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四部 雪山靈狐 - 4-9 公主密謀

三筆君≪【遇見精靈】≫  - 发布于2017-09-22 8:13:59pm

奇幻·玄幻


官網:http://3penjun.blogspot.tw/

---------------------------------------------------

里德修拉城,與出發時相比,氣候回暖不再下雪,只等積雪融化,就能回復原來的市容,剛回到劍廬,就看見伯納登戴著手套掃著殘雪,相比劍廬外頭滿是積雪,我們的院子乾淨多了,可見伯納登有多麼用心照顧這間屋子。

我為伯納登引見梅琳,梅琳也很有禮貌,繞著伯納登走了一圈,我明白她是為了記住他的味道。雖說是靈狐,但伯納登畢竟大了一倍的歲數,梅琳也同意讓伯納登知道她會說精靈語,同個屋子裡暪的事少一點,相處會比較方便。伯納登雖然吃驚,也不過是笑笑地看著我,恐怕他認為我和靈狐都是同樣稀奇的存在。

伯納登建議禮遇梅琳,給她一間房間,不過,梅琳主動拒絕了,說要和艾莉絲住同一間房,馬上就被蕾菲亞娜狠狠地拒絕,說二樓是主人的空間,不管是誰,都不能隨意上樓打擾,梅琳居然沒有回嘴,只是一句知道了,垂下耳朵不再堅持。

最後,梅琳仍不願意睡在小房間,寧可睡客廳、修煉室,甚至是院子裡,畢竟習於山野,寬闊的場地比較令她舒心,艾莉絲見她落寞,便上前抱住,說著偶而會邀請她來一起睡,梅琳才又開始搖著尾巴恢復心情。

