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XX - LXX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9-11 12:16:32am

其他·同人


风和日丽,麻雀纷飞,安静、安详的一个周日。

因为起得晚的关系,我坐在房间内,看着窗外的景色喝着绿茶。没什么原因,只是不想要太早下去而已。刚刚看过时钟了,现在是中午十二点二十三分。会早吗?大概吧。

什么?窗外的景色?没什么可以看的,就只是附近的公园罢了。自从哥哥和姐姐搬过来这里以后我几乎每天都过去玩,当然,是拉着姐姐一起过去。那个时候的哥哥被我这么要求,大概也只会说一句‘滚’来打发而已。

要说是公园嘛,太寒酸了。就只是一个大草场而已,也没什么让小孩子玩的东西。没有滑梯、没有跷跷板、没有摇马,什么都没,就只是一个比足球场还要大的草场而已。旁边是有一条人行道,但那是让大学生们从宿舍走出来市区买东西的一条小道路所以,也就只是那样了啊。

虽然我是这么说的,但那个时候我依然是每一天都把姐姐拉到那里去啊。小孩子特别容易满足这一句话,我信了。不知道以后可证会不会这样,但到时候就不是姐姐带着他了,而是我。不对,等可证到了九还是十岁的时候,我都已经二十五六岁了啊,说不定早就搬走了。

好吧,我会无缘无故把可证牵扯进来的原因是因为刚起来的时候发现我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然后可证趴在了我肚子上睡觉。

所以说为什么他这么喜欢趴在我身上睡觉啊?

那个问题之后再说。

把可证抱走以后我到厨房泡了杯绿茶,原本想要一个人到房间里面独自享受的,但想到可怜的可证正一个人躺在桌子上睡觉,所以就把他也抱进来了。好啦,其实只是不想要他突然哭起来然后哥哥上来的时候发现我在偷懒而已。

如果抱着可证走到半路的时候睡着了的话怎么办?不知道。

我是说,我不知道为什么需要担心。装潢店屋的时候,哥哥因为某个非常明显的原因,所以用软垫铺满二楼的地板,所以跌倒了的话是不会受伤的。虽说如此,但婴儿突然间被激烈摇晃的话还是会哭得蛮厉害的。但到时候我已经睡着了所以也就不会挨骂所以没什么大碍!

好了,时间到了,再这样下去我会有罪恶感,到楼下去吧!

抱着可证来到了事务所那里,推开大门便听到了哥哥的训斥声。而训斥对象呢,是灵珑和娜资。她们两个人被罚站在窗口前面,而且一个人拿着两个水桶。

不用多想,都是因为昨天的事了吧。

昨天晚上,无聊至极的我正躺在床上用手机通过社交软件和嘉盛聊天。突然之间,他传来一个链接,按进去一看,不得了啊!

影片内,灵珑硬拉着娜资,不知道说了什么结果娜资看起来有点垂头丧气的样子,走去和一个女人谈话。说了一会儿,只见娜资心平气和地走到了一个男人那里,开口第一句话就把我吓得魂飞魄散。没想到娜资还可以这么玩的啊?好友十载白交了啊!

啊我说到哪里了?哦对了。

这么强悍的娜资我还是第一次见啊。平时在这里骂人都没什么人听,结果出个门就把一个想要私吞捡来的东西的骗子弄得落荒而逃,会不会太强了点啊?而且期间并没有使用暴力,纯粹只是说话而已耶!反倒是那个男人,一手就把娜资举到了空中,这肯定会把她吓晕无误。话说回来,她到最后好像还真的晕了……

我往她那里看去,确认她没受伤以后才放下心来。

她们原本也有找我一起去的,只不过顾虑到了我的身体状况,还是算了吧。

咳咳。

抱着可证,走到了背向她们两人的位子坐下。我,实在是不忍心看她们两个被罚站。因为,我就是害她们罚站的那个人。

看到那个视频以后我‘哦’的一声就跑到了客厅拿给哥哥姐姐看,原本以为他们会觉得骄傲的,怎么知道他们两个同时说道‘上星期的事才没过多久现在就忘了’,然后哥哥还生气地说‘不好好教一教她们的话过不久肯定会出事’之类的话。虽然我知道他们是在担心灵珑和娜资但也不是这样说话的吧?难得人家在外头只依靠自己的能力解决事情的说。

