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圣者篇 - 第六十八话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6-11-08 9:16:04am

奇幻·玄幻


为了改变

‘嗯...啊啊啊...’

躺在床上的斯班从梦中醒来似张开了双眼,看见的是那有着花纹整洁的豪宅天花板,房间内并没有什么东西,有着一张桌子,一张椅子,一张床,以及床边的窗户而已。斯班坐立右手摸了摸头部并快速左右摆动了下,右手在衣服内摸索着。

‘这里是哪里?项链!?格兰先生!?’

发觉颈上的项链不翼而飞就想到格兰的斯班呼叫时四处张望了下,此时房间唯一的门打开了,是斯尔公。

‘你醒来啦,小伙子。’

‘斯尔公阁下,格兰大人呢?’

‘单身往那恶魔所在地出发了,而你则必须要在这里等待,直到他回来为止。’

‘为什么?我也要去,我有很多问题要问刃月先生。’

斯班想要前去门前出去时,斯尔公张开右手赏了斯班一巴掌。

‘你没听到我说什么吗?你【必须】留在这里,以人质身份。’

‘人质?阁下是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人质?我吗?’

‘那恶魔视乎在你身上做了些事情,不是坏事,也不是好事,那就是说,【他】很重视你,只要你在这里,格兰大人如果出事了...’

斯尔公说着说着咳了几声,一眼锋利眼神望着斯班,斯班感到他的眼神中感到歉意也带着杀意,右手摸着被打的脸颊一脸不明困扰的表情。

‘我...觉得刃月先生不是...’

‘他是个恶魔!’

斯班还没说完,斯尔公就大声打断了,愤怒的表情尽在脸上,斯班更加不解,为什么?刃月先生真的做了很过分的事吗?如果真的话,我该如何是好?斯班坐在床上望去窗外思考,心里的疑虑是多么的多,但没办法,现在只有等待,等待格兰回来...

此时的格兰已来到刃月面前,那里是四周被森林包围着的草原,天上渐渐昏暗起来,森林里的树被风吹得不停地摆动着。格兰把项链往刃月丢去,刃月右手捉住空中的项链后仔细看了下铁牌上的毒蛇图案。

‘人类,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哈,你不也是人类吗?来自那世界的朋友啊,为什么要做这世界的不死族走狗?’

刃月听后没有任何情绪改变,如早就决定以及认命的说。

‘只要能得到和平,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要我珍惜的人能够平安活下去,以武力统治这世界得来的和平也不是一件坏事。’

刃月说罢伸出了他那戴着铁制护手的右手接着说。

‘既然是同乡,加入我吧,一起让这个世界变成更美好和平。’

‘说什么美好,和平...你这恶魔!你知道已经有多少人因为你而死去的吗?我们这些异世界的人不应该加入他们的战争里,你不觉得吗!?’

‘愚蠢,为了美好和平的世界,牺牲是必要的,我们来到这世界的使命就是改变这世界!你不是也听见了预言吗?就在来到这世界的那一天。’

‘【真实世界】,那是我所听见的,而提哈多也告诉我你的是【世界崩坏】,提哈多告诉我,你是我的敌人。’

刃月心里心里开始有点乱了,看似有点犹豫思考的刃月放下了右手。

‘是么,你见过提哈多,那烦人的老头也是同乡啊,既然他说我是你的敌人,那么就没话好说了吧?’

刃月赤红双眼闪耀着同时发出浓烈的杀气,杀气如形成了狂风吹往格兰。

‘斯班那小子一直说你是好人,以目前来看,我觉得他看错人了。’

格兰旋转右手上的棍摆出了架势,刃月听了那句话轻笑了一声。

‘因为他是个傻瓜啊。’

说罢刃月以其快速的身法移动到格兰面前并神速拔刀往格兰砍去,格兰以棍格挡住的一瞬间身上发出青光,手上的棍也变成了长剑,把刀挑起后的他左转身挥出一剑,刃月急忙收招以刀挡住那一剑,但剑是挡住了,那青色的气体却挡不住,青色的气体如一股冲击波那样把刃月击退数步外,那斗篷因那一击而毁坏,漆黑的盔甲,那盔甲是刃月他在漆黑之主状态上的盔甲。

‘特殊职业的装备吗?’

‘正确,这就是漆黑之主的全身盔甲,你那装备也是特殊职业的武器吧?’

‘我并没有什么特殊职业,这武器只不过是我所属国赠予我的,名叫《圣典》,是拿来杀恶魔的专用武器!’

格兰喊道的同时以剑在地面上画了个圆圈,圆圈发着光闪耀着,格兰小跳的时候,无数的光形成的线条围绕着着格兰,格兰持剑往刃月刺去时,光线旋转包围着格兰形成了一把巨剑往刃月刺去,那一切是在一秒都不到的时间内形成的,刃月当时已经把刀收进刀鞘里,一副拔刀姿势当那光剑碰到他的盔甲的一瞬间,他以巧妙的左移翻身顺势拔刀攻击在光线里的格兰。

一声巨响下,刃月被反弹到地面,地面因为力度不轻而凹了下去,而格兰则整个人撞上了旁边的大树,可以见到面具后面流出了少许鲜血...

‘呼...呼’的声音是从格兰那传来的,因为是人类吧?而身为不死的刃月却没有半点受伤的迹象站了起来,格兰见到后面具后的脸微笑着。

‘果然很强,或许真的会死啊。’

‘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杀你,只要你过来我这一方。’

‘哈哈...你真的觉得我会怕死吗?我啊...其实已经算是个死人了。’

‘死人?’

‘也罢,那世界的事和这里也无关,再来吧!这一次,一定要消灭你!’

格兰拿下了面具并丢弃,嘴角上含着血但却还是微笑着,身上发出隐约可见的光芒,刃月感到格兰的魔力慢慢聚集在他的剑上,像发现了某些事的他发出笑声。

‘以生命力来攻击吗?但对我来说那只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停手吧。’

‘嘻...为了守护我所珍惜的国家,家园,我绝对要消灭你!’

‘弱者果然...很讨人厌啊。’

格兰怒喊着同时挥斩下他那充满着魔力的剑,刃月在就快击中的一瞬间轻轻的以刀碰击了格兰的剑一下后,一瞬间反手捉紧刀快速转身到格兰左手身后,把刀刺入他的背部,直到刺穿了格兰的身体。

‘结束了...’

‘嘻嘻...还没啊!’

格兰见刃月的刀在其腹部那露出反而笑了起来,在那时候他把剑刺入自己的腹部另一则并拔出,左手却紧紧捉住那刺穿其身的刀身。

‘飞吧...圣典...’

说后格兰张开了右手,剑发出强光分解了,形成了无数剑刃往刃月飞去,大约有二十多片剑刃重复穿过了刃月的盔甲,剑刃无视盔甲直接攻击盔甲里的物体,流血?黑红色的血液从盔甲内流了出来,随后风吹了起来,回绕着刃月和格兰两人,剑刃群碰撞在一起发出了巨响,剑刃变成了闪耀着的光芒。

刃月被天上光芒形成的剑钉在地面上,格兰全身留着血,眼神失去了原本该有的生气,他张开了右手,光形成了剑再次出现在他的手上,他把剑刺入了刃月的胸口后晕了过去,但还是保持着刺入的姿势,死去了吗?

此时黑暗已覆盖着大地,黑暗中刃月那赤红的双眼没有熄灭,望着格兰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是胜利的笑声?邪恶的笑声?还是悲伤的笑声呢?而那从盔甲里流出的血液是...

第六十八话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