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四:德魯伊 - 2-1 守護神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9-10 9:15:23pm

奇幻·玄幻


烏云密布的夜幕之下,城裡每戶人家紛紛緊鎖家門,將魔光球——由魔法師灌入龐大的光元素,使之代替蠟燭,讓不諧魔法的人也能夠在黑暗中使用、發出光亮的昂貴道具——的魔力截斷,原是華燈璀璨的城鎮,此時宛如死城般陷入萬籟俱寂的漆黑。

地面傳來的晃動一次比一次劇烈,說明紛亂的戰場越來越靠近城鎮,讓人不禁懷疑,那頭巨大魔物是不是就在城門外。是否只要牠願意,便可輕易摧毀這對牠來說不堪一擊的城市。

距離城鎮二十公里外「恩澤之林」的上空頻頻乍現紅光,林內傳來人類哀嚎、鐵器碰撞、魔物咆哮等混雜而成的駭人聲響,令人骨寒毛豎。

此時,一雙如同鷹眼的銳利雙眸正盯著恩澤之林的方向。明明除了漆黑的樹林入口之外什麼也看不見,可那雙眼卻像是能夠穿透重重樹木,對遠方的戰況一目了然。

鷹眼的主人眉頭緊皺,蒼白鬍子與歲月痕跡透露出他已邁入暮年。他在城牆上不發一語,全副武裝的防衛兵在他左右兩邊一字排開。城牆有多長,隊伍便有多長。防衛兵個個臉上憂心仲仲,心臟隨著遠方傳來的震耳欲聾聲響而劇烈起伏。

忽然,一道稍略為尖銳的女聲打破現場無形的沉重壓力。

「好想去現場看看——」

「妳閉嘴!」

女子話未說完,身旁一名手持法杖、身材精壯的年輕男子便如此低聲吼道,阻止她無視現場氣氛的發言。

女子不屑地怒視男子,可男子的眼神充斥惶恐的光芒,提心吊膽地注視鷹眼男人的背部,深怕他因此而責怪。

男子在女子耳邊嘀咕幾句,隨即女子面有難色,乖乖立正站好,不再多言。

現場再次回到沉重的寂靜,只剩遠方傳來的轟隆巨響。

不知過了多久,熏紅的夜空終於恢復成偶有星光點綴的黑幕。爾後,一名身穿全身鎧的防衛兵來到鷹眼男人面前,簡單行禮後,猛吞了一口口水,氣喘吁籲說道:

「報告,守護神……不,魔物已被擊退,但目測並無受到多少傷害。」

鷹眼男輕撫修剪整齊的山羊鬚,瞄了一眼保持行禮姿勢的防衛兵。他身上的鐵製鎧甲是經由多重魔法加持和貴重金屬打造而成,以防禦力極高而聞名,價格不菲。鷹眼男瞥了一眼防衛兵,鎧甲顯現多處破損,胸口部位彷彿被高溫融化了大部分,腰部和大腿甚至可看見分不清是血是肉的嚴重傷口。此時還能保持清醒和禮儀向自己報告,鷹眼男心中不禁讚歎對方確實是個經過嚴格訓練、擁有過人意志的防衛兵兵長。

「傷亡人數?」

「是,28人重傷昏迷,47人輕傷,暫無人死亡。」

鷹眼男再度陷入沉思。

那頭魔物與傳聞符合——不輕易殺害人類,甚至有傳牠喜愛人類。然而一星期前它罕有地從沉眠中醒來後,不知為何變得暴躁不安,繼而離開恩澤之林來到城市外圍,對城牆發射一顆又一顆的火焰彈,卻又不直接破壞城市。

這一切,全城市民都不明所以。

不過,鷹眼男心中有數,他清楚知道這頭讓市民人心惶惶的魔物目的是什麼。但男人礙於某些原因無法公告天下,只能祈禱花大錢聘請的冒險者能夠盡早到來。

۞

隔天。

「各位好,我是棣屬於一等隊的防衛兵兵長烏克斯,奉城主之命前來迎接諸位冒險者,請隨我來。」

未等我們回應,名為烏克斯的男人便轉身大步流星離開,腳步甚至有點急躁。不知從何得知我們是冒險者的身份,在距離維西諾城尚有一公里之遠時,烏克斯便踩著沉重且規律的步伐,前來迎接。

我走在烏克斯左側,無意間從他臉上瞥見一閃而逝的欣慰之情。

剛踏入城門,率先映入眼簾的不是從翔太前輩口中說的維西諾城極為富麗堂皇、宛如黃金商業城的街道,而是由無數市民站滿街道的左右兩側,形成往前方筆直延伸的人龍隊伍,放眼望去根本無法看見隊伍的盡頭。

市民看見我們的瞬間紛紛露出烏克斯剛才的表情,但不同於烏克斯,他們沒有打算掩藏自己一副救星到來的渴望之情。

這城鎮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烏克斯恭敬地請我們乘上早已準備妥當的豪華馬車。那是一架……無法用高貴、昂貴、華麗、富麗等形容詞來比喻的馬車,我相信就算是傳說級冒險者的薪金,這輩子不吃不喝也絕對買不起這輛馬車的兩個輪子。

沒錯,就是這麼誇張的奢華。

比起用金片、鑽石、水晶裝飾馬車的彆扭,我更受不了市民殷切求救般的眼神所造成的無形壓力,於是趕緊閃身進入蓬內,迅速把小窗簾拉下,將窗外的視線全部阻隔開來,這才感覺較為舒適。

「不好意思,這幾天市民都活在恐懼當中,難免無形中做出令諸位冒險者困擾之事,我為他們的失禮向您們道歉。」

一道低沉磁性的聲音自翔太前輩口中響起:「這樣的情況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他一反常態收起憨笑的臉孔。此時的他,彷彿把全世界最棘手的任務交給他都能輕易完成的感覺。

烏克斯頓了一會,道:「大約一星期前。」

「那怎麼那麼遲才委託任務?公會收到委託是三天前,我們在隔天接下任務,花了一天的時間來到這裡,再算上從亞尼城來到維西諾城所需的時間,你們應該在事情發生的隔天就委託任務才對,那也就不會有無謂的傷亡。」

英明前輩分析得頭頭是道,導致坐在我旁邊的烏克斯無法反駁。良久,才緩緩開口道:

「其實那是居住在恩澤之林深處的魔物,數百年來都不曾引發如此騷動。據聞,守護神對人類有好感,若非受到挑釁或打擾,一般都不會主動攻擊人類。牠長時間處於沉眠狀態,每十年醒一次。聽我爺爺那一代人說,維西諾城附近之所以沒有高等魔物出現,是因為懼怕於它的力量。因此維西諾人民才把牠當成守護神,並定時奉上貢品表示謝意。」

布魯斯前輩掀開窗簾讓上午的陽光斜射在馬車地板上,漫不經心說道:「那這次事件又何以發生?」

「老實說我並不清楚,詳細情況就讓我們尊敬的城主為您們解說吧。諸位,已到目的地,請下車。」

***

公告:

下星期因私事耽擱,於星期三停更一天,週六再補上。

造成不便,敬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