“依,怎么把可证抱下来了?”姐姐从厨房出来,手中捧着两杯饮料。

“我才想问,怎么她们两个会被罚站?”我指着后方问。

“犯错就要惩罚。”哥哥坐在我前面,面无表情地看着我身后的两个人说:“上星期的事才过不久而已,这次还这么做,人家把刀子拔出来的话怎么办?”

哥哥说的有理。虽然那只是个服务员,带着刀子的可能性不大,但如果从旁边桌子拿来什么餐具的话还是会很危险的。就像乔治•卡林说的,如果你想要的话是可以用一份《纽约时报》把人打死的。

咳咳。

“但你不觉得她们有点厉害吗?”我问。

说完,哥哥往我这里瞪了一眼,然后叹了口气。

“如果没被人举起来丢到地上的话。”

到头来还是纠结于这一件事啊?

我刚说过了,哥哥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这种事情真的很危险。那力道,估计那男的用力掐一下娜资的颈项就断了吧?

“总之,妳们两个今天罚站一整天,水桶可以放下来了。”

“就算这样,对她们来说还是有点难吧?”乐寅插嘴。

“那么罚站到两点钟,然后交一篇悔过书上来。”姐姐说。

好多了,只是她们两个到底站了多久啊?如果是一来到这里就站到现在的话不就是四个小时了吗?

“再继续这样她们的脚会断掉。”我说。

“不然妳想要怎样?”哥哥问。

“以民主的方式解决问题。”我说,“除开娜资和灵珑,我们这里有五个人所以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平手。”

“那么赞成就这样放过她们的举手。”乐寅举起手说。

结果早就已经决定好了的,我是不会打没把握的仗的啊。在这里不是学生的就只有哥哥和姐姐两个人所以不管怎样我们都会……

“嘉盛!”

他没举手!为什么啊!

“好啦。”他叹了口气,把手举起来。

胜负已定,哥哥叹了一口气把她们两个叫过来,做了最后一次的训话以后便回到了他的安乐椅那里躺着。

唉,老人家,训完话连自己儿子都不看一眼就跑去睡觉。

闹剧就此结束,又有点闷了啊。

有时候真的很羡慕可证,一整天睡觉也没人会骂。虽然我这么做的话也行,但起来的时候估计已经躺在医院了啊……有时想要赖床但想到如果赖太久姐姐他们会担心,而且肚子也会饿所以就打消了那个念头。

文夏姐姐的话……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喝得烂醉以后隔天就收拾行李离开了。问过千夏姐姐她也不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说了过段日子会打电话过去关心一下。

啊不行,闷过头了。

“我上去拿本书。”通知他们一声以后我便站起来,把可证放到了沙发上以后走向门口。

通知他们只是为了让他们知道我去了哪里,如果过了一阵子还没回来的话他们也知道应该去哪里找。

走到了门口,打开事务所的大门以后差点就撞上一个箱子。

“妳是?”

眼前这一位女士抱着一个箱子,站在事务所的木门前面看着我,似乎是在怀疑自己有没有来对地方。

“这里是千夏事务所,有什么事进来再说。”我看着她说。

虽然这么说有点奇怪,但突然间要我招呼客人什么的我做不到啊。之前都是客人们自己开门进来的,很少会有人像这位女士一样站在门前等。

因为客人来了的关系,我打消了去到楼上拿书阅读的念头。我跟在女士后面,原本想要清出一个位子让她坐下,原本是想要这样的。

“虽然昨天是说会找时间来这里,但今天碰巧有空所以就来了。”那位女士这么说道。

昨天?我只记得昨天一整天都非常的无聊,别说是客人了,就连只小鸟都没。外头一整天都在下雨,看着雨景发呆的我估计也睡了几次。

“昨天那个女士,怎么来了?”灵珑问。

“来送谢礼。”她把箱子放到桌上。

灵珑知道的人,来送谢礼,难道她是钱包的主人?

