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四部 雪山靈狐 - 4-8 是我先來的

三筆君≪【遇見精靈】≫  - 发布于2017-09-15 6:22:06pm

奇幻·玄幻


官網:http://3penjun.blogspot.tw/

---------------------------------------------------

美樂佳蒂,曾經是里德修拉傳頌的『白雪精靈』,美麗與溫柔內外兼具,出生於瓊巴里山的狩獵精靈之家,能與動物溝通的天生本領,周圍總是圍繞著鳥兒與小動物,許多男性精靈仰慕於她,為了見上一面,不惜遠道而來。

傑德瑞斯年輕時,隨著父母到山上渡假,意外扭傷腳踝,救助當地狩獵精靈,受到美樂佳蒂的照顧,雖然年紀小她三十歲左右,卻仍是一見傾心。

自此之後,傑德瑞斯總是獨自上山,只為見上佳人一面,美樂佳蒂是精靈與魔靈結合的後代,身體嬌弱,咒術也不強,傑德瑞斯的父母以此為由,不贊成兩個精靈交往,美樂佳蒂自知身份低下,幾度拒絕傑德瑞斯。

傑德瑞斯固執無比,不到百歲已是里德修拉的靈劍士,不乏異性精靈青睞,儘管承受家人的反對,又面對名流的誘惑,他始終執著於美樂佳蒂,不作二想,長達二十多年的追求,終於獲得美樂佳蒂的誓言與家人的諒解,在高弦湖的月下,締結為靈線羈絆者。

結為夫妻成為一段佳話,美樂佳蒂出生貧苦,對城民有同理心,溫柔體恤的對待,迅速佔據里德修拉男女老幼的心,從此『白雪精靈』的名聲,比王后更加響亮。

傑德瑞斯深知妻子喜愛山野自然,建造巴木塔山莊作為渡假之處,美樂佳蒂倡議,山莊不應只為他們私設,為了避免浪費資源,必須提高使用率,因此開放給百姓自由住宿,偶而,兩夫妻甚至遠道深入高弦湖,這猶如仙境般的森林,是美樂佳蒂的最愛,也是她為傑德瑞斯立下誓言托付一生的所在。

傑德瑞斯自視本領高強,護衛一向帶得不多,早期的三號山屋建造並不堅固,規模也不大,某次,饑餓的惡狼群,為了貪圖山屋外的馬匹,趁夜襲擊傑德瑞斯與美樂佳蒂,因為數量眾多,傑德瑞斯與衛士們再強也無法全部抵禦,躲在後方操弓的美樂佳蒂與隊伍中唯一的治療師,不幸受到狼群圍攻,雙雙重傷。雖然最後趕跑惡獸,但是缺少治療師的急救,美樂佳蒂終究死在傑德瑞斯的懷裡。

回到里德修拉的傑德瑞斯,終日鬱鬱寡歡,不問政事,阿德列斯雖然還年輕,也不得不代替父親治理市政,美樂佳蒂的美貌善良,受到里德修拉城民的愛戴,她的死,整個城市沈於悲傷一蹶不振,傑德瑞斯自覺再也無法面對,將城主一職交給阿德列斯,並交代不必找他,孤身隱遁瓊巴里山深處,音訊渺茫。

阿德列斯一開始忙於政務,也不知道父親跑哪兒去,更不可能搜索整個廣大山區,直至近年,不斷傳出發現老城主的消息,才開始命令城務廳著手調查,最後得出結論,認為老城主隱居於高弦湖底下的森林之中,便三番兩次調派搜索隊伍前來找尋。

「原來,高弦湖是王后的最愛。」王后只是精靈民間習俗對城主妻子的尊稱,並非王國的真正王后,我採納通稱並無不妥。

「在這裡,就能感覺到美樂佳蒂的靈魂,彷彿在我左右。」

傑德瑞斯說著與美樂佳蒂的點滴往事,眼睛閃耀著光芒,語氣平穩,卻時不時聳動肩膀掩不住激動,我靜靜地聽著,心中感嘆那久而彌堅的愛情,不因羈絆者的離開而消失,甚至選擇放棄世俗,落腳在與思念距離最接近的蠻荒山野之中。

