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祝融城 - 24.正确目标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9-14 9:59:33pm

奇幻·玄幻


负责把那一群消灭者解决带走的风巽刻将现场留给了阿唯和楚绫。

依然停留在屋顶上的阿唯平静地看着缓缓转动的时之轮张开了带着银白鳞片的防护罩,正逐渐将整个祝融城给包围起来,还顺势将黑暗教廷的成员给隔开,一碰就会死。

“这招好强!阿唯,这招是啥名堂?”

“……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问这种问题……”

阿唯承认他有时候真的搞不懂楚绫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他无奈摇摇头,却还是回答了楚绫的问题。

那是时之轮的防护罩——“时罩”,而非结界。这个防护罩会自动隔开且夺取对防护罩所保护的事物有敌意的生物,甚至还会检测方圆百里之内的一切事物。总括而言,这个防护罩附带自动反击和检测功能。

听完阿唯的解释,楚绫便晓得了这“时罩”的功能,不由的惊叹这防护罩很厉害。

话虽如此,他们也不能掉以轻心。

“阿唯,巽刻让你跟楚绫先回钟楼一趟!”原本负担着祝融城防护结界,跟明梓珩他们同行的唯一女生——李少贞在屋下朝他们叫道。

闻言,阿唯和楚绫面面相觑,然后楚绫又抓着阿唯往下跳,还顺手抓了李少贞的手全速往钟楼奔去。途中李少贞完全是被吓傻,因为那速度真的太恐怖了啦!

回到钟楼的时候,漆黑的天边,一轮银月已高挂天际。

用跳的方式直接跳到最高处,楚绫将阿唯和李少贞平安带到目的地。

“怎么你们全都在这里?”阿唯有些愣怔地问道,因为他以为钟楼应该只有夏科冯和司湫语还有风巽刻跟那个消灭者。岂知在这里的不只是他们,还多出了应该在最前线的其余认识的同伴。

耸耸肩表示其实也不明白为何自己也要在此集合的白惊哲指了指风巽刻,那意思再清楚不过。

看来是风巽刻负责召集他们这几个……实力在其他救援之员之上的强者。

“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风巽刻忽然冒出这句话。

“怎么了吗?”阿唯问道,估计这里面也就只有他最有资格开口了。

“黑暗教廷的教皇和消灭者的首领联手攻打祝融城。”风巽刻语气平淡地回答,可是他那平淡的语气背后,赫然带着一丝愤怒!就算是不太熟悉他的人都感觉得出他的愤怒。

“……还有谁也是他们的目标?”明梓珩知道风巽刻是在生气,于是便代替其他人询问他。

很努力地平息自己的怒气后,风巽刻便看向阿唯,其他人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那意思再清楚不够,楚绫脸色都变了。

阿唯紧抿着嘴,不发一语。

“我不明白……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的目标会是阿唯?”楚绫提出了她的疑问,因为这不合常理,尤其黑暗教廷的教皇和消灭者的首领竟然同时出动,就为了阿唯。

对于楚绫的提问,其他人也表示他们也想知道为什么目标是阿唯。

知晓阿唯是真魔族混血的其实就只有镇长的祝燊、青梅竹马的楚绫和时之神司湫语,而风巽刻跟司湫语一样也是真神,虽然是幽冥神但那眼力还是有的,能够认出阿唯的真实身份。

“……绫,他们应该是知晓我的真实身份,所以才会想要在我还没成年之前,将我除去。”

这番话是阿唯亲口说出来的。

看着阿唯那很平静的表情,楚绫原本想说的话全都吞进肚子里,再也说不出来。她有些沮丧,也对自己无法帮助阿唯而感到懊恼。

知道楚绫是在关心自己的阿唯看到她露出这种表情,一时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他想要安慰她,让她别如此沮丧。

“先继续正事吧……风巽刻,为什么阿唯会是他们的目标?”白惊哲将话题拉回来,不解地问道。

早就知道他们会问自己这个问题的风巽刻索性保持缄默。这边厢还在努力安慰楚绫的阿唯当然有听到他们的提问,不由在心里迟疑起来,考虑着是否该将事实告知于他们。但这种事情,实在不太好说出口。

反正知道目标是什么就好了,又何必介意为何会成为目标呢?

“先别纠结这件事,我们应该想办法把阿唯保护起来,不让他们得逞。”盛蜇壬这时倒是说了句正确的话。

确实,现在还是先想办法保护人才对,之后再好好搞清楚其中的原因也不迟。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

阿唯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他们都愣怔住,楚绫更是在愣了几秒后,情绪激动了起来。

“不行!阿唯,你这是在找死的节奏吗?对方可是黑暗教廷的教皇和消灭者的首领!”楚绫气急败坏地叫道,眼眶都红了。

“可是……他们的目标是我的话,我可以去当诱饵,然后你们负责偷袭……这样不行吗?再说了,我的自保能力没这么差吧……”阿唯无奈地说道,顺便把自己的想法给说出来。

楚绫猛的摇头,说不行就是不行,她绝对不会让阿唯做出这种根本就是送死的行为。

此时风巽刻也开口道:“我也不赞成。太危险了。”

知道他们是怕自己的自保能力不够的阿唯真的很想直接爆出自己的实力其实堪比特级十阶的术士,再加上他的天赋和与其他人不同的另一种力量……算了,那毕竟是不可以告诉别人的秘密,他只好作罢。

于是他们几个就跑去商量该怎么拟定计划对抗黑暗教廷的教皇和消灭者的首领,而阿唯很孤单,被他们扔在一边,只能默默地待在同样没有加入拟定计划小组的夏科冯身边,照顾司湫语。

他和夏科冯相互对视,看到夏科冯眼底带着“你的实力明明就足以自保”的意思,不由无奈地耸耸肩。

正当他们计划着该怎么做的当儿,司湫语醒了。但他没有惊动其他人,反而还让阿唯和夏科冯别叫他们。

“很快我就会再昏过去了……不用叫他们……”

“那么,时之轮的控制权……”

“先留着……我暂时没法收回去……还有……天一亮,你跟夏科冯必须去森林一趟……他们在那边埋伏……”司湫语虚弱地说道,眼神开始涣散。

没有问为什么,阿唯就这样看着司湫语重新昏睡过去,仿佛他其实根本没醒过来。他再次跟夏科冯相互对视,彼此都露出了无奈一笑。

与此同时,计划终于拟定好,阿唯和夏科冯准备洗耳恭听,却在听了之后,一双眼都瞪圆了。

这个计划真的没问题吗……

此夜,便在他们俩持着怀疑的心态下,划下句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