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2】飞行城堡 - 四 之间的小争执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7-09-16 10:42:29am

其他·同人


南宫蝶看到南宫尊弋原本冷漠的表情一点一滴地再转向愤怒,然后重重地在桌子上中了一下。

他这一下来得很突然也很用力,手与桌子的碰撞发出了很大的声音,桌子表面还出现了深深的凹陷。

正在熟睡的季晨风和Andy被南宫尊弋的愤怒给惊醒,两个人差点从沙发上滚下来。他们坐起来后发现南宫蝶已经来了,露出仿佛看到救星的表情。

南宫尊弋失去了耐性,一手抓起季晨风的领子,另一只手又是向他帅气的脸蛋挥上一拳。这一拳的力道绝对不比刚才捶桌子的那一拳轻。

南宫蝶被吓得退后两步,躲在密室的一角。还搞不清楚事情是如何发生的,季晨风又向南宫尊弋挥了一拳。他们两个抱在一起打了起来,又再地上滚了几圈,直到管家和Andy把他们拉开才停止了这场打架。

南宫蝶走上前,给两个人都扇了一巴掌。“在这种时候还打架?”

当南宫尊弋又要阻止南宫蝶发言时,她直接用食指指向他的鼻子说道:“你别以为你是这里的当家就可以对我指手画脚,命令我。我是南宫大当家,我有知道你所知道的一切的权利。在我用‘命令’这两个字之前,你最好给我老实交代。”

南宫蝶第一次这么恶言厉色的说话,她甚至怀疑刚才说出那些话的根本就不是她本人,而是一直寄住在她身体里的魔物说出来的话。

正当季晨风还在沾沾自喜地看笑话时,南宫蝶又转向他,用食指指着他说道:“你别以为自己好到哪里去。上次的帐我还没跟你算清楚,我以为你会躲我一辈子,没想到这么快又出现了。之前不是很嚣张吗,现在怎么落到如此地步?哼。”南宫蝶嘴角上扬,冷笑一声。

南宫蝶再看向Andy和管家,发现没什么好说的。她瞄了南宫尊弋一眼:“还没决定要说吗?”

南宫尊弋无奈地低下头。“我这里也没什么情报。”他指向季晨风,“他们什么都不说,这里知道最多的就是他们。”

所有人把目光投向季晨风和Andy。

季晨风从裤袋里拿出一只黑色的随身碟,放到桌上。“顾雯敏被抓了,他们把她当做人质。我也不知道这群人是怎么冒出来的,这只随身碟里的东西就是之前雯敏侵入他们的系统时找到的一些资料。”

他丧气地坐在沙发上,双手抱着头,像个颓废的老人。Andy见他说不下去,只好帮他把剩下的说完:“老街的机关就是天云派帮我们设计的,他们其实从古时代就已经出现,有几千年的历史。派里的所有人都姓赵,据说是一千多年前的一小国的后代,具体也不知道是什么国家。他们掌握了全世界最厉害的科技,就连现今社会最顶级的建筑师都未能达到的境界。”

南宫蝶本想说什么,又被南宫尊弋打断:“你们怎么会遇到他们并且合作,最后他们怎么又抓了你们的朋友?”

Andy叹了一口气。“他们本来就只是想要利用我们来统领所有的帮派,最后统领世界。虽然在你们听来这是一个很天真的想法,不过据我所分析,他们绝对有这个能力。老街的机关小蝶是见识过的,不是吗?现在他们还建造了一个飞行城市,所有的族人都住在里面,至今已有数百年的历史。他们一直用一种独特的方法把飘在空中的城市遮住,不让飞机和雷达探测得到。这好比有个叫《天空之城》的动画片一样。他们也有一颗飞行石,可是那石头不是天然的,而是被创造出来的。”

Andy解释了一大堆,可南宫蝶始终觉得他就像在说一个魔幻故事一样。南宫蝶不相信现今社会上有什么科技可以先进到让一大个城市漂浮在空中,还能维持这么多年。

以如今市面上的科技状况来说,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可是想到之前在老街见识到的,那些可以移动的店屋和街道,仿佛一切都变得有可能了。

南宫尊弋冷冷地言语。“飞行石?我想应该不是被创造出来的,而是真的存在在宇宙某个角落的一个天然陨石。我以前在一本书上看过有人简单的讲解这颗陨石。我记得,写那短篇的人好像也是姓赵,名叫……赵尕石,因为他的名字太独特了,所以我记得。”

南宫蝶不可思议地看向南宫尊弋,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这么冷门的飞行石他都知道。果然南宫家的后裔都是出类拔萃的精英啊。

季晨风重振心情,头依旧往下,眼睛却朝上看。“安家就是被他们消灭的。南宫家是全国十大帮派为首的大家族,而安家则排在第十。他们原本想要一步一步慢慢来,按部就班的把所有弱小帮派先消灭掉最后才来攻击终极boss。”

“天云派骗了我们,当初他们只是告诉我们要帮我们拿下季家,让我当上当家,作为条件,天云派将成为季家的顾问。我信了,却没想到背后隐藏着这个秘密。后来我们知道了后准备逃走,顾雯敏因为怀孕所以行动不便,就在逃走计划中被抓了回去。我对不起她……”

南宫蝶从季晨风的眼神里看到了自责和无奈。“要是她出什么事,我一辈子都原谅不了我自己……”