我和艾莉絲把東西都交給蕾菲亞娜,換裝離開劍廬,一起前往城務廳。

正式報告由阿達夫斯呈送,我只需要親口告知有關老城主的事就行。

但是,並沒有事先預約,不知道阿德列斯是否會接見,只是直覺他一定急著知道父親的情形,就算有天大的事都會先放下來。

我和艾莉絲在城務廳簡報室等候,先衝進來的是阿德列斯的官邸侍僕,還喘著大氣,真是趕急吶。侍僕請我們務必等候,說城主正在更衣,準備好馬上就過來。

三十分鐘過去,阿德列斯與席禮亞一起出現,我和艾莉絲起身行禮,阿德列斯吩咐衛士與侍僕們全部離開,也示意讓我和艾莉絲坐下來。

席禮亞:「小修閣下,公主殿下,這次辛苦了!見到老城主了吧?」

帕林薩昨天就先趕回里德修拉,估計阿德列斯已經知道大概始末。

我站起來低下頭:「是的。請容小修道歉,未能帶回老城主,有負城主所託。」

阿德列斯:「坐下啦!我沒想要怪你,那老頭很頑固,你這傢伙又太有禮貌,大概不可能綁他回來,果然沒有猜錯。」

『老頭』?阿德列斯對父親的稱呼還真隨意,傑德瑞斯也不遑多讓,還叫阿德列斯是『混蛋』,果然是一家親——我苦笑著。

「要綁……也不是不可以,在下實在不建議。」

阿德列斯:「既然能見到,我就相信你辦得到,先別管那個。重要的是,知道他為什麼不回來嗎?」

「是的,與美樂佳蒂王……母后大有關係。」

差點穿梆,王后是和傑德瑞斯談話時叫的,在阿德列斯面前,應該要叫母后,精靈們的抬頭用語,我還沒能運用自如。

阿德列斯:「我大概也猜的到,你說仔細給我聽。」

「是!可能會有點久,恐怕會擔誤城主的用餐時間。」

我擅自保留部份內容,並未告知搜索隊,帕林薩的報告裡自然也不會有。

阿德列斯:「沒關係啦~你們在山上辛苦那麼多天,我就算一餐沒吃也完全無所謂。」

「那請容在下詳細說明。」

我把傑德瑞斯告訴我的故事,鉅細靡遺一一轉述,阿德列斯和席禮亞一邊聽一邊點頭,他們應該早已知道其中一部份事實,阿德列斯並未打斷報告,只是默默聽著。

當我提及美樂佳蒂死去,阿德列斯把頭低下,席禮亞眼角泛著淚光,最後說到高弦湖是老城主的定情回憶之地,席禮亞更是忍不住流下眼淚。

最後,交代了老城主避開搜索的方法,與其在瀑布之下的祕密住所。

「老城主用情至深,在下實在不願自私地『押』他回來。」

阿德列斯:「母親的事可以理解,難道~這老頭對我就完全沒有半分感情嗎?」

「並不是哦!在讀著城主的信時,老城主一會落淚,一會開心,一會若有所思,如果沒有感情,情緒不會如此起伏。」

阿德列斯:「哦!原來他已經看過那封信,那麼~有說什麼嗎?」

「這個……有是有,但是……」

阿德列斯:「但是什麼?快說啊!」

「那個……老城主要我轉告一句話……」

阿德列斯:「嗯?」

「請城人大人無論如何都要原諒我,在下對老城主發誓一字不漏轉達。」

阿德列斯:「好啦!不管說什麼,你都不會有事,我也絕不會怪你。」

「那在下就說了——『你這個混蛋,恭喜有了孩子,我會去看你們的。』」

這是父子私下用語,席禮亞噗地一聲笑了出來,艾莉絲也在旁邊掩著嘴,阿德列斯則是傻眼羞卻。

席禮亞笑著說:「呵~所以老城主知道我有身孕了?」

「是的,而且非常開心,在下看得出來。」

阿德列斯終於放鬆:「這語氣……毫無疑問,就是那老頭沒錯。」

「抱歉,在下並無不敬之意。」

阿德列斯:「沒事啦!我反而確定你真的見到本人,而且應該談得蠻深入的。」

我現在明白為什麼老城主要求轉達一字不改,想必他們父子平時就是這樣說話。

「老城主不願意在眾精靈前露臉,只與在下私下相談。」

阿德列斯:「你們相談只有證辭嗎?」

我起身取出腰袋裡黃金勳章,放到阿德列斯的桌上:「這是老城主親自送給在下的,以此為物証。」

阿德列斯:「這個是……老頭的靈劍士勳章,你說他……『送給』你?沒說錯吧?」

「是的。是老城主送的,在下的靈劍士勳章也贈給老城主,做為朋友的見証。」

阿德列斯:「哦!居然和那老頭交朋友,小修也很有一套嘛!」

「老城主要求有個能與城主聯絡的傳聲石晶,但這次上山裝備裡並無攜帶,而黃金勳章裡有傳聲石晶,便送給老城主,請城主收好配對的傳聲石晶,老城主一旦下山,自會與城主連繫。」

