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四部 雪山靈狐 - 4-7 精靈之愛

三筆君≪【遇見精靈】≫  - 发布于2017-09-06 5:28:20pm

奇幻·玄幻


官網:http://3penjun.blogspot.tw/

---------------------------------------------------

因為締結靈線,精靈擁有非常特殊的愛情觀,比起肉體洩慾,精靈更加重視精神感受的靈線交纏。性慾追求快感,會因為年老而力不從心,而靈線交纏則追求更高層次的心靈契合,彼此身心都會被感動的洪流所吞沒,羈絆越深,交纏得越快越緊密,避免與其他精靈肌膚接觸的常俗,也是為了使羈絆清淨無濁。

然而精靈締結靈線一生只有一次機會,選擇交往對象時,都會非常謹慎仔細的考慮,一旦成功締結,就算變老變醜,是窮是富,都不影響靈線交纏的程度,愛情益深,靈線交纏就越是感動。

精靈性慾的引發會建立在靈線交纏的基礎上,即使愛侶菊老荷枯,羈絆仍然歷久彌堅,相對人類擅長的見異思遷,精靈之愛是無比忠貞,說句悲哀話,人類苦求難得之『至死方休』,精靈卻視作理所當然。

孕生子嗣,精靈必須以締結靈線為前提,幾無限制的人類,在種族繁衍上遠遠超越精靈,然而,人類排擠其他物種生存的威脅,也同樣與日俱增。

把西石林的剩餘坑道都調查完畢,已經過了中午,必須回去山屋,在大霧裡行走,不僅容易迷路,稍有不慎便會遇上危險。

奧卡:「修閣下~得儘快離開,剛剛在坑內沒注意到,似乎會提早起霧。」

我當然是滿口答應,再厲害我也不想以身犯險。

「在下收拾裝備,請稍等一會。」

奧卡是經驗豐富的狩獵精靈,裝備多整理也麻煩,但我相信他的專業。

畢竟在雪狐山洞耗費太多時間,因為梅琳,我們知道更多的詳細坑道情報,士氣大振,一時興奮忘情地投入工作,也忘了時間……

趁奧卡前去收拾,梅琳過來低語:「來不及啦,大霧已經來了。」

「就算有奧卡帶路,也要花上不少時間,還好山屋不算很遠。」

四大石林陣中,我們目前所在的西石林陣最接近山屋,東石林陣則是最遠的一個。

「小修是說湖邊那個山屋?」

「對!現在我們暫時都住在那裡。」

「我帶路吧!就算大霧,閉著眼睛跑都沒問題。」

「啊~沒錯,梅琳才是這森林的老大。呵~拜託妳啦。」

艾莉絲也誇:「梅琳好厲害!大霧也不怕。」

梅琳沒說話,蹲坐著把嘴翹得高高的,大尾巴還左右得意搖晃著,完全和寵物一樣,主人誇那麼一下就驕傲了。

果然梅琳預言成真,森林漫起大霧,能見度不斷降低,變化好快。

奧卡收拾完畢:「修閣下抱歉,起霧了,但是不必擔心,只要有我在,回去絕對沒問題,多花點時間而已。」

起大霧居然還能夠神情奕奕,大概是因為~終於輪到他表現,我有點不忍心潑冷水,但是為了安全還是——

「沒關係哦,交給梅琳帶路就好,她閉著眼睛都能回到山屋。」

「哦……靈狐帶路嗎?」

「這片森林是她熟悉的地方,別擔心。」

「嗯……好吧……」

「我和梅琳走前面,小艾、小蕾走中間,奧卡殿後。」

我重新分配行進次序,艾莉絲今天特別開心,估計是能夠帶著靈狐回家的緣故。

——只有奧卡神情氣餒,因為山野專家的存在價值又變低了,而且還是殿後。

梅琳果然了得,雖然不會索敵,但是五官極為敏銳,我們或野獸的位置都能確實掌握,而且熟門熟路,挑選的路線如履平地,不禁暗自佩服,真不愧是靈狐。

幾天來,山屋裡的會議陣容始終沒變,對面坐的還是阿達夫斯、帕林薩和奧卡三個,不過他們現在盯著的不是我,而是趴在艾莉絲身邊,閉目養神的靈狐——梅琳,她那毛絨絨的大尾巴,還刻意放在艾莉絲身上讓她把玩撫摸。

我很慶幸有梅琳幫忙吸引周遭的視線,否則蕾菲亞娜一如既往的服侍實在令我很傷腦筋,艾莉絲開心笑著,她喜歡可愛的動物,尤其是毛絨絨的雪狐,梅琳也很順從,只是我不確定是作為寵物賭注的代價,亦或是真心享受寵愛。

