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端木之录 - 改变之初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9-10 8:57:48pm

奇幻·玄幻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甚至令人感到措手不及也不晓得该怎么解决这件事。整个端木家可说是乱套,就因为他们的家主大人端木蔚礼在出任卧底任务,太过接近教皇核心时被揭了底,到现在仍音讯全无。有人说他可能已经不在世上,也有人说他可能躲在某处等待风波过去才回来。总之,众口纷纭,谁也不知道哪个传闻才是正确的。

然而卧底身份被揭破确实千真万确之事,端木家只好开启了一场会议,把所有元老长老等等都召集起来,就连身为准唯一继承人的端木楚仁都强制出席这场会议。

出席这会议的端木楚仁早已哭红了双眼,且还是跟着端木蔚薇这鸣初术士学院图书馆守护神一起出席。

等到所有该来的人都来齐了,会议就此开始。

负责主持会议的是端木蔚礼的大哥——端木蔚腾人如其名,真的是一边忍着老毛病——胃疼,一边主持这个营救家主的会议。

“无论如何都好,我们必须把家主大人给救回来!”

“这谈何容易啊!家主大人惹了这么大的一个麻烦,我们没有遭殃就已经很好了吧!”

“但是家主大人经常干的事情就是潜入当卧底,还连续当了那么多次,有功劳也有苦劳……”

大家的意见都出了很大的分歧。

一直保持沉默的端木楚仁理所当然的非常担心端木蔚礼的安危,可是他哪有资格在这种场合开口说话,让他们去营救生死不明的端木蔚礼呢?他微微垂帘,紧抿着嘴,不发一语。

坐在他旁边的端木蔚薇本就不怎么说话。她淡然地看着所有人,最后看了看身旁的端木楚仁,忽然站起身,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只见她忽然拿出一个雕刻精致的木牌,直接扔到桌面上,让所有人瞬间安静下来,战战兢兢地看向实力仅次于端木蔚礼的她,唯有端木蔚腾苦笑不已却还是帮忙她圆场,免得气氛那么尴尬。

重点是那个木牌上面绑着一个红色的绳结,上面更是雕刻着三个字——“长老令”。

此牌一出,除了“家主令”,估计没人不敢不听持有这令牌的人的话语。

可是端木蔚薇却不发一语,淡然地扫了他们一眼便将视线放在端木楚仁身上。

大概是觉得奇怪怎么大家突然安静下来的端木楚仁这时缓缓抬眸,却在下一刻被吓到,甚至目瞪口呆。

“怎、怎么各位都看着我?”他战战兢兢地问道。

“蔚薇……你都已经拿出长老令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啊……”端木蔚腾无力地说道,他真心搞不懂他这妹妹的脑袋到底都装了些什么。

端木蔚薇面无表情地看了这个大哥一眼,又继续把视线放在端木楚仁身上。

这一次,她总算缓缓启唇道:“能救哥的只有你。”

“咦……我、我?蔚薇姑姑,我何德何能,怎么可能救得了大叔叔……”端木楚仁慌忙摇手,甚至把平时对他们的称呼都用了出来。

“放肆!此乃会议,你岂能用这种称呼?你应该称呼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一声长老呢。”一开始就不打算去营救端木蔚礼的男人拍案而起,根本就是在针对端木楚仁。

被吓到的端木楚仁差点哭了出来。

他只是不小心用了平时的口气说话,为什么要被骂成这个样子?

“呵,放肆的是你,端木蔚刹。”

“冷静点蔚刹。还有蔚薇你也稍微冷静点,他们只是还不知情。”端木蔚腾无奈地继续打圆场。

于是端木蔚薇索性不说话,只是看了端木楚仁一眼,指了指她自己的木牌又指了指他。

端木楚仁有些懵圈,不明白端木蔚薇的意思。但他看了端木蔚薇的木牌好一会儿,他这才想起端木蔚礼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把这东西送给端木楚仁。

立刻在自己的身上翻找着什么,端木楚仁便找到了“家主令”,并好好地放在桌面上。

“家主令?!难不成……”

“居然还留了这一手!”

“该死的这样岂不是在公布端木家的家主总算换了个人吗!”

大家都情绪激动,让端木楚仁有些害怕。他不太明白为什么大家要这样,更不曾料到说他手中的“家主令”是个烫手山芋的令牌。

“都安静!!”端木蔚腾突然爆发灵力,却也让他们都静下来。接着他便和气地看向楞楞的端木楚仁,无奈地说:“你不知道手持‘家主令’是代表着什么意思吧?”

“呃……有一定的权利?”

“不是的,权利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你早就已经成了端木家的家主。”

“噫咦——!?”

