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2】飞行城堡 - 二 风平浪静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7-09-02 10:35:19pm

其他·同人


南宫祈沫昏迷了整整三天,醒来时已经是三天后的中午。Missmo和南宫蝶一直守在她的身边,几乎寸步不离,除了上厕所和冲凉以外,他们几乎没离开过房间。

Missmo担心主人的心情可以理解,而南宫蝶是希望可以在南宫祈沫醒来时第一时间见到她,跟她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以好马上做准备。毕竟要是发生了什么紧急的事,耽误了三天也算是到了极限。

对于紧急的人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极为珍贵的。事情越拖越久就会恶化得越快,相同的,也更不好收拾。

南宫祈沫醒来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像电视里的那样,要找水喝,而是找南宫蝶。

那时南宫蝶刚好在房间里看着唐颖为她搜索得到的F市南宫家的今日情况。南宫祈沫一有动静,Missmo就立刻奔到南宫蝶身边,把她拉到主人那里。

南宫祈沫被氧气罩盖着,嘴巴却一直在动,用轻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在默念着什么。南宫蝶把氧气罩拉开一条缝隙,让耳朵凑近去听。

“尊弋有危险……天云派……会飞的城堡……有人在干扰我的头脑……对不起尊弋……对不起……我预测不到……对不起……对不起……尊弋……有危险……快跑……”说完,南宫祈沫又昏死了过去。

她好像不完全是清醒的,而是在昏迷中梦到什么画面,在说梦话。她一直重复着这些话,断断续续地,南宫蝶一句都听不懂。

不过在她的话里,南宫蝶隐约听到几个关键词:尊弋有危险,天云派,会飞的城堡,有人干扰我的头脑。

这些话里隐藏着什么猫腻,南宫蝶一时还找不到任何头绪。再加上她刚才看的那份报告里竟然写着F市南宫家毫无异常,但以南宫祈沫的情况来看不像是被南宫尊弋毒打一顿后跑到这里来求救的样子。

她内心有一想法,就是她不能再等了,必须马上到F市的南宫家去走一趟,只有那里才会有她想要的答案。就算没有答案,一场激战后必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

F市离J市有一段距离,想以最快的速度到达那里的南宫家就是乘搭一个小时的飞机后再坐二十分钟的出粗车就能抵达。不然的话就是坐自己开车或者坐火车,但火车速度有些慢,是飞机的四倍,而要是自己开车的话司机必须熟悉路线,不然以F市那么阔大而又复杂的地段,绝对会成功困死他们。要是迷路,说不定走整整一天也未必到达目的地。

南宫蝶不能等了,她叫唐颖帮自己订好最近的一班飞机和准备好接机的出租车。航班在两个小时后起飞,南宫蝶随便整理了一些行李后就出发了。

她打电话通知爸爸和龙叔,他们看起来很放心,只叫她自己一路小心,最好是带上几个帮手跟去。

F市比J市还要繁荣,人际关系自然比J市更复杂。南宫家的地位虽然在F市依旧榜首顶端但这个位子却总是摇摇欲坠,只要一个不小心,南宫家的势力就很有可能随时被人取代。南宫尊弋会有如今的势力也是很不容易。

虽然这不是南宫蝶第一次出远门,但也毕竟是第一次这么毫无准备地说走就走。当她做出这个决定时,自己也吓了一跳。

这是南宫家的自家事,南宫蝶不想麻烦任何人,她原本想叫季晨光同行,以来在路上有个照应,二来又可以当报表使唤,一举两得。但又想想,她并不想把无辜的季晨光拖下水,所以就立即取消了念头。

现在周围也没什么人可以带在身边,所以南宫蝶对顶独自去,快去快回。

准备好一切,拿好护照,南宫蝶走到家门前,坐进在大门前待命多时的司机。就在这时,季晨光打来一通电话,问她在哪里。

南宫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要实话实说呢还是隐瞒他?要是如实回答,季晨光一定打死都会跟着她去,而要是对他有所隐瞒,又似乎太不仗义。

他们之前说好不管以后遇到什么困难都会有难同当,而此刻南宫蝶却无法坚守信念,犹豫了。

隐瞒吧。

这是为了兄弟好。

南宫蝶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善意的隐瞒会比让兄弟去冒险来得靠谱一点,就算以后他责怪她,也只是生气一两天的问题。

在事情还没弄清楚之前,南宫蝶不想让兄弟为自己去冒险。

南宫蝶随便编了一个谎言,说要以新任大当家的名义去探望各个地区南宫当家,这也算是一种礼貌。这样一来她还可以顺便审查所有地区的情况,以方便日后处理南宫家事时,不会出现对地区不够了解的情况。

