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回憶之地 迴歸篇 - 第一百三十五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09-15 9:04:45am

奇幻·玄幻


情感 【3562 字】

‘主人。’

在自房裏因爲聽到呼叫而醒過來的刃月感覺讓他知道那是誰。

‘有什麼事嗎?維多。’

維多低頭半跪在刃月牀前接着說。

‘天亮了,要不要學習文字?’

‘不需要,你去忙其他事吧。’

聽到刃月的回應,維多沉默的擡起頭看向刃月,看見睡在牀上的刃月面對着牆壁,背對着維多。因爲法西諾的離去而低落嗎?

‘主人。’

‘...’

對於維多的再次呼叫,刃月沒有作出回答,維多唯有繼續說。

‘主人目前的心情我不太理解,法西諾的離去怎麼會讓主人那麼的...難過?’

刃月聽了心裏如被點燃的炸藥翻身望去維多,語氣有着怒氣的說。

‘人死後會有人傷心不是很正常的嗎?尤其是那些很親近的人...’

維多凝視着刃月,見到他那燃燒着的雙眼隱隱約約閃耀着,以及那種語氣和舉動,他看着自己右手中的書回說。

‘傷心嗎?那是不必要的感情。’

聽後的刃月下牀雙手捉住維多胸前的法袍舉起怒說。

‘不必要!?難道你認爲法西諾只是一個---’

‘棋子。’

‘你!’

刃月憤怒的把維多往門處丟去,維多沒有做出任何反抗的舉動撞上門,門因爲承受不住而破裂,同時維多飛出房間。

‘滾!!’

聽見刃月的怒喝,他向房間內的刃月鞠躬後離去。稍微消氣的刃月,身體如深呼吸那樣的活動着,右手骨遮住雙眼孔再次躺上牀上。不能怪他,他是這世界的不死族,我則是...另外一個世界來的...不死族嗎?

刃月在腦裏思考後坐起看着自己的雙手。骷髏手...不必要的感情嗎?對不死族來說而已吧?我也是嗎?哈!可笑!我...

此時刃月發現地上有一本書,他下牀撿起那本書,仔細看了看書本全貌。不是教學用的書?難道是...維多的書?對了!自和他一起的旅途上都看到他一直帶在身上的那本書,還經常在裏面寫些東西,日記嗎?嗯...打開來看看吧?

刃月想翻開的時候搖了搖頭。

‘算了吧,看人家的日記就如侵犯他人私隱那樣,會讓人討厭的。但是...’

刃月看着手上的書猶豫的說。

‘就算翻開來我也看不懂這世界的文字,應該...不算侵犯他人私隱吧?而且我只是撿到一本書~’

刃月心想覺得自己不算是犯罪,翻開了第一頁,刃月呆了,一堆毛毛蟲字眼符號在第一頁,完全看不懂的刃月失落的低頭。

‘早知就認真學一點...’

‘嗯?學什麼?’

此時素麗在刃月身後冒出,刃月緊張的急忙合上書本轉身把書本藏在身後急道。

‘誒!!妳幾時來的!?’

‘剛剛~不過...你這是幹嘛?藏着什麼東西?’

‘沒,沒有!我什麼也沒有藏!’

素麗露出一臉微笑,那是想要做某種事的陰深微笑。

‘來來來,把他交出來,我保證不打你。’

‘我真的沒藏什麼東西,日記什麼的我沒撿過。’

‘日記?誰的?’

‘糟!’

刃月不小心說了出來望去窗口那,急忙奔去,但是素麗卻比他更快,跳起以膝蓋壓到刃月的背部把刃月壓倒在地面並奪取了維多的日記。

‘嘻~我就知道你想逃。讓我看一看,這裏面寫着什麼~’

‘等等!那可是侵犯他人私隱啊!’

‘日記被人撿到是那人的錯~撿到的人沒有錯~’

‘什麼?’

素麗翻開第一頁閱讀了起來。

維多。克羅斯,我的名字,是那位大人爲我取的名字,法爾。

‘誒?維多的日記?你哪裏撿到的?’

‘那個...剛剛我把維多他丟出去的時候...’

素麗望去那被破壞的房門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我就奇怪爲什麼房門會爛了,不過爲什麼你要那樣做?’

‘...維多他覺得傷心是不必要的感情,我...’

素麗見刃月不懂要怎樣說下去的舉止而從刃月背上離開,跪坐在刃月頭前,放下了日記拉起刃月讓其頭部躺在自己的大腿上。

‘我明白,你開始覺得自己很奇怪吧?身爲不死族卻擁有着人類的所有情感,而這世界的不死族對於生命的重要性卻完全不當一回事。’

躺在素麗大腿上的刃月望着素麗疑問。

‘他們...真的是那樣想的嗎?妳又怎麼知道的?’

‘別看我這樣在城裏閒晃,其實我有幾個認識的不死族朋友哦~對於生命,就算是朋友也好,信賴的也好,死去就只是不會動了,對於他們來說那是麻煩,不是什麼傷心。’

‘可,可是!那是生命啊!'

‘在他們的思想裏好像沒有生命這個字哦。’

‘這...什麼!?那怎麼可能...’

‘不過也問過他們對於人類的看法,以及...對於你這位首領,領導者的看法。’

‘...一定是壞話。’

素麗眯上雙眼微笑的同時摸了摸刃月那幫滿繃帶的頭骨說。

‘可惜~猜錯了!是崇拜你的話哦~’

‘哈?’