「我可以理解羈絆者的執念,只是沒想到都這麼多年了,竟然無法忘記。」

暗示著他的感覺只是執念,基本上,我個人不大相信神鬼之說,但也沒必要直接否定。

「小子,沒有羈絆者的精靈是無法理解的。」

「不,小修已經有羈絆者,所以多少也懂……傑德瑞斯的心情。」

「不可能!你不是才十八歲?羈絆者不就比你年紀大很多?」

「因為發生很多意外,最後就締結靈線,而且,我的羈絆者才十六歲哦。」

「那還只是小精靈吧?」他的語氣中,已經視我為說謊的放羊小孩。

「我還以為傑德瑞斯很了解愛情,年紀能阻擋彼此相愛嗎?」

美樂佳蒂大傑德瑞斯卅多歲,他卻強調年齡不是問題,正好拿來回敬他的質疑。

「哈哈哈~還以為你只是個無毛小子,沒想到居然能對我說教。」

「不敢,絕非不敬之意,順帶一提——在下早就長毛啦!」

正在喝茶的老城主,差點噗地就把茶水給噴出來,拍拍胸膛順順氣。

「咳…咳……嗯……放棄俗世的我,不會在乎這種小事,隨意點。」

「話說回來,阿德列斯城主畢竟還是你兒子吧?」

「有席禮亞陪著,沒問題的,我也不是什麼都沒想,就一股腦全丟給他。」

的確,席禮亞很有智慧,看起來比阿德列斯成熟多了,反而阿德列斯在席禮亞面前,顯得更加孩子氣,而且,阿德列斯分明就比席禮亞年紀大了好幾十歲,反差好大。

「我不是指這個,就算是城主,也是會想念父親。」

「我也想念阿德列斯,那並不表示必須一起生活不可。」

「這點我可以同意,但是明明能相見,卻始終避而不見,這我不能認同。」

我這是稍微退讓的說法,就算不回去住,好歹也見見兒子啊!

見他不語,我繼續追擊:「我現在無法見著父母和姐姐,思念之情,如果不是有羈絆者,我肯定熬不過來。所以我能體會阿德列斯城主的心情,我答應他來找尋的,不是老城主,而是一位父親。」

傑德瑞斯閉眼沈思著,我知道他在考慮,就不再多說話,身邊的梅琳,似乎不感興趣地打著哈欠。

「小修——」傑德瑞斯表情認真地叫喚我。

「是!」

「感謝你老遠跑來,既然只是阿德列斯的私下委託,這可不會被列為功勳哦。」

「我明白,小修也沒打算追求什麼功勳,只是做了該做的事而已。」

——話說,你要是不躲起來,我還需要如此辛苦的跑上山嗎?小艾差點凍溺在高弦湖下,對我來說,即使找到老城主,也是得不償失。

這賭氣話實在沒辦法拿出來抱怨,只能自認倒楣。

「但是,我必須告訴你,我想一直在這裡生活,算是私心吧!」

我嘆了口氣:「既然決定如此,我也無所謂,這封信想請您過目。」

取出阿德列斯的信封,當初有交代,萬一老城主堅決不肯回去,就把信轉交給他。

傑德瑞斯拆開信封:「『致思念的父親』,阿德列斯早已料到我不會回去。」

他只念了開頭第一句,就把夜光石晶移向自己,開始默默閱讀。

信是密封的,我並不知道裡頭會寫些什麼東西,不過,有三張羊皮紙之多,我想應該是阿德列斯寫的,或許席禮亞也有一份吧!

傑德瑞斯專心讀信,我趁機觀察他的健康狀況,手腳俐落,老當益壯,萬一真的不肯下山,暫時也應該沒有問題。

趁機審視山洞,有桌無椅,角落有三個大小不一的置物木箱,有新有舊,應該是不同時期得到的,木箱上有幾件衣物任意擺放,碗碟鍋盆不缺是自行烹理,還有個大木桶,八成是浴盆,大致上,物品擺置稍嫌雜亂,談不上一塵不染,但至少也算乾淨簡約,老城主並非委曲求全隨便度日。

我比較好奇廁所會在哪兒?不過,算了,忘記吧!問這個實在太低俗,精靈們一向不把廁所建造在室內或太接近起居之處,但是——這裡不是上游嗎?天啊!我在胡亂猜測什麼,忘記~忘記~

——老城主你也看快一點,免得我胡思亂想呀!

傑德瑞斯終於看到最後一張信紙,雙手微顫,眼角泛出淚光,表情卻是愉悅,甚至帶著慈祥長者的光輝,突然間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原來如此,真是太好了。」

「那個……傑德瑞斯……」他會感動我可以理解,但是大笑就讓我一頭霧水。

「小子,我就要當爺爺了。」

「這樣啊~原來席禮亞夫人已經有身孕。真是……恭喜!」

真糟,我還沒學到怎麼對有身孕的精靈道賀,也不知道有沒有說錯。

傑德瑞斯再度沈思,我不語靜候,期盼這事能成為改變的契機。

但是——

「抱歉吶,雖然很開心有了孫兒,我還是打算繼續住在這裡。」

「呃,難道——」

「小修~先聽我說完。」

傑德瑞斯把信收回信封內,娓娓道來。

「我想念阿德列斯、席禮亞,也很在意未出世的孫兒。但是,我已經決定要和這個森林合為一體,在這裡,有美樂佳蒂最喜歡的景色,有她最喜歡的雪狐,高弦湖充滿我與她的回憶,度過的每一天,平靜而美好。

如果說,哪一天我忘記了,就會回去里德修拉,不過,那大概是不可能的,我忘不了,一直都是。現在離開,我的心將會空虛,活下去會變得沒有意義。所以,請讓我留在這裡,平心靜氣渡過餘生。」

我一時語塞,不知道該如何回應老城主,而且我有點難以理解,住在這裡才會空虛吧?不過,傑德瑞斯的主觀意識,不容我個人置喙。

見我失落,傑德瑞斯又接著說:「小子也別這樣。回去告訴阿德列斯,我答應,過陣子就會下山回去找他,不過,不許聲張,我會偷偷的回家,或許……每隔一段時間下山一趟也行,畢竟,我也想看看席禮亞和她的孩子。」

