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2】飞行城堡 - 三 南宫府出事了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7-09-08 9:40:13am

其他·同人


密门一打开,里面出现一条长长的走廊,大概有五米长,一米宽。除了走廊尾端地上摆着一个与第一个机关相似陶瓷以外,里面没有其他特别的摆设,就像一间再普通不过的狭隘的小房间。

走进密门,管家把手放在墙上一按,门被关了起来,整间房间就只剩下他们,气氛顿时变得诡异多端。

奇怪的是,为什么那个憨厚的园丁也跟着他们一起进来?

到了密室尾端,管家再扭动陶瓷,又有另一扇隐藏着的门被打开了。南宫蝶再次为这里当家的智慧感到惊讶和憧憬。

第二扇密门一打开,又是让南宫蝶一阵惊喜。密室的空间不大,但至少比密道大了两倍,里面还摆设着许多不同型号的枪和其他南宫蝶叫不出名字的武器。

这些都是在预料之内的事,而最让南宫蝶吃惊的是竟然在里面遇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季晨风和Andy!

除了他们,床上还躺着一个人,好像是受伤了,身上被插着许多管子,连接着不同的仪器和液体。

南宫蝶凑近一看,躺在床上的人竟然长得跟憨厚园丁一模一样!难道他们是孪生兄弟,所以他被特例可以进出这里探望兄弟?

季晨风和Andy两人以奇特的方式躺在单人沙发上像是在闭目养神,可听到他们进来时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南宫蝶再走向他们,看到季晨风时心里就有股想要把他揍得连娘亲都不认识,但理智阻止了她。

当南宫蝶看向管家和园丁,只见他们正在撕开自己的脸,看得她目瞪口呆。不对,正确来说是撕开黏在脸上的面具!

管家撕开面具后,底下出现一张干燥而又帅气的面孔,很像刚才她在资料上看到的人的样子。

咦,他竟然是南宫尊弋!

再看向园丁,他的脸顿时变成了管家的样子,不过看起来却比南宫尊弋化的老了一点,面皮都干巴巴的,眼角的鱼尾纹都挤出来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

南宫蝶不解,用眼神凝视南宫尊弋,要求他立刻做出解释。

他们既然做到这种地步,还刻意保持着南宫家外观以往的闲适,那事情的严重性一定不是像她想的那么表面,里面必定是还有很深的墨水在等着她去净化。

南宫尊弋做出稍等的手势,先到脸盆前洗脸再抹上营养水,轻轻地拍打脸颊,几秒后,脸皮恢复了以往的滋润。

南宫蝶等了他十五分钟,终于把皮肤搞定好后,还以为他终于可以好好坐下来向她解释着一切,他却转身走到一个壁橱前。打开橱门,里面挂着几条裙子、白T恤和黑色皮夹克,橱下还有几双鞋子,有男有女,各种款式。

他脱掉身上的燕尾服,露出里面的腹肌和白皙的身躯,不禁让南宫蝶的脸颊变得红烫,还有点心跳加速,小鹿乱撞的感觉。南宫尊弋换上一件白色T恤,再套上一件黑色帅气的皮夹克,英姿煞爽,流露出少许的痞子气概。

南宫蝶这事才注意到,他配搭燕尾服的裤子竟然是一件黑色的牛仔裤……还好他早就换好,不然她就要看他换裤子了。

换好衣服,南宫尊弋走到南宫蝶前面,请她坐下。

同样整理好自己的管家及时为他们倒上普洱茶,谈判终于开始。

南宫蝶开门见山:“怎么回事。”她的语气不是很严厉,新人还不顺手,经验不足导致底气不扎实。

南宫尊弋显然比南宫蝶更胜一筹,他不慌不乱地喝了一口茶,眼神里温暖了一秒。“我姐,还好吗?”

“很好,她现在在我家,Missmo也是。”南宫蝶见他这么悠哉,自己更沉不住气,变得更加急躁。

南宫尊弋放下茶杯。“你应该认识季晨风和Andy吧?”南宫蝶点头:“你怎么找到他们的,他们睡着了还是晕倒了?”

“睡着了。他们三天没睡,几个小时前才刚睡着,所以睡得有点死。”他继续说:“他们是整件事的关键人物,但不管我怎么问他们都不肯回答,说要见到你才能说。”

南宫蝶又想问什么,却被南宫尊弋打住:“你先听我说完。”南宫蝶再点头,乖乖闭上嘴巴。

虽然他们同年,可南宫尊弋说话时和做的每个动作,总是能让人驯服。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差距。

南宫尊弋继续说:“我知道,他们是‘血墙事件’的主谋。他们的背景我也查得一清二楚了,不过这次他们却像是被动者,好像被谁操纵着。我见到他们时,俩人都伤痕累累,身上到处都是血迹。”

南宫蝶不明白为什么南宫尊弋要告诉她这一切,难道他们又跟这次的时间有亲密的关系?

顾雯敏呢,她怎么不在这里,他们分道扬镳了吗?顾雯敏不是怀了季晨风的孩子吗,他就这么踢开她了?