傳聲石晶製造不易,市面上流通也少,也列為軍用管制品,如非必要不會隨便攜帶,這次任務只是搜索而且又未公開,沒辦法大方地向城務廳領取。

阿德列斯:「原來如此,真是聰明!沒準備傳聲石晶是我的失策,我晚點會向城務廳取回配對的石晶。」

席禮亞笑著說:「但是,小修就沒了靈劍士勳章。」

「無妨,老城主的黃金勳章更值錢哦。」

阿德列斯也笑著說:「那個小事啦,我補一個還給小修。」

「謝謝城主大人。」

阿德列斯:「小修,如果你再去高弦湖,能再找到老城主嗎?」

「沒問題,在下有辦法,就算不用傳聲石晶,也能掌握老城主的行蹤。」

梅琳已經記住老城主的味道,只要他還在森林裡,就有辦法找到,但是老城主只要依約下山見見兒子,阿德列斯不至於會叫我再跑一趟。

席禮亞對阿德列斯說:「真的是太好了,父親也說會回來找我們。」

「我也希望妳肚裡的孩子能得到他的祝福。」阿德列斯回應席禮亞之後,又轉過來對我說:「席禮亞懷孕的事可別洩露,我們要挑選時機對外公佈。」

「在下與小艾都會守口如瓶,阿達夫斯君與衛士們完全不知道這件事。」

席禮亞:「能保密真是謝謝你。那個,小艾公主,聽說妳不慎掉進高弦湖,身體還好嗎?」

「多謝夫人關心,還好立刻獲救,現在完全沒有問題,泡過溫泉後更舒服。」

席禮亞:「聽說小修也在場,應該沒問題。」

我趕緊說明:「不,是蕾菲亞娜救了小艾,那時候我很沒用哦。」

席禮亞:「蕾菲亞娜?」

艾莉絲解釋說:「蕾菲亞娜是我家女僕,不過,她很厲害就是了。」

席禮亞:「呵~我知道了,那個小魔靈對吧?她很仰慕小修哦。」

這個仰慕,我該怎麼解釋呢?說不出話的我,難為情的低下頭,不過艾莉絲卻……

「是啊!她很喜歡小修哦~還會跟我家寵物爭風吃醋搶主人。」

天啊~我小聲對艾莉絲說:「喂~小艾……」

席禮亞和阿德列斯都笑了出來,阿德列斯笑得連椅子都坐不太住。

阿德列斯:「呵~小修是個人才,連寵物都喜歡,小艾不會跟著吃醋嗎?」

「完全不會,小修越受大家喜歡我越開心!」艾莉絲邊說邊瞇著眼笑。

越說誤會越大,我趕忙解釋:「請放心,我很專情的,不會亂來。」

阿德列斯:「好了,好了,私事我也不管,我相信小修,不過還真是有魅力。」

席禮亞:「是啊,聽說小修走到市場,那些精靈女孩都會主動送他東西。」

這也是真的,搞得我現在都不太敢單獨上街,不是帶著艾莉絲就是蕾菲亞娜。

阿德列斯覺得不能在這個話題繼續打轉,說:「那麼小修,我這次該賞你什麼呢?你每次都推辭,我也很煩惱啊!」

「那個整修孤兒院……」

阿德列斯:「那是上次的獎賞吧?融雪之後就開工,那這一次呢?」

「就算城主大人這麼說,在下也不知道有缺什麼啊!小艾~」我轉向艾莉絲求救。

但是,艾莉絲也搖搖頭。

席禮亞:「你們倆個還真是無貪無慾。」

我想起新安達魯的事,開口試試:「小修有個請求,希望得到城主大人允許。」

阿德列斯:「說吧!」

「城主與夫人都知道小艾原本是公主!舊王城的安德烈隊長與公主感情很好,與昔日陛下如同手足一般,所以在下計劃新年之後,請假帶著小艾前往新安達魯城,拜會安德烈先生,告知公主平安的消息,他一定也很掛念小艾的安危。」

阿德列斯:「哦!我知道安德烈,確定當下就在新安達魯嗎?可別白跑哦!」

艾莉絲:「是的,他現在是新王都的巡守隊隊長。」

阿德列斯:「公主出遠門,我得先安排相應的使節團護送才行。」

艾莉絲:「城主好意小艾心領了,我打算私服前往,而且,小艾唯一的身份,就只是小修夫人而已。」

席禮亞:「如果安排使節團,等於是自曝公主的存在。」

「城主與夫人,實不相暪,在下於高弦湖收服了一隻靈狐,有小修和靈狐,幾十個盜匪也能輕鬆應付。」

阿德列斯:「靈狐?小修還真的和靈獸締結誓約?了不起啊!」

「不不,在下只是收服而已,她是……小艾的誓約靈獸。」

梅琳有交代,要是大家知道她沒誓約者,恐怕會有一堆精靈上門要求締約,那可就麻煩了,所以暫且先說是艾莉絲的締約靈獸。

——事實是,艾莉絲已經與梅琳締結誓約,所以修也不算說謊。

席禮亞:「呵~這下子公主有了專屬護衛,小修可以專心當個好丈夫。」

被城主夫人這麼一調侃,我和艾莉絲都害羞了。

「那個,城主大人,在下請假前往新安達魯一事……」

阿德列斯:「了解,我准了,不過,你還是要事先對城務廳正式提出申請。」

「在下明白,謝謝城主大人。」「小艾也多謝城主大人。」

阿德列斯把老城主的黃金勳章還給我,並說儘快打造新的靈劍士勳章,艾莉絲也特地對席禮亞道賀,精靈生育有限,能夠懷孕是件大事,城主夫人懷孕更是大事中的大事,可能還會舉辦相關活動什麼的,因此必須保密,確認沒有問題之後,才會正式公佈。