果然,未出世的孩子有著強大的力量,雖然沒能改變現狀,但是傑德瑞斯確確實實動搖了,還好席禮亞提供我這個寶器,否則真會鍛羽而歸。

總算放下揪著的心情,我微笑說:「謝謝傑德瑞斯,太好了~阿德列斯城主肯定會很開心的。」

「你有傳聲石晶嗎?我想下山時用來聯絡阿德列斯。」

「這個,我們隊伍好像都沒……」

傳聲石晶是管制品,我們不是正式任務,不會主動申請,況且當初也沒有想到。

「有就方便些,沒有也沒關係,你別在意!」

「不,請等等。」我解下藏在腰袋裡的靈劍士黃金勳章,放在老城主前面:「請收下這個,上面是傳聲石晶,至於配對的傳聲石晶,我會請阿德列斯城主自行保管,只要在允許的距離內,你們就可以隨意聯絡。」

傑德瑞斯吃了一驚:「不,這個,是靈劍士証明吧?你隨隨便便就要交給我嗎?」

「比起父子間的感情,這個實在不算什麼,反正它本來就是城主給的。」

我也是有那麼一點小小心機——我都把這麼重要的東西送給你,你可千萬別只是隨便說說呀!

「呵~這玩意,靈劍士都當它是寶,配戴著就會受到尊敬,絕對不會交出去。」

「是否受到尊敬,是因為做了什麼,而不是擁有了什麼。」

傑德瑞斯點點頭:「非常不錯的理解,年輕的小修,你擁有高潔的靈格。」

我打算封殺他的退路:「不暪傑德瑞斯,如果你能見見城主,對百姓也是福氣。」

「誒?」

「城主見不到你,不斷派遣衛士上山,他們離鄉背井抛妻棄子數十天,就為了尋找不回家的父親,雖說為城主辦事理所當然,但久而久之,精靈們肯定認為阿德列斯城主勞民傷財,會對他失去信心。」

「小子,你這話聽似有理,但好像是在威脅我哦!」

「我如果要威脅,一開始就會說,何必等你答應下山才出口?」

不愧是四百歲,小把戲要暪他不容易,我不認為威脅有用,否則早就用上了。

他起身走到牆邊木箱處,三個箱子輪流翻找,大概自己一時也忘了放在哪裡。

翻找之際,他也有拿起像是女性的飾品,應該是美樂佳蒂的遺物,傑德瑞斯帶著念舊的表情,端視一會才又輕輕放回去,我全都看在眼裡,內心頗有感觸。

最後,總算翻出一樣東西。

「小修,這個送你,收好。」

「這個是……」老城主給我的,也是一個黃金動章,有了歲月,但仍是金光閃閃。

「這是我的靈劍士勳章,我沒什麼好回禮,就用這個當作是朋友的見証。」

「不是吧?這應該是老城主珍貴的勳章,送我什麼的,實在是不敢當啊。」

「瞧不起我?還是嫌我年紀大?不願意和老夫交朋友?」

「這……不是這樣,小修還只是孩子,說是朋友,我也太高攀了。」

「成為朋友,是因為互相做了什麼,而不是因為有多少的年齡差距。」

傑德瑞斯不愧是四百多年的智慧,改了我的話,用來回擊我。

「那,恭敬不如從命,小修多謝了。」

「以後,不管任何地方,我們都是朋友,以名字相稱,坐椅同高,不分貴賤。」

「承蒙傑德瑞斯看的起。」

基本上,我認為老城主算是高貴的精靈,但是隨便丟下兒子就跑還是不對。

「呵~雖然上面也有一顆傳聲石晶,不過早就失效,只能當裝飾品哦!」

「小修會把它當成寶,好好珍藏。」

傑德瑞斯滿意地點點頭:「我住在這裡,還有其他精靈知道嗎?」

「不,只有我和梅琳知道。」

「可以請求小修保守祕密嗎?」

「沒問題,但是羈絆者問起,我會老實說,另外,也會私下告訴阿德列斯城主。」

「很合理,我接受。我想安安靜靜地過日子,也並不是都住在同一個地方,就算找到這裡也可能會撲空,不過,你的黃金勳章我會隨身帶著。」

「那麼,有什麼生活必需品,需要我幫忙的嗎?」

「大部份都能自給自足,缺的就去找狩獵精靈或登山精靈交換,沒問題的。」

「需要我帶訊息給阿德列斯城主嗎?」

傑德瑞斯想了一會,說:「你保証能把話帶到嗎?」

「是的,以靈劍士之名,絕對一字不漏轉達,不過我腦筋不好,長篇大論可記不住。」

「放心,兩、三句話而已。」

「簡單,小事,小修肯定辦到!」

「和阿德列斯私下說——你這個混蛋,恭喜有了孩子,我會去看你們。」

「啥?混……蛋嗎?這個?」

誰敢說城主是個混蛋?別玩我啊!