「咳~咳~」這樣下去很難進行討論,我設法揪回他們的注意力。

阿達夫斯歉疚地說:「真對不起,這靈狐實在是……真令我吃驚不已。」

帕林薩在旁邊猛點頭,也是一樣吃驚。

「對靈狐要尊敬!她聽的懂精靈語,而且不能亂摸,很兇的喲。」畢竟吃過虧,奧卡對兩位上司小聲提醒。

帕林薩提起筆問我:「請問這要寫下來嗎?」

「不需要,她和老城主沒有關係,不必寫下多餘的事,以免城務廳混淆。」

我擔心萬一沒找到老城主,反而會被誤會上山遊玩找寵物。

阿達夫斯終於回神專注在任務:「坑道全都標註完畢,但是除了第一天,之後我們都沒能再遇上老城主,難道是剛好錯開?」

「不確定,老城主索敵與我相當,也有可能是他太過警戒,一碰上可疑便跑走,如果老城主也很熟悉通道,想甩開我們並不困難。」

帕林薩把筆放下:「我有個想法,請大家聽聽是否可行。」

「不必客氣,請說。」

「既然老城主刻意躲藏,明天我們就派出衛士,大張旗鼓到三個石林陣假裝搜索。」

阿達夫斯:「然後老城主就會躲到剩下那個石林陣,然後由閣下前去搜索?」

「也可以哦!」與其像個無頭蒼蠅般亂飛,不如試試別的方法。

奧卡:「那些小坑道的另一邊出口,需要派衛士守住嗎?」

阿達夫斯:「要,山屋只留一個衛士,其他全部都派出去。」

「山坡這個洞口就不需要派衛士,那裡是雪狐巢穴,儘量別去打擾牠們。」

阿達夫斯:「閣下既然這麼說,我們就照辦,不過,萬一老城主出現在那裡怎麼辦?」

「放心!雪狐會告訴梅琳的。」

梅琳在離開山洞之時,就已經告訴雪狐們,只要看到精靈就以嗥叫聲通知。

「就這麼決定,明天我們分組先前往東、北、南三個石林陣,閣下等兩炷時間過後,再動身前往西石林陣搜索。」

阿達夫斯故意把最近的西石林陣交給我負責,算是對靈劍士的禮遇吧!

「我有個要求,請阿達夫斯幫忙轉達給衛士們。」

「請說。」

「坑道是雪狐在森林裡行走的重要通道,老城主是順便利用,而且還用石板蓋上來隱藏,但是他總會留下一個縫口讓雪狐自由進出。現在我們知道這個秘密,也有可能會移動那個石板,拜託衛士們務必也要留下縫口,免得雪狐困擾。」

「在下必定轉達這個命令,縫口要留多大呢?」

我還在思考如何表達時,奧卡插話了——

「大約一個半手掌全寬,不放心就兩個手掌寬。」他有認真記錄每個小細節。

討論告一個段落,蕾菲亞娜端上茶盤,茶杯都還冒著熱氣,她給每個精靈遞上一杯,我想伸手到茶盤自取一杯,卻被她瞪了一眼,只好乖乖縮手。

果然,她取走我那一杯開始吹涼,試啜一口溫度,才端給我喝,阿達夫斯三個已經是見怪不怪,艾莉絲端著茶杯仍是笑嘻嘻地看著。

梅琳就不一樣了,她看著蕾菲亞娜的動作,若有所悟,站了起來。

我盤腿席地而坐,梅琳突然鑽進懷裡,然後在我胸口腹部來回磨蹭,大夥看這一幕都覺得很有趣,我以為她想用心語傳達訊息,但是也沒有,完全就像寵物在撒嬌一樣。

唯一臉色大變的是蕾菲亞娜,指著梅琳小聲說:「喂~妳給我搞清楚,小修是我的主人,妳的主人是小艾,別過來搶。」

原本停下磨蹭的梅琳,在聽完蕾菲亞娜的話之後,把頭一撇,似是無視警告,把頭縮回來,然後整個身體踡曲在我懷裡。

蕾菲亞娜更靠近梅琳,小聲吼著:「妳……妳……我生氣了哦!」

冷靜無比的蕾菲亞娜居然會面帶怒氣,真讓我意外。

梅琳徹底無視,這樣貼身入懷,如果是精靈或魔靈,肯定會招致誤會,幸好只是雪狐。

這裡精靈眾多,蕾菲亞娜也不好真的生氣,見恐嚇梅琳不成,竟然苗頭轉向我,改以淚眼汪汪注視著我,我咽了一口口水,天啊~這樣下去可不行!

我摸摸蕾菲亞娜的頭安慰說:「小蕾別擔心,梅琳只是靈狐嘛,不可能搶主人,也不可能取代妳,只不過是撒嬌而已,別一般見識啊!」

蕾菲亞娜:「真的嗎?確定小修只能是我的唯一嗎?」

「對,我確定!我只能是妳的唯一!」

雖然是情急之下順著回答,但是,不管提問或是回答,好像都怪怪的。

「嗯~我相信主人。」

蕾菲亞娜居然認真擦起眼淚點著頭,天啊,是真的哭了嗎?

