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回到未来 - 35 如果我死了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9-11 10:58:05pm

都市·爱情


坐在病房内的张星宇轻轻叹了一口气。

没想到想见自己的那个人原来是旧爱刘丹盈,更没想到她竟然是那间瑞典降噪公司最新耳机项目的负责人。

张星宇处事一向谨慎,尤其针对商业上的合作伙伴,他一定会先派手下查清楚对方的底细背景,才会答应会晤。这一次,他委实没有把刘丹盈和瑞典的这家公司联想到一起,而只是单纯地对该公司的营业表现和过往的业绩做了调查,结果让自己不设防了。

他清楚她的个性。她这次回来,肯定不是纯粹想和凯加电子合作这么简单。

对于当年他提出分手的事情,她似乎无法释怀,于是在成功向前夫争取到一笔可观的离婚赡养费后,招兵买马了一番,伺机对他展开某种形式的报复吧。

或许,她一直都认为他是她生命中所有不幸的开端。或许,他也真的难辞其咎。

只怪当时他太年轻,也怪自己当时太冲动,一心认定了她和他在一起只是因为贪图金钱,结果分手的时候没有好好处理,当天还不顾外头下着大雨,当场狠心地把她从同居的公寓赶走。

他曾经以为自己很爱刘丹盈,因为当年他为了要和刘丹盈在一起,差点儿就和疼爱他的祖母闹翻。可是现在回想起来,他一开始之所以会被刘丹盈吸引,也是因为李瞳的关系。

他第一次见到刘丹盈,是在大学校园里的一条小道上。那时刚下完雨,他在上课途中看到她蹲在小道上悉心地在把雨后出来透气的小蜗牛一只只捡起来放在一旁的草坪。

他心上的最柔软立即被这一幕触动,童年记忆中心爱的小希蹲在路边捡蜗牛的景象马上在脑中浮现。霎时,儿时的回忆与现实的情景交错,他把对于小希的思念之情投射在眼前的刘丹盈身上,两条腿不自觉就走了过去,在她身边蹲了下来,陪着一起救蜗牛。

想着想着,多年以后的今时今日,张星宇忽地大彻大悟了:这么说来,他过去交往过的女朋友们,似乎都隐隐约约和李瞳扯上了一丝关系呢!

比如他之所以会和刘丹盈认识,就是因为她那捡蜗牛的背影让他忆起了小时候的李瞳。至于那些别的女友们,她们当中就有个和李瞳小时候一样特爱巧克力,还有个总爱在公园里吃草莓味的雪糕,更有个名字叫“佑宁”,有一个名字甚至是同音的“小夕”……

原来他在她们每一个身上都看到了一丝李瞳的影子了!

这时,他听见病房门上的把手转动的声音,接着门被推开,只见李瞳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看着她,不自主笑了:李佑希aka李瞳小姐, 原来常久以来我的心里都只有你啊!原来你的人虽然不在我身边,你在我心上早已经留下了连时间都磨砺不掉的痕印,不管眼前出现的是什么人,我看到的都只有你。

一进来就看见张星宇脸上挂着一个淘气的笑容,一双眼睛更是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瞧,不明就里的李瞳心里充满了问号:那是什么表情啊?张星宇你这个大孩子,真不知道心里又在打什么怪主意了?

可是,碍于她身后还跟着外人,她不好意思直接问,只得礼貌地对跟在她背后的客人这么说道:“进来吧。”

一见尾随李瞳走入病房的那人,张星宇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烦躁神情:怎么今天来的尽是一些不速之客?原本还以为小病是福,他可以趁机躲开所有人,安静地和心肝宝贝李瞳腻着一两天,谁料到这些闲杂人等一个个接踵而来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

跟在李瞳身后的那人,正是安承烨。

安承烨刚才在地下停车场看见刘丹盈,心里就惴惴不安,于是打电话给李瞳表示想要亲自慰问张星宇,以此为借口找到了见张星宇的机会,希望探听情况。

李瞳走到张星宇身边:“今早Cyan他们陪着我来医院后,就一直在楼下守着。现在知道你没事了,他说想上来亲自慰问,我就带他上来了。”

张星宇目无表情,客套地对安承烨道:“谢谢你的关心。”

“李小瞳。”安承烨看着李瞳道:“思彦有些关于拍摄档期的问题想和你商量,虽然不好意思要在这个时候打搅你,不过你能不能现在抽个时间和他谈谈?他正在医院大厅角落的咖啡座等着。”

不疑有他的李瞳应了一声,转头向丈夫交待说自己去去就回后便走了出去,留下张星宇和安承烨两人单独在病房。

张星宇翻了一个大白眼:“竟然在我面前明目张胆把我老婆支开?你到底想说什么?”