‘【很感謝大人爲我們找到安靜的居處,也不需要強逼自己拿起武器戰鬥,給予了我們普通以及這種新鮮?的生活。】,這是其中一位說的~也可以說,你給予了他們新的生命,讓他們接觸到新事物。’

‘我沒有那麼偉大。’

對於刃月的話,素麗抱着疑問和微笑的表情看着他說。

‘噢~?不偉大啊?哈!’

刃月沒有回答轉頭望去窗口,素麗笑了笑繼續說。

‘但是~他們給我的感覺是~他們漸漸的取回了人的情感,那也是你的領導下噢!’

‘胡說,一直以來都是維多代替我管理的。’

‘那就是說,維多在你的領導下改變了,同時繼承了你的意志?’

‘維多嗎?...他會嗎?’

刃月的問題素麗不懂怎麼回答,因爲她不太了解維多的爲人,爲了不讓刃月煩惱而試着轉移話題的她問道。

‘不過他們講的強逼?你可以強制控制其他不死族拿起武器嗎?’

刃月點頭並舉起右手說。

‘那是支配力,對弱小的不死族只要向其發出魔力,就能支配對方,命令他們爲你做任何事,也是在法爾那裏學來的。’

‘噢~原來那麼方便啊!!法爾?維多日記上的法爾嗎?他是什麼人?’

‘我也不太清楚,但我尊敬着他,他是一位偉大的長輩。’

‘會讓你尊敬的人啊。一定很特別,看一看維多日記有什麼關於他的事吧?’

素麗拿起維多的日記再次翻開,刃月右手往書的另一方推去把書合上奪走後放在地上。

‘不要再翻開來看了。’

‘你不想知道法爾的過去是怎樣的嗎?同一時間也能知道維多他是---’

此時日記被一個骷髏手奪去。

‘原來掉在這裏啊。抱歉,打攪到主人你們。’

素麗望去手的主人,素麗見到時維多而驚訝道。

‘維多!?’

刃月聽到急忙坐起身,維多對於素麗的呼叫疑問道。

‘嗯?有什麼事嗎?’

‘沒有~什麼也沒有~’

維多沒有聽到剛才的對話,他不解的看了看日記,發現被翻開的痕跡而望着兩人。

‘你們看完了嗎?我的記事本。’

刃月站起身說。

‘沒有,一頁也沒看完。’

素麗嘟起嘴向一旁說。

‘如果不是你阻止我的話早就看完了。’

維多聽到素麗的話的同時把日記收進法袍內,如安心的吐了口氣的動作後向刃月鞠躬。

‘那麼我也該走了,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處理。’

刃月點頭。

‘嗯,你去吧。’

維多轉身要離去的時候止步說。

‘如果剛才我說了什麼令主人不舒服的話...’

刃月急忙說。

‘沒什麼,你沒有說錯什麼,是我自己...’

‘主人,法西諾他也是我的朋友,只是...’

維多轉身望向刃月,左手放在胸前繼續說。

‘如果你還記得的話,傷心這情感只會讓我們不死族更加接近迷失,那就是爲什麼我會說【那是不必要的感情】。雖然我不覺得我會迷失,但是爲了不讓自己迷失,不想讓主人因爲失去我而傷心,我不得不把不必要的感情抹殺。’

維多說完後轉身往房門走去時說。

‘而且主人你...太善良了。’

在出門前的時候維多轉身對刃月鞠躬說。

‘請原諒我的無理...’

維多說罷就走出房間離去了,刃月聽了維多的那些話,明白到自己的天真,也想起了這世界不死族迷失的主要條件,那就是【失去重要的東西】,維多的舉動是爲了他自己,雖然不是刃月他的要求,但是他同時對此抱着疑問。難道法西諾對於我來說不算很重要的東西嗎?他看去素麗,只見素麗有點難爲情的對自己微笑。

‘看來他並不是你想的那麼無情呢。’

‘嗯,也許是那樣也說不定...’

刃月點頭回道後,素麗接着問道。

‘不過,他說的迷失是什麼?不死者迷失的話會怎樣?會死嗎?’

‘迷失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失去了自我,成爲無意志,沒有思考能力的不死者,變成不停殺戮嗜血的不死族。’

聽後的素麗一臉擔憂表露在臉上問。

‘那麼嚴重!?你不會有事吧?’

‘也許在我心中我認爲重要的東西太多,我迷失的可能性是不太可能,大家,還有...’

沒說下去的刃月望向素麗,素麗明白的微笑道。

‘搞什麼嘛?白擔心一場。’

刃月望着右手緊握成拳頭說。

‘好了!爲了我那【各族和平共處的世界】我也要努力才行。’

‘你還有那種夢想啊?’

刃月點了點頭下定決心向素麗問道。

‘素麗,妳得空嗎?可以教我這世界的文字嗎?’

‘誒!?是可以,不過我不太會教人,尤其是這不熟悉的文字卻看得懂的奇妙感覺,還要教人的話有點...’

‘試一試吧?’

素麗見刃月興致勃勃就免爲其難的點頭答應了。此時門前維多靠着牆壁聽見自己主人的舉動,從法袍裏拿出日記翻開到他之前停筆的那一頁,以魔法而憑空出現的筆,握在維多的右手上在書上書寫着。【主人恢復了,再一次爲那和平共處的世界努力,那被他遺忘的那目標。我會跟隨他,直到消失。】

寫完後維多點了點頭把筆記收進法袍裏,偷偷的看去房間裏,見到那因爲不喜歡學習而趴睡在桌上的主人,懊惱起來,看着生氣的素麗以書本拍醒刃月,維多他轉身離去。

‘請繼續努力,我的主人。’

第一百三十五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