離別之前,席禮亞表達個人興趣,希望能私下會見靈狐一面,艾莉絲也答允了。

告別城主夫婦,已是落日之後,我牽著艾莉絲輕鬆走回劍廬。

「好稀奇,小修今天主動牽著我喲。」

「不行嗎?」

「是因為提到老城主的事嗎?」

「嗯。」

「我覺得他的故事很浪漫哦!」

「他不願意回里德修拉讓我很擔心。」

「還好吧!山林生活他應該已經很習慣才對。」

「不,我擔心的是妳。」

「咦?擔心我?」

「如果我死了,小艾會怎麼過日子?」

「原來是這樣!擔心我和他一樣?」

艾莉絲轉而入懷相擁,雖然仍在大街,夜黑無影,我也任她隨意。

「我無法再次締結靈線,你知道吧?」

「很清楚,所以才擔心著。」

「不過,我會和小蕾、梅琳一起好好生活下去,每天想著你,不是哭著想你,而是一邊笑一邊想著你,直到死亡的那一天為止。」

「這樣我就放心,千萬別像老城主那樣獨自生活。」

「那麼,我也要問,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小修會怎麼辦?」

「不可能的,我現在很清楚精靈的生命。」

「天有不測風雲,讓我問嘛!認真回答我。」

「我啊~和你一樣,每天想著你,直到死亡的那一天為止。」

「獨自一個?」

「我會留在里德修拉,這裡至少還有很多朋友。」

「自己一個人住?」

「當然啊!我又不可能再有羈絆者。」

「小蕾和梅琳呢?」

「小蕾總會有她自己的羈絆者,梅琳也可能會有自己的想法,我才不會因為自己孤單,就想要綁住她們,自私地讓她們陪著我。」

「先不說梅琳,如果小蕾想留在你身邊呢?」

「我會答應,這種事看開了,反正頂多就是一百歲,還不至於擔誤她的青春和未來。」

「那就好。小修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

「什麼事?」

「如果萬一我比你更早離開這個世界,請你照顧好小蕾。」

「就算妳沒要求我也會照顧她,我很清楚妳們如同親姐妹一樣。」

「不,不是幫我照顧小蕾,是如同對待我那樣地照顧她。」

「如同對待你?」

「如妻子一般。」

「妻子?讓她陪著就是極限,這我不能同意,就算和締結靈線無關,我也不想害她。」

「如果是小蕾自己選擇成為你的妻子呢?你能接受嗎?」

「妳也該明白,我不可能再締結靈線,而且妳越說越奇怪,總是說一些不可能會發生的事。」

「好吧!換個方式,如果小修又可以締結靈線,那麼,請不要逃避,試著去接納,好嗎?可以答應我這個嗎?」

「嗯!妳的要求很怪,明明是我才要這樣要求妳才對。」

「好,我答應小修,換作我,這條件我接受,那小修願意答應我嗎?」

「……」

「讓我安心嘛,拜託!」

「好吧,我答應妳,如果可以再締結靈線,我願意去接納,這樣行嗎?」

「如果能再締結靈線的是小蕾就沒問題了。」

「小艾,妳在說什麼啦!」

艾莉絲不理會我說的,把頭埋進我的胸膛:「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我覺得有點不對勁,是嗚咽聲,把艾莉絲的頭拉出來,發現她流著淚。

