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警员之录 - 荒宅一探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31 10:42:25pm

奇幻·玄幻


从八楼跳到十楼,是某种特技,但这种特技并不是随随便便抓了个人就说能够做得到。可偏偏白皓敬确确实实从八楼跳去十楼……哦不,应该说是从西栋的八楼跳去北栋的十楼,表演了这神乎其技的特技。

身体素质本来就很好,应该是术士的他当然办得到这种事情。但是他这一跳被人拍了下来,登上报纸,闹得整个纳溪城沸沸扬扬,全都在议论白皓敬这一跳是骗人的还是真实的。

无言地看着放在自己桌上的报纸封面好一会儿,白皓敬有点火大,可他没办法对普通百姓出手。拜托,他是警察,不能随便动手打人。

“噗,小白,你这特技已经红遍我们纳溪城了呢。说不定还会有人登门拜师?”副局长忠叔调侃道。

白皓敬还想说什么之际,年轻警员许彦衡满脸尴尬地跑进来,打扰他们俩谈话。

一看到许彦衡的白皓敬微微挑眉,他倒是很好奇为什么许彦衡如此匆忙跑过来。

“那个、局外有很多人说要来拜师。”

“……来真的?”白皓敬的表情是囧的,他还特地看了眼一脸无辜的忠叔。

“呵呵,小白,你还是快点去解决问题吧。”忠叔笑得特别欢。

默默叹息,白皓敬只好跟着许彦衡出去,想办法把那些跑来拜师的人给赶走。没想到他刚走没多久,电话响起,忠叔便接通了电话,甚至慢慢地露出一场高兴的表情……

话说离开副局长的办公室就去解决“拜师”的百姓们后,白皓敬真心感到疲累。他好后悔干嘛要做出那种行为,也幸好局内的同事都不觉得怎么样。

实际上……所有经警员都把他当偶像了,只是不敢说出来,免得被揍。

正当白皓敬坐在自己的座位看看还有什么任务适合自己去处理之时,有人踏入警局,可那人穿得那一身名贵西装,脸上还戴着一副大大的墨镜。

这哪位啊?

白皓敬下意识地抬眸看了看来者何人,然后呆滞地站起来,满脸写着“为什么”。

“哟~小白,我也跑来这里凑热闹啦~哦对了,明臻明天才会过来,他在等签证。还有就是胡縢跟那个冯瓯炆也会过来……找你。”对方稍微停顿了一下,满脸幸灾乐祸地说出这番话。

白皓敬原本是想问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但一听到某两个人的名字,他就全身僵硬。明明申请调职就是为了避开那两个人,结果某两个人竟然追着他跑到这里来……

有必要对他如此执着吗?根本就是跟踪狂了吧。

“算了……麻烦你快点去报到……叶灯蘺,不要光明正大调戏其他警员!犯人也不行!”白皓敬摆摆手,打算把人给打发走,结果一抬头就看到对方在调戏不知所措的许彦衡。

叶灯蘺呵呵一笑,旋即便跑去法医部门报到去了。

看着叶灯蘺走远了,白皓敬沉默片刻便回到自己的位置拿起一份档案大致上浏览了一遍,顺手拉开抽屉把配枪手铐和证件都给带上,拎起洗得有些发白的褐色外套,让许彦衡跟自己出勤。

二人没有开警车,而是步行到巴士站。

白皓敬和许彦衡走到巴士站时,看到有个人正拿着地图在研究什么。当白皓敬仔细一看,他愕然发现这在研究地图的人不正是自己的同事,也是好朋友的鉴识人员楚明臻吗?

“明臻?”

“嗯嗯,谁叫我……啊!白队!”

说好明天才会到,结果现在人就在巴士站,白皓敬都不晓得该说什么才好。不过,看到自己的同事也跑到祝融城找自己,他其实心里很开心。

稍微闲聊几句的当儿,白皓敬当然不会忘记把许彦衡介绍给楚明臻认识认识,顺便把刚来到祝融城没多久,连报到都还没报到的楚明臻捉上巴士,三个人便一起出发到某某地方。

其实……白皓敬到底是想要去哪里,许彦衡真心不晓得,他只知道白皓敬当时很认真地在看一份档案。

不一会儿巴士到站,他们刚好就是最后下车的三个人。

司机还在那边双目圆瞠地看着他们三个,最后狂踩油门,驾驶着巴士一溜烟地跑了。

看着司机都跑了,白皓敬就知道自己找对地方。他顺便看了眼许彦衡,发现他好像都不怕,不由感到些许困惑。

“哇塞,这地方感觉不太好。白队,你特地跑来这里干嘛啊?”楚明臻看了眼前被大火烧过的荒宅,询问身旁的白皓敬。

“查案啊!你自己看看这个档案。”白皓敬边回答边把顺手从警局带出来的档案扔给楚明臻。

于是两个莫名其妙被带来的刑警和鉴识人员赶紧翻阅,看看到底白皓敬这是准备查什么案子。结果翻开第一页就看到一张张血肉模糊的照片,看得二人都愣了好几秒,许彦衡就干脆到一边去干呕个不停。

