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之序章 - 三十八黑章 黑之開導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7-09-03 7:47:16pm

奇幻·玄幻


亞晴的雙眼緩緩睜開,四周一片漆黑。

「這裡是地獄嗎?」亞晴自言自語

「這裡不是地獄更不是天國。」一道女人的聲音回應了亞晴的疑問

刷的一聲,房間的窗簾被她粗魯拉開,溫暖晨光瞬間湧入房間。

亞晴一時間接受不了突如其來的晨光而用手遮擋晨光。

拉開窗簾的那位女人轉向了亞晴,繼續回答亞晴的問題。

「這裡是我家。像地獄真是對不起啊。」女人拿下嘴邊的煙,吐了一口直白的煙后說道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

習慣了晨光的亞晴,終於看清了那女人的身份。

她就是那位一直為黑魔使治療任何傷病痛的女醫生。

「昨天其他人全都沒事。妳就安心躺下休息吧。」女醫生解答了亞晴接下來最可能問的問題

亞晴聽完,立刻摸了摸自己完好無缺的身體,頓時明白了是女醫生也救了她。

而且這一次的暴走,亞晴完全記得自己做了什麼。她傷害了滅傷害了圍依這兩件事也……

要不是女醫生,亞晴現在肯定已經被滅給殺死了。

雖被女醫生救了一命但亞晴並沒因此感動高興。

反而還露出心事重重的樣子。看來她真的為傷了滅一家的事情感到無比內疚。

還希望自己被滅親手殺死以此贖罪。

「喝咖啡嗎?」看透亞晴心思的女醫生,順手將手中的煙插進窗邊的煙灰缸中熄滅後問道

「嗯?咖啡的話有點……嗯,拜託妳了。」亞晴說完女醫生她便離開了房間

在女醫生離開后,盯著自己這雙手。

她無法原諒自己的弱小一氣之下重重捶向墻上,手心還緊緊被自己的指甲插出了血。

血一點一滴從傷口流下地面,即使自殘亞晴還是無法原諒自己。

因為亞晴她曾經發過誓要守護所有人不受幻魔傷害。

但她傷害了滅和圍依的不是幻魔更不是任何人,而是她自己。是她自己用這雙手傷害了自己想要守護的人。她違背了自己的決心。

而旋契也是因為她太過勉強自己才導致旋契去找那男人單挑而受到傷害。

全部的錯,全部的不幸她都認定是自己的問題。

從她的眼神中已經看出她下了決心打算離開這裡,離開這座城市。

雖然還沒決定目的地,但是她覺得去到哪裡都好。只要不會再出現在滅他們的眼前她就心滿意足了。

在亞晴她正為自己的行為感到憎恨、自責時女醫生正巧回來了。

亞晴為避免被女醫生看見自己剛自殘出來的傷口,立刻將受傷的右手藏起來。

「咖啡來了,幫你加了點糖。」女醫生端了兩杯咖啡回來,還清楚亞晴不習慣和咖啡特意加了糖給她

「謝…謝謝……」亞晴伸出手準備接過咖啡,可女醫生完全沒有想要交給亞晴咖啡的意思

「另一隻手。」女醫生說

「這……這樣拿就可以了……」亞晴說話時眼神不定,誰都能看出她在隱瞞些什麼

「我再說一遍,兩隻手伸出來給我看。」

在女醫生強勢的命令下,最終還是將藏起來的手乖乖拿出來給女醫生看,上滿還留著剛剛自殘的新鮮傷口

「雖然我不是你的什麼人,但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要記得妳可是女孩子,自己的身體可要好好珍惜愛護。弄成這樣子小心以後嫁不出去。」女醫生的口氣聽起來有點生氣,還帶著些許母親口氣對亞晴嘮叨

女醫生的手指凝聚了黑色的能量,輕輕在亞晴手心中的傷口上劃過傷口之後便消失了。

「……滅肯定還在生氣吧?」亞晴始終還是無法原諒自己,崔頭喪氣

「你夠了沒,大家都沒事不是很好嗎?給我笑,笑啊。」女醫生對亞晴無止境的自責顯得不耐煩

「我對滅他們做了很過分的事,即使滅他攻擊我的那一刀也不會氣消吧?」亞晴摸了摸昨天被滅貫穿的部位說

「沒啦沒啦,滅昨天完全沒有傷到妳。而且依我看滅那小子連傷害人的勇氣都沒更別說殺妳。」

「誒?可是……」

「算了算了別計較這麼多了。你就好好喝咖啡聽我說昨天到底發生什麼事吧,再決定之後的事情吧。再說像你這樣一直拿在手上不喝一口的咖啡可都要涼了。」為知道昨晚的事情,亞晴只好聽話乖乖聽女醫生講述來龍去脈

【()——昨晚——()】

在白刃貫穿了亞晴的身體,白刃上的巨型齒輪不停高速迴旋,亞晴身上的殺氣氣場瞬間被吸進白刃之中之後刀身同時也逐漸化成黑色。

當亞晴的殺氣完全消失后,滅拔出了完全化成黑色的白刃。

神奇的是亞晴身上竟然連一丁點的傷口都沒有。

「亞晴醒來的時候,應該就會變回平常的樣子了吧?」

「滅…這是怎麼回事?」旋契驚訝問道

「老實說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不過當我握著這把刀的時候,這把刀就告訴了我它的能力。所以……我也只能相信自己的能力了。」

原來在這一次戰鬥中,滅總算覺醒并弄清了自己的能力。

滅的能力,似乎不會對肉體產生任何傷害。每一次擊中目標肉體都能吸收目標的殺意。像剛剛那樣直接貫穿身體發動能力的話就能一口氣吸收目標所有殺意。缺點是當吸收對方殺意時,自身的殺意也會急速削減。使雙方再也沒有戰鬥的慾望。

以上就是滅所知道的,自己黑魔使的【武器能力】。

——————————

「以上我沒記錯的話旋契昨天是那樣和我說的。」女醫生述說完昨晚的事情

「可就算是這樣,我傷了圍依和滅他們兩個也是事實……」亞晴再次低頭納悶地盯著咖啡中倒映出來那無用的自己

即使亞晴聽了昨天的事實她也無法原諒自己的所作所為

她害怕面對滅

她害怕自己再次失控傷害所有珍視的人

「一直在這裡想東想西倒不如直接問本人不是更快嗎?」

「可是……」

「滅就躺在外面。你要不要去找他請自便。畢竟他為了等你醒來可是大半夜的一直守在哪裡」說完女醫生轉身準備離開

「滅?為什麼會…?!」

「自己找他問個清楚不好嗎?」女醫生看起來有點得意地說

女醫生打了個哈欠后繼續說道:

「啊啊~昨天你們全部過來讓我療傷,這樣一鬧讓我都沒覺好睡。我話就說到這裡,別在我家煩我了。接下來要做什麼都隨妳便我先去睡了。」

說完女醫生便離開了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