名譽又完了,活像女僕與家寵爭風吃醋一般。

對面三個男性精靈又是傻眼楞住,艾莉絲也在掩嘴竊笑——

可惡!大概不知不覺中又被捉弄了~

一個人類,一個精靈,一個魔靈,一個靈狐,日子越來越混亂。

晚飯後,梅琳躺在火爐邊假寐,小蕾正在收拾,自從這兩個冤家回來之後,總是纏著小修明爭暗鬥,他再傻也總算是看懂了,趁著片刻安寧,牽著我走出山屋閒晃。

這晚,山屋外難得無風無雪,久違的月亮終於再次高掛夜空。

「這幾天又冷又凍的,小艾還好嗎?」

「撐得住,還會擔心嗎?」我指的是掉進高弦湖的事,小修也懂。

「千萬別勉強,身體最重要,我寧可任務失敗,也絕對不要妳弄壞身子。」

小修用關心代替了回答。

「放心,我狀況很好。」

「妳說過喜歡雪狐,這次能把梅琳帶回家,開心嗎?」

「當然!要謝謝小修,讓她乖乖陪著我們回家。」

我就是喜歡他的溫柔,抱住他的手臂,把臉貼近他……

小修知道我的意圖,自從上山之後就一直沒機會獨處,他腼腆一笑:「妳可別回頭,梅琳和小蕾正擠在窗戶旁偷看。」

小修的索敵隨時都在警戒,不管誰在偷窺都逃不過他的感應。

我的臉再次靠近,凝視著不讓他逃:「哼~我才不管。」索求更加強烈。

或許,我並非完全不在意她們緊貼著小修,我也想要趁機宣示主權。

我閉上眼催促著,小修脫下手套,撫揉我的臉頰,給了一個熟練的深吻——

不必睜眼,我就知道靈線在波動,交織的暖流,寒風之中也無比溫暖,久久不止。

被觸動心緒的我,滿足地靠在他的胸前。

窗旁發出一些碰撞雜音,但是我假裝不知,現在的小修,只屬於我。

「不管她們怎麼鬧怎麼搶,小修終究是我的羈絆者。」

「那妳還不出面阻止,是故意的吧!我明明看見妳在偷笑。」

「因為很有趣啊。」

「這下慘了,梅琳跟小蕾這樣鬧著,我日子越來越難過。」

「我反而覺得日子越來越有意思哦。」

「回去後,要好好告訴伯納登有關梅琳的事。」

「嗯,我來說明。」

「雖然有點冷,我喜歡現在這種感覺。」

難得兩個月亮同時出現,雪白大地變成了紫色浪漫,是人間看不到的奇景。

「和小修一起欣賞,我也很開心,要把小蕾和梅琳叫出來嗎?」

「不,她們想偷看,我們就當不知道,而且……我現在只想和妳在一起。」

「不如趁著夜色明亮走走散步,我也想看看高弦湖冰上的月光!」

「好~我的公主,請讓我來護衛妳!」

小修溫柔牽引,踏著雪慢慢走著,我偷偷發動火焰術,暖和著彼此的身軀。

我們漸漸遠離山屋,只留下兩對綿長而去的雪地足印。

——窗內有兩對不同意義的眼神偷偷望著他們,一個是羨慕感動,一個是好奇興奮。

靈線交纏,不管看幾次,我都是感動得想哭,看著小修親吻著羈絆者,我甚至還能感應到他害羞的情緒——

「很美,對吧?」我對著與我一起偷看的梅琳這樣問著。

「才一個小小的親吻靈線就動了,感情真的深厚,好棒~好美~」

「梅琳別擠我啊!」

我常偷看,但梅琳是第一次看到,還想獨佔窗口最佳位置看個仔細。

「啊!他們走掉了~跟去偷看。」

我馬上揪住想出大門的梅琳:「不行,接下來是主人獨享的時光,不准搗亂。」

「明明小蕾也想偷看吧。」

「當然,可是也得看時機,先說好,就算妳跟我們一起回家,也是要看狀況,像是這種時候,絕對不可以干擾主人,懂嗎?」

「區區小魔靈竟敢命令我!」

「想和我鬥隨時都行。不過現在,這就是底限,妳要是敢當第三者,就算是靈狐,我也絕不輕饒。」

「我才不會當第三者,明明妳才是第三者。」

「胡……胡說!我對小修是主人的愛,不是羈絆者。」

「哼!等我設法成為小修的誓約者,到時候,讓妳也把我當成主人。」

「妳永遠也不可能成為小修的誓約者。」

「小看我?我可是靈狐哦,決定了,就是要小修當我的誓約者。」

真好懂,梅琳高豎顫抖的大尾巴洩露了她絕不服輸的性格。

「不可能的事就是不可能,勸妳別白費功夫。」

「這樣說真讓我生氣,雖然妳長的還算漂亮,不過,小修肯定會更喜歡我,雪狐是世上最可愛的,我只要一撒嬌,絕對沒有精靈能拒絕。」

「抱歉,我家主人是很不可思議的存在,這世上只有靈龍配的上。」

「又來了,就算小修和小艾都見過靈龍,但是想締結誓約是不可能的,勸妳放棄這個念頭,我知道靈龍只與精靈王締結誓約,一般精靈是不可能。」

「那還是很抱歉,正好我家主人不是一般精靈。」

「哼~」「哼~」

梅琳這隻傻靈狐,我突然覺得,在迷宮與小修締結誓約真是太好了,否則一個不小心,很有可能就被梅琳搶先,靈狐確實非常可愛,難保小修不會被迷倒。

不過,看到其他靈獸巴著小修,還是令我嫉妒不已,這分明是只屬於我的權利。

「我要去整理主人的被褥,妳~別打擾小修小艾的獨處,我絕對會翻臉的。」

「真多餘的擔心,我也是有靈格的,才不會做這種不相稱的傻事。」

「真的?謝謝妳,梅琳。」

「咦~小蕾居然會……謝我?」看到我鞠躬致謝,梅琳居然動搖了。

「當然,只要是對主人好,不管是誰,我都心懷感激。」

「妳也太忠心了吧?簡直和我們靈獸一樣。」

「區區靈獸,請別拿我和妳相比。」

「才對妳另眼相看,馬上又是這樣,想吵架我奉陪。」

「不要,我現在得去為主人準備舒服的墊褥。」

說完,我不理會梅琳,逕往二樓而去,梅琳趴在窗口繼續觀望著小修和小艾,我想她還不至於去打擾這對羈絆者。

以小修的能力,應該早就發現了我們,等一會,我就用風的力量悄悄跟去,這樣才不會被他知道,我也是個偷窺狂吶!

