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之序章 - 三十九黑章 黑之心結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7-09-06 10:47:48pm

奇幻·玄幻


亞晴走出房門,果然就和女醫生說的一樣滅就躺在沙發上睡得正香

從亞晴的角度還見到圍依滿臉幸福躺在滅的身上睡得正香,看樣子折騰了一個晚上完全把她累壞了。

亞晴沒有家人,所以見到滅和圍依幸福依靠的樣子使她感到了一絲的羨慕。

但她明白只要她繼續呆在他們兩個的身邊、只要她還是黑魔使的一天,肯定會再次失控傷害他們。

為了不再打擾他們的生活、她打算不再和滅再有任何接觸。不止滅,還有旋契、石能等任何亞晴認識的人她都決定離開他們的面前。

無論去哪裡,只要不再他們的人生中出現就行。

在其他地方繼續消滅幻魔、重新來過。

這樣,以後都無需再擔心自己珍視的人再次受傷。

亞晴在心中默默下定決心。

「亞晴?妳去哪裡?」我醒了過來,正巧就被我撞見打算離開的亞晴

「我要去哪裡是我的自由吧?」

「妳要離開嗎?」我將熟睡在我身上的妹妹輕輕放在沙發上繼續讓她休息并站起來和亞晴面對面對談

「你怎麼知道…?」

「……」

其實我昨晚用我的武器能力吸收亞晴的殺意時,亞晴那殺意的源頭透過這個方式傳到了我的腦中。雖然只是片段,但我能從中看出亞晴過去也有著一群關心她的夥伴。可其中兩個都在幻魔的戰鬥中喪失了生命,這讓亞晴痛苦不已,所以她才會勉強自己變得更強好不讓他人再度在她的面前死去。

而昨天亞晴的暴走,讓她傷害了她想保護的人。這肯定讓她受到了不少打擊。我想她現在肯定比我們還要痛苦因而想要離開我們這麼想也不奇怪

「不管怎樣都不要阻止我,那樣對誰都好。」

「真的……對誰都好嗎?那妳呢?」

亞晴停下了腳步。我以為亞晴回心轉意,但其實並不是。

「我們之間還有什麼問題就現在解決吧。免得留下什麼麻煩或是遺憾。」看來她是認真想要離開我們

「亞晴你是認真的嗎?」我再次向亞晴確認

「那我倒是想要問問你。滅,你是認真想要我留下來嗎?我可是傷害過你還有圍依。你難道就不恨我嗎?」

「那是……」

「要不是我,你就不會牽扯進我們這邊的世界。你更加不會和危險的幻魔戰鬥繼續你的生活。而你現在目前所遇到的所有危險都是因為我而起的。所以你知道吧?你恨我並不奇怪。不如說反而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了。」

的確,會變成今天這樣子的確不能否認全是因為和亞晴相遇之後造成的。

我會遭到各種危險、妹妹受到傷害毫無疑問全都可以將錯怪在亞晴身上。

還記得亞晴說過吧?因為她的弱小,基地的人才會被那個男人給殺害。

可能正如亞晴所說,如果當時候亞晴無比強大甚至可以阻止男人所有可怕的行為。

那么所有人都不會死。

完全沒有人受傷的未來……

這麼完美是不可能的!

「你說什麼?」

「那種接近完美的結果不過全是亞晴妳心中妄想的【完美結局】。只要強大大家就不會受傷?只要強大就不會發生危險?妳不過是將無法達到那種結局的錯誤全都推到自己身上罷了!這不過是妳在自欺欺人!」

「說…說什麼傻話,完全在浪費我的時間。」

亞晴想要盡快離開,因為她也知道。我剛剛說的她心裡很清楚。

她知道她自己期望著不會受傷的世界,沒有人會得到不幸的事情。

那種完美般、夢幻般的妄想。

是不可能存在的。

這她比誰都清楚。

可她意識到這件事的同時卻無法承認這件事。

於是開始無視這個事實。

不斷轉牛角尖。

才導致自己的痛苦不斷累積上來。

使自己不斷在痛苦的螺旋中無法逃離。

我的話終於將亞晴激怒,亞晴瞬間黑光閃現出黑色巨鐮威脅讓我住嘴!