「等等,小艾,妳究竟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出了什麼問題嗎?」

她擦擦眼淚:「不,我很好,沒事的。我只是擔心你會選擇一個人孤獨生活,我不想你變成那樣。」

「這明明是我要擔心的事,別哭。請原諒我,我問錯問題了。」

我溫柔地親吻她的臉頰,才又改回原先的手牽手,繼續走在回家的路上。

艾莉絲慢慢恢復了平靜:「對不起,說了一些白操心的事。」

「不,我才是。」

「小修會擔心,我很開心哦。」

「一點說服力都沒有,明明還掉著眼淚。」

「不,是真的。」

「妳總是有意無意把我和小蕾送作堆,是故意的嗎?還是在測試我?」

「是故意的沒錯,但不是測試,我知道小蕾喜歡你,而且,是在這之上。」

我沒那麼遲鈍,早就知道是這麼回事,只是沒想到艾莉絲會直接挑明說出口。

「那還真糟,該怎麼做才能讓她明白呢?」

「明白?明白什麼?」

「或許她只是仰慕著靈劍士這種身份,可是這樣下去只會害了她,真的。」

「我希望小修能接納她,反正她已經無藥可救。」

「無藥可救?她是妳好姐妹吧?居然這麼說她。」

「是啊,她的確是無可取代的好姐妹。」

如果是開玩笑就算了,但我看向艾莉絲,認真的表情,令我難以理解。

「我會對她好,但是我沒辦法把她當成是妳一般對待。」

「現在這樣就夠了,請小修依著她,算是為我而做也行,拜託。」

「唉~伯納登也曾這麼說。」

「哦?所以大家都看的出來小蕾喜歡小修,真好。」

「居然說『真好』,這種說法,就像我是個混帳男人一樣。」

「不,小修是個善良的男人。」

「這句話伯納登也說了。」

「如果你辜負小蕾,我肯定不饒妳。」

「妳這態度不會是從『電視』節目裡學來的吧?」

「不,我說的是認真的,而且電視裡教的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

「如果你拈花惹草,我肯定不饒妳。」

「那還真稀奇,妳居然沒有把這個學起來。」

「有哦!除了小蕾,如果你拈花惹草,我肯定不饒妳。」

「唉~我敗給妳了!」

「小修!」

「嗯?」

「別太擔心我,否則,我也一樣會很擔心你。」

「我明白了。」

「不管誰活的久都沒關係,兩個人也好,一個人也行,一起好好活著過每一天。」

「對!我是瞎操心,以後不想那麼多。」

「快到家了,現在,小蕾和伯納登肯定等著我們一起吃飯,我們快點。」

「嗯!還有梅琳。」

「說到梅琳,有件事要讓小修知道。」

「哦?」

「她真的和我締結誓約,成為誓約者。」

當初以為只是說說,避免常有精靈找上梅琳要求締約,沒想到她們真的締結誓約。

「那太好了,不過怎那麼突然?還以為她纏著我,目標是我吶。」

「她原本希望誓約者是你,不過當初,賭注包含成為我的誓約者。」

「原來如此,還以為只是叫妳主人而已。」

「我希望和小修締約的是靈龍,不是梅琳。」

「我無所謂哦,都說過了,這種事別太認真。」

「不,我深信小修可以和靈龍締約,絕對!」

「妳那自信是怎麼來的啊?我只是見過弗列格曼而已,早說過運氣不可能那麼好啦。」

「我就是相信,肯定。」

「好的好的~我當然也這麼希望。不過,我很開心梅琳能成為妳的誓約者。」

「哦!我以為你會覺得很遺憾。」

「怎麼會?這樣妳就多了一個能陪伴一輩子的好朋友,我是這樣認為的。」

「小修總是為我著想,都不為自己著想。」

「我當然也會為自己著想。」

「那就給自己多找一個伴侶啊!」

「又來了,小蕾是嗎?我已經有了小艾,滿足了。」

「嗯,人類不都是三妻四妾嗎?多一個小蕾我不介意。」

「真是的。萍姐說電視很差勁果然沒錯。」

「嘻~」

正在轉大人的艾莉絲,偶而似孩子氣調皮,偶而又是超乎想像的成熟,

伯納登也說過她明白蕾菲亞娜的心意,而且還蠻不在乎地放任,

不只是放任,她擺明就是要把我和蕾菲亞娜湊在一塊,

剛剛她所說的,完全是針對蕾菲亞娜,

本來以為艾莉絲並沒那麼喜歡我,但是她的態度不容我懷疑。

她與蕾菲亞娜的互動很正常,完全看不出有嫉妒心,

不,對那種過份的侍奉,會嫉妒才是正常,艾莉絲明顯就是不對勁,

這一點讓我非常的困惑,精靈啊!魔靈啊!究竟是怎麼回事?

即使在這個世界住了半年多,還是無法理解,

假設,今天我是單獨一人,蕾菲亞娜的親密交流,我可能早早就擁抱她,

假設,我只要放縱一些,把心一橫,艾莉絲和蕾菲亞娜一起收為妻妾也沒問題,

不管是那一種假設,都不是我,即使遠離了家鄉,我也不想遠離我自己,

精靈的世界並不差勁,艾莉絲能接受我,我就已經是足夠幸福,

因為想要更加幸福而接納蕾菲亞娜,幾十年後她肯定會後悔的,

明明我把人類的壽命長短據實相告,再怎麼相處也只有幾十年,與艾莉絲已經締結靈線,所以沒得選擇只能勇往直前,但是蕾菲亞娜不一樣,她又是何苦呢?