南宫尊弋依旧不给南宫蝶说话的机会,问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天云派?”南宫蝶点头。南宫尊弋道貌岸然地说:“他们就是袭击我们的人。”

南宫蝶是从南宫祈沫那里听到这个名字的,但她不知道天云派是什么属性的派,她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看来是个新派。

南宫尊弋沉思了几秒钟,南宫蝶终于有机会插话。“天云派是什么?我还在祈沫那里听到什么会飞的城堡?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们发生了那么大件事,屋里的佣人们全似乎不知情?还有,季晨风和Andy怎么会在这里?”南宫蝶一次过把心里的疑惑都问出来,总算松了一口气。

南宫尊弋继续保持沉默,看起来并不打算回答南宫蝶的问题。南宫蝶从小最不喜欢就是人家忽略她的言论,尤其是在这么紧急,需要知道更多详细资料的时候。

南宫蝶有点不爽,站起身来准备走人。她救了南宫祈沫,还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为的就是找到答案并且帮助他们。来到这里后,南宫蝶却感觉被南宫尊弋耍了,问什么问题他都保持沉默,好像在等律师来作证一样,心里很不是滋味。

管家见南宫蝶快要翻脸,赶快再递上一杯茶。

就在这时,南宫蝶的手机响了。

她看了一眼屏幕,显示是唐颖打来的。“喂。”南宫蝶走到一旁接通电话。

唐颖的呼吸声从电话里传来,听起来有点急促。呼吸声越来越粗。“小蝴蝶,你暂时留在那里别回来,这里出事了,天云派来袭击,南宫府几乎全毁,死伤惨重。南宫祈沫刚醒来就被抓走,Missmo留在这里,现在郁郁寡欢的,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处理它。我住的地方也被人袭击了,暂时和Missmo在吴家茶馆避难,不过相信不久他们就会找到这里来,我们还不知道能支撑多久,不久后我们也会逃到另一个地方,到时再联系你。”

唐颖说完,电话里传来刺耳的干扰声。

“他们要来了,我先挂了。”接着,电话就被挂掉。南宫蝶试图想要打回去,可是无论多少次,电话都被转到客服区。

看来南宫蝶不能现在翻脸走人,就算要走,又要走到哪里去?唐颖不是说了吗,J市的南宫府已经被袭击,南宫府几乎毁于一旦。

这时,南宫蝶又想起了三个人,住在郊外的爸爸和龙叔还有季府的季晨光。南宫蝶先打电话给爸爸,那里暂时安然无恙,不过南宫蝶还是叫他们先到另一处去避一避,就算郊外的别墅很少人知道,但还是先做好防范也是好的。

接着南宫蝶再打给季晨光,他已经到别处去避难了。南宫府已经遭殃,相信下一个目标就是季家,所以他们在南宫府被毁之后就离开了季府。

季晨光和吴皓宇同样也很担心南宫蝶,他们问她在哪里,她却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他们。原本不想牵连兄弟的,但这次真是身不由己,游戏的主权并不在她的手上。南宫蝶想,事已至此,再隐瞒也没什么意思,就直接把F市南宫府的地址告诉他们。她还告诉他们,要是到了这里,别说是来找她,而是说来找南宫尊弋,外加“当家”二字。

季晨光答应,还说等处理好这里的事情后,明天一早就会和吴皓宇还有唐颖到F市的南宫府去。南宫蝶叫他们务必早点来,并且路上小心。

挂了电话,南宫蝶依旧心事重重,因为她又说谎了。她并没有把季晨风在南宫府的事情告诉他。

这次事件的阵仗那么庞大,必定会引起政府与军方的注意力。

天云派到底是有何来历,为何如此针对南宫家?这么来势汹汹的向他们袭来,看来只有一个目的——先给南宫家重重一击,来个下马威,告诉他们天云派的实力。

这是赤裸裸的示威。

南宫家族历代正在道上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各个城市都有分派镇住。如今,天云派直接攻击南宫正家,就已经打垮了南宫家一大半的势力。就算人员上伤势不重,但名誉上已经支离破碎。

说到底,他们依旧搞不懂天云派的来历和目的。天云派的幕后大当家是谁,竟然能有这么强大的能耐和勇气来打垮南宫家。

南宫尊弋在一旁观察着南宫蝶的表情变化,看她从惊讶转为愤怒,又从愤怒转为不解与疑惑。

他并没有问她打电话来的人都跟她说了什么,而她打电话去的那些人,他也不想知道,因为南宫蝶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事情很不乐观。

南宫蝶整理了一些资讯,把他们刚才说的事分为两大类,一种是可以告诉南宫尊弋的,而另一种是要对他保密的。南宫蝶觉得南宫尊弋对她有所保留,这也证明了他并不是完全相信她的能力,而之所以找她来也是因为她是家族的新任大当家。

所以南宫蝶决定,她不能一味的把所有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告诉南宫尊弋,当然,除非他决定相信她,并把他知道的所有关于事件的细节都告诉她,她才肯把她所知道的告诉他。在生意上,这是一种同等代价的交易。

真奇怪,他们本是同根生,如今却落到互相猜疑的地步。

南宫蝶心里嗤笑。

“祈沫被抓了。”南宫蝶平静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