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四:德魯伊 - 1-3 新手任務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8-30 10:12:52pm

奇幻·玄幻


「還沒好嗎?快遲到了啦啟人……」

「快好了,現在也才七點四十五分……吉爾,上衣。」我邊穿褲子邊指著上鋪的藍白衣服。

吉爾瞥了一眼後踩上通往上鋪的木製截圖,腳下傳來讓人心有餘悸的吱呀聲響,彷彿稍一用力便會踩斷的不安感逐漸放大。雖然我和吉爾住同一房間,但兩人分別睡在上下舖。我知道吉爾有睡前閱讀的習慣,所以就讓他睡比較方便上下床的下舖。

吉爾忽然停下了動作,佇立在我床前望向我,一臉慎重地問:「不介意?」

我翻了個白眼,將纏在褲頭的布條系緊,「不介意啦,我又沒潔癖,別穿鞋子踩上去就好了。」

話雖如此,吉爾還是用我看了都覺得很辛苦的方式——盡量不碰觸我的床褥為前提——拿到了那件上衣,順手拋下來給我。

「謝……別管被褥了啦吉爾。」我忍不住吐槽:「反正晚上回來還不是一樣會亂。」

他無視我的話,繼續幫我把床鋪弄整齊。眨眼間枕頭和被褥好好地放在床頭位置,下來前還順手撫平了床單。

「就幾秒的事,沒關係啦。」

出現了,吉爾的招牌微笑。

我敢打包票,將來要是哪個女孩娶了吉爾,她肯定什麼家務事都不必做,只要負責吃喝拉撒的生活就好,因為吉爾絕對會把一切家事都處理得妥妥當當,想想還真羨慕。

「好了,走吧。」我說。

雖然嘴上不說,但吉爾心裡一定很期待公會的第一項任務,不然你來解釋給我聽聽他為什麼要用疾走的速度在走廊上行走?

不足兩分鐘的時間,我們便出現在理應要用五分鐘才能走到的公會大廳。

大廳人來人往,我們禮貌地向每個對上眼的前輩打招呼,同時四下張望尋找另三人的身影。

「蕾娜她們還沒到呢。」

「當然啊,都還沒八點,是你太緊張了啦。」

「抱歉。」吉爾乍了一下舌,說:「我很期待嘛……對了,你有帶錢嗎?」

我摸了摸系在腰間的錢袋,裡面傳出錢幣碰撞的鏗瑯聲。這是昨天早上凱瑟琳前輩發放給我們的錢幣,說是公會每個月都會定時發放工糧,初級冒險者可得五千珂令、中級冒險者一萬、高級冒險者兩萬、傳說級冒險者五萬。

若是省吃儉用的話,五千珂令確實足夠應付一個月的生活開銷。至於接下大廳看板上的任務,則可看作賺取外快的途徑。不過不是每項任務的報酬都是金錢,有些簡單的任務會以蔬菜、生肉等作為任務報酬。可以得到金錢作為報酬的任務,多以討伐魔物為主。

吉爾提醒我帶錢是因為待會接了任務後,我們要先去武具店挑一把長劍,代替在決賽中“喪生”的青銅劍。身為一名劍士卻沒有劍,我想世上應該只有我會做這種蠢事了。

就在等待凱瑟琳前輩的出現時,身後突然傳來一道陰沉的聲音:「啟人、吉爾。」

「布、布魯斯前輩?」

瞎了一大跳。

布魯斯前輩鬼鬼祟祟地站在我們身後,雖然喚了我們的名字,可那對湛藍的雙眸卻不斷東張西望。我可以強烈地從他身上感受到他正在躲避什麼的樣子。

「前輩你也要出任務嗎?」吉爾問。

布魯斯前輩沒有回答,只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低語:「跟我來。」

我和吉爾對視一眼,齊聲問道:「去哪裡?」

「跟我來就是。」說完,他便走向離開大廳的門。

即便感到非常奇怪,但礙於我們是初生菜鳥,最後還是乖乖跟著布魯斯前輩的腳步離開大廳。

一離開公會,前輩便加快腳步並頻頻回頭催促我們跟上。

走了一段距離後,吉爾忍不住在我耳邊低語:「有點奇怪啊。」

「我也這麼覺得,但雪繪前輩昨晚不是說了會由凱瑟琳前輩分發任務給我們嗎?還是臨時換人了?」

「但據我所知,要接任務首先要到大廳櫃檯登記,然後循例告訴我們委託人的名字和任務內容、地點,才可以出發做任務才對啊。」

經吉爾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之前為了應付天齊之羽的筆試時,在書上讀過這麼一段資料,而我們現在確實沒有按照接任務的程序在走。

不知不覺諾大的西城門已經佇立在眼前。前輩停下腳步回頭確認我們有沒有跟上,然後再左盼右望,像是在確定沒人跟踪後,招手讓我們趕快離開西城門。

……行徑越來越可疑了。

該不會是所謂的老鳥要給菜鳥來個下馬威吧?或許城外有人埋伏,把我們痛打一頓後再讓我們每個月乖乖繳付一筆錢,以免飽受拳打腳踢之苦……

完了……無法停下胡思亂想呢。腦海不斷上演這段被霸凌的戲碼……明明我們已經很努力當個乖寶寶對所有前輩鞠躬微笑打招呼了,結果還是逃不過被欺負的命運嗎?