这么一说,季晨光也不好意思跟着她去,毕竟这是南宫家事。

挂了电话后,南宫蝶终于松了一口气。她本来就不擅长说谎,之前为了血墙事件跟唐颖联合起来说了一次大谎,而这是第二次,又是为了南宫家。

今后的南宫蝶到底还要说多少次谎啊,每次她说谎时都会不自觉地心虚和心里不安。还好这只是电话连线,要是正面交谈,她一定破绽百出。

在去机场的路上,南宫蝶的脑海里不断地责怪自己,每次一说谎自己心里就会有如此的状态。她极度不喜欢这种感觉。

对不起,不过这件事必须我独自去确认才可以。

临走前,南宫蝶吩咐佣人们照顾好南宫祈沫,毕竟她是南宫家的人,又是这整件事的关键人物,一旦失去她,什么线索都会断掉。她不想再像上次的血墙事件一样,总是被敌人抓在手心里团团转。

南宫蝶没把南宫祈沫送到医院,一来是怕惹起不必要的麻烦,毕竟南宫祈沫的伤势还算严重,满身伤痕累累,要是送去医院也未免太可疑了。再加上她是视障人士,会受到这么的伤,必定会被政府查询。

二来,南宫蝶不想把南宫祈沫放在公众场合疗伤,因为这种做法对现在的她来说实在是太过于危险。敌人在暗,他们在明,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敌人会忽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把唯一的证人,南宫祈沫绑走。

第三,医院不准让狗进去。

到了机场,南宫蝶办完登机手续,那些手续她很陌生,因为每次都是唐颖或者其他助手帮忙完成,而她这次却被逼要一个人处理。

登上飞机后,南宫蝶的心情有些紧张。她没去过F市,这是她的第一次。她之前只听爸爸说过那里的种种繁华,也曾在电视上见过那里的情景。她从那些资源中得知F市是个美丽而又冲忙的城市,至于其他的,她什么都不了解。

心里莫名地泛起激动地涟漪。这种感觉仿佛一个住在乡村的小屁孩要到繁荣的京都去探亲一样,心情激动却又带着小紧张与不安。

这种感觉好微妙。

在飞机上,南宫蝶一直坐不稳,脑海里不断地幻想着踏在F市上的场景。她害怕自己像个疯子一样快乐得忘了此行的目的。

一路上,南宫蝶不断地提醒自己:我不是来郊游,而是来查探消息的。

一下飞机,拿了行李,南宫蝶就到机场外,依据唐颖之前发给她的资讯寻找接机车的踪影。找到车后她就直接搬着小行李坐进了后座。司机早已知道南宫蝶的目的地,二话不说就发动了引擎,直奔南宫家。

F市并没有南宫蝶想象中的那么好,这里空气污染太严重,乌烟瘴气多,氧气却稀薄得可怜,怪不得上次新闻上说F市得肺癌的患者是全国八仙率最高的。

这里到处都是宏伟的高楼大厦,每天街都挤满了人群,繁华得不得了,每行驶500米的车程就会有一个红绿灯,真不知道是为了交通方便而设还是让交通更阻塞而设。

这司机是当地普通的出租车司机,根本不知道南宫蝶是什么人,去南宫家干什么,甚至南宫家是怎么一个大的家族也不是很清楚。他们这些小市民只知道南宫家在F市赫赫有名,做的都是大生意,得罪不起,只要提到姓南宫的人,众人都会敬畏三分。

司机看起来样貌平平,是个光头微胖的中年大叔。他没有留一点胡子,整个人看起来干干净净的,很慈祥的样子。

过了五分钟不到,司机开始不忘本性地八卦起来。做他们这一行的,驾车并不是最大的乐趣,而是最乏味而又烦躁的事。对于他们来说,最好的消遣就是跟乘客聊天,听听他们的小故事。

司机瞄了一眼望后镜,看见南宫蝶心事重重的,想说点事来愉悦她。“小姐,你要去南宫家做么?”司机有自己独特的语音,有点像带着广东腔的华语,又有点像带着华语的潮州话。这里的人都不这么说话的,他肯定不是本地人。

“探亲。”南宫蝶苦笑。

司机很惊讶地看着南宫蝶。“你是南宫家的亲戚?久仰久仰!”之后,司机说话时变得恭恭敬敬地,显得很不自然。

南宫蝶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南宫家在这里的名声可是响当当的,要是有人能跟南宫家的人说上一句话或者有着一面之交,这也是莫大的荣幸。

