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祝融城 - 21.幽冥之神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9-11 11:30:09am

奇幻·玄幻


局势动荡不安是没办法之中的事情,就算明梓珩暂代指挥也只能拖延时间等到真正的指挥康复。然而“时间倒流”带来的副作用实在太大,司湫语依然处于一种介于半睡半醒的状态,即使他们说什么他也没听进去,整个人迷迷糊糊的。

风巽刻被勒令留在钟楼照顾司湫语实在很无奈却又无法放着他不管,只好暂时跟所喜欢的人身边分开一小段时间,很有耐心地保护这个正指挥。当然,他不但要保护司湫语,还得好好地审问那群很倒霉被司湫语抓住的真魔族。

阿唯见风巽刻要审问那群真魔族,连忙跟上去。

“等等!”阿唯慌忙叫道,让风巽刻不由停下脚步,回眸看了看他。

“有事?”风巽刻也以那淡然的语气应道。

“把那群真魔族转移到另一个更加安静的地方审问会比较好。”阿唯一脸认真地说道,同时也来到了他身旁,视线却落在那群被禁锢起来的真魔族身上。

并没有多言,风巽刻于是继续走上前,然后翠绿光芒一闪而过,他和阿唯连同那群真魔族一并转送到另一个完全没有任何人的安静地方。

紧接着,风巽刻便开始了他独特的审问。

阿唯则站在一边,算是在监视风巽刻审问犯人。

“黑暗教廷的教皇,就这么愚蠢到跟你们这群下三滥的真魔族合作?真是笑死人了。”

“住口……你这个人类!你凭什么说我们?你又不知道我们魔族是有多么的痛苦!”

“我只晓得,你们,伤了我们的人。”

是的,风巽刻从明梓珩那里得知楚绫和夏科冯的状况后,就打算审问这群真魔族。反正他又不是办不到,毕竟以他的真正身份与能力来说,这群真魔族估计都得忌惮他三分。

此时此刻方才有那种像是感觉到风巽刻似乎有些与众不同的真魔族们脸色惨白,基本上连话都不敢说出来。阿唯在旁看了,却只有满头雾水。

他不明白为何这群真魔族要如此害怕风巽刻这区区的一介人类。

而且……方才夏科冯对风巽刻产生的反应,好像也有点不对劲呢。

就在阿唯还在那边思索风巽刻到底是什么来历之时,他亲眼看到风巽刻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古怪的翠绿色小漩涡。

“风巽刻?!”

“拜托不要!不要杀了我们!!”

真魔族们纷纷求饶,几乎都下跪了。阿唯看得那目瞪口呆,不得不在心里承认风巽刻真的很特殊,特殊到真魔族都不敢对他怎么样,还得臣服于他。

阿唯实在感到困惑至极,不晓得为何自己没有害怕风巽刻。明明夏科冯这个弃暗投明的真魔族都畏惧风巽刻……

真奇怪。

“不要……不要啊……”

“我不要被关在幽冥空间……不要!!”

“饶了我们吧……我们不敢了,就算是下一次也不会再做了……”

那群真魔族满脸的恐惧,看得阿唯一愣一愣的,不太明白风巽刻那小小的漩涡究竟有多可怕。

还有就是……幽冥空间。

“风巽刻,幽冥空间……是什么意思?”阿唯突然的发问,让风巽刻不得不停止他的审问。

缓缓地看过来,对上阿唯那双刻意伪装成黑色的眼瞳,风巽刻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就仿佛……眼睛的颜色,有些不太真实。

“那是我的特殊能力,一种……奇特的空间。”

“你也是真神吗?”

“……为什么你要这么说?”

“因为你和小语有着相同的气质。当然,我只是怀疑你是真神,却无法辨认你到底是不是真神而已。”

阿唯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风巽刻罕有地呆滞住。下一刻,他便看着阿唯将自身的伪装给撤掉,恢复成原本该有的颜色,让风巽刻一瞬间便明白了真正的情况。

难怪司湫语会把“护身符”给阿唯,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原因。

“真魔族与……混血吗?”风巽刻自动消音了某些字,不过阿唯并没有注意到,反而是一直盯着他看。

“方才他说幽冥空间……所以你应该是名号为幽冥的幽冥神?”阿唯一脸认真地问道。

风巽刻以沉默作为他的回答,然后他把那群真魔族留在这儿,带着阿唯转送回到司湫语身边去。看到他们一下子不见人影,一下子冒出来,楚绫和夏科冯承认他们有点接受不到这种事情。

阿唯看了眼风巽刻,最后走到司湫语身边,不发一语。

“怎么了吗?”楚绫担心地问道。

“没事。”阿唯轻轻摇头,选择隐瞒并风巽刻的真实身份。

见状的夏科冯立马明白了这是什么情况,便轻轻拍了拍楚绫的肩膀,对她摇头,楚绫也就放弃追问下去,转而看向一脸冷漠的风巽刻。

“我们只能留在这儿,哪里都不能去吗?”楚绫实在不太情愿留在这个钟楼,她也想要去帮忙其他人。

“会长说让你们留在这里,自然有他的理由。”风巽刻淡然地说完这句话后,又不见人影,只留下他们几个。

楚绫和夏科冯面面相觑,却还是搞不懂到底风巽刻和阿唯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秘密。对于风巽刻的离去,阿唯并没有说什么,他就静静地看着依然昏迷不醒的司湫语。

良久,楚绫按捺不住,直接伸手拽着阿唯问道:“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那群真魔族呢?!”

“冷静点……”夏科冯没想到楚绫会发飙,慌忙制止她。

可是阿唯就是不开口。他不能说出风巽刻是真神之一,毕竟这可是机密中的机密。

然而楚绫就是不肯放弃追问,夏科冯还得架着她不让她打人,因为楚绫方才差点揍阿唯,吓得他不得不架着她。

即使被架着却还是不断地踢来踢去,小小的拳头不断挥动,楚绫那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格真的令人不敢恭维。就连夏科冯这个真魔族都得承认楚绫性格很火爆,却格外直率,让人无法讨厌她。

“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真相的,现在还不到时候。”说出这句话的,并非阿唯,而是原本应该还在昏迷不醒中的司湫语。

只见他已睁开双目,虽然脸色还是很苍白,但他说的那一字一句是如此的清晰。

终于楚绫不再闹,停止了她的暴力,夏科冯也暗中松了一口气,放开她。

“我会等到那一天的到来。”楚绫眼神坚定地看着阿唯。

“嗯……会的,你会等到的。”阿唯这时总算开口。

现在,司湫语醒了,但他还是很虚弱,不过不至于再度昏过去。他在阿唯和夏科冯的搀扶下站起,勉强地划出一个传送阵便把他们都给传送到钟楼最高处。

从最高处俯瞰下方的景色并不是很美。

然后,司湫语敲响了钟楼之上,那封尘已久的钟,清脆的钟声响遍整个祝融城,同时也意味着战争的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