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祝融城 - 12.隔离之城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9-01 2:20:19pm

奇幻·玄幻


大家的表情都很严肃,很头疼,不晓得该怎么应付夏科冯这个真魔族。说真的,能够与时之神对抗,这个真魔族也确实不简单,实力强到这个样子的恐怕也就只有他一个。

司湫语无法杀生,但现在就算是不想杀生也很难对付。这个时候果然应该联络远在辉启城的某位“特殊术士”。

或许,对方比较有办法。

“小语你是打算联络凛吗……”越芩雅迟疑地问道,因为看司湫语的举动,估计他是想要去找人求救了,而他找的人绝非普通人,然后通常司湫语找的人也就只有那几个。

宣清凛恐怕是每个术士都找过的“特殊术士”。

没有回答就代表默认。司湫语默默地拿着通讯器走到角落处开始联络宣清凛,可是都没人接听。他不死心,再联络一次看看,结果还是失败。

微微皱着眉,司湫语转而改成联络鸣初城术士管理分协会的分协会长周琴,结果依然不通。他也因此得出了一个非常、非常糟糕的结果,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沉默着划了个传送阵,随便扔了一个东西进去,却传送不出去。然后他掏出手机,果不其然,毫无信号。

麻烦大了……

司湫语扶额,实在不晓得该不该如实告知,毕竟这事情有点严重。

“怎么你突然间这个样子?通讯器用不到就算了吧,再想想办法呗。可你为什么还要用传送阵,把废纸传送走?不过……传送阵好像没反应?”白惊哲不解地看着司湫语,说着说着,他也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传送阵无法传送物品。

通讯器联络不到外界。

于是白惊哲得出了一个结果,有些无法接受事实般地拍案而起,愣怔地瞪着司湫语,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

默默地看了眼白惊哲,司湫语苦笑不已。

“我们所在的这个空间,完全被封锁,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这个空间,完全被隔绝了,谁也进不来,谁也出不去。”司湫语头疼地说出了这个结果。

祝燊嘴巴张得大大的,显然是被这小希给惊吓到。当然,这答案也不只是祝燊一个人这副模样,就连盛蜇壬和楚绫也是这个样子,越芩雅还算是很优雅,面露惊诧之色。

至于阿唯……他默不作声,也不知是在思考什么。

“你不是时之神吗!破解空间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吧?”盛蜇壬瞪着眼前的司湫语,不爽地问道。

“……我是司掌‘时间’的真神,不是‘空间’!”司湫语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回道。

一阵尴尬,盛蜇壬索性安静下来不再开口说话,免得说错话被骂。司湫语也不理他,在那边思考着怎么突然间这个城镇被隔绝开来之时,他想起了黑暗教廷盯上祝融城的这件事。

但是,还是不合逻辑。

黑暗教廷的本事可没那么大,不可能会把这祝融城给隔绝开来。

“既然有时之神,那么……空间之神呢?”

“我也想知道空间之神在哪里……”司湫语扶额,他这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纵使本事再怎么大都好,不是自己领域的,他根本就不会。时间与空间本来就是不同的东西,他也无法破解这该死的“空间隔绝”。

众人都陷入了沉默。

被隔绝起来的感受实在很不好,但是他们又没有其他办法。就连身为时之神的司湫语都说办不到,不能破解空间,他们几个人类更加不可能破解得了。

最后大家都有点放弃思考,各自散去,司湫语也一脸沮丧地回到酒店。

但他还没回到酒店就在路上被人叫住了。

“小语。”又是阿唯叫住了他。

司湫语停下脚步,回眸看了看阿唯,旋即垂眸,不发一语。

看着如此沮丧的司湫语,阿唯有点心疼。他走过去,伸手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瓜,让司湫语不由吃了一惊,甚至一脸快哭出来的模样。

“不要……对我这么好……”他哽咽着,却无法甩开那只正摸着自己的头的手。

“嗯?”阿唯并没有听清楚,困惑地看着他。

司湫语摇摇头,轻轻抓着阿唯那摸着自己的头的手,从自己的脑袋上移开。他一边红着眼眶,一边慢慢地从阿唯的视野里消失不见。

对于司湫语的一举一动,阿唯是真的有些懵,搞不懂到底司湫语这是怎么了。

待在原地好一会儿后,阿唯无奈,只好先回家。岂知他才刚踏出几步,如雨般的暗紫色攻击从天而降,目标不用说自然是锁定在阿唯身上。

很冷静机智的阿唯立刻张开防御,险险避开了攻击,在地上滚了一圈便立刻站起身,动用他不想用的另一种能力。

魔力逐渐提升,发色与瞳色也隐藏不住而变成了原本该有的颜色。

“冰封、魔灵羽。”

略带冰蓝颜色的暗紫色羽毛犹如雨点般自动分成两路攻向毫无防备的偷袭者——夏科冯。

既然祝融城被隔绝了,那么结界估计也没效,所以夏科冯现在可以在这祝融城里活动,并且继续完成他的目的。

“即使是王族,也不一定能够打败我。”夏科冯冷冷地说道。

“我只是不喜欢杀生,不要逼我动真格。”阿唯眼神冰冷地笑道。

夏科冯感到一阵寒意逐渐袭来,甚至有种被压抑的感觉。他看着眼前的阿唯,深深觉得自己的目标人物……实力犹在自己之上。

由于真魔族是与众不同的种族,神族也不一定奈何得了真魔族,哪怕是真神也要退避三舍,敬畏三分。除了创世神,估计没有任何种族不怕真魔族。

尤其夏科冯可是阶级过高的真魔族。

“废话少说,拿命来。”夏科冯一边叫道,一边完成自己的魔火攻击。

轻声一叹,阿唯早就知道夏科冯绝对听不进自己的劝。他的脚下瞬间泛起了耀眼的暗紫与冰蓝交杂在一起的光芒,真魔文字符号与人类文字符号无规律地形成三个圈,分别顺时和逆时一起转动起来。

终于夏科冯脸色变了。他几乎瞪大了双目,不敢接近阿唯。

“所以我说了,不要逼我动、真、格。”阿唯是真的活了,不过他还是没有发动攻击。

夏科冯咬咬牙,看了阿唯好一会儿,打退堂鼓,很快的便从阿唯视野里消失。

既然对方跑了,阿唯便收起所有的攻击,发色与瞳色也变回伪装的黑色。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之后还会发生什么事,除了顺其自然,他也不晓得该怎么做了。

性命遭到了威胁……果然,还是很不好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