或許我還太年輕,這個心結,可能還要過好一陣才會明白吧!

想著想著,劍廬就在眼前,蕾菲亞娜和梅琳已經在大門口等著我們。

清晨,冬天的陰霾日子,院子裡,主人久違的徒手演武,我——蕾菲亞娜和梅琳坐在客廳外的階梯上,梅琳是第一次看到主人晨練,小艾仍如小精靈般貪睡——她根本就還是小精靈,多睡一點比較好,伯納登在屋子外,有著一早起床四處漫步的習慣,我緊抱小修的斗篷,當他練習完畢,一定會覺得冷,那時候就會需要溫暖的斗篷。

一如往常的招呼,小修的語氣卻有一些些變化,是他自己感覺到?還是小艾對他說了什麼?總之,深藏的愛意似乎被發現了。

必須一切如昔,要是我有異常,小修肯定會尷尬,相處就會變得困難,我想對他微笑,得到他的讚美,不,這個武器必須謹慎使用,現在還是保持平常心吧!

終於結束,我趕緊上前為他披上斗篷。

「辛苦了,請問要先吃早餐?還是等小艾起來一起吃?」

「沒關係,我等小艾,如果妳或梅琳餓了,就先吃吧!」

「不,我也等小艾一起。」

「小蕾,今天我打算帶小艾到修道院拜會叔叔,也去孤兒院看看。」

「好的!我今天會去城務廳,順便採買一些必要物品。」

「我想請妳幫個忙。」

「請吩咐。」

「再過半個月,我打算到新安達魯,這次出門可能會長達一個月,會帶上梅琳,小蕾也想一起去嗎?」

「嗯!當然,主人去哪兒,小蕾就去哪兒。」

「可能會遇到危險,我會擔心妳哦。」

「那絕對要去,必須保護小修和小艾。」我堅定地點頭,要是猶豫,小修絕對不會讓我跟著,我了解他。

「要麻煩妳幫忙旅行的準備工作,可以嗎?」

「沒問題,請交給我。」

「也幫我向城務廳提出休假申請,新年過後第二天出發,就寫三十天,城主昨天已經口頭答應了。」

「好的。請問有打算見什麼精靈,需要帶上什麼禮物嗎?」

「小蕾真細心,我完全沒想到,這個你問小艾,她比較清楚對方的喜好。」

「小修先休息一會,我去準備早餐。」

「嗯,謝謝。」

小修總是充滿活力,閒不下來的個性,他是我的誓約者真好。

留下小修在院子,我走進廚房,梅琳也隨後跟著,我隨口問著:「餓了嗎?還是要等著和小艾一起吃?」

「我等小艾吧!小蕾今天看起來很開心哦。」

「有嗎?大概是小修又要遠行,我喜歡旅行哦。」

「原來如此。妳真的不打算讓小修知道妳是他的誓約者嗎?」

「嗯!暫時沒打算,不過,我的忠心不會因此而有不同。」

「如果妳想要,不管什麼地方,一飛就到了吧?」

「是啊!不過,坐著馬車旅行,也是別有風味,以後你就知道了。」

「真厲害,平時的妳,我根本察覺不到是靈龍。」

「萬一洩露了身份,就沒辦法和精靈們好好相處,至少異樣的眼光就很麻煩。」

「也是,畢竟靈龍的存在實在太特別。」

「太特別,也意味著孤獨哦!所以我不喜歡隨便洩漏身份,妳也別暴露了我的真身。」

「是是是,『主人』~」

「呵呵!梅琳,乖~」

「嗚~難得碰到靈格不錯的目標,居然早被妳得手,我運氣太差了。」

「不,妳是運氣好,和我們在一起很不錯,而且,小艾也是很好的誓約者。」

「有件事……不知道該不該和小艾說清楚。」

「怎麼了?」

「誓約者的事,恐怕會……有點問題。」

「咦?締結誓約有問題嗎?」

「並不是,我昨晚才想到,我分享生命給小艾的事,妳知道吧?」

「嗯,對小艾很好,委曲妳了。」

「也不算委曲,無聊地活個五千年,還不如快樂地過三千年。」

「不然咧?到底有什麼問題?」

「那個……小艾還是小精靈,對吧?」

「是啊,妳也一樣還是個孩子,姑且也算作少女吧!」

「小艾如果也和我活一樣久,那要過多久才會成年?」

「啊~~~糟了。」

我終於明白梅琳到底想說什麼,生命拉長了,相對的,成長就慢了,基本上沒什麼錯誤,唯一的問題是,小艾還是小精靈,而且她的願望是與小修有自己的孩子,然而,精靈必須成年才能彼此結合懷孕。

