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祝融城 - 14.正面迎敌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9-03 8:35:03pm

奇幻·玄幻


看到人都昏迷不醒的,司湫语感到非常头疼却又想起了若有季说力量弱的人会倒下。换言之,力量强大的人就不会倒下,还会保持清醒或是半清醒。

他身边的阿唯估计力量异常强大,要不然也不会跟他这个这真神一样,保持着完全的清醒。然后,他想起了盛蜇壬和越芩雅还有白惊哲,心想着这三个人力量也不弱,应该不至于昏迷不醒。

更何况,那三个人阶级不低,论实力也绝对比起阿唯还要高得多。

正当司湫语想告诉若有季还有三个人或许可以帮上忙之际,门外传来了一些声响。

他们立马回眸一看,连忙升起警惕之心,唯有若有季一脸悠哉,毕竟他可是凌驾于创世神之上,第一个诞生于这世间,也可以说是全宇宙第一者。

非神非魔非人,就单纯的第一个出现在这世上的生物、灵体,一种纯粹的存在。

门外走进了三个人,正好那三个人便是司湫语所指的盛蜇壬、越芩雅和白惊哲,不过越芩雅似乎不是完全清醒,而是半清醒,可能她的力量还算是强,但并非强到可以抵抗“昏迷”。

当看到司湫语和阿唯之时,白惊哲是真的松了一口气。但看到若有季的时候,他就警惕起来,误以为若有季是敌人,却不曾想过他可能是他们这一边的帮手。

好笑地看着白惊哲的一举一动,若有季阻止了司湫语想告诉白惊哲自己的身份,反而自己走过去,轻而易举压制了白惊哲想要发动攻击的手,微微一笑。

司湫语瞪大双目地看着若有季,下一秒立刻捂住阿唯的双眼。

“等等!儿童不宜!”

“咦……?”

眼前忽然一片漆黑,阿唯有些懵,甚至搞不懂为什么司湫语会冒出这句话。

只见若有季伸出了他那苍白的手指,轻轻捏着白惊哲的下颌,惊得所有人都愣怔住,尤其是身为受害者的白惊哲更是完全动弹不得。

就在若有季准备调戏调戏白惊哲之际,一把陌生的声音响起。

“我要告诉妈妈你又调戏别人!”十分稚嫩的孩子声音响起的瞬间,若有季反而一脸惊恐,还惊慌失措地倒退好几步。

紧接着,大家都纷纷顺着若有季的视线看过去,只见有个很萌的五岁小正太睁着一双圆圆的大眼睛,愤愤不平地看着若有季。

此时司湫语也放开了捂住阿唯眼睛的手,哭笑不得地看着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五岁正太。

当然,正太并非真的正太,年龄也不是五岁,只是外表看起来像是五岁而已。

“小、小念司,你这偷跑出来……舞蝶会担心的啊!”若有季欲哭无泪,似乎怕了这小祖宗。

岂知似乎名为“念司”的正太“哼哼”两声,不知是在表示什么。

“妈妈批准我外出哦~”念司很可爱地解释道。

“舞蝶竟然批准你外出!?这没道理啊……不对!她不可能只让你一个跑出来……说!还有谁陪着你一起过来?”若有季可不是白痴,知晓自己的妻子的性子,故此猜到了念司绝对不可能自己一个人跑过来找他。

司湫语很想告诉若有季他身后有个很生气,完全是处于愤怒状态的某个人。当然,其余人也很想提醒若有季,无奈他身后的人气场有些可怕,大家连声音都不敢发出来,大气都不喘一下。

“当然是让我跟着念司一起出门,要不然有谁能帮忙压制念司的突发状况呢?”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虽然平平淡淡,却也十分恐怖。

司湫语苦笑着,赶紧带着阿唯连同另外三个人先跑出去等等,反正这种事情,他们也无法插手管理。

跑出镇长的家后,稍微保持距离,司湫语真的是哭笑不得。

“那个……小语,到底里面那三个家伙是什么来历?”白惊哲忍不住开口问道,其余三人也立即看向司湫语,希望得到一个解释。

稍微迟疑了一下,司湫语瞄了眼紧闭的门,无奈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白发赤瞳的是冥王副官炽翼,正太则是冥王的唯一亲儿子。

“开玩笑的吧……冥府的怎么可能是会出手相助?”盛蜇壬满脸写着不可思议与不可能。

“我没有开玩笑,也不敢开玩笑啊!”司湫语已经很好了,他没说出若有季就是冥王本人,要不然他们估计都会吓死。

于是他们又是一阵沉默。

良久,他们也不再纠结这件事,毕竟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值得他们去担心。

“先想办法解决空间隔绝的问题?”阿唯说出了重点。

“对,这问题不解决的话,所有人都不会醒过来。至于这是谁的杰作……我已经调查清楚了,只是……要怎样对付他才是重点。”司湫语深深觉得想要解决这问题,真的很困难。

这时若有季脸青鼻肿地走过来,一边捂着半张脸,却笑得那没心没肺的。

看到若有季这表情,司湫语和白惊哲都有些无言以对,甚至想起了某个端木家的前家主。他们俩面面相觑,苦笑不已。走过来的若有季不只是他自己一个,还有两个人尾随其后,可是正太不见了,多出另一个长相依稀与若有季有些相似的青年。

“来来来,咱们一起去干人!”若有季一脸的认真,可是那笑容却让人忍不住想要揍下去。

要不是看在他都脸青鼻肿了,他们几个真想揍人。

“麻烦你认真点好吗……”司湫语扶额,同时也不忘瞄了眼炽翼。

炽翼摇摇头,表示无奈,司湫语也只好选择妥协。

结果若有季轻轻踏了地面一下,他们全部一起被传送离开,也不晓得到底被传送到哪个地方去。直到传送完毕,他们才回神,可是他们被传送到的地方有点……奇怪?

这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是怎样?!

“啪!”

好响的一记耳光?不对,貌似不是耳光的声音。

“解、释。”这是炽翼的声音。

“干嘛打我的头啊……我又没有带错地方……”这是若有季无辜的声音。

司湫语和阿唯刚好就在一块儿,听到这对话,不由哭笑不得。拜托行行好,都什么时候了为什么这两个人好似在打情骂俏呢?

下一刻,黑暗被光亮照耀,他们都可看见彼此,也能看见……敌人。

将祝融城隔绝开来的敌人——潜伏在黑暗教廷与消灭者组织的深渊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