这里的南宫家都重视有才之人,如果有缘相见,机缘巧合下发现并看中你的一技之长,说不定明天就会收到南宫家的工作邀请函。

南宫家不怕被拒绝,不怕因此丢失面子,因为在这里,还未有人拒绝过南宫家的工作邀请。

南宫蝶知道这里有这样的规矩。

司机看到南宫蝶就像是见到人间菩萨一样,他真希望自己被相中,被聘请成为南宫家的专属司机,这样他以后也就可以不愁吃不愁穿,还能治疗老母亲的重病和送孩子去上更好的大学读书。

南宫蝶见司机的眼神在对自己放光,一下就知道他此刻在想着什么。不过这种攀关系和喜欢发白日梦的行为她很不欣赏,而她选择视而不见,也不会提起关于去南宫家当司机的事。

车里沉默了一段后,司机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自说自的,南宫蝶只听进几个字,心思早就飘向南宫家的事情上。

司机在南宫府前停下,南宫蝶先观察四周的动向,有几个园丁在修剪府里的花草树木,简直平静得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南宫蝶就疑惑了。

司机见南宫蝶没有动静,以为是她在等他替她开门,就像小二一样屁颠屁颠地下了车,帮她开门。

南宫蝶无奈地向他点了点头,也不问车费多少,直接给了一张大的钞票,带着行李就下车去了。

司机驾着出租车扬长而去,南宫蝶站在南宫府的门前,再仔细地审视一番。

这也未免太出乎预料了,她以为南宫府会乱成一锅粥,没想到却是如此的安逸,每个下属都在忙着各自的日常工作。太匪夷所思了。

这里的南宫府不比J市的南宫府来得逊色,虽然地坪比J市的南宫府小了点,但这里的外观装潢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南宫府的后面被郁郁葱葱的小森林环抱,森林和宅子之间只被一堵矮墙隔着。稍稍宽阔的地方有片静静的湖水,湖边上修着蜿蜓的小路沿着小路散落着几张长椅和造型复古的路灯。这里已经被人轻微改造过,不过还是无比接近自然,时常可以听到鸟鸣和虫鸣声,让人有种到了世外桃源的错觉。

南宫蝶喜欢这里。

片刻的走神后,南宫蝶强制把自己拉回现实,整理好心情后再深吸一口气,准备面对接下来的挑战。

南宫蝶第一次来到这里,之前待在家里当宅女的时间比较长,搞得而今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叫里面的人并说明自己的目的。

真后悔,早知带着季晨光或是吴皓宇一起来,这一切的问题就都解决了。

当南宫蝶还在懊恼着时,有个面目憨厚的年轻园丁走到门前,手里还拿着修剪花草树木的剪刀,目光呆滞地看着南宫蝶。

南宫蝶被看得有些尴尬,见他也没什么恶意,就问:“请问你们当家的在家吗?”南宫蝶不知道要怎么称呼南宫尊弋,觉得直接叫名字的话是不是显得太不礼貌,毕竟她都不确定他们是否真的见过面,就算有,那也是好久之前的事了吧,她都没什么印象了。

园丁挠了挠头,深思了几秒钟后才缓慢地回答:“你说少二爷吗?听说他最近到外面去处理事情了,可能近期内不会回来。”语毕,他还在挠头。

南宫蝶蹙眉。

南宫尊弋出去办事了?那他知道南宫祈沫出事了吗,还是说出远门办事是假,其实是被谁抓走了?

看来家里的佣人们都还不知道南宫祈沫受重伤,现在正在J市的南宫府养伤,对南宫尊弋的行踪也是一无所知。

这就难办了。

南宫府上风平浪静,波澜不惊的,难道他们不是在这里遇害,而是在他处受到外人的袭击?

南宫蝶继续问:“那你们的大小姐呢?”

园丁终于察觉到异样,觉得南宫蝶来者不善,赶快跑进屋里找来管家。穿着一身黑色燕尾服的帅气管家在不久后从府里走出来,而园丁则尾随在后。

管家的样貌年轻,行为举止风度翩翩的,看起来像是上阶级的达官显贵的贵族。不过,他的表情过于冷淡,看久了他那俊俏的脸孔后会感到一丝的冷意,还会不禁打起了冷颤。

管家面不改色,见到南宫蝶后一眼就认出了他。他亲自为南宫蝶打开大门,深鞠一躬,摆出一个“请”的姿势请她进来。

身边的园丁看了有些惊讶,他不知道南宫蝶又和来历却又见到一向冷面不温的管家如此恭敬地请她进来,想来她必定是个不得了的人物。刚才冒失的举动还真是失敬。

管家那南宫蝶领进府里,直接走到一处无人的角落,确定四周没人后,扭动一下放在一旁的陶瓷花瓶,一到密门霎时出现并自动打开。南宫蝶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东西,嘴巴不自觉地长得很大,感觉自己在看侦探片一样。

看来她府上也要弄一个这样的东西,看起来好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