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五 - 3、4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9-06 12:37:39am

奇幻·玄幻


5-3

醫生的看法很明顯,他不認為這棟石塔需要運輸物資的通道,娜娜蒂雅當然是百分之百相信醫生的說法,這讓她皺起眉頭,正因為相信,更能感覺到其中幾分詭譎,不需要物資的石塔有著打掃乾淨時常使用的通道。

「無論是物資,或是卡爾波堤有沒有潔癖,只要離開石塔去外面問一下,馬上就能得到答案,若是卡爾波堤長老在天變前真的有什麼需求呢?我們沒有時間限制,退回去也不過十五分鐘的路程。」娜娜蒂雅的提案很合理,反正這段路不長。

唯一的問題是尊嚴,近來不到十五分鐘,什麼都沒看就退出去自己嚇自己,要是最後證實真的有運送過物資,整支冒險隊就成為笑柄,娜娜蒂雅提出提案時小心地看著幾人的表情,祈冷與護衛直接看向厄臨,醫生思考了一下後也抬頭看著厄臨,這個小孩是整支隊伍中最難預測也最需要尊嚴的人,至少在醫生眼中是如此。

而事實上,扯上自己小命後的厄臨是不需要尊嚴的,他二話不說一揮手,看到手勢的護衛直接調轉方向,壓陣變成前陣。

就在一行人重新看到那沒有門又狹窄的洞口,護衛鬆了口氣看著外頭等待的卡恩達姆驚訝的表情,轟的一聲石塔在門口的部位坍落,護衛眼明手快的扯住祈冷用力往外一撲,洞口重新堵住,而裡面還有厄臨、醫生以及娜娜蒂雅。

在地上一滾後爬起,護衛就想到現在的情況是如何,臉色鐵青地看著石塔,還在他懷中的祈冷也差不多情況。

「綠意清晨之光卡恩達姆,我們遇到了非常嚴重的問題。」深呼吸數次,祈冷用力拍了拍臉頰,轉過頭第一次在自己意志下使用這種語氣對卡恩達姆說話。

石塔內,看著坍方的洞口,厄臨低下腦袋深思,然後,他回頭看著醫生與娜娜蒂雅,嚴肅而認真的下令:「現在情況很複雜,也很麻煩,而你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保護我,而且不准對我的行動說三道四,影響我的行動,尤其不可以對幽靈做任何事情,現在的情況沒辦法,我一定要放他們出來了。」

「不用你說我們也會保護你,你要是出問題,精靈母樹說不定會被砍了。」娜娜蒂雅已經被卡恩達姆重新教育過,知道了些之前被禁止知道的事情,尤其是跟厄臨身分有關的部分。「我能理解現在情況不好,你必須使用所有力量保護自己,但至少幽靈不要靠近我身邊,我怕我會反射性丟一發聖光彈過去,聽說要進亡靈法師的地盤後我身上塞了一大堆卷軸跟聖水。」

厄臨對此點頭表示明白,醫生還來不及說什麼,已經能感覺到厄臨身旁陰風陣陣,原本涼爽舒適的石塔已經變成帶些寒意的石塔,他連忙開口說道:「情況沒那麼危急,闇夜聖者不用過度驚慌,可能只是石塔年久失修,我這裡有一面使用後要等兩小時才能再次聯絡的道具可以對外聯絡,剛才只是想說走路十五分鐘而已沒必要浪費魔法道具。」怕被娜娜蒂雅打飛,醫生連忙補充解釋。

5-4

「五分鐘後聯絡他們,現在準備好,我們繼續前進,娜娜蒂雅你走最前面,醫生最後。」厄臨此時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嚴肅,他拿出柔軟的護腕戴上,解下原本繫在腰間的劍拿在手上,手握緊劍柄。

看他的動作,娜娜蒂雅不由得緊張起來,也握緊自己的鞭子,醫生雖然天兵又常出包,這時候也知道情況不妙,無比認真地詢問:「需要我在你們身上放聖光護體嗎?」

「你白癡嗎?放鏡影就好。」厄臨還沒開口娜娜蒂雅已經罵下去,如果不是隊伍正在前進,她肯定往醫生頭上猛敲。

「都不用,節省一點,若是遇到真正的亡靈攻擊,恐怕戰鬥會持續很久。」亡靈不會累,不怕死,只要控制者不放棄攻擊就永無止盡,一想到這點原想以厄臨性命為重的護身魔法野放不下去了。

隊伍安靜的前行,只有堅硬的靴子踏在石頭走道的聲音,走道沒有變化,往前進了五分鐘後醫生拿出一面鏡子,娜娜蒂雅負責警戒,醫生聯絡了外面。

「殿下!闇夜聖者!」鏡子那邊傳來的聲音很雜亂,但厄臨能清楚分辨出祈冷的焦慮呼喊,這份焦慮也感染到厄臨,這讓他不太開心。

「祈冷‧祭爾帝,優先報告門口的情況,其次為援救部隊的情況,然後是我們原本撤出去想知道的情報,另外,統計一下護衛身上背著的物資我懶得統計我這邊,下次聯絡時報告,注意安全記得吃午餐。」前面很明顯是正事,說到後面已經是怕祈冷胡思亂想隨便找事情給他做,護衛完全聽懂厄臨真正的命令。

他拍了拍在等待五分鐘後已經急哭了的祈冷示意自己來處理,祈冷只能抓著他的手,小聲地交代著:「問問看殿下有沒有受傷,幫我。」

護衛輕輕拍著祈冷的背,穩定的力道與頻率,抬眼看了手執鏡子的卡恩達姆,卡恩達姆當然將鏡子轉向他,也同時交代:「時間最多只有五分鐘。」

「殿下,外面情況正常,入塔口已被落石堵住,目前確定使用人力無法移動,精靈正在查這上面的魔法,據說是很古老的魔法,同時也在尋求其他進入管道,石塔為魔法塔,無法由外面定位後傳送進入,這件事情已經驚動了精靈王族,精靈長老會也來了兩位長老參與破解,卡恩達姆大人已經確定卡爾波堤長老近百年都沒有提領物資,現在正在尋找曾經闖入塔中的精靈孩童詢問當時情況,若有其他消息下次聯絡時屬下會報告,另外,方才落石坍方時,我離殿下有段距離,石頭落下祈冷大人正在範圍,您身處的位置屬下記憶中應該是安全的對吧?」護衛簡短的報告準確地安撫了祈冷,想起自己的身分。

「是,一切安全。」厄臨回答的語氣很平穩。「你的距離夠遠但應該也在攻擊範圍,祈冷完全在攻擊範圍中,若這件事情是人為,代表他不在意祈冷的性命,但想將我留在塔中,同時你是個礙手礙腳的角色必須排除,目標是祈冷的性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若目標是娜娜蒂雅或是醫生,看我是個孩子所以順便關起來的可能性也有,但我的身分應該是最有可能受到襲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