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闇夜厄臨卷一之三、四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09-23 12:47:10am

奇幻·玄幻


1-3

僵硬的身體,一動就發疼的皮膚,厄臨甚至能感覺到結痂緩慢的拉開。好不容易掙扎起身,厄臨才能鬆一口氣,他清楚這些是必然,也知道這只是暫時的。

而這樣劇烈的動作終於讓沉浸在愛情裝的侍女發現他醒過來,僕人連忙替侍女整理衣物,兩人才快步走到床鋪邊。

「殿下。」侍女伸手將他攙起,力道有點大讓厄臨緊皺著眉頭,他能感覺到傷口被這一扯痛直入深處。侍女隨手把靠枕放在後面讓他躺下,男人才開口詢問他現在有沒有不適的感覺。

他是醫生,厄臨對他有印象,而接下來的事情對他並不是好事,不過厄臨沒有任何歉疚感,本來沒有,也不會有。

厄臨盡量露出微笑,扯起嘴角,張開口……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厄臨‧費齊王子殿下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他張開嘴,晃動頭部,還是沒有聲音傳出來,小小的臉上瞬間爬滿驚慌,他抬起頭看著醫生,不停張嘴搖頭,小小的手摸著脖子與嘴巴。

隨著這一系列的動作,原本漫不經心的醫生也慌了,侍女甚至發出驚叫,他們腦中只閃過那件事實:王儲啞了。照顧王儲不周的責任是死也無法解決,這不是小事!

下一刻,所有原本該出現的醫生都出現了,一群人在厄臨身上摸來摸去,用盡各種方法檢查,期間還來了一個穿著罩袍的女人,在她出現時所有人都往兩旁讓開,她過來後直接朝厄臨揮出一團白色光芒。

厄臨不知道那是什麼,不過感覺很溫暖,而且身上原本的傷口都不痛了,厄臨偷偷摸了一下,傷口消失了。只剩下痂毫無意義的存留在皮膚上。

病況沒有起色,醫生群找不到病因下,唯一能找到的結論只有精神方面的問題:儲君由於驚嚇過度,暫時失去語言能力。聽到這裡,厄臨從心底發出微笑。

  目的達成,一個啞巴是沒辦法當國王的,很快就會失去王儲的身分,從所有人目光中消失,然後,安全。

安全第一阿。

一旁,醫生群罔顧病患的養病環境,正在為了自己的性命討論不休,隨著天色漸晚,當今旋靈王國國王─鳴電‧費齊終於抽出空,來到厄臨‧費齊所住的夜宮。旁邊還跟著一堆手捧公文卷,口中不停報告的人。

「陛下,已經查出火源是由牆外向內快速延燒,起火原因還在追查,火勢迅速延燒到無法撲滅的程度原因是藥劑。」報告者身著藍色連帽衣服,將全身蓋住,僕人離兩人非常遠,不敢聽到兩人任何一句話。

自從厄臨發生意外後,宮中的警備狀態至今沒有解除,所有人神經緊繃就怕犯了點錯性命不保。

「恩。」鳴電點頭,示意他繼續報告,就在此時嘈雜的聲音傳來,藍衣男子沒有告退直接轉身離開,沒人阻止他。厄臨暗中記住這點,他一直觀察著一切。

「陛下。」厄臨認得她,是王后,也就是繼母,那個打算害死自己的女人。

以1580的經歷來看,這女人非常美麗,比使用基因調整後製造出來的偶人女性還要美麗,因為她帶著慵懶、與天真的氣息,是個派去執行間諜計畫的好人才,如果經過訓練後。

而現在她只是個惡毒的女人,美麗的毒藥,開口說出的話就像瓶口流出的甜美蜜汁,但碰觸後只剩下死亡的結局:「是不是殿下貪玩,溜出書房?孩子玩火燒了屋子。」

1-4

「我知道了。」鳴電的語氣不耐,王后只好轉移話題。

「那我就先進去探視,陛下要一起進來嗎?姊姊過世後厄臨殿下就沒有母親,我真是太粗心大意了。」王后說完正想踏入夜宮,卻被鳴電攔了下來。

「不必了,傲炎那孩子呢?給我吧!」王后後方的侍女連忙上前,把抱著的孩子交給鳴電,抱著孩子看著他紅撲撲的臉蛋,鳴電疲倦的臉上也浮現一絲溫暖。

「這麼說我才想到,陛下確實有幾天沒看到孩子了。」王后掩嘴笑著說。

這溫馨的一家三口畫面沒有持續多久,鳴電逗著孩子看著王后,開口道:「妳今後還是好好的呆在殿中,全心照顧傲炎吧!至於夜宮有什麼動靜,我想你還是不需要知道比較好,避嫌。」被他這樣說,王后再不甘心也只能轉身離開。

抱著孩子,一歲多的小小身軀已經頗具份量,僕從幾次想接過孩子,卻一再被忽視,男子一邊逗著孩子,卻雙眼沒有焦點的看著前方,心中在做著盤算,若不是前方有人引路,早已撞在門上。

進入夜宮中,男子才將傲炎‧費齊交給旁邊的僕人,卻見裡面那群醫生急匆匆的出宮,若不是被人攔下,早就衝撞到陛下。

「大膽!在……什麼?」只見醫生跟喝斥他們的侍衛低頭說了幾句話後,侍衛臉色大變,回身過來報告:「陛下,殿下……」才說到一半,男子抬手阻止,指了指旁邊臉色難看的醫生。

讓他自己說。所有人都讀得出這句話,因此醫生臉色更難看。

「陛下……」吞吞吐吐,不知該從何開口,多拖一秒鐘說不定可以多活一秒鐘。

「出了什麼事?」鳴電對於他的拖延極度不悅,醫生嚇了一跳把所有話都倒了出來:「殿下啞了,具體原因待查,初步判斷是受到過大的驚嚇,導致暫時失去語言能力,醒來後就這樣子,也請光明教派的祭司來看過。」

鳴電雙眼瞪大後馬上回到原本的樣子,不夠熟悉他的人根本看不出那瞬間的驚慌與擔憂。然後他用極度疲憊厭倦的語氣問:「除此之外還有怎樣嗎?」

「沒、沒有了,一切正常,恢復良好。」低頭不敢看鳴電有何反應,因為他剛才已經看到了不該看到的東西,該跟王后報告嗎?陛下竟然對殿下的傷勢擔憂到在眼中看的出擔憂。

「恩。」男子點點頭,又回復到原本的樣子。「退下吧!我不想聽到任何消息與他有關。」醫生身體不由顫抖了一下,連忙退開,當他走到陰暗處,幾個身著藍衣的人在他身上套上黑布蒙住他的頭架起來帶走,而路上經過了人看見那身藍色衣服連忙繞道,完全不敢看這邊一眼。

停留了一會,最後鳴電只能長長嘆息,這時一直沉睡的二王子傲炎‧費齊也醒了過來,掙扎的揮舞著可愛的小手小腳,接過孩子後將他放在地上,任由他自由行動:「來看看我的傲炎想去哪了。」

傲炎‧費齊奮力的揮舞著他的小手,發出串串笑聲往宮內跑去,沒有猶豫的跑進了厄臨‧費齊的房間,不知是裡面燈火通明還是傳來的陣陣藥味吸引了他,一直跟在後方的男子腳步緩慢了下來,揮手要所有人退下,這才慢慢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