一如既往的和平早晨,仍是寒冷的風雪天。

和平只是假象——我和艾莉絲準備著早餐,靈劍士和羈絆者親自下廚,衛士們遠遠看著議論紛紛。

因為一早醒來,昨晚原本睡在稍遠窗邊的梅琳,不知何時躺在我身邊,還把大尾巴當成被子蓋在我身上。蕾菲亞娜火冒三丈,正在二樓對梅琳說教,我只好和艾莉絲先下樓代替女僕做早餐。

早餐兼作戰會議,確認衛士們的分組、位置與任務,或許雷霆說教有了作用,梅琳乖乖坐在艾莉絲身邊,蕾菲亞娜比平常更貼近我,似乎在提防梅琳跑來搗亂。

昨晚帶著艾莉絲獨處散步,她今天精神很好,也很開心,不停撫弄梅琳的絨毛大尾,小精靈的貪玩模式表露無遺。

除了一名留守衛士,其餘精靈全都在早餐後前往派定位置,我、艾莉絲、蕾菲亞娜與梅琳則是留在山屋稍作等候,一小時之後才出發到西石林陣。

在西石林陣中等待——

我們四個坐著休息聊天,我用索敵術監視四周,與衛士隊約定過,只要老城主一出現就放出煙霧信號。

梅琳狐疑問道:「我知道大家在找精靈,究竟是要找什麼樣的精靈啊?說不定我也可以幫忙。」

我取出一張畫像:「這位就是老城主,說不定梅琳也曾經見過。」

梅琳看了畫像半响,「咦?他就是老城主?」

蕾菲亞娜:「大意了,梅琳在森林也待很久,說不定還認識,我們竟然都忘了問。」

艾莉絲:「梅琳見過他嗎?」

「他常在這片森林裡,偶而會把多餘的食物送給雪狐。」

梅琳似乎很清楚,我追問著:「妳和老城主關係好嗎?」

「談不上關係好,十幾年前他來到我們的山洞——」

梅琳說起往事,原來老城主曾經到訪雪狐棲身的山洞,而且很滿意那裡的位置與環境,想要住在稍為深一點的坑道內,雖然雪狐地域觀念不強,也無法忍受有陌生精靈睡在巢穴附近,便以武力強制驅逐,無奈老城主移動迅速,一群大雪狐趕不走他。

無論老城主想睡在哪裡,梅琳一點都不在意,只當他是個沒有惡意的森林流浪漢。

一開始梅琳只是旁觀,畢竟是同伴,看到大雪狐們的堅持,最後還是主動站出來,和老城主一對一比鬥,老城主躲不過梅琳的糾纏,總算認輸,也放棄原本的打算。

在那之後,老城主和雪狐們居然成了好朋友。當然,老城主並非用言語交好,而是準備相應的食物交關。

畢竟同住一片森林,有時下雨下雪,他會進入山洞暫歇,雪狐漸漸不太在意,偶而雨大雪大還會多住幾天,到最後,甚至整個雪季都住在山洞裡,與其說霸佔,不如說是互相幫忙,老城主會幫忙清理,很令雪狐開心,然而他常帶獵物分給小雪狐,才是大雪狐讓他住下的主要原因,大雪狐耐餓,小雪狐可沒辦法。

幾年前,老城主似乎找到更適合的住所,冬雪期間也不需要借住雪狐洞穴,為了維持友好關係,偶而他還是會帶著獵物上門分享。

這下子,我總算更加了解老城主的生活習性,收穫不小。

「梅琳知道老城主平時住在哪一個坑道嗎?」

「他已經不住坑道,雪狐們來來往往,大概是覺得不方便。」

「老城主也把坑道告訴雪狐嗎?」

「不是哦,那坑道是雪狐告訴他的,有次小雪狐受傷,他幫忙送回家,那時候大雪狐帶領走過,他才知道有坑道的存在,還用石板遮掩洞口,不過,會留個雪狐能通過的小洞,他也還蠻好心的,會清掃坑道,雪狐也很高興。」