「嗯,我對小修保証,只要一字不漏轉達,阿德列斯肯定知道是我的意思,你放心,絕對不會有事的,如果口氣一樣更好。」

我咽了一口口水:「真的假的,傑德瑞斯,你可別戲弄我,這可不得了哦。」

「是不得了,但不是戲弄,外頭那些隨隨便便的衛士,還沒資格能轉達我的話哦。」

「那我回去轉達就是了。」

「你也快回去吧!如果我下山,或許會去找你,你住哪?」

「梅竹劍廬——不,以前叫梅竹別苑。」

「哦?那不是席禮亞以前住的嗎?那兒可是她的最愛,會在你手上真難以置信。」

「梅竹別苑正是席禮亞夫人的賞賜。」

「看來阿德列斯和席禮亞都很重視你,不過,認識你之後,我並不意外。」

「那麼,今晚多有叨擾,小修要告辭了。」

我起身作揖行禮,梅琳也跟著起起身,不過,她繞著傑德瑞斯轉了一圈,才又回到我身邊,在傑德瑞斯的回禮之後,我步出山洞,幫忙蓋好石板。

沿著高弦湖畔,回去山屋的路上,一人一狐踏雪齊行。

我開心地拿著老城主送的黃金勳章「梅琳~我們總算可以下山回家了。」

「你早點問我,今天就已經回家了。」

「抱歉,我沒想到妳會認識老城主。」

「只是剛好知道這麼一個精靈而已,我根本不知道他就是老城主。」

「無論如何,這次要謝謝妳,否則,不知道要找多久才能遇到傑德瑞斯。」

「知道靈狐的厲害吧!」

「剛才妳繞著傑德瑞斯走一圈,有什麼意義嗎?」

「沒什麼,把味道牢牢記住而已,只要他出現在森林裡,我大概都能找到。」

「好厲害,鼻子這麼靈。」靈獸也具有野獸的本能,我倒也沒多意外。

「哈~哈~你可以再多稱讚點沒關係!」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想著傑德瑞斯,最令我在意的,是他和美樂佳蒂的事。

美樂佳蒂死後,傑德瑞斯幾乎活在回憶之中,彷彿任何事都無可取代,獨自活在山上二十幾年,他打算住多久?三十年?五十年?一百年?或者更久。

我才不在乎他會住多久,我擔心的是——艾莉絲,當我百年離世之後,她會怎麼度過剩餘的四百年?會孤獨活在自己的記憶中多久?

原本冀望未來生下若干孩子,能代替我陪伴艾莉絲,但是從老城主的例子來看,我的想法過於一廂情願。

艾莉絲和蕾菲亞娜都想為我找到靈龍,締約分享生命力而活得更久,我當然也希望如此,獨活的悲哀由我承擔就好,艾莉絲依賴性高,我實在為她感到憂心。

想著想著,尋找靈龍也是沒有頭緒的事,輕嘆了一口氣,這種事只能隨緣。

終於看見等我歸來的少女們,正在山屋門前揮著手,甜美的笑容,總能讓我暫時忘卻煩惱,我快步前去,好想快點告訴她們好消息。

不,在那之前,我要先抱抱我最擔心的羈絆者——艾莉絲!

回到山屋之後,我召集所有精靈,包含衛士們,說明見到老城主的事,但是我省略羈絆者王后的故事,也隱暪老城主的住所,席禮亞的懷孕當然更不能說,只提及老城主已經答應,會主動連絡阿德列斯城主。

最後,衛士們聽到我宣布任務已經結束,紛紛高興得互相道賀,我還真是不習慣精靈們溫吞的歡呼方式,人類的擁抱、擊掌、吹口哨,才是真正的興奮啊!