我摸摸身後空空如也的背部,要是有劍在手的話或許還可以做個抵抗,可我現在除了摸到背後的空虛感,什麼都沒有。

「吉爾,有什麼事的話,用你的大地魔法逃走,別管我。」

「……會有什麼事?」他歪著頭,一副不能理解的表情看著我。

「唉,你真是一點防人之心都沒有。」我再次嘆了一口氣:「就算我沒有以前的記憶,可我還是知道什麼叫做世道險惡,你該改改這種樂天的性格。」

「你到底在說什麼啦?」

「總之待會發生什麼的話你趕快丟下我逃就對了。」

布魯斯前輩離開城門後往左拐了進去,我們跟上,隨即看見翔太前輩和英明前輩像是等了許久般站在那裡。

……沒想到竟是曾經並肩作戰過的兩位前輩。

我就知道在討伐樹人時鋒芒畢露不是什麼好事,只能希望交出五千珂令後他們可以放過我們。

「等你們很久了。」翔太前輩不懷好意地笑說。

「布魯斯。」英明前輩瞄了一眼我們的後方,說:「確定沒人跟踪吧?」

布魯斯前輩輕甩他的銀白長髮,回應道:「我怎會犯下這種低級錯誤?」

唉,看吧,我就知道要被敲竹槓了,不然怎會再三確保周圍沒有其他人可以伸出援手救我們呢?

算了,現在後悔也於事無補。我毫不猶豫取下掛在腰際的錢袋,交出去。

「幹嘛?」

「不必再演了,翔太前輩。拿了我的錢放過吉爾的吧,他還要養家呢。」

現場陷入沉重的寂靜,隨後爆發一陣足以讓整座亞尼城都聽得見的大笑。

我狐疑地依序掃描他們三人,連不苟言笑的布魯斯前輩也別過臉去憋笑,英明前輩甚至抱著肚子蹲在地上大笑,右手握著的水晶魔杖也被丟在一旁。吉爾則是在旁不解地搔頭,和我一樣搞不清楚狀況。

「啟人你果然很有趣。」翔太前輩用力地拍著我的背。

「咳咳!」我的肺快噴出來了。

「哈……我……我們不是要……要搶劫你們啦。」英明前輩笑得上氣不接下氣,他用手指抹去眼角的淚後,用力深呼吸好幾次好不容易才止住笑意,說道:「我們看起來會是這種欺負新人的前輩嗎?」

聞言,我的頭處於往下點和左右搖的猶豫不決狀態。直到剛才那瞬間,我真的以為要被前輩欺負了,可是想起他們在吉爾昏迷期間還特地過來探望他,又不覺得他們是壞人。

啪!非常清澈的拍打聲把我的注意力拉回來。

翔太前輩的右臂紅了一大塊,而打他的小個子叉腰罵道:「都是你啦,外表已經夠嚇人了,還揹著體積那麼大的大劍作主武器,任誰看見都以為你是壞人啦!」

英明前輩的這番話非常有說服力。翔太前輩雖然長得一副憨厚老實的樣子,但身高目測至少一百九十公分,活像個進擊的巨人,且身後揹著一把高及胸膛的火紅色大劍,劍柄尾端則是漆黑的鷹頭雕刻,整個人看起來無時無刻散發出【生人勿進】的氛圍,讓人望而生俱。

「你不懂大劍的魅力,即可揮斬敵人,又可利用寬大的刃面抵擋攻擊——」

「那個……」

在他們兩人互相吐槽的時候,吉爾像個乖學生般舉手發問:「請問前輩把我們叫來有什麼事嗎?如果沒事的話我們想先回公會接受新人的任務,還剩兩分鐘就八點了……」

布魯斯前輩漫不經心看著自己的指甲,說:「那種任務對你們來說簡直是太簡單了,完全沒有挑戰性可言。」

「對啊,你們的實力絕對遠超過一名新人該有的實力。」英明前輩補充道。

「可是規定——」

「別羅嗦了,我們剛好缺兩個人,跟我們去做A級任務吧!」

聽完翔太前輩突然冒出意料之外的結論,在我還沒驚訝大叫「什麼!」之前,一只大手迅速摀住我的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