「原來如此,坑道熟悉速度又快,難怪我們一直找不到他。」

「哼!他也說自己是最快的精靈,還不是輸給我,我才是最快。」

蕾菲亞娜吐糟梅琳:「胡說,我家主人才是最快的。」

「是是是~小修最快,這我知道了啦,妳別一直唸。」

艾莉絲接著問梅琳:「梅琳知道怎麼找老城主嗎?」

「他常用一種藥草掩蓋氣味,那是騙不了我的,但可惜我沒有刻意記住味道,不然我現在就帶你們去找他。」

我說:「的確可惜,我們還是老實搜索,也不能總把麻煩事全丟給梅琳。」

「雖說如此,我還是有辦法!只要直接去他住的地方就見的到,大概吧!這風雪天,應該不可能住在外頭。」

「誒!知道住的地方啊——」我拜託著:「可以請梅琳帶我們去嗎?」

梅琳賊賊一笑:「只要小修肯當我的誓約——」

不等她說完,蕾菲亞娜就大叫:「竟敢對主人提條件,小心我把妳煮成肉湯!」

梅琳嘆了口氣:「好啦~好啦~條件逼迫又不可能締約成功,開玩笑的,小蕾幹麻老是在意這種事啦~」

蕾菲亞娜只是哼一聲撇過頭去,艾莉絲也幫忙懇求:「梅琳,拜託妳了。」

「如果他白天不出現,晚上我再帶你們去找。」

我好奇問著:「等晚上?」

「這種好天氣或許不會在家,但是晚上肯定會回去睡覺,萬一白天我們撲了空,反而留下了氣味,說不定他回來發現又要逃跑了。」

「會不會很遠啊?晚上視線很差,移動很困難吧!」

梅琳笑了:「別擔心,離山屋不遠哦,就在高弦湖旁邊。」

「咦?」「什麼?」「竟然我們都沒發現!」

我們驚訝得大叫,難道這幾天在森林中都做了白工?

「交給我吧!如果白天找得到他,就不用那麼費事啦。」

「老城主知道梅琳是靈狐嗎?」我好奇地順帶一問。

「應該不知道,一直都是他在自言自語,我沒主動開口過,不過,多虧有我在,雪狐們對精靈比較沒那麼防備,這山上的狩獵精靈似乎也不會捕捉雪狐。」

我們在森林裡搜尋許久都沒結果,沒想到老城主居然就住在附近,雖然捨近求遠令我有點懊惱,但是,梅琳的訊息卻讓我非常高興。

梅琳起身走來,一頭鑽進我的懷裡,磨蹭著,十足像是邀功,我也撫摸她搖曳的絨毛大尾,算是回饋獎勵,摸起來真舒服,難怪艾莉絲這麼喜歡雪狐。

蕾菲亞娜盯著梅琳,似乎生氣著,卻又對她無可奈何。

我不斷專注在索敵,也注意四方是否有衛士們的煙霧訊號,直到過了中午都沒有任何消息,不得已,只好回去山屋。

大家一起吃中餐,一邊各自報告今日的見聞,幾乎都是一樣,完全沒有老城主的消息。

不過,並不是完全沒有收穫,梅琳提供的線索,是我這幾天來所得到的最棒訊息,我沒有立刻說出來,因為梅琳好一陣子沒見到老城主,我認為也不是沒可能會撲個空,等找到確切的証據後,再公開出來比較好。

不知道為什麼,梅琳表現和昨天不一樣,總是黏在我身邊,蕾菲亞娜像是和她作對一般,更是大大小小的事都藉故過來服侍。

她們的吵吵鬧鬧,吸引了衛士們的視線,拜此所賜,山屋這兩天很熱鬧,也算是百般無聊之中唯一的樂趣,艾莉絲就很享受沈浸在這個樂趣裡,因為她總是開心地笑著。

至於我~甭說了,一如往常的無語,常常身處女僕與家寵的風暴之中。

晚餐過後一個小時,我起身著裝,這次只打算和梅琳前去,人越少越好,免得驚動老城主,阿達夫斯知道我的計劃,行禮送別給予祝福。

艾莉絲和蕾菲亞娜送我到門口,這次可不能讓她們跟著。

艾莉絲對我的態度,有別於一般精靈的保守,直接擁抱上來:「小修,晚上很黑,而且又開始下雪了,要小心點,我等你回來。」

「放心吧,梅琳很可靠,這裡就像她的家,而且地方不太遠,就算出了什麼事,她跑回來求援也很快。」

蕾菲亞娜也走近小聲說:「主人,有危險就呼喚我們的名字,真名……」

我想起之前她說的真名,沒想到她又再次提醒:「好的,我沒忘記。」

「約定?」

「嗯!是約定。」

「還有,主人絕對只能有我這麼一個女僕哦。」

她說這話是盯著梅琳說的,梅琳哼的一聲別過頭去。

我摸摸她的頭:「小蕾放心,我沒打算找其他女僕,就算男的也不要。」

「約定?」

「對,是約定。」

蕾菲亞娜總算滿意地點頭後退一步,她不但忠心,獨佔慾還挺強的,難怪不願意選擇服侍其他主人,大部份僱得起僕傭的家庭,通常不會只有僱用一個。

我從艾莉絲的擁抱中解脫出來,蕾菲亞娜幫忙披上斗篷:「我去去就回來。」

「一路小心!」「主人請慢走。」

大概是因為梅琳的出現,蕾菲亞娜這兩天使用『主人』的頻率很高,連私底下也是,就好像要把這兩個字刻在我腦海裡一樣。

我戴上斗篷連帽離開山屋,梅琳走在前方帶路,一邊走一邊搖著尾巴,雖然外頭飄著小雪,仍有些許矇矓月光,我拿著夜光石晶,路並不難走,即使在夜晚,梅琳也能看清前方,了不起的靈獸。

