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圣者篇 - 第六十六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6-11-08 9:14:56am

奇幻·玄幻


帝國

漆黑的大地裡,有著生物的吼叫,寂靜的森林裡可聽到昆蟲的鳴聲。那片漆黑的天空上有著高掛在天上的彎月,而地面的某條馬車路上有著人的打鬥聲,細看之下是一個人手持燃燒著的火焰劍正在和三隻夜靈戰鬥,完全不覺得那人會輸,他輕如羽毛的身手完全玩弄著三隻夜靈,並且一一被點燃起來。

斯班看著旅人的戰鬥時心裡感到自卑,自己什麼都辦不到。很強,如第一次見到刃月先生那樣,心裡崇拜著,真想變成那樣強大啊。

激鬥了一會兒,戰鬥結束了,旅人毫髮無傷的站在斯班面前,氣都沒氣,一副很輕鬆的表情呼了口氣。

‘呼,終於搞定了,怎麼了?我身上有什麼嗎?’

旅人見斯班目不轉睛的注視著自己而問,斯班如夢初醒的說。

‘沒什麼,沒什麼,只是看到你就如看見刃月先生那樣而自然的...’

‘嗯?是哪一部分?面具嗎?還是說他也是使劍的?’

‘不,不,是讓我覺得你們都很強大,我則...’

‘嘛...我不懂什麼叫做強大,來到這世界,強大的生物?人物?對我來說真的不是什麼。’

旅人笑著說著,聽他的語氣並不是那種炫耀的語氣,反而覺得他是孤單的,旅人接著說。

‘遊戲?還是真實?我真的不懂,我只是喜歡玩遊戲的老頭子。’

‘老頭子?可是你。’

‘很年輕吧?其實我已經六十歲了,只是遊戲角色是年輕人,還是在醫院玩的呢,哈哈哈~’

‘對不起,我不是很明白,遊戲角色?醫院?而且...六十多歲!?’

‘算了算了,說來也沒用。說了那麼久,我好想還沒報上姓名呢。’

旅人猛揮動右手後對斯班伸出右手。

‘格蘭。天燕。’

‘請多多指教,格蘭先生。’

兩人握了握手,這相遇是命運的安排?還是現實是殘酷的?對於格蘭來說,這世界只不過是遊戲世界,而對斯班來說這世界是他的真實世界,那麼這世界到底是什麼世界呢?沒人知道。

這天斯班同樣的遇到了來自那世界的人,但屬性方面可說是相反屬性,刃月可以說是代表著黑暗,而格蘭則代表著光,而那世界的人也把他們看成邪惡,正義,而斯班呢?他自己只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兩邊都是正義,但那是否是正確?

過了那夜,在前往北方帝國的一路上,格蘭指導斯班劍術,也嘗試了讓斯班使用他所用的魔法劍,如預料的那樣,斯班完全不行,那殘留魔力還是個謎。格蘭似乎知道些什麼但卻沒有表露出來,也沒有讓斯班看到他那擔憂又煩惱的臉。過了三天,斯班和格蘭終於來到了他們的目的地,爾羅齊魯帝國。

白色的背景,印有如黑豹的生物,一個彎月般的黑色圖形,那就是帝國的國旗。來到城門前,嚴肅警戒著的士兵見到是格蘭回來了後完全沒有猶豫直接打開了大門,進城門前,看見大約有二十名士兵們向格蘭擺出陣形並且敬禮,可說是迎接大人物必要的禮節之一。

灰黑色的房子是帝國的象徵,雖然可以見到規模很大,但帝國市鎮道路上並不覺得有很多人做生意,是因為戰爭的原因嗎?都逃了?不過還可以看得見鎮民們偷偷在窗前望去斯班等人那裡,但眼神卻帶著哀傷的感覺。

途中斯班用手肘輕輕碰了碰格蘭腹部小聲問。

‘先生,你在這裡是什麼樣的一個人物?’

‘沒什麼,將軍?好像聽過人家稱呼我為將軍,也有英雄的。’

摸着下巴的格蘭思考的同時說,斯班聽後驚訝的接著問。

‘先生你做過什麼事而得到那地位?’

‘嗯- -大概是把附近的哥布林食人族類殲滅和救了蠻多人,詳細的我都忘了,當時我只是為了保護她而已。’

驚訝的斯班聽後,一臉淡淡的微笑果然是那樣的點了點頭。果然是個好人,相比刃月之下,斯班腦裡想起了破壞城鎮的刃月,還有維多...的確,真的很像邪惡與正義的分別,一個是殺害和破壞,一個是救人與幫人,雖然同樣是殺生,但卻...

‘格蘭大人。’

呼叫格蘭的是一位年事已高的老人,滿臉的皺紋,灰白色的長須,一頭的白髮,蒼老的臉孔,身穿著整齊潔白的貴族衣的他,誰知道他曾有過漂亮的臉孔呢?格蘭對他鞠躬恭敬的道。

‘斯爾公,近來好嗎?’

‘還好,不過那惡魔真的太厲害了,如果你沒有回來的話,我怕這裡遲早也會被攻陷。’

‘惡魔?老先生你知道他們的所在地嗎?’

心急的斯班插入想知道刃月的所在地以便可以快點去到他那裡,但斯爾公爵對他的臉色則是另外一種,那種看著窮人的眼神看住斯班,斯班覺得自己好像有點不太禮貌也感到那眼神給予他的恐怖感而急忙對他鞠躬。

‘對不起!’

斯班害怕的時候不知怎麼身體自然反應向斯爾公鞠躬,格蘭見到後伸出右手拍了拍斯班的背部笑著說。

‘沒事沒事,斯爾公不是那麼不明事理的人,雖然他擺出那讓那個人感到害怕的眼神~’

斯爾公右手放在口前咳了數聲。

‘失禮了,這位是?’

格蘭驚覺說。

‘噢,我還沒說嗎?他是斯班。安特斯,是那惡魔的朋友。’

第六十六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