不過,有位精靈總是儘量用人類的方式與我互動,她也是我想家時的慰藉。

艾莉絲抱住我的腰:「不愧是小修,見到了老城主。」

「不能這麼說,全靠梅琳幫了大忙。」

梅琳聽到讚美,開心地搖晃大尾巴,又是趾高氣昂的表情,兩百多歲還像個孩子般。

蕾菲亞娜遞來一杯熱茶:「恭喜小修,總算能回家了。」

「嗯!這次也麻煩小蕾許多的幫忙和照顧。」

「不客氣,如果會做惡夢,我還是很樂意安慰你哦。」

「哈~不會了啦!」

阿達夫斯走來:「修閣下託福,沒想到如此快速完成任務,真是太好了。」

「是啊!接下來就要回去,有什麼計劃嗎?」

「明天請閣下幾位先走,我會派帕林薩副隊長和奧卡隨行護衛帶路,我們其餘後天才出發。」

「不一起走嗎?」

「一號山屋沒辦法住那麼多精靈,分批是必要的,而且,任務結束了,我也不想讓衛士們急行軍前進,輕鬆點就好。」

「可是衛士們也會想早點回家吧?」

「其實啊!比起預期的回家時間,已經算是提早太多啦!本來都有打算要待上一個月左右,託閣下的福,衛士們已經夠滿意了。」

僅僅指派必要的護衛與嚮導同行,這樣安排明顯是為了尊重靈劍士,我也心存感激。

「也是吶,得在一號山屋和巴木塔山莊落腳住個一晚才行,好像沒什麼方法可以一下子就回到里德修拉。」

「閣下到巴木塔山莊時,也請好好享受溫泉,把疲勞都清除乾淨。」

「正有此意,那就不客氣,明天我們先走一步。」

以往,身為王國的小精靈公主,礙於身份無法深入高山遊玩,托小修的福,這回我玩的很盡興,還帶上一隻大尾雪狐回家。

兩天後,我們順利到達巴木塔山莊,仍舊只有森町留守,帕林薩副隊長和奧卡作為先遣,彼此道別之後,便直接趕路下山,打算先回城務廳報告任務進度。

小修正在附近走走看看,我和小蕾則享受著房間裡的溫泉,梅琳趴在池邊休息。

「小修是不是有點不太一樣?」小蕾對誓約者的心情真是敏銳。

「我也有感覺到,大概是見過老城主回來之後,一見面就抱住,又不是離開非常久。」

梅琳:「妳不是很喜歡抱嗎?而且妳們也常常抱在一起不是嗎?」

「是喜歡啊!可是,那也抱得太久啦~羞死我了!一堆精靈旁邊看著。」

小蕾:「如果是小艾抱上去還能理解,雖然說也沒什麼問題,但是如此主動不像小修的作風,光是找到老城主應該不至於會有這樣的轉變。」

「妳這樣說,好像我很沒有羞恥心,我才不會那樣啦!」

「誒?」「是嗎?」

小蕾和梅琳同時看著我,一副完全不相信的眼神,氣死我了~

梅琳不甩我的否認,自顧地說:「不只是找到老城主而已,我想,大概是聽到美樂佳蒂和傑德瑞斯的故事,小修心裡有了一些感觸,才會那樣抱住小艾。」

「美樂佳蒂和傑德瑞斯的故事?」

小蕾:「小修回來居然沒說這件事,梅琳能說來聽聽嗎?」

梅琳:「說出來也是可以啦!不過,小修可能認為那是老城主的隱私,所以才不說的,妳們如果想知道……」

小蕾:「我會保密,如果不知道實情,就沒辦法幫主人解憂啊!」

「我也想知道,拜託了~梅琳!」

梅琳便把在山洞內聽到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明,雖然是轉述,大概也有九成以上的程度,連席禮亞懷孕的事都說了出來。