梅琳不時回頭觀望我是否能好好跟著:「我要是走太快就說一聲。」

「我可以的,梅琳放心。」

「那個老精靈不知道我會說精靈語,我也沒打算讓其他精靈知道哦。」

「見到他之後,一切都交給我吧。」

沿著高弦湖邊走著,我指著一處冰塊四處雜沓的湖面:「梅琳~上次小艾就是在這掉進湖裡。」

「是這裡啊!這事我聽說過,那次很抱歉,我的同伴當時專心提防周圍的野獸,結果太遲注意冰層的鬆動,害小艾來不及閃避。」

「雪狐能事先知道這種事?」

「冰雪裡生存是我們的本能,知道冰層有異樣是最基本的。」

「太好了,以後還請妳多多幫忙保護小艾。」

「那當然,願賭服輸,保護主人也是應該的。」

「梅琳別再提賭注的事啦!大家都是好朋友,互相照顧就好,我也不怎麼想當主人。」

「小蕾把小修當主人侍奉,你不也很欣然接受嗎?」

「我們原本是好朋友,沒打算當她是僕人,是真的拗不過她,而且她曾經救過我,也救過小艾,所以不管怎麼樣,我都會儘量順著她的。」

「這樣啊!改天我也要救你,讓你以後都依著我。」

「不需要哦,我現在不是也都依著你嗎?」

「哈哈~小修真是溫柔,難怪還只是小精靈的小艾會如此愛你。」

「很早以前,她救過我,而我也曾救過她。」

「救過?為什麼我覺得你的說法,好像常常置身在危險之中?」

「唉~該說是情勢所逼,故事說來話長,等回到里德修拉,我再慢慢說給妳聽。」

「好的,不過,這讓我很興奮,有種日子不會無聊的感覺。」

「把危險說成不會無聊,妳的邏輯也大有問題。」

「這以後再說吧!我們已經到了。」

梅琳站定,前方是廿幾公尺高的崖壁,從崖頂垂下大大小小的冰柱。我估計離山屋才兩、三公里左右,似乎是高弦湖的最上頭,如果記憶沒錯,這裡大概是地圖上標註『高弦瀑布』所在。

