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四:德魯伊 - 1-4 任務進行中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9-04 11:41:14pm

奇幻·玄幻


女孩在公會大廳中來回渡步,頭上一對貓耳不悅地前後抖動,臀部細長的尾巴也高高豎起。就算此時是公會最忙碌的時刻——上百名冒險者陸續從看板上選取寫滿任務內容的羊皮紙,然後到櫃檯去排隊登記,也沒有半個人膽敢靠近女孩身邊,全都繞道而行。

兩位新人和一隻契約寵乖巧地站在貓女後方,臉上怖滿不安的神情。

此時,凱薩在人潮中現身,來到貓女面前,說道:

「他們不在房間。」

聞言,貓女額前青筋乍現,怒火中燒大罵:「竟然在第一天就搞失踪……就……就算是啟人也不可以!」

就在貓女準備大發雷霆之際,人潮中不知哪裡冒出火上加油的發言。

「啟人?我剛剛看到布魯斯把他和吉爾帶走了耶。」

「凱瑟琳妹妹,他們好像往西門走去了喔。」

「西門?早上我從郊外回來,看見翔太和英明在城外像是不知道等著誰的樣子。」

凱瑟琳聽見英明的名字,閃過不好的念頭。她頂著凶神惡煞的面孔,腳下一躍跳到登記櫃檯上,散發著殺氣的一對貓眼迎上瑟瑟發抖的工作人員的雙眸,問道:「矮冬瓜接了任務?」

「請、請稍等,我幫您查查……」那人雖嘴上戰戰兢兢回答,但雙手卻飛快地翻查記錄,沒幾秒便找到登記的羊皮紙,說道:「英明接下S級任務,內容是討伐沙羅曼達,地點維西諾,任務人員共有五名,分別是高級冒險者英明、翔太、布魯斯,初級冒險者吉爾和啟人……」

砰!

櫃檯前的流理台惊現一個小窟窿,凱瑟琳原本纖細滑嫩的小手早已化成貓拳,在窟窿中冒著煙。

世界瞬間安靜,大廳裡的視線都往這裡集中。

「那三個白痴,竟然帶新人去做S級任務!」

正當凱瑟琳的理智線快斷裂的前一秒,身後忽然傳來一道悅耳卻毫無起伏的聲調:「雖然是S級任務,但隊伍中有他們三人應該不成問題。」

凱瑟琳回頭看去,只見一對微微隆起的胸部,抬起頭便看見好友的臉龐,「雪繪!」

雪繪伸手微微抬起凱瑟琳的下巴,無視大廳的視線,就這麼撫摸了起來,而這動作效果顯著,對方的態度立馬軟化下來。

「再說,啟人和吉爾的實力堪比中級冒險者,妳就別太擔心了。」

「人家不是擔心這個,而是……」

「嗯?」

「原本我打算今天要單獨和啟人去做任務順便談戀愛的啊!」

「……」

蕾娜和溫蒂對此感到無言,而凱薩則露出不耐煩的表情,忿忿不平低語囔囔著:「又是這傢伙把吉爾帶走。」

愣在原地的雪繪振作起來,果断地轉頭面對三位新人,「別管她了,由我替她講解詳細的任務內容,跟我來。」

三人一寵整齊劃一大步流星地跟上雪繪,遠離站在原地跺腳生氣的凱瑟琳。

「我的啟人,我的啟人啊~~~~」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我們人在郊外,朝著西北方前進,周圍是一片平原,偶有數只綠色魔獸「草鼬」遠遠望著我們,但沒有要靠近的意思,可能是懾於走在最前方的翔太前輩背後那把大劍吧。

總之我們平安無事、沒有遇上戰鬥地走了半小時。

吉爾和我面面相覷,無奈地嘆氣聳肩,跟在隊伍後方。

目的地似乎要走上大半天的路程,我和吉爾沒想到會突然出遠門,身上什麼都沒帶,可是前輩們把乾糧和換洗衣物都準備妥當了,這讓我們更加沒有藉口不去。

我揹着一把被收在皮革劍鞘裡的深藍長劍,重量比之前斷掉的青銅劍重了一倍,然而品質卻好上不止數倍。劍鋒非常銳利,讓人有種連石頭也能輕易一刀兩斷的感覺。

雖然還不是很順手,但翔太前輩表示如果我多練習揮砍,相信很快便可適應。

「這是我轉職為大劍使前,陪伴我長達六年的長劍。因為捨不得拿去換賣,只好收藏留作紀念。正巧你目前沒有武器,而且又是劍士,所以就借你用吧。也算是讓它久違地活動活動,免得藏在暗無天日的房裡等著生鏽。」

翔太前輩這麼說完後,便把這把劍塞到我手中。

雖然我很感激前輩特地為我準備武器,但是……這無論怎麼看都像是早有預謀要把我們兩個騙去幫他們做任務啊!