她原本以为季晨风为了报复忽略自己的爸爸和总是被捧在手心的弟弟,早已变得丧心病狂,可如今看来,原来他那颗纯真炽热跳动的心还没死透,他还是很在乎顾雯敏和她腹中的孩子。

Andy把手搭在季晨风的肩膀上拍拍两下,就算给不了安慰,至少还能给予一点力量,支撑着他。

南宫尊弋握紧拳头。“因为你们的叛变,他们等不及了,所以直接挑战极限最高的大家族。可是现在看来我们南宫家的实力跟他们之间还是有一大截的差距,南宫家族的总部居然那么不堪一击。”他在桌上又挥了一拳,桌子直接断成两截。

南宫蝶听了这番话后,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南宫尊弋是在踩她吗,怎么说得那么不是一回事?

她住的南宫府是几百年来历代传下来的古宅,当然不堪一击。虽然已经翻修过好几次,但原材料终究是古老的。古宅原本看起来就弱不禁风,说不定哪天来个轻微地震都会倒塌。所以今天这种局面,能怪她吗?

看来南宫尊弋是不满意南宫蝶这位新任当家,才会这样口出狂言,就像刚才跟季晨风直接大打出手一样,根本没在意南宫蝶在一旁看着的感受。

作为分家的一个小当家,做事还是要有个限度。南宫蝶可以忍受一切,只要对方是真材实料,但是绝对不可以因为如此就小看她!

她虽然是十足的宅女,但尽管如此,她也算得上是一个智商高的天才宅女,就算常年躲在家里也可以掌握南宫家的所有行动,只是她缺乏实际经验,需要时间来磨练。

南宫蝶嘴角上扬,冷笑一声。她不喜欢别人瞧不起她,但也因如此,更喜欢挑战那些看不起她的人。到最后她一定要让对方眼前一亮,并且用实力来征服对方。

“南宫家的总部就是那么不堪一击,可是怎么办,祖先传话说一定要保持最原始的面貌,历代的族长都必须住在那里,要是不幸倒塌,还是要重建回原来的面貌。”南宫蝶像刺猬一样,字字带刺。

她现在的处境只是一个侥幸逃过灾难的南宫家头目,只能用语言来提升自己了。她真鄙视自己。

南宫蝶的眼神是愤怒的,她还搞不清楚状况就被人挖苦吐槽。

倏地,南宫蝶想起当初在飞机上用铅笔列在纸上关于这起事件几个要向南宫尊弋提问的问题。她从裤兜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打开起来里面都是满满的字。

南宫尊弋趾高气扬,同样不喜欢被别人踩在脚下,被南宫蝶这么一说,心情豁然变得更糟。加上南宫祈沫被天云派抓走,整个人简直变成了被劈开再被敲碎的木柴,最后再倒上燃油。只要有人此刻拿着一小根被点燃的火柴靠近他,他就会一触即发。

不过南宫蝶才不怕这颗定时炸弹,看了一遍问题,再更正好后,用居高临下的姿态问南宫尊弋:“祈沫是怎么到我家去的?”

南宫蝶早就想问了。F市离J市挺远的,而当时她倒在她家门口时,整个人狼狈不堪,像是逃命来的。试问两家距离那么远,南宫祈沫又是怎么来的?如果是路途中被袭击,她是一个视障人士,应该不会离家太远,就算是出远门也一定会有保镖跟随左右。可是那天她只看到南宫祈沫和Missmo,并没有见到其他人。

照常理来说,她不可能会出现在J市的南宫家前。

南宫尊弋心情不好,不想回答南宫蝶的问题。他走到床边,看了看躺在床上的人。

南宫蝶再次感到被轻视。“都是南宫家的人,在外人面前还如此明争暗斗,闹脾气,你不觉得丢脸吗?”

南宫尊弋觉得她说得有理,暂时压制住心情,转过头来面对南宫蝶。“好吧。你也应该感觉到,我并不认同你这个族长。我做事有我的风格,这里是F市,我家,我希望你可以按照我的方式来。相同的,我如果到了J市,也会跟着你的规则。”

南宫蝶不想再继续这无谓的斗争,只好选择天退一步海阔天空。“好,随你。”

“我们被袭击的那天早上,姐姐提议说要去J市拜访你。小时候她就特别喜欢你,所以听到你成为族长时,她特别开心,就一直吵着我也要来见你。在路上,我们被天云派的人袭击了,混乱之中我让Missmo带着姐姐找个地方避难。天云派的人发现姐姐不见后就撤走了,而我们元气大伤,就赶快往回返路程走,把几个受重伤的兄弟先送去医院。”南宫尊弋回忆起那天的场景时,冷漠的表情里流露出一丝的情绪涟漪。

南宫尊弋解释得很详细,剩下的问题南宫蝶还没提出他就解释完了。不过来到这里后,南宫蝶又有几个问题想问的,关于这间宅子外那格外波澜不惊的氛围,关于躺在床上的这个园丁,关于此刻同样在密室里的季晨风和Andy。

“那其他人不知道这件事吗?外面怎么那么平静,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这是南宫蝶最不解的。

南宫尊弋点头。“我怀疑在他们当中还有天云派的间谍。”他侧身转向后边,指向床上的那个人,“他就是其中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