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之九十七、九十八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1-08 5:49:56pm

奇幻·玄幻


1-97

「你不會自己去查喔!這件事情教會一清二楚,下任教宗候選者絕對有資格了解,自己去找會比較清楚,我這邊也只是聽說而已。」四人在機關完全開啟之後,魚貫離開地下室,直奔樓上厄臨房間,武器在首,鬥氣、魔法之光運轉,就連莫也努力的運起相較之下十分薄弱的鬥氣。

「厄臨,你睡著了嗎?」慈來到厄臨房門口後,大家反而冷靜了下來,溫和甚至顯得有點做作的詢問語氣,輕拍著房門。四人吵雜的腳步聲將隔壁好不容易等到聖鈴音,準備睡覺的莫萊、莫雅兩兄弟叫出來。

「老爸,怎麼回事?」兩兄弟納悶的問,明明跑步聲音急促,但到了門口卻變的那麼溫和,而且三更半夜的,這些長輩是發生什麼事情了?皇宮出事情?怎麼覺得氣氛怪異到不行。

「莫萊、莫雅,我問你們,厄臨現在在哪?」

「吃完飯之後,我們問他要不要一起等聖鈴音,他說不要之後就回房間去了,現在應該在裡面吧!不過是不是醒著就不知道了,搞不好根本沒人告訴過他聖鈴音的習俗,我們要跟他說的時候他就回房間去了。」莫雅打著呵欠。

「就算睡著了,也會被這陣跟犀牛跑過去一樣大聲的腳步聲驚醒吧!」

被這樣一說,所有人看著厄臨緊閉的房門都知道事情不對勁,慈終於下定決心,就算會嚇到厄臨也要進房,緩緩打開房門,就看到窗戶大開,窗簾被風吹動,帶著雪涼了眾人的心。

 「老爸!」雷吼立刻大聲叫來站的遠了些的瑟西。「小厄臨不見了!你快點過來!」又跳又叫,驚慌失措。

「急什麼?出去外面這麼久還是毛毛躁躁的,老二去找找看有沒有線索,老三!通知衛兵,封城。」瑟西快速的命令,莫只能無奈的翻白眼。

「老爸!今天是新年,要是封城會造成多大的騷動?」所有有能力的平民都會再這一天來到皇城,參加主祭主持的祭典,各國也會在這天互相送禮,封城不就表示旋靈國治安不佳,連自己國裡的王子都丟了?這件事情會成為國際上的笑柄,瑟西罵雷吼毛躁,但自己其實也沒好到哪去吧!「二哥,先找找看有沒有什麼線索,厄臨那麼聰明,就算被抓走也會留下些線索的。」

慈點點頭:「這裡有一封短箋。」放的位置超明顯,根本走進來就看到了,只有兩個驚慌失措的笨蛋才會沒看到。

慈拿起來皺眉:「『有事,暫離,誤尋,明日即歸。』就這樣,筆跡清楚流暢,不像是受到任何脅迫,應該是安全的,只是突然出門去,不知道與那個黑暗氣息的來源有什麼關係。」

「這小鬼,就這樣出門去!什麼地方來的怪朋友?他到底有沒有想過他的身分?知不知道我們會嚇死!」一群人破口大罵,臉上還是愁容滿面,厄臨會亂跑的事情他們才剛知道不超過幾個小時,厄臨就光明正大的跑了,該不該好好管教一下?

1-98

真的要管教誰來動手?又要怎樣才不會過度刺激他,卻可以讓他得到教訓?最重要的是,他到底是去了哪裡?尤其是那樣濃郁的黑暗元素,慈焦躁的在房裡走來走去。

「不行,我去找人。」不管怎樣無法放心。抄起放在一旁的法杖,慈還是決定追著那黑暗氣息出去。

「老二,我跟你去。」雷吼站起來,拿著自己的雙手大劍,瑟西皺著眉頭,搖搖頭開口:「你們兩個等一下!」

「老爸!厄臨可能被死靈法師帶走,天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他們最擅長就是操控,我現在想到那封短箋,總覺得厄臨該不會已經被那個死靈法師控制住了,沒有去阻止,到時候等到死靈法師走遠了就來不及了!」慈身上出現聖潔的光明力量,焦急的說。

「我叫你等一下!」瑟西怒斥。「這股力量已經接近我們聖級的力量,你們兩個去也沒用,而且死靈法師一但出手都是大範圍的群攻,就你們兩個上去,是去給那個死靈法師增加收藏的嗎?老三!去通知衛官,有一個接近聖級的死靈法師在城市裡面,要他們小心戒備,幸好聖鈴音剛過,死靈法師的力量暫時沒辦法招喚大量的不死生物,還有,跟他們調一個大隊幫忙,老二,冥想,等一下你要負責所有聖光,其他祭司的力量要用在明天的祭典上,現在有空閑的高級祭司就你一個,老大,拿我的令牌去光明教會,跟他們借調聖騎士。」掏出一個令牌,雷吼立刻離開,莫早已消失無蹤。

瑟西想了想抬頭下令:「莫萊莫雅!」

「是!」兩人立刻乖乖的站好等著接受任務。

「去睡覺。」等了半天瑟西開口就這三個字,兩人只好在瑟西嚴厲的眼神下乖乖回房間去。

另一邊,厄臨跟著那個女人跳著詭異的舞蹈,很快的在風的幫助之下來到城外,會接受這奇怪的邀約厄臨非常無奈,只有三個人的舞會更是奇怪,優雅的華爾滋,精靈的輕靈跳躍,人偶僵硬的詭異抖動,這輩子誰也不會想要再有這樣的經驗,終於腳踏實地讓人鬆了口氣。

會答應這個詭異的女人,是因為她身上的黑暗氣息實在太過濃郁,完全不同於白天見到她的時候,擁有這樣的力量的人是厄臨無法抵抗的,而她看似暫時沒有對他有敵意。其次,這個女人不知道使用什麼方法,竟然找到了他,若是讓他的二舅,那個光是走在身邊就可以讓身上的幽靈全數退避的教宗候選者發現厄臨的秘密,那樣他就完蛋了!而更糟糕的是,若是這兩個人打起來,那可就真的不得了,到時候他肯定再也不能出宮。

所以當務之急就是把這兩個人隔開,千萬不要讓他們碰面, 然後弄清楚這女人想做什麼,趕快把這女人送走,自己再想想看有什麼辦法編個謊言騙過家裡那些大人,希望不會惹他們生氣,否則自己接下來的日子肯定也不會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