「總感覺這條路很熟悉……」吉爾邊環顧四周邊低語道。

「這是通往享有『商業之城』美稱的維西諾城,大部分人都有去過,覺得熟悉也不奇怪。」

……嗯?商業之城?

吉爾看了我一眼,開始解釋道:「除了北方,東、南、西邊的城市要到『中央成都』去的話,必定會經過維西諾城,也因此為該城市帶來無限商機。『中央成都』是天鳴國的首都,地理位置上是天鳴國的中心點。許多重要機構都設立在中央成都,世界公會也在那裡。」

原來如此。因為生意來往的要素,要去首都必須經過維西諾城,因此造就許多的就業機會……可是萬事起頭難,總該有個人把物流通路之類的搞起來才對吧?

這時,英明前輩邊轉動他手上暗綠色的魔杖邊說:「維西諾城主韋伯·瓦倫是個精明的商人,在他打理之下,原本寂寂無聞的小城在十五年間搖身一變,成了無人不曉的大城市。」

……聽起來這位城主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他本身應該也很有錢囉?

一直保持高度集中力、警戒周邊的布魯斯前輩也加入了對話。

「韋伯·瓦倫是世界排名第二的富豪,坐擁七百億身家,富可敵國。傳聞他有自己的軍隊,還因此被國防部盯上,擔心他造反還是什麼的。」

七百億!要是這趟任務的委託人是城主,那報酬不就……

「這次任務委託人正是城主韋伯·瓦倫,管他想要造反還是幹什麼,只要順利完成任務,可觀的報酬不會少。吉爾啟人,不錯吧?加入公會的第一項任務就可以賺到第一桶金了!」翔太前輩豪邁地大笑。

嗯,我相信我的疑惑一定全都浮現在臉上,不然怎麼都會有人自動回答我心裡的問題?

周遭景色從一望無際的草原漸漸被荒野替代,正中午的烈陽彷彿開了掛,像是不把大地和空氣中的水分蒸發得一干二淨誓不罷休。

雖然翔太前輩提議找個地方坐下吃午餐,但立即遭到英明前輩的反對。

「我可不想在暴晒中吃便當,找不到樹蔭就別想休息,繼續走。」

從外表上看,翔太前輩毫無疑問是小隊的隊長,可實際上發號施令的多是英明前輩,布魯斯前額比則保持沉默,彷彿誰當隊長都無所謂。身為新人的我和吉爾,只能默默跟著前輩的腳步,繼續尋找在這片荒野中不可能出現的樹蔭——

噠噠……噠噠噠……

地面忽然傳來微微震動,我們不約而同地往同一個方向看去。遠處沙塵滾滾,揚起的塵埃中彷彿淹沒了什麼。

我凝眼一望,發現塵埃下的是一大群魔物,而且正往我們方向衝來!

吉爾的眉毛不安地擠在一塊,擔憂地說:「不管那是什麼,這數量也太不妙了……」

翔太前輩默默握住身後巨劍的劍柄,出鞘的刺耳尖銳聲使大家回過神來,紛紛拿出武器進入戒備狀態。

那群魔物以極快的速度在沙地上奔馳,不到三十秒便從遙遠的一頭迅速接近我們。距離非常近,已經可以從塵埃中看清它們的的身影。

「那是……侏儒豬!」

確認魔物的名字後,吉爾迅速對我展開說明:「侏儒豬是一種愛旅行的魔物,一年平均會全族大遷移兩次,每次遷移都會造成破壞。遇上遷移的侏儒豬,唯一的應對方法就是逃跑。」

「不能選擇戰鬥嗎?」我握緊手中的長劍,按耐不住蠢蠢欲動的興奮。

「啟人你仔細看,數量至少上萬頭,根本沒辦法戰鬥。」

吉爾嘗試把視線放得更遠,彷彿想要確認侏儒豬群的最後方究竟有多遠,可惜完全看不到,數量實在多得誇張。豬群不斷湧入,先鋒部隊和我們的距離只剩下兩百米。

這時,以翔太前輩為中心,英明和布魯斯前輩三人擋在我倆的面前,一副準備開打的樣子。

「記得侏儒豬的味道非常棒。」

翔太前輩舔了舔嘴唇,將大劍垂放至右腰,雙手握住劍柄。劍刃開始閃現紅光,火元素漸漸聚集起來。

「燒烤的話正好我有帶調味料。」布魯斯前輩從腰間拿出一截被繩子捆綁在一起的紅色棒子,往旁甩了一下,一支奪目的鮮紅長槍就握在他手上。

英明前輩扭動脖子,左右揮了揮魔杖,說:「原本想催眠五頭侏儒豬成為我們的代步座騎,但想起它們的味道……還是吃了吧。」

……

突然覺得,前輩真可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