢慢的佈滿天空,天黑了,月亮升起了,刃月在城牆上靠着牆壁坐着,悲傷卻流不出眼淚,他擡起頭看到了月亮。

‘那天也是那樣的月亮呢...’

想起法西諾他和他聊天的那一個晚上,成爲朋友的那一個晚上,刃月看着雙槍,想起他當時爲了保護他的戰鬥,爲了他而受傷,而且還幾乎死亡...

‘這一次你真的...離開了呢。還想着要向你道歉,當時只是不想把你帶去戰鬥,想不到那卻是最後的對話...’

彷彿看見法西諾在眼前向他伸出手的刃月,自然的伸出了手想捉住對方,但是卻捉不住,刃月站起身,無法表達出悲痛的身體的他,這一次...他喊了,向着天空怒吼,把所有的悲傷化成了叫喊聲,往天空發泄,兩國的人民都聽得見他那叫喊聲,但是人民們沒有感到害怕,反而覺得叫聲中有着孤單,悲傷的感覺,有的人民聽見那叫喊聲後開始禱告,就如祈禱刃月可以不再難過,減輕他的痛苦。

在城裏病牀上的斯班聽見了那喊叫聲,看去失去的左手。

‘刃月先生...’

‘他在哭泣。’

右手上的聖典閃耀着,斯班明白點了點頭。

‘法西諾離去的打擊真的很...’

‘你也別哭了。’

斯班臉上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流下熱淚,哭着的他說。

‘我...我...’

‘死亡是一切生命的終點,你應該明白,不是嗎?’

‘...’

聖典說的沒錯,但是生命對於他來說應該只不過是物品而已,但是對於斯班來說,法西諾也是他的好友,但是他也明白聖典,他經過的生死真的太多了...

而城裏的盧丹特王的房間裏聽到了哭泣聲,麗絲的哭泣聲,蕾姆經過那裏聽到了她的哭聲,心裏也明白,她走到城外,望去天空的月亮。

‘那白癡真的死了...不是很厲害的嗎?竟然...就那樣離開了...’

蕾姆她,也落下了眼淚...那個白癡...

在不死鎮外的樹林裏,看見維多拿出一本書記錄下【法西諾逝去】,他合上那本書望去天上的月亮。

‘想不到你比我還早離開啊...’

那一夜,特別的長...

隔天早晨,四族長,維多,麗絲和蕾姆集合在一起,因爲即將舉行火祭,送法西諾離開。素麗跑到刃月所在的城牆上,見到刃月雙眼無火,一動也不動的的望着法西諾的雙槍。

‘刃月,大家準備好了...’

‘準備好...?’

刃月雙眼裏的火焰燃燒起來,但還是很細小。素麗一臉擔憂。

‘舉行火祭,讓他隨風迴歸大地。’

‘不!不能那樣做!!我可以把他復活,以死者甦醒!’

刃月急忙站起來說道,但是素麗說。

‘我聽維多說了,死者復生不會擁有任何生前的記憶,那樣做的話只會是把一個靈魂塞進一個身體。’

‘妳胡說!!不行!!我一定要阻止!!’

【啪!】素麗一巴掌打了刃月的臉部位,刃月望着她,素麗說。

‘如果有生前記憶的話,不死者不是更恐怖嗎!?難道你真的想要折磨他的身體嗎!?’

刃月聽後無力的跪下。

‘我...我...’

素麗扶起刃月說。

‘走吧,去見他最後一眼,去見你的朋友...’

刃月忍着悲哀點了點頭,在素麗的扶持下,刃月來到了火祭現場,見到睡在牀上的法西諾,素麗放手讓刃月他前去摸了摸法西諾的臉,羽毛是多麼的僵硬...刃月把手上的雙槍放置在法西諾的胸口處,低下頭,此時素麗拿着裝有花瓣的小桶子來到刃月身邊,刃月抓了一手花瓣往法西諾撒去,代表着離別,再見...

奇力拿着火把來到刃月身邊,刃月接過火把,點燃法西諾睡牀下的木材,隨後慢步後退不遠後聽到身後傳來笛聲,刃月知道吹着笛子的她是誰,她是諾蝶...

‘大家都來了...法西諾...’

諾蝶在人羣裏邊吹笛子邊來到刃月身邊,她沒有停止她的笛聲,刃月也沒有停止她的意思,因爲那笛聲是精靈之曲,送靈魂安詳離開的曲子...

眼見法西諾逐漸化成了光,光芒飛到在場的每個人,旋繞了幾圈,隨後就隨着風離去了。在城裏養傷的斯班看向火祭場,光芒飛了過來,就如道別那樣,斯班伸出右手讓光停留在右手掌上。

‘要走了嗎?’

光芒在斯班身邊旋轉了一圈,如回答那樣,右手背聖典閃耀着。

‘精靈也來了嗎?’

‘是諾蝶大姐吧?法西諾...’

光開始飛離,斯班露出一臉笑容。

‘再見。’

此時火祭場笛聲停止了,諾蝶拿下笛子,光開始消失於風中,就算諾蝶是一斗篷遮蓋着臉,但還是看得見她的眼淚,但她忍住了悲哀,一個光芒停留在她的右手上,她向光芒吹了吹說。

‘再見...法西諾...’

光芒在諾蝶面前旋轉了兩圈,彷彿看到法西諾向她招手那樣,消失於風中...

第一百三十三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