我凑过去看,只见纸箱内装着的事一本又一本的书。

“冰菓首发版!”娜资拿起里头其中一本书,高兴地说:“还有秋季限定糖渍栗子事件!羔羊的盛宴、追想五断章还有折断的龙骨,全都是首发版!”

这大概是娜资最喜欢的东西了吧。我还是第一次见她那么高兴,都到了旁若无人的境界了啊。

“娜资。”姐姐无奈地叹了口气叫了一声。

姐姐这一叫把娜资的意识拉了回来。她放下手中的东西立正站好向那位女士道歉。

“没事没事,妳高兴就好。”那位女士笑着说,“还有,我叫羽灵。”

“年龄不详,身高一米七三,穿着五寸高跟鞋,脱掉的话大概只有一米六。现职大概为书店管理员。”哥哥依旧是躺在安乐椅上,非常平静的语气说:“有什么事想要委托?”

“明治,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接待客人?”姐姐不满地问。

“让客人知道我的能耐,不行吗?这也算是自我推销。”

道理。哥哥刚才大概也只是往这里瞄了一眼,什么时候?大概是我把客人请进来的那一刻吧。一开始就说过了,门口进来的那一面墙的壁纸和其它的不一样,有两种颜色,分界点于一米五的地方。

但是哥哥是怎么知道她的职业呢?

“你们两个真的应该见一面。”羽灵小姐突然说道。

“谁?”

“我丈夫,也罢,他暂时不在这里。”羽灵小姐摊开双手说,“我这次来这里只是拿东西过来罢了。”

就是这一箱书本了吧?

“为什么?”

“算是谢礼。”羽灵小姐说,“这里的两个小姐帮我把客户的钱包找回来,对此她本人原本也想要来一趟。奈何她的时间实在是太过紧凑所以就没来了,然而她托我准备一些东西当成谢礼,所以就把这一箱抱了过来。”

我看向灵珑,她看起来不是很在意的样子,比起书本,她更喜欢杂志什么的,尤其是美容杂志。还记得那一次她和灵凤一起来这里暂住一夜,说是要准备剧本结果带来了一大堆不知名的杂志和灵凤两人坐在客厅看。到最后是被姐姐问起目的才开始工作的呢。

灵珑不是很在意那不是问题,我在离开座位之前有稍微听到一点他们几人的谈话内容,灵珑可说是把所有的功劳都推到了娜资身上啊。反倒是娜资,她看着那箱子的表情就好像我看着草莓冰淇淋蛋糕一样,可以说是垂涎三尺啊。

“娜资,对吧?”羽灵小姐说,“喜欢的话就拿吧。”

不得了啊,娜资听到这一句话心花都开了。只见她往箱子里翻了一会儿,最后拿出两本书然后盯着看,似乎是在纠结着应该要哪一本。

羽灵小姐见状,知道了娜资正在干嘛,想要开口的时候却被娜资打断了。

“这本好了。”娜资把其中一本书放回箱子里,然后朝羽灵小姐鞠了个躬向她道谢。

“那个,我是说全部送给妳。”羽灵小姐指了指箱子说道。

等等,全部?这一整个箱子?不会吧?

如果里面的书全都是首发版的话那就是比我们还要老了啊,现在应该很值钱的吧?一本普通的现在市价大概是七十块钱左右,首发版的价钱大概都是翻倍,有时还有人花三倍甚至是四倍的价钱去买来收藏,也就是说……这箱子装着至少两千不!可能是三千还是四千以上的东西!

“不,不行。”娜资拒绝道,“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一如既往的客气啊……但从她的语气上来看,她其实很想要这些。说真的谁不知道啊?一开始看到那箱子里头的东西的时候就和个小孩子一样在翻,那雀跃的表情我们都看在眼里,骗不了我们的。这一次她可是掐着自己脖子硬逼着自己说出来的呢。

“没什么,反正都是我丈夫的旧书。”羽灵小姐笑着说,“没人要的话我是打算放在我的书店当二手书卖的。”

“卖我,一万块不用找。”哥哥说。

其实你很想要的吧!还一万块,这会不会太多了啊!

