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XIX - LXIX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8-31 4:40:21pm

其他·同人


我记得今天要和灵珑去商场……不对,我们已经来到了商场,在二楼逛了六个小时这种事情我是不会忘记的。这也是我第一次觉得换衣服是那么痛苦的事。可是,我现在在哪里?

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了某人的腿上,眼前这人有点熟悉……等等,她是谁?然后,为什么我会躺在她腿……

“对不起!”我连忙站起来,向那位女士鞠躬道歉。

怎么那么失礼,第一次见面就睡人家大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想起来了,我们在餐厅吃饭,然后想要离开的时候有人说钱包不见了,之后是灵珑把事情揽下来,再来是我……

此时,脑内不断出现我与那服务员的对峙,让我羞愧不已。

应该还有更好的处理方式的,为什么我偏偏要这么做?为什么我这么不冷静?为什么!

“娜资。”

听到了灵珑的声音,我抬起头来,发现她站在我前面,担心地看着我。

“刚刚突然晕倒了,吓得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突然抱过来说,“所以就麻烦她们两人了。”

两人?

我往灵珑身后望去,看见了两个女士。一个是刚刚让我躺着的女士,还有一个是……啊,刚刚在餐厅那里说钱包不见的妇人。这么说来原来刚刚让我躺着的女士应该是和妇人同行的吧?

“谢谢。”

灵珑把我放开以后我向她们道谢。

先前会晕倒大概只是我被吓晕的吧……现在想起来,到了最后那一刻突然被揪着衣领,还被提到半空中,没被吓死就算是大幸了啊。没想到一个服务员的力气竟然那么大……

“没什么,我们才要说谢谢。”女士笑着说,“只是没想到妳竟然会这么做啊,第一眼给了我乖小孩的印象,结果上去就和个流氓一样啊。”

还说……羞死了……

“还会不舒服吗?脸怎么突然那么红了?”女士看着我问。

“没事,只是这孩子特别容易害羞罢了。”灵珑站在我身后替我回答。

“两位是姐妹吗?”

奇怪,为什么她会这么问?

我抬头望向灵珑,和她对上视线的那一刻,我明白了理由。

我和她的身高差,再加上她刚刚说了‘这孩子’这个词,想要不被误会也难啊。

“不是,是朋友。”灵珑说,“特地请假一天出来逛街,顺便帮她打扮一下的。”

没有必要告诉那么多详情的吧?

这是我内心的警戒程式,说是程式也有点夸张但我就好像是设定好了一样,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向外人透露太多关于自己的东西。对于我来说,澄清我们的关系就已经足够了,并没有必要说更多的东西,就算对方帮助过我也一样。

“请假?今天星期六啊。”女士接着问,“对了,还不知道妳们的名字,方便说吗?”

不方便。

我是想要这么说的,但身后的灵珑却不是这么认为。

“我叫公孙灵珑,她是刘娜资。”灵珑笑着说,“因为我们在侦探社打工所以才会说我们请假。”

全都被供出来了啊……但这样也好,知道我们是侦探社的人以后大概也不敢对我们乱来了。等等,我这戒心哪里的啊?被害妄想症吗?

那位女士半信半疑地看着我们,似乎并不是很相信灵珑所说的。当然,这个时代马来西亚很少会有双姓的人,而且还自称是侦探社的人,听着就觉得可疑。

“不信的话看这个就行。”灵珑这么说着,拿着两本小簿子在女士眼前挥。

黑色的皮革簿子,好像在哪里见……什么时候被她拿走的?

那是我们的证件,原本是因为老师不想要我们调查的时候受阻才办的,怎么到灵珑手上就是炫耀用的啊?

“还真的是啊……”女士叹了口气,苦笑着把证件还给我们,然后说:“能让我知道在哪里吗?”

“当然。”灵珑这么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名片然后递给她。“上面有地址,然后这两个电话是我们的雇主以及老师的。”

女士看了名片一眼,把它收到了自己的钱包里面。

“我有时间会过去看看。”她笑着说,“如果没事了的话我就先走了。”

终于结束了……

“娜资,还想要去书店看看吗?”灵珑问。

虽然是很想去一趟,但我实在没办法了啊,好累……

“不了,想要回去。”我苦笑着说。

看来只能到网上看有没有自己想要的书了啊。

“两位想要到书店干嘛?”原本以为已经走了的女士突然转过头看着我们问。

“买书。”我答。

啊,这不是当然的吗?我是在说什么啊?

“现在的小孩也有看书的啊。”她笑着问,“喜欢哪个作者的?”

诶?突然要我选的话我还真不知道呢。

有点喜欢爱伦•坡,毕竟《金甲虫》可是世界闻名的推理小说之一。但也很喜欢柯南•道尔,毕竟福尔摩斯是首屈一指的名侦探……等等,这都是上两个世纪的作家了吧?

现代作家的话就是米泽穗信了吧,毕竟《冰菓系列》真的很好看而且看起来很轻松。但真的要比的话朝雾カフカ也是不错的,和《冰菓系列》比起来,他笔下的《文豪野犬》节奏紧张许多……等等,这都是日本作家了吧?

本地作家的话,大概是……大概是……想不出来……

很少看本地作家的作品,对此感到惭愧……为什么我不多多支持自家人的作品啊?

“娜资。”灵珑摇了摇我的身体,“人家问妳问题啊。”

啊……忘了……

“米泽穗信……”

果然还是很喜欢他的书。

“日本作家呢……”她面露难色说,“……好,我知道了。”

这之后她再次向我们道别,然后真的走掉了。

为什么她会这么问?还有,知道答案以后为什么会露出‘这有点难’的表情?

“回去吧。”灵珑拉着我的手说,“我叫计程车了。”

“啊……哦。”

*

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被妈妈抓起来拍照……

‘自从学会穿衣服以后就没看妳穿得那么漂亮了。’

她是这么说的。

有那么夸张吗?虽然说新年买新衣的时候我都会用‘去年的衣服还穿得下’的理由推辞掉,但那也是妈妈选的啊,超级花俏的。

到最后是爸爸出面劝说妈妈才肯放过我让我休息。

梳洗完毕,吃过晚饭,我趴在了自己的床上看着窗外的星空。

星空?乌云密布啊……

——叮咚

电脑发出了声响,是有人用社交网页给我发邮件的通知声。

我爬了起来,走到靠在床边的书桌那里打开邮件一看……

灵珑什么时候拍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