「果然不是很遠。」

「我們要去的地方就在那一排冰柱的下方。」

「這冰柱真的是……好壯觀啊!」冰柱一字排開,夜色昏暗,看不到盡頭,我的鷹眼術連普通都算不上。

「這原本是個瀑布,冬天垂流結冰,就成了一根根冰柱。」

「梅琳說的冰柱下方就是原來的瀑布裡頭?」

「是啊,看到黑色石塊嗎?」

「好像石林陣那種黑色石頭。」

「對,跟我來。」

我跟著梅琳,她似乎很熟悉確實的位置,毫不猶豫地走著。

我關注著索敵,尚未有所反應。

「呵~到了,在這裡。」

我順著梅琳的視線看過去,仍是黑色堆疊的石塊,最頂處都是冰柱。藏在這種地方,要不是梅琳,我一輩子都找不到。

「這裡?」

梅琳注視著頂頭的冰柱好一陣子:「很堅固,暫時沒有掉落危險,還是得小心點。」

她跳上一塊黑色大石,我也隨後跟上。

梅琳用前爪摸著一塊黑色石頭:「全都蓋住了,小修~麻煩你搬開這塊石板。」

我疑惑著,仔細端詳她指的大石塊,原來那並不是石塊,而是一塊石板。

我發動狂暴術,移開石板,山洞顯現了,裡頭有燈光,也有個身影,似有所得我心中大喜,原來,石板上的薄冰能阻礙索敵,所以才沒能發現。

梅琳看著那身影,往前走進兩步,用左爪碰著我的手,用心語術悄悄說:【那就是小修要找的精靈。】

【謝謝,幫我守住門口,別讓他跑了。】

山洞裡頭大概有劍廬的客廳那麼大,角落有個床鋪,還有幾個木箱,中央有一個石桌,桌上點著夜光石晶,一位老精靈席地而坐,正在看書。

老精靈沒說什麼,看看梅琳又看看我,嘆了一聲:「小子,你是來找我的吧!」

我深深作揖行禮:「初次會面。晚輩修~受阿德列斯城主之託,前來找尋老城主。」

山屋的外頭,點著夜光石晶,我和小蕾坐在門前的長椅上依偎取暖。

「火焰術一直發動著,小艾的靈力沒問題嗎?」

山屋裡無事可做,小艾堅持要在門口等候小修,雖然我可以阻止風雪吹襲,卻無法隔絕低溫,除了以斗篷保暖,小艾還使用了火焰術,我們手牽手,保持彼此身子的溫暖。

「靈力還算充足,希望小修能順利找到老城主。」

「放心吧,剛剛一瞬間我感覺到小修很開心,或許他已經找到了。」

「小蕾能感應到小修的情緒,我好羨慕。」

「無論找不找的著,小修都不會有事的,有梅琳在身邊,至少不會有危險。」

「也是,梅琳比奧卡更熟悉地形——既然提起了梅琳,小蕾這兩天很異常哦。」

「有嗎?」

「很明顯就是吃醋又嫉妒。」

「什麼?那裡有吃醋嫉妒,才沒有。」我叫了起來大聲否認。

「這不是又激動了嘛!平常總是表情嚴肅,梅琳出現後,小蕾動搖不少。」

「……有那麼明顯嗎?」我弱弱地問,冷靜冷酷一向是我的專長,竟然會破功。

「就是啊!明明對我都不會這樣,對梅琳就會意氣用事。」

「小艾是羈絆者,才沒什麼好嫉妒,可是梅琳她……」

「梅琳只是靈獸,不是嗎?」

「她黏著小修,我就是心裡不舒服,明明就只有我才……才……」

「因為小蕾也希望像她一樣被抱著,然後被撫摸著尾巴嗎?」

「才不是這樣,而且我現在又沒有尾巴。」我聲音更小了,也有自覺臉紅燒燙。

「妳已經是小修的誓約者,梅琳不可能取代的。」

「當然!可是她一直在誘惑小修成為誓約者,還……還一直窩在小修懷裡,早上更過份,我一不注意,她就睡到小修身邊去,而且還貼得緊緊的,太過份了。」

「前些天小蕾不也睡在小修身邊?」

「那不一樣,是小修做惡夢,我才睡在旁邊照顧他,而且,我可沒有貼著哦。」

小艾居然發現了,那天我還特別早起,不知怎地還是被她知道。

「那今晚就讓小蕾緊貼著小修睡,這樣就公平了吧!」

「小艾~妳在胡說些什麼啦。」

「在我心目中,妳不但是姐姐,也是小修的伴侶哦——遲早會是!」

小修的姐姐——萍與小艾關係很好,是能一起洗澡的程度,或許我被當成類似的存在。

「既然是好姐妹,這事就別再說了吧。」

「梅琳的出現,意外地讓我發現小蕾會嫉妒哦!」

「我也很意外,現在的小艾居然很能捉弄我,哼~」

「沒辦法,妳總是捉弄小修,我多少也得幫羈絆者報仇。」

我們不禁一起笑了出來。

「小蕾不必那麼緊張,梅琳不可能像靈龍那樣變化成精靈形,小修能幫妳生小靈龍,但他可沒辦法讓梅琳生小靈狐,請安心吧!梅琳貼再緊也沒用的。」

「小艾又捉弄我,才不要生!」

「誒?小蕾自己明明說過,只要小修想要,妳就會答應的。」

「那時候說的不是這種意思吧?」

「總之,我希望小修能一直幸福,他的生命有一半是小蕾給的,妳也要負起責任。」

「無論如何,我會陪他到生命的最後一天,無可反悔。」

「小修可能暫時不會發現誓約者的事,但是,梅琳不會發現嗎?」

「很難說,萬一她發現小修有兩條靈線就糟了。」

「那怎麼辦?」

「沒辦法,即使小修不答應締結誓約,梅琳也可能引動靈線,到時就暪不住了。」

「如果我堅持,小修還不至於想私下締結誓約,但是梅琳就很難約束。」

「梅琳很主動,我明白誓約者對靈獸的意義,尤其是小修的高潔靈格。」

「如果我和梅琳締結誓約的話,那她應該就不會再執著小修吧。」

「大概吧!不過,多數靈獸都會找異性締約。雖然對小艾很抱歉,我就實說了,我們靈獸對待主人忠心的方式,對精靈而言,有點像是愛情的表現。」

「不,我認為小蕾對小修才不是『有點像』而已,根本就是愛情。」

「我才……」

「那小蕾敢以靈龍之名起誓,說對小修絕對沒有愛意嗎?」

「我明明付出的只是忠心而已……」

我已經不知道自己是什麼表情,也不知道這份感情算是什麼,我承認對小修是誓約者之上,但我並沒有要求他的回報,最多只是小小的單戀罷了。

「我不逼妳,一直到妳自己願意面對,我會等到那一天,也會幫妳的。」

「小艾真是的。」

「幫我,和我一起好好照顧小修,我沒有信心做好,我總是被他照顧著。」

「不用妳說,我也會好好照顧小修。」

「和我用一樣的心意,拜託了,你明明也愛著小修。」

「是愛情……嗎?」

「是愛情。」

「我……妳又在逼我。」

「拜託,答應我。」

小艾無比誠心,天真的面龐,就算是我也難以拒絕她!

