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回憶之地 迴歸篇 - 第一百三十六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09-16 12:23:26pm

奇幻·玄幻


雷雨下 【3132 字】

隔天早上,天空烏雲密集,下雨前兆,地面吹拂着大風,看來猛烈大雨就快來臨。地面道路上看到一輛馬車前進着,速度有點慢,大概是因爲吹大風的問題吧?可看見馬車有點搖晃現象。

‘小姐,在這烏黑一片的天空以及大風下,繼續行駛的話,我覺得有點危險,停下來比較好。’

焚望去天空左手拉着馬繩右手張開試看雨落下了沒的說。

‘雷雨嗎?還想着今天可以越過大橋...’

安娜坐在馬車內看去窗外,一臉表露出傷感說着。扎穆斯望去和安娜同樣的窗外,看見的是被燒燬了的帝國,房子沒有一間是沒有破損的,看得見道路旁有着被燒成黑炭的木製物體,原本乾淨的道路被許多建築物的碎石和...沒逃過劫難的燒焦體鋪滿...

扎穆斯看去王城,原本那外形又長又尖的城堡頂部,已不在,高大壯觀的城堡已成了破爛的遺蹟,一切都是不死族的傑作。扎穆斯右手緊緊握着拳頭,安娜無意中看到他的右手舉動,沒有說什麼反而望去那殘餘的帝國。

‘今晚要停留在那裏嗎?’

奧迪聽後臉色改變了,但扎穆斯比較明顯,那掩飾不了的傷感和憎恨。大風開始吹得更加猛烈,馬車搖晃起來,焚拉雙手使力拉緊馬繩讓馬停下。

‘小姐。’

‘嗯,回去我的家吧...就算被燒毀了,我記得還是可以用來避雨。’

‘瞭解。’

馬車開始駛向帝國,望着窗外的扎穆斯問。

‘妳的家?’

‘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沒,沒有。’

安娜那如責罵般的語氣,令扎穆斯以爲自己得罪她什麼地方而不敢問一些事情,安娜看到他那怕事的舉動,她看出來了。

‘有什麼事要問的話就問,不要在那害怕會怎樣的,你可是男人啊。’

‘這...我。’

此時奧迪笑說。

‘我家少爺不太會說話,因爲他自小就孤單一個人,只有僕人在其身邊,所以。’

‘喔,原來是大少爺啊。’

在安娜的目光下,扎穆斯別過頭,能感到他那孤獨感。被關閉的貴族嗎?看他的樣貌以及身材,不像是得到什麼病而被關起來,家庭問題吧?

‘我啊,父母在我懂事之前就死了,是被不死族殺死的噢。’

‘我的父母也是...我很想...’

‘但是我不恨他們。’

扎穆斯聽後激動的站起說。

‘爲什麼!?’

‘可能你不知道,這個大陸上的不死族幾乎已經被消滅了。’

‘!?什麼時候?’

‘刃月。司比爾。’

‘那傢伙!!就是那傢伙殺了我的父母!!’

安娜看着扎穆斯那憎恨的表情搖了搖頭說。

‘同時他也是殺死了不死之王,背叛了自己的種族,殺死半數以上自族的不死者。’

‘什...什麼!?爲什麼他要那樣做?’

此時馬車停了下來,焚打開了車門說。

‘因爲刃月他想要各族和平相處的世界,他選擇了當壞人把大部分的不死族引出來,到現在我都還不相信當時聚集人,把出現的不死族消滅的命令是他下的。’

扎穆斯呆了。他是什麼人?背叛?不死族會背叛自己的主人?支配者?而且還幫助人類?這...

此時安娜望了扎穆斯一眼,見到受打擊的他也不多說什麼,轉身走下馬車,一臉憂傷看着眼前被燒燬的貴族房子。

‘我回來了,爺爺...'

此時馬車內的奧迪左手放在扎穆斯的右肩上,一臉勉強裝出來的微笑。

‘現在你知道爲什麼我反對了吧?’

‘一定有問題,不死族不可能會有那樣的舉動,我必須要知道真相。’

‘還是要去嗎?’

‘當然!’

焚右手摸了摸頭,聽到扎穆斯的話覺得出奇而說。

‘因爲他不是這世界的不死族,那也許就是你要的真相。’

‘不是這世界的?不死族?那是什麼意思?’

‘異世界人,我們是那樣稱呼他們的,他們擁有我們所沒有的知識和能力,也因爲那樣,他們被稱爲英雄或則勇者,但那只是好聽的稱號而已,最終他們也是成爲了戰爭的道具,就如格蘭那樣...’

‘格蘭?那位開朗的將軍大哥?’

‘嗯,他是我尊敬的人,一直爲帝國戰鬥,守護着帝國子民,我們能過得那麼安逸都是因爲他,可是他死了...’

‘也是因爲不死族...’

安娜此時雙手合上,一臉傷心盡露臉上。

‘格蘭...’

她落淚了,同時天下起雨來了,同時焚聽到她那哭泣聲急忙上前去拉起其披風爲她遮雨,一臉歉意說。

‘抱歉,我忘記了格蘭是...’