端木楚仁整个人是被吓了一大跳。他没想到原来他在很早以前就已经被某人给阴了,还成为了家主却不自知。

当然,不晓得家主早就换了个人担任的其余人都说起了悄悄话,根本无视端木楚仁这个新任家主。

愣怔了好一会儿,端木楚仁一想起生死未卜的端木蔚礼,一咬牙,直接拍案而起。在这瞬间内,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释放出自己的灵力,把所有人都给压制到差点透不过气来。

“你们到底还想不想救人?”端木楚仁愤怒地看着他们,压根儿不想把自己的灵力给压制住。

他是真的火了。

在这一瞬间,没人敢开口,也没人敢在继续说悄悄话。端木楚仁的灵力可说是几乎碾压他们所有人,就连端木蔚薇都露出了愕然的表情,看来她是不晓得他的灵力竟然如此之强。

“楚仁,先缓缓,他们承受不了你的灵力威压。”端木蔚腾此时开口,算是在搭救其他开始感到痛苦的会议成员们。

愤怒地扫视他们一眼,端木楚仁便慢慢第收起他的灵力,重新坐下来,不再说话。

见他总算将灵力给压制下来,端木蔚腾无奈摇摇头,旋即眼神犀利地瞪着其余人。

“那个……腾大人……这孩子的实力我们已经很了解了,那、那么……”

“我们得好好策划该如何把咱们的前家主给找回来。”

最后会议就这样继续进行下去,只是端木楚仁中途离开。端木蔚薇见状,只好跟上去,免得端木楚仁自己跑去送死。

果然她一离开会议室就看到端木楚仁换上了正装,一副准备出门的模样。

“就这么去找我哥吗?”

“嗯……我有不祥的预感。”端木楚仁微微蹙眉道。他的心中像是有一层乌云笼罩着他,让他很不安。

“是吗……其实,我也感到跟不安。”端木蔚薇罕见地露出了不安的表情。

最后他们俩相互对视,像是俩人想法一致,悄悄地从端木家离开……

***

黑暗教廷分部,端木蔚礼苦笑着看着上边灰黑的天花板。双手几乎被划破,鲜血不断地顺着伤口流淌,琵琶骨基本上也被贯穿。他真的没想到自己会落得如此下场,而且这下场竟然是被自己人给阴了。

躺在血泊之上的他几乎快要合上双目之时,他忽然感应到了某种熟悉的力量,不由笑了起来,仿若在狂笑般,那笑声让负责看管他的人都起了鸡皮疙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该死,闭嘴!!”

用脚踹了这牢狱的铁门一下,看管的人实在受不了他的狂笑,只好先离开。

这时铁门被一股力量完全破坏,端木楚仁跑了进来。当他一看到端木蔚礼身上的伤,他眼睛都瞪大了,泪水也落下。他赶紧冲到端木蔚礼身边,慌忙地为他止血,一边还要擦掉脸上的泪。

“咳……就知道……是你们两个……”

“笨蛋大叔叔!别说话啦!呜……”端木楚仁边哭边替他止血,做简单的治疗。

“……伤成这样……谁做的?”端木蔚薇走进来,看着伤成这副模样的兄长,眉头微微颦蹙。

“呵……替我……对一个背叛者……进行制裁。”端木蔚礼眼神一变,旋即缓缓地说出背叛者的名字,“端木育国。”

然后端木蔚薇人就不见了,只留下还在牢狱里的端木蔚礼和端木楚仁。

这会儿端木蔚礼已经可以坐起身,端木楚仁反倒是正襟危坐,少有的表情跟以往不太一样,看得端木蔚礼都有些怕了。他都不敢开玩笑,也不敢开口说先离开这地方。

良久,端木楚仁用传送阵把端木蔚礼和他自己给直接带回端木蔚礼的房间,还顺势把人压在身下,满脸气愤地瞪着身下的大叔叔、前任家主大人。

毕竟现在的端木楚仁已经是端木家的家主,他有绝对的权限。

“制裁的话,蔚薇姑姑会负责。但是……为什么不求救?你明明就可以向我求救不是吗!”

“呃……我这是……不想让你担心嘛~反正我也被你救出来了,你就别生我的气,好不好?”

“……不行!从今往后……你要去哪儿都好,我都会跟着你!大叔叔……不,前任家主大、人,端木蔚礼。”

看着端木楚仁这严肃的表情,端木蔚礼发现他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到最后却只能点头。于是从现在开始,端木蔚礼要进行长期的休养,只是端木楚仁会一直跟着他。

无论如何都好,从这一天起端木蔚礼失去了自由……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