小蕾:「我大概明白,小修又在擔心無謂的事。」

「唉~我也明白,難怪小修會抱住我不放,他怕我會和老城主一樣。」

梅琳大叫:「等等!妳們明白了什麼?我也要知道,我完全不明白啊!」

小蕾:「回去再告訴妳,這故事很長,總之,小修擔心自己死了小艾會很寂寞。」

「大概就是這樣,小蕾剛剛說了,是無謂的擔心。」

梅琳:「呃……好啦!妳們之後一定要告訴我哦~」

「梅琳要不要也進來泡溫泉,很舒服啊!難道妳怕水嗎?」

「謝謝小艾,我並不怕水,不過,熱呼呼的,我可不覺得舒服哦。」

小蕾:「別忘了,梅琳是雪狐哦!溫泉對她來說太熱了。」

梅琳不懷好意笑著說:「也不是不行哦,等一會我要陪小修一起泡溫泉。」

小蕾臉色大變:「妳說什麼?可惡,什麼一起泡,太沒節操了!昨晚妳又偷偷跑去跟小修睡,我都知道哦,真的是……」

「有什麼不好?小修很喜歡啊,還滿足地抱著我那大尾巴哦。」

「嗚~小艾,妳聽到沒?這雪狐竟然想色誘小修,太過份了。」

小蕾拉著我控訴,只差沒哭出來,我倒是快笑噴了,對於梅琳,龍女的嫉妒心挺強的。

我安慰著:「沒事啦!在小修的家鄉,他們經常養狗養貓,也會摸摸頭摸摸尾巴抱著睡,很正常的,就是寵物那樣的感情啊!」

梅琳則是落井下石:「要是小蕾不服,也可以和我一起陪小修泡溫泉啊!嘻~嘻~」

她看準小蕾不敢如此放肆,被挑釁的小蕾一臉紅通通,不知道是生氣還是害羞。

「別擔心,以小修的個性,就算梅琳是雪狐,也不可能完全不在意,他不會答應一起泡溫泉,梅琳只是在捉弄你罷了。」

「說的也是!可惡的靈狐,當初和她打賭真是失算,應該把她丟在山上就好。」

不管我怎麼勸,小蕾就是害怕被『主人』遺棄,根本也是『無謂的擔心』。

我們進入溫泉沒多久,還得一起好一陣子,這樣下去,小蕾和梅琳肯定又會吵起來,我設法換個話題緩和一下氣氛。

「梅琳~不如現在就說說小修的來歷和我們的故事,會想聽嗎?」

小蕾:「誒?不等回去再說嗎?」

「沒關係啦!早說晚說都一樣,不然妳們太閒總是在拌嘴吵架。」

梅琳把頭抬起來,點點頭,匍伏到我旁邊:「我想知道,拜託。」

「聽完可得保密,只有住在劍廬的家人,才能知道這些事。」

「我以靈狐的身份起誓,請放心。」

「妳聽完可別嚇一跳哦。」

「我可是靈狐,什麼事都碰過,才不會嚇一跳。」

我看了看小蕾,似乎不太情願,但是也沒有反對,她大概也認為,既然住在一起,這種事遲早都要知道。

我從自己公主的身份開始說起,王城大火逃到人間,遇上小修和萍姐,然後被小修救回到精靈世界,再加上伯納登的事,而小蕾是靈龍的事則完全不提。

梅琳聽完都呆了,連嘴巴都忘了闔起來。

小蕾看到梅琳的表情,似乎很滿意:「喂~口水都流出來了。」

「抱……抱歉!」梅琳把口水一抺,「『人類』?另一個世界?我知道小修很特別,但是,實在是特別過了頭。」

小蕾驕傲地說:「我早跟妳說過,我家主人是不可思議的存在,才不是普通的精靈。」

「我希望有一天能夠陪著小修一起回到人間,他一定很想念父母和姐姐。」

梅琳叫著:「不行吧!小艾在沒有精靈樹的地方,沒辦法活下去吧?」

「小修會提供靈素給我,我可以和他一起生活。」

「那也不對,妳不是說人類只有一百年生命,那他死後,妳不就……」

「那個……沒關係的,能活多久就多久,只要能在一起,其他的我無所謂。」

我沒提到小蕾與小修締約的事,梅琳並不知道小修已經取得小蕾的一半生命。

梅琳:「明明還是小精靈,卻好堅強。」

「沒辦法,小修是我的羈絆者,我的命也是他救的,我已經決定要這麼做。」

小蕾:「小修回去我也絕對會跟著去。」

梅琳又叫了起來:「什麼?小艾跟著去就算了,妳這個魔靈在攪和什麼呀?」

小蕾:「沒辦法,小修是我的主人,我早已立誓要伴隨他到生命的最後一天。」

梅琳:「我先警告妳,沒有魔素的地方,能活個半年就算了不起,可別說妳完全不知道有這回事,說是忠心也太超過了!」

小蕾:「我當然知道,不過,誓言就是誓言。」

梅琳:「妳們倆個的覺悟真不得了。」

我和小蕾相視一笑,或許這就是我們的命運,與生命中註定那個人的羈絆。

梅琳突然站了起來:「好~交給我,就讓我來幫助小修吧!」

「咦?」「啥?」

我和小蕾不解地看著梅琳。

「我現在知道為什麼妳們阻止我和小修締結誓約,是想得到靈龍分享的生命,我說的沒錯吧?」

「嗯……也算是這樣吧!」

「那我告訴妳們,我可不是一般的靈獸哦!我最世上最強……呃,最……是世上僅次於靈龍的靈狐,我少說也有數千年生命,也可以分給小修哦。」

「不會吧!」「區區靈獸,是在說大話吧?」我和小蕾都不太相信。

「一般靈獸當然是沒辦法分享生命,但是,我的存在並不只是一般靈獸,妳們沒見過會說過話的靈獸吧?」

「嗯……」

我有見過,但是該怎麼回答啊?我知道的小蕾不但會說話,還能變化成魔靈形。

「靈龍就會說話,分享的生命超過萬年。」小蕾不急不徐地反駁梅琳。

梅琳:「妳別老是拿靈龍和我比啦。」

「哼~」小蕾撇過頭去,不理會梅琳。

梅琳:「所以說,只要我和小修締結誓約,他不就可以活得更久了嗎?」

「……」「……」

我和小蕾一時不知如何應對,小蕾又不想說出締約的事。

我們無語,反而令梅琳更驚訝,她原本以為這樣的說法,我們肯定會很高興地接受。

沈默一會,最後是小蕾先開口:「小修擁有能夠和靈龍締約的能力,而且我相信,他的誓約靈龍遲早會出現,這是小修的宿命,御龍寶劍就是証明。」

梅琳:「喂~這種沒有根據的事要怎麼相信啦?就算小修小艾都遇過靈龍,要靈龍肯與精靈王之外的精靈締約,那幾乎是不可能的吧?更何況,小修還只是活不到一百年的『人類』。」

我笑著說:「不只是小蕾哦,我也是一樣相信著哦。」

「小艾和小蕾主僕真的是……明明我現在就能幫助小修,妳們卻寧可相信那幾乎不可能的希望。」

「那個希望會成真,我和小蕾都是這麼想的。」我點著頭。

我打算強硬地不讓梅琳和小修締約,但是我發現小蕾不知為何有點興奮……

她拍手大叫:「這樣吧!梅琳,不如妳和小艾締約,妳也喜歡小艾吧?把生命分享給她,這樣小修和小艾都能活得更久。」

「小艾我也喜歡,不過小修才是我的第一選擇——」梅琳猛搖頭大叫:「喂~完全不對,妳們搞錯方向了吧?小艾活再久有什麼用?小修要是只能活一百年,小艾獨活到兩、三千歲不是更悲慘?」