「別跑亞晴,你說過事情要現在解決的吧?那就給我聽好了!亞晴你不過是個十足十的大笨蛋!」

可是我在亞晴充滿殺氣的攻擊下完全沒躲開的打算。

果然和我想得一樣,亞晴在砍斷我脖子之前將黑鐮停了下來,我相信亞晴是對的。

只要我相信她還是那個看重同伴的【亞晴】她就不會對我下殺手!

「別以為我不敢傷害你,滅。」亞晴稍微使勁一刺,我的脖子被弄出了滴血來

「你是下不了手的,亞晴。之前我就已經明白了,沒有【真實】殺意的人……武器的維持是無法持久的。」

我輕輕一碰亞晴的黑鐮的刀刃。

黑色巨鐮瞬間在我的眼前破碎、完全消失。

「這就是證據。」

「就算是那樣…你又明白些什麼?為了那所謂的【完美結局】我可是一直努力又努力,但還是不行…我已經不想再看到有誰在我的眼前死去。我已經受夠了!」亞晴哭了起來還不停敲打我的身體。

如果是昨晚的我,我肯定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亞晴。

但現在已經不同。

我通過我的能力明白了亞晴真正的想法。感受她的痛苦。

「其實說真的,我從加入你們的時候開始就一直感到非常抗拒,一心想著該如何退出黑魔使的組織。但不知不覺,我也開始慢慢接受這一切。退出你們的組織已經開始變得沒這麼重要,也不覺得賭命討伐幻魔是一件壞事。倒不如說因為有我們這些人在消滅那些幻魔大家才能活到現在吧?所以我們戰鬥并不全是壞事吧?」

「說什麼蠢話!你這個想法會害死你的!當你發現你其實誰也保護不了的時候你就會和我一樣……」

「不會死的!」我非常堅定

我是認真的,

而且亞晴現在真正需要的就是【這句話】!

「你為什麼這麼肯定大家不會死?沒有證據沒有根據更沒有計劃性像個小孩似的!」

「比像小孩亞晴你比較像吧?一直在意什麼【完美結局】。像那種童話般的結局妳【一個人】肯定做不到。所以請相信我們…如果妳相信我們的話我們以後就能一起對抗幻魔、還有像那個【男人】這麼邪惡的黑魔使我們也能一起面對。這樣的話只要繼續下去【完美結局】這種事情遲早有一天一定會到來的!」

沒錯,亞晴說得沒錯,對絕對不會死亡這種明顯不可能的事情打包票的我說不定其實更像小孩。

但我可是打從心底相信我們可不會這麼輕易死掉,只要我們合力的話一定……

「滅你這個…你這個……」

我以為亞晴要再次罵我【笨蛋】

可正當我已經做好了挨罵的準備,亞晴卻出乎我預料的在我眼前流下了淚水。

亞晴眼看她就快要大哭起來

平常這麼勉強自己,偶爾向人展示自己的脆弱也是很需要的吧?

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我攤開雙手隨時準備奉出自己的身體讓亞晴哭個夠。

「滅這個大笨蛋!!」亞晴邊大罵我笨蛋邊朝著我的腹部來一記漂亮的直拳!

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嘛!雖然我已經決定獻出身體給亞晴發洩但卻完全沒有做好準備挨揍!

真的真的非常痛,大概是报刚刚我骂她的仇吧?

我連慘叫都來不及,亞晴立刻緊緊抱著我的脖子大哭起來。

這時的我也深深體會原來哄哭泣的女孩比哄自己的妹妹還辛苦幾千倍啊……

「呼……」我深深歎了一口氣,乖乖讓亞晴哭個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