「……嗯,好。直到被發現,請讓我好好隱藏,讓我偷偷愛著小修就可以了。」

「嘻咕~小蕾終於承認愛著小修。」

我抱住小艾不讓她看到我滾燙紅潤的臉:「小艾居然這麼會捉弄我。」

「哈哈~那是被妳調教出來的哦。」

「我真是自作自受。」

「哈~哈~」「哈~哈~」我們再次大笑著。

小修是好主人,小艾也是,我們就這樣靠在一起手牽著手,等著小修回家。

在高弦瀑布下的石洞之中,意外地來了一位異世界訪客——雖然老城主並不知道我是從異世界來的,也無所謂,我並不是來摧毀精靈世界的『異形』,我心中如此想著。

很不幸,老城主看到我出現時的表情,與看到『異形』差不了多少,或許他認為我有可能會摧毀他的獨居世界。

「是『修』嗎?初次相見,麻煩把石板蓋上,那是擋風用的!」

我照著吩咐做,畢竟門是我開的,也沒有理由拒絕關上,石板闔上的剎那,外頭的索敵反應全都消失,果然夠厚的冰層能瞬間隔絕索敵反應。

「到這兒坐下說話!還有,那隻靈狐也一起坐到這裡吧。不必擔心我會逃走。」老城主看穿了我的意圖。

「那就恕在下斗膽,依老城主的意思。梅琳,妳也來這坐下。」

「梅琳嗎?果然是靈狐,雖然我早猜到是這樣。」

梅琳走到身邊,閉上眼趴著休息,沒有理會老城主,如她所言,不想和外人說話。

「老城主眼利,她正是靈狐。」

「小修,如果想跟我說話,就叫我傑德瑞斯,否則就得滾出去哦!」

「這,可以的——傑德瑞斯。」

「靈狐很聽你的話,誓約者?」

「並不是,我的家人不允許我隨便締結誓約。」

先別說羈絆者,我家女僕也反對,極可能還會哭著大吵大鬧,所以我真正的理由是——不想自找麻煩。

「哦?那還真稀奇,通常能與靈獸締約,是可遇而不可求,居然還會拒絕。」

「也是有各種各樣的理由在啦!」

傑德瑞斯又多替我準備個杯子,倒進剛煮好的熱茶,似乎就算只有他自己一個,生活上也還保持一定的講究,不過,傑德瑞斯沒有立即取用,我當然也不好伸手。

「這靈狐不簡單,動作比我還快,不過,我也見識過你的速度,真要逃也跑不過你。」

「在東石林陣出現的果然是老……傑德瑞斯。」

「正是,我有預感遲早會被你逮到,這幾天刻意不出去,沒想到居然直接找到這裡。」

「抱歉,我身負阿德列斯城主的託付,非得見到你不可。」

「阿德列斯啊!這孩子還好嗎?應該夠成熟了吧?他很聰明,就是太貪玩。」

「這個……在各方面,他現在都很好。」

——既然關心孩子,就自己面對面去問,幹麻讓我來傳話——我只是心裡嘮叨幾句而已,可不能真的如此回答。

況且,就算再隨意,在父親面前隨便評論兒子,對我而言不太禮貌吶。

「所以,你打算押我回去?」

「不敢。但是阿德列斯城主真的很想見你一面,他的確有如此交待。」

「如果我說不回去,你怎麼辦?」

「這並不是正式交付的任務,說明白點,就是兒子希望父親回家的願望而已,我完全沒考慮用強迫的手段,如果……傑德瑞斯真的不願回里德修拉,能讓我知道原因嗎?」

我的確不打算拖著他回去,下山再快至少也要兩天,除非拘束他,否則其間逃跑的機率實在很高,而且,先不說該如何『拘束』,『看守老城主』對我或對衛士們而言壓力相當沈重,換句話說,他就是燙手山芋。

「呵!以前阿德列斯總是派信任的靈劍士來找我,你這小子,也被他信任著嗎?」

「算是吧!小修也是城主旗下的靈劍士之一,姑且就當是……見習靈劍士好了。」

「哈哈哈~靈劍士就是靈劍士,那裡還有分見習的。」

來到精靈世界沒幾個月就當上靈劍士,十之八九是因為艾莉絲的緣故,我是有一點本事沒錯,但我是外族,又沒什麼實績,別說是國家級政府機關,就算是在南宮家族企業裡,也不會有這種破格拔擢的好事。

「我想,城主要我一輩子保護某個重要精靈,做為交換才讓我當靈劍士,先說在前頭,這靈劍士什麼的,我一點興趣都沒有,好處就是不愁吃穿。」

「你是隨便說說的吧?我才不相信,那你要保護的是誰?居然如此重要用上一輩子?」

「抱歉,我答應過絕對要保密,既然這麼有興趣,你直接去問城主呀!」

「呃……滑頭小子,你想用這招拐我下山是吧?」

「我完全不認為這種小技倆就能請得動,而且,就算你拿下山當交換條件,我也不可能拿這個秘密當籌碼。」

「小子的價值觀很特別吶!那我就不問了,你要保護誰也不關我的事。」

傑德瑞斯放棄這個話題,我們一起喝個茶休息一下子——不,不是茶,只是熱開水而已,還以為他很講究,原來是我誤會了。

傑德瑞斯接著說:「從速度上來看,的確是有像靈劍士,你小子很年輕,多大了?」

「小修今年十八歲。」

「咦?你是說……十八歲嗎?阿德列斯在搞什麼啊!」

我知道他在質疑什麼,我自己也覺得十八歲的靈劍士,實在不太像話。

「沒錯!或許,快十九歲了吧。」

「真是年輕,很難相信十八歲就已經是靈劍士,如果不是你很厲害,就是阿德列斯是個笨蛋,說點你的實戰記錄來聽聽看。」

「呃!我在比賽裡打敗過火精聖劍迪里特爵,在布羅倪城主官邸擊退五個剌客精靈,救下加巴迪夫城主——你看,這獅子毛皮大衣就是他送的——我還剌瞎過暗黑飛龍,雖然最後被他給甩開了……」

不只是傑德瑞斯,連梅琳都抬起頭吃驚地看著我,說這些是不得已,又不能真的對老城主出手,必須取得一點信任才行。

「真的假的?」

「以靈劍士之名,絕無虛假。」

不知道為什麼,靈劍士都喜歡用這一句,我是有樣學樣。畢竟口說無憑,從腰間取出黃金勳章,傑德瑞斯看了看,點點頭,姑且算是相信了吧!

「了不起,這程度已經不是靈劍士『而已』啦。」

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地搔著頭,傑德瑞斯閉目沈思,似在考慮。

「好吧!你還真是個有趣的靈劍士,那我就告訴你,我留著這裡的理由。」

「小修洗耳恭聽。」

*您的赏赐是作者的动力
亲,打赏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