白皓敬默默地鄙视了一下许彦衡,趁着他不注意的当儿,悄悄划了个净化的术式。他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自己其实算是一个术士,他只想当个普通人,就如同以前那般,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普通人。

净化完毕的这会儿,许彦衡和楚明臻已经看完这个档案。

“白队……你确定只有我们三个,而且我是鉴识科的啊……”楚明臻欲哭无泪。

“你要我通知叶灯蘺过来一趟吗?”白皓敬瞄了眼他。

“走走走,咱们一起进去。”不知怎么的,楚明臻立刻转移话题,拉着许彦衡就往那荒宅走去。

默默地看着楚明臻的背影好一会儿,白皓敬那敏锐的直觉捕捉到楚明臻有点不对劲,也有可能是叶灯蘺不知道做了什么事情。总之,他们两个绝对是出了事。

轻声一叹,他抓紧了腰间的配枪,神色凝重地看着这幢荒宅。

果然……有点不对劲。

摇摇头,他也不再多想,跟在后头踏入这幢荒宅,同时也看到了这内部惨遭大火之后所留下的惨状。

“为什么这里会有妖魔的爪痕?!”许彦衡满脸震惊地看着那些爪痕。

“还真的是妖魔呢。白队,我先化验一下看看是什么妖魔。”楚明臻完全不怕,直接走上去开始替那爪痕化验。

等待结果的当儿,白皓敬也稍微在这宅子里逛了几圈,意外下发现到一些线索。他捡起隐藏在灰烬中的某样物体,稍微看了一会儿,不由露出困惑的表情。

他比较疑惑的是为什么这东西会在这里。

“妖魔的窝……啧!明臻,撤退!立即撤退,这地方不安全。”白皓敬边大声叫道,边掏出手枪直接朝着某处发射。

“砰”!

楚明臻很熟悉白皓敬的风格,当下是想都不想,立即把东西都给收拾好,伸手抓了许彦衡一把,两个人快速跑出去。许彦衡还在那边一脸懵,直到他听见了古怪的鸣叫声,他才怕了起来,掏出手枪的手都还在抖。

白皓敬毫不畏惧,依然双手握持手枪,枪口对准眼前的一片黑暗。

“哒、哒、哒……”

很有节奏的脚步声从暗处传来。紧接着,似牛似马的野兽从里面走出来,右眼上的伤口,血不断流着,已无法睁开。

微微皱眉,白皓敬有点头疼。

没想到还真的是有妖魔。而且,还不止一只,里面还有两只,正在伺机而动。

“你的等级不低,应该会说人话吧?”白皓敬真的不怕,他的实力绝对能够碾压一只妖魔,毕竟天生灵力强,再加上他偏偏是继承了“净洁白”深刻血统的孩子。

“咕咕……噜……人类……该死……!”

“哦噢,猜中了。那么……你被逮捕了!”白皓敬再次发射,经过他的灵力包裹的子弹精准地射中妖魔的左前肢,凄厉的叫声也随即响起。

在外边看得目瞪口呆的许彦衡有点难以置信,他指着白皓敬,看向身旁满脸无奈摇着头的楚明臻。

刚好看过来的楚明臻无奈苦笑了笑,“别担心,白队他……比较特殊。不过,你必须保密哦。”

为了不让白皓敬惹上麻烦,他拥有灵力,是术士的这件事是最高机密。

许彦衡捂住嘴巴,连连点头,保证不会说出去。

这会儿,荒宅里的战斗白热化起来。

一边闪避一边又连续发射两颗子弹,白皓敬毫不费力地开枪打伤了那只似牛似马的妖魔,还顺便打伤了原本想要偷袭自己的另一只妖魔。

“咕啊啊啊啊——!”

暴走的妖魔不顾身上的伤势,直接扑向白皓敬。

冷声一笑,结界架起,强烈的净化之光闪耀,妖魔们发出更加惨烈的叫声,刺耳得楚明臻和许彦衡都有些受不了,耳朵疼得几乎瘫软。

“净灵之剑。”

缓缓吐出的这四个字,白色光线瞬间形成一把巨剑,袭向根本来不及防御的妖魔。

一切发生得很快,快到根本没有人反应得过来。等到他们反应过来之际,两只妖魔已倒在地上,死到不能再死。

“白队……”楚明臻扶额唤道。

白皓敬回眸看过来,撇撇嘴,顺手划了个术式把妖魔的尸体给清理掉。至于剩下来的那只妖魔早已逃之夭夭,但估计会跑回来找他算账。那么,他必须好好地注意那只妖魔的动向,要不然他会给这个纳溪城带来麻烦。

“回去吧。还有,许彦衡,记住……你今天所看的事情,都是机密。”白皓敬把手枪收起来后,恶狠狠地瞪了眼许彦衡,放话警告。

就算白皓敬没有警告自己,许彦衡也知道这种事情不可乱乱说出去。

不过……纳溪城,恐怕也不安全了。

而该来的人,总会到来,白皓敬也无法逃避自己的命运。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