‘沒關係...他對我說過命運中他會死,當時我只是當他在開玩笑,可是現在...那該死的命運。’

‘小姐,我們進去吧,雨越下越大了。’

‘嗯...’

兩人臉帶悲傷走進安娜的家,也就是斯爾公的居住所。扎穆斯看到兩人的表情,心裏感到憤怒。爲什麼我們要受到這種對待?只因爲那異世界的不死者!?爲什麼不死族就不能完全消失!?爲什麼?

那憤怒表露在扎穆斯臉上,奧迪見到心裏卻不是滋味,他不想報仇,也不想憎恨不死族,就算他們滅了帝國...但是身爲帝國子民,他那樣真的好嗎?也許就如扎穆斯說的那樣,他很膽小,但是真的是那樣嗎?

‘人類?這時間怎麼會來到這裏啊?’

天空開始打起雷,下起大雨,但那句話卻清澈的很。奧迪感到充滿敵意的氣息,下馬車時立即拔出腰上的劍望向高處,見到一個人身穿冒險者那以布和獸皮制的衣服站在屋頂上,蒙着臉部,頭被布製圓帽夾着。

‘你是什麼人!?’

扎穆斯從馬車上探出頭看去那人,那人雙眼散發出的殺氣令到他頓時一屁股座下地,身體不斷顫抖着。那人見到那膽小的扎穆斯笑說。

‘哼,還以爲來了什麼高等獵物,結果只不過是雜碎。’

奧迪望去扎穆斯,見到他那害怕的反應,慢慢移動到他面前阻擋着那人的視線並小聲說。

‘扎,躲在我身後就好,如果真的發生什麼事...逃吧。’

‘可...可是!你---’

‘我的使命原本就是保護你,你不必在意我,答應我,如果情形很危險的話,一定要逃。’

扎穆斯不知怎麼回答而點了點頭,同時聽到對話聲的焚從屋子裏走了出來,那人看到焚的時候拔出了劍。

‘喔~教會騎士,想不到還有殘黨,不錯的獵物呢。’

焚擡起頭看到那人,感到那敵對感而拔出了劍,並戴上了頭盔。

‘哪裏來的強盜?還知道教會?’

那人沒有回答並笑了下,右手在身上拿出一粒球形的東西往兩人的方向丟去,但在半空中就發出閃光爆炸了。那球形東西就如閃光彈那樣,四周頓時發出刺眼的光,焚和奧迪頓感刺眼閉上雙眼,同時周圍出現了數名穿着和那人幾乎一樣的人出現並手持武器往焚和奧迪衝去。

‘埋伏!?’

從光明中看清四周的焚大喊的同時舉起劍自衛,同一時間被三人攻擊的他,露出吃力的姿態,但此時安娜走了出來,手拿着刺劍把其中一位強盜刺傷,那盜賊咒罵。

‘這臭婆娘,竟然敢刺傷老子!?’

‘區區盜賊竟然敢在我面前撒野?沒有直接取你命算便宜你了!’

同一時間,奧迪對於前來圍攻他的三人沒有多大的壓力,大概是因爲他是帝國的王家護衛?他應付的蠻順手的,順利的把三人的武器擊飛。安娜看到他的身手安心的向他點頭,奧迪見後回以一副笑容。

‘對付三人會感到吃力的你,退步了呢,焚。’

‘哈哈,可能太久沒活動了,身體不太靈活好使了。’

安娜看到焚的失態感到意外,焚覺得有點丟臉的笑着回答的同時把襲來的盜賊擊倒在地,在高處的那位盜賊看到襲擊失敗了,但卻沒有着急,反而笑了起來。

‘喔~果然有點本事,但是...你們確定他們被擊倒了嗎?呵呵呵呵...’

話一說完,那六名強盜發生異變,雙眼無神,發出奇怪的聲音站了起來,其中一名盜賊往安娜直揮斬下,安娜原本想要舉劍格擋的,但是覺得眼前的人有點不對勁而選擇後退躲避,一聲巨響下,看見那人的右手的肉慢慢脫落,地面被那斬擊而凹入。

‘這!?不死者!?剛才不是活着的嗎!?’

‘人類...殺死...必須...殺...’

那強盜右手的肉脫落的七七八八,露出了手骨,原本活着的外表變成死者,說出的話讓人感到冰冷無比。

在屋頂上的人此時往前跳起,如輕輕的布那樣慢慢的落在他們眼前的地面。

‘這裏可真棒啊,佈滿了許許多多的屍體。’

他的右手按住正面,遮蓋着中央鼻子的雙眼間,可看聽見他發出邪惡的笑聲。

‘正好拿來製作不死者不是嗎?哼哼哼...’

那人身上散發出令人感到寒冷的氣息,他還是人嗎?安娜等人冒着冷汗手持武器警戒着對方的同時,天空中出現了個人影?沒有人發現到他的存在,他卻靜靜的看着這一場戰鬥,他是站在哪一方的呢?

第一百三十六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