安承烨开门见山问道:“你见过丹盈了?”

张星宇淡漠回应:“既然她找我是要谈公事,我认为没有必要亲自见她。我花了那么多钱请来林志伟担任总裁,就是要他替我处理这些公务。若无绝对的必要,我是不会亲自处理的。你特地上来,就只是为了想问丹盈这件事?”

“我知道她一直对你当年的绝情耿耿于怀,这次回到这里八九不离十是和你有关联。”张星宇的淡定让安承烨有些诧异了:“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知道丹盈来找你?更不问为什么我认识她?”

老神在在的张星宇嘴角勾起一抹笑:“你认为我让你在李瞳周围打转之前,会不先查清楚你的底细吗?丹盈和你的关系当然很容易就这样被我查出来了。”

安承烨忍不住“哼”了一声,嗤之以鼻:“所以暗中调查别人,罔顾别人的尊严和隐私,这就是你们这种大户人家一贯的处事方式吗?其实我没有想过要隐瞒。丹盈的的确确是我表姐,而她的母亲的的确确和我妈是亲姐妹。正因如此,我老早就知道你是谁。不过,那并不是因为你是凯加电子的董事长,而是听过她提起你。我和李瞳重逢那一天,她介绍我和你认识的时候,我就认出你了。”

安承烨没说的其实还有一点:也正是因为认出了李瞳的丈夫正是当年抛弃刘丹盈的张星宇,所以才加强了安承烨想要留在身边保护她的决心。

安承烨当初对张星宇的认知就只是“玩弄了自己表姐就将她抛弃”的花花公子。不过,随着多次亲眼目睹张星宇有多么爱惜李瞳之后,安承烨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渐渐改观。

“你和丹盈的亲戚关系其实对我也并没有任何影响,因此我才决定依旧和你签约。”张星宇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放软语气又继续:“我只是为了保护李瞳,所以才会对想要接近她的人仔细彻查。她太善良,对每个人都真心以待,我不希望她因此被有企图心的人利用,所以才会事先对关于你的一切调查清楚。希望你没有因此感觉被冒犯。”

安承烨坦言:“如果你是因为别的原因调查我,我真的会介意。不过,既然你只是想保护李瞳,那就算了。”

听了他的回答,张星宇的眼神莫名温和了:“谢谢你。”

安承烨一下子懵了,不明白张星宇为何突然感谢自己,一脸疑惑。

张星宇视线飘到了远方,感性地娓娓道:“昨晚,当我孤身在海上漂流时,心里充满了恐惧。我不怕死亡,我只害怕再也看不到李瞳,也害怕如果我不在她身边,她自己一个人会有多寂寞?她自19岁起就自己一个人生活——日落后一个人睡着,日出后一个人醒来。吃饭的时候一个人,过年过节一个人,难过的时候一个人,无助的时候也是一个人。要是我死了,她就又得孤单一个了。这么想着,我的心就好疼。可是随后我又马上想到了你。想到你之后,我竟然放心,也安心了。因为我知道只要有你在,她就绝对不会是一个人。”

不知是他说起李瞳时眼神中的深情,抑或是因为他爱护李瞳而表现出来的无限包容,张星宇的这番话让安承烨隐隐恻然的同时,也被牵动了。

那一秒,病房里的两个男人之间被一份守护同一个女人的决心联系在了一起。

可惜,这份惺惺相惜也只维持了仅仅一秒钟。

下一秒,张星宇就收起难得在外人面前流露的温馨表情,恢复一贯的高冷帅拽,瞪着安承烨道:“不过,这只是昨晚感情脆弱的一时感慨。现在,我已经好好地回来了,就绝对不会让你有机可乘。”

安承烨也不甘示弱,展现一副“懒得理你”的表情,“嗤”了一声,不屑地瞟了张星宇一眼,转身头也不回走出了病房。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