小蕾:「才不會,不然我們來打個賭。」

梅琳叫著:「還賭?這次又要賭什麼?」

我也搞不清楚小蕾葫蘆裡賣什麼藥。

小蕾:「要是我家主人和靈龍締約,妳就要乖乖成為小艾的誓約者。」

梅琳:「還以為是什麼賭注,無聊~這我穩嬴的啦!再說,輸嬴我都不吃虧。」

「陰溝裡也是會翻船的,上次不知道是誰說沒有精靈能打的過自己。」

「妳說什麼?那個……那個不算,小修根本就不是精靈,他是『人類』啊!」

「所以這次妳就沒問題嗎?」

「可惡!明知小修超強,妳還故意引誘我打賭,這次我要加碼一次扳回來!」

「加碼?」

「對!輸的自願承認嬴家做主人,不可違抗命令,絕對不准頂嘴!」

小蕾從池裡昂然起身,雙手叉腰:「別說我不乾脆,就奉陪到底。」

我想阻止胡鬧:「小蕾、梅琳妳們別這樣。」

小蕾:「這樣多好,以後我和梅琳就不會吵架了,而且小艾又能多個誓約者。」

梅琳:「沒錯,以後小蕾不准再跟我頂嘴,還要叫我主人,哈哈哈~」

小蕾放鬆地靠在池邊微笑著,梅琳也大笑著,互相以勝利者的姿態瞪視著。

我大嘆一口氣:「唉~真拿妳們兩個沒辦法吶。」

梅琳眼睛都笑瞇了:「小~蕾~小~姐~總不能一直等到天長地久才分勝負吧?」

小蕾也是瞇眼壞笑:「當然,這種事要盡快解決,梅琳一直色瞇瞇黏著小修也不好。」

「小蕾才是色瞇瞇的啦!別說我不給時間,一年行不行?再久一點也無所謂。」

「給妳一年時間巴著小修轉?就算只有一天我都受不了。」

「啥?一天?妳以為靈龍叫一下就會過來嗎?」

「沒錯,我就是這樣以為的!」

話剛說完,小蕾兩眼泛出紅光瞪著梅琳,放出難以言喻的氣場,伴隨低沈的吼音,梅琳反射動作般全身毛髮豎了起來,如臨大敵……

平時的小蕾絕對不會如此衝動,因為梅琳對小修總是親密磨蹭,嫉妒的龍心少女終於暴走,甚至不顧自曝身份。

我再次嘆氣:「梅琳,妳一點勝算都沒有,輸定了啊~」

有兩百年歲月的梅琳,其實一點都不笨,但是,小蕾是靈獸也是過來人,還知道梅琳只與雪狐生活,不曾見識過精靈的『心機』,換個角度來看,梅琳太過自負,才總是被『靈獸前輩』欺負,小蕾完全掌握狀況,擺明吃定了梅琳。

沈默了幾分鐘之後——

梅琳自暴自棄趴伏地上,沒氣地說:「竟然……怎麼會……會看到這種東西……」

小蕾笑得更開懷:「抱歉,是我先來的,後來的想硬搶,那可不行喲~」

我獨自在巴木塔山莊的周邊散步,雖然仍是白雪世界,但周遭的景色真的不錯,不愧是旅遊勝地,比起高弦湖的寒凍,這裡算是暖和。

如果可以,一定要再來這裡渡假,住上一天,泡個溫泉,也算是極樂享受,想起在人類世界時,為了泡湯賞楓,飛了好幾趟海外,海外?又想起好久沒坐過飛機,已經快要忘記坐飛機的感覺,不過老靈龍弗列格曼載著在天空飛翔卻是記得很清楚,從天空中看夜景真是美,一轉念,又想起在人間遊樂園裡看到的夜景,沒多久,又想起一起坐在摩天輪的萍姐,逼問我是否喜歡艾莉絲的情景。

就這樣,我一邊走一邊回憶,人類世界與精靈世界的回憶不斷交織,雖然都只是片斷,然而——

把這些片斷串連在一起的,就是艾莉絲吶!

如果現在失去了艾莉絲,自己會怎麼樣?

會瘋掉嗎?還是會自暴自棄?還是像老城主一樣,獨居在回憶最多的地方?

反過來,艾莉絲如果失去了我,她又會如何呢?

無法想像,或許在我有限的生命裡,得設法為她做點什麼才行!

如果蕾菲亞娜和梅琳能夠一直陪伴艾莉絲就好……

我看看天空,大呼一口氣,停——我想太多了,誰願意陪誰多久,並非能夠由我決定,得停下這想法才行!

三個索敵反應還在溫泉池裡,很正常,除了森町在廚房忙碌,沒有其他精靈或野獸,很安全,不管我走的有多遠,也絕對不讓少女們消失在索敵範圍內。

但是似乎有誰釋放了靈力,反應只有瞬間而已,而且沒有惡意,之後,也沒特別異狀,或許又是艾莉絲在大玩特玩,我莞爾一笑,要是貿然衝進去,那可是很難看的。

估算少女們泡好溫泉的時間,我回到山莊房間,蕾菲亞娜正在擺設餐具,艾莉絲坐在窗邊,抱著撫摸懶洋洋的梅琳,兩位少女臉上都是非常愉快的表情。

「我回來了,這溫泉看來很有效果,泡過之後,妳們都是精神百倍。」

蕾菲亞娜:「是啊主人~這溫泉的確很不錯,你是先吃飯?還是先洗澡?」

「如果晚飯準備好,就一起先吃飯,晚點再洗吧!」

艾莉絲也移坐到桌邊,坐在我的對面,蕾菲亞娜走到門口搖著掛鈴,是招呼森町送上餐點的信號。

「明天早點出發,我打算下午就到城務廳,盡快了結這次的事。」

「我陪你去城務廳,小修是想對城主報告吧?」艾莉絲點點頭回應。

「是的,小蕾和梅琳就先留在劍廬……」我發現靈狐無精打采,「咦?梅琳不舒服嗎?」

「我沒事,我很好,什麼事都沒有……」這回答真是有氣無力。

這時森町敲門進房,把餐點一一擺到桌上,我道個謝,森町收起餐盤,行禮退出。

見森町離開,艾莉絲起身走到我身邊,抱住我的脖子,把我的頭深深埋進她的胸前。

「誒?」抱得有點久,不是發情,也不像是撒嬌,是在安慰我嗎?