“买下来我就和你离婚。”

诶,果然如此。

虽然我不是很想要啦,刚刚娜资所说的书名我完全没听过但有新书看的话我是不介意啦。只是一万块真的有点太贵了点,这是为了书本倾家荡产的节奏啊。

“那至少让我还钱——”

“那就不是送妳了啊。”

对啊。人家都表明要送了,怎么可能收妳的钱啊。话说回来,妳根本就没钱还吧?

“还是太贵重了,价值一万——”

“哪有那么多啊,最多也才两千块钱。”羽灵小姐挥了挥手说。

“我——”

“买下来我们就分房睡。”

诶,妻管严啊。

才两千块钱,这比刚才便宜了五倍啊,为什么还不让买?我们最近的生活费用也没那么高啊……最近的生活,沉闷,因为没有工作。没有工作却还要支付七个人薪水,支出自然会增加,所以姐姐才会想要省点用吗……

“那至少让我还一半。”娜资坚持要还钱。

“娜资,妳有给钱的话那就不是谢礼而是买卖了啊。”我说。

“这边这位说的没错,已经表明是来送谢礼的怎么可能会收钱啊?”

可是娜资不知道是在纠结什么,迟迟不肯收下这份大礼。

“这样的话我有点困扰啊。”羽灵小姐苦笑着说,“因为这一份礼物不是我送的,而是那一位妇人。她让我随便买样东西给妳,然后和她报账。”

“那也不能花——”

“没事,妳也知道的吧?那个钱包价值多少……”

价值多少我是不知道啦,但里面有两千二百五十三令吉就是……这不就是把拿回来的钱全部交给把钱找回来的人了吗?

“我给了她这个提议以后她还觉得不够好呢,还要我到日本找作者亲笔签名然后一起送过来……”

这礼会不会太大了点啊!还要特地飞到日本欸,人家会不会见人都是个问题了啊!

“妳也知道的,有钱人阔气嘛。”羽灵小姐说,“反正我收到钱,妳也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我们双赢这不好吗?”

娜资看了姐姐和哥哥一眼,期待着他们能给出答案。奈何两人都只是耸了耸肩,表示不理。

“娜资,这是妳自己的事吧?”灵珑笑着说,“自己决定要不要收下来不就好了吗?”

“妳不是很喜欢吗?”我说,“收下来呗。”

“妳只是为了自己以后有书看才这么说的吧?”嘉盛说道。

诶,被揭穿了……

我这里有的书都已经被我读完了嘛,再读一次也没了第一次读的那一种感觉。虽然哥哥他一直在说有些书就是要读几次才能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一些细节,但我只是读过一次就记得内容了,接下来只要回想就行了啊。

娜资见我们都这么说,把视线移到尚未发言的乐寅身上。

“看着我干嘛?”乐寅问。

“之前的事我也没给你回礼,如果你说把东西收下来的话就给你一本书吧。”

这套路太深,太黑暗了啊!

乐寅如果说收下的话才有礼物,如果说不的话什么都没,这算计得太好了吧!

“如果不要的话我就另外想——”

“收下来吧。”乐寅叹了口气无奈地说,“妳还是坦率一点比较好,明明就很想要。”

我可以听见水烧开的时候水壶所发出的声音。没错,娜资的脸已经红得快要爆炸了。也难怪她会这样,毕竟自己内心的要求被人家这么大声说了出来,说她不会丢脸是假的。

“那我就当妳收下咯不好意思我有点赶时间所以先走了我们有缘再见掰掰!”

羽灵小姐丢下这一句话以后就一溜烟跑了。虽然是穿着五寸高的高跟鞋,但这跑得也有点太快了吧?

人走了以后,娜资松了一大口气,然后就和刚才一样在翻箱子。有时还能听见‘哇书签还在’的发言,简直就像个小孩一样……我也不能这么说人家,如果我眼前突然有杯冰淇淋的话我大概——

“给妳,天气有点热的关系。”

“哦有糖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