艾莉絲:「你想太多了,那些都不是該擔心的問題,小修只要想著,和我們在一起的每一天該怎麼過就行了。」

「嗯!我知道了。」

真不愧是羈絆者,我在偷偷煩惱她也能發現。

艾莉絲放開了手,但是又親吻了我的臉龐。

「哇~」「呃……真大膽!」

蕾菲亞娜和梅琳因為艾莉絲大膽示愛而眼睛發亮。

艾莉絲嘟嘴插腰:「哼~驚訝什麼啊?不是已經偷看過靈線交纏了嗎?」

事蹟敗露,蕾菲亞娜臉紅不語別過頭去,梅琳又變成懶洋洋的模樣,蜷伏在艾莉絲腳邊,不打自招就是這麼回事。

為了化解僵局,我繼續說道:「會不會是山下溫度比較高,梅琳受不了嗎?」

蕾菲亞娜坐到我身邊,幫著盛飯舀湯:「不可能哦,只是離開山上,鬧彆扭而已。」

艾莉絲也笑著:「她沒事的,很快就好了。」

梅琳:「別管我,我很好,什麼事都沒有……」

依然是有氣無力,真的沒事嗎?

難得看到梅琳的尾巴垂落地上,平時總是翹得半天高。

之前,梅琳總是旁若無人黏著我撒嬌,蕾菲亞娜就像有著對抗意識,比平常更不害騷地貼近我,現在,梅琳卻乖乖地窩在艾莉絲懷裡,而蕾菲亞娜也恢復到原來的正常模樣,所謂正常,不過是個形容詞,蕾菲亞娜的正常服侍我總覺得就是太超過。

「暫且先當作沒事吧!有問題要說,我會盡量幫助妳的。」

梅琳:「謝謝,我很好,什麼事都沒有……」

因為沒有外人,蕾菲亞娜取了一個平底盤,把食物裝好,放在桌上。

「梅琳,這一份是妳的,過來一起吃飯。」

「好的,謝謝!」

梅琳從艾莉絲懷裡走出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乖乖吃飯。

「咦?梅琳居然會聽小蕾的話?」平常都是大眼瞪小眼互不相讓。

蕾菲亞娜:「那是主人的錯覺,她很乖很聽話哦!對吧,梅琳?」

梅琳:「是啊!我很乖,而且很聽話。」

「不會吧~好像都快哭了。」我好訝異梅琳變成這樣。

艾莉絲和蕾菲亞娜同時別過臉掩嘴竊笑,就算沒看到臉我也能知道,如果梅琳被欺負,我可不能坐視不管。

「梅琳啊~小艾和小蕾有欺負妳嗎?不要怕,告訴我,我會好好說說她們的。」

「不,完全沒有,請別擔心,真的什麼事都沒有……」

「妳看起來就是很有事吶?」

蕾菲亞娜回答說:「主人毋須擔心,梅琳過兩天自然就會恢復。」

艾莉絲也說:「女生嘛,每隔一陣子總會鬱悶個兩天,這麼追問很不好回答啊!」

「是這樣嗎?抱歉~抱歉~是我不懂事。」

女孩子總會有生理不舒服的時候,這種事我是知道的,不,那指的是人類吧?魔靈和靈狐我不知道,但是艾莉絲曾告訴過我,精靈並沒有像人類那樣的生理期。

太可疑了!但是,都已經明白說是女生的事,勉強追問就太不識相。

蕾菲亞娜:「沒事哦!小修,先吃飯吧?還是需要我餵嗎?」

「不不,我自己來,小蕾妳也一起吃飯,這裡沒外人。」

「好的!」蕾菲亞娜說完又坐回自己的位置,她也是有種說不出的怪異——

「不只梅琳,小蕾也是怪怪的。」

「有嗎?哪裡怪?雖然我是女生,但今天不是我鬱悶的日子哦。」

「不是那個啦!」真是的,又捉弄我,「從我進門之後,妳一直都有笑容。」

她平時就算笑了,沒多久就會回復面無表情,這次,即使連森町進來,她居然也保持著微笑,應該是有什麼事令她非常開心。

「真過份,主人明明說過小蕾的微笑很美,原來其實是……很怪異?」

「不是,我沒騙妳啦!笑容是真的很美,只是……」

只有艾莉絲最正常,和平時一樣,笑瞇瞇地看著我,那是我被捉弄時她的笑容。

「唉~沒事沒事,大家吃飯吧!」我認輸了!

蕾菲亞娜滿意地點點頭,她有笑容也是好事,我不打算做多餘的事自找麻煩!

只要艾莉絲能夠開心,我就很滿足,梅琳只是彆扭一陣子,蕾菲亞娜的微笑也沒什麼問題,三個少女們的心思,自忖應付不來,姑且我把梅琳也算作是少女。

——這樣不是很嗎?熱熱鬧鬧的。

我突然想通了,只有兒子和孫子還不足喚回傑德瑞斯,同樣的道理,只留下孩子是不夠的,我真心希望艾莉絲能有更多的羈絆,如同蕾菲亞娜和梅琳一般,牽扯越多,艾莉絲獨居的機率就更低了。

溫泉很棒很享受,但是,相比之下我更想念劍廬,好想趕快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