「唉~應該等她成年才締約,當初完全沒想到這一點。」

「那她何時才會成年?」

「大概,還要等個一百年左右哦!」

我放下廚具抱著頭,蹲下來和梅琳對視:「那……有什麼辦法嗎?」

「妳也該明白,誓約者是沒辦法反悔的吧?」

「完了~完了~那小艾不就要等個一百年才能和小修結合?都是我的錯。」

「唉~這個錯我也有份,不知道該怎對小艾說出口。」

「她應該要知道,我們一起去說吧!」

我雙手一攤,原本協助小艾延續生命是美意,只是沒想到,也延遲了生長,如果已經成年就還好,但她現在還是小精靈的身體。

「難怪梅琳一早就黏在我身邊,就是想說這件事吧?」

「當然,這大事啊!總不能私下去找小修或小艾說吧?」

我掩面嘆氣~都已經五百歲了,居然還會失算。

「小艾知道還沒關係,問題是小修,他一直當自己只有一百年生命,會以為這輩子都沒辦法和小艾結合,更不用說傳宗接代。」

「妳乾脆老實對小修承認是締約靈龍吧!」

「我考慮考慮,但是讓他等小艾一百年,還是我的錯啊!怎麼辦啊?」

「我不管了,找個地方先躲起來。」

「怎麼可以這樣,梅琳要一起負責啊!」

我也想躲,這等於是惡搞誓約主人的羈絆者,當初要不是我太急,小艾也不會這麼早就與梅琳締結誓。

「小艾是我的誓約主人,我不想被討厭,而且賭注是妳提的。」

「真是絕情。」

「總之,先私下對小艾說吧!」

「今晚找小艾一起泡澡,小修肯定不會接近浴室。」

我——艾莉絲,和小修、梅琳一同來到修道院。

在走廊就遇見查理德叔叔與卡多尼梅,他們看見跟在我身後的大尾雪狐,有點吃驚,互相問候之後,就近到中庭花園坐下聊天,梅琳坐在我腳邊,卡多尼梅有事先行離去。

查理德說:「我已經聽說了,恭喜你們任務順利完成。」

「是的叔叔!」「託叔叔的福。」我和小修一起回答著。

「小修很厲害,居然能夠找到老城主。」

「不,是珻琳幫了大忙——就是這隻雪狐,她知道老城主住的地方,帶著我去的。」

「雪狐有靈性,沒想到還能幫忙。」

時機差不多,我順勢引介:「叔叔,她的名字是梅琳,是住在高弦湖森林的靈狐,很可愛吧!」

梅琳對叔叔輕嗥一聲,搖著大尾巴,禮貌地打招呼。

「靈狐梅琳,妳好~非常可愛呀!這次小艾很有收穫。」

「是小修收服的,她和小修比鬥,輸了就跟我們回家,還成為我的誓約者。」

「珻琳可以幫忙保護小艾的安全,而且小艾也非常喜歡雪狐,一直說想在家裡養一隻吶。」小修說著。

「這麼為小艾著想,真是可靠。小修~你和老城主有交過手嗎?」

「沒有哦!只有一次追逐,本來要快追到了,他卻突然消失在石林陣裡。」

「消失?你不是有索敵嗎?」

小修把索敵反應消失的原因,仔細解釋一次,叔叔聽了也很驚訝,因為魯迪因德王國的精靈,碰上積雪很正常,遇到冰封的機會幾乎沒有,除非是瓊巴里山這樣的高山。

我接著說:「因為找到坑道,才遇見了梅琳,因為梅琳知道老城主藏身之處,才能順利帶著小修找到老城主。」

叔叔笑著:「還真的是機緣,幸好城主派你們去,如果是我,肯定白跑一趟。」

「叔叔,高弦湖真的非常美哦,有機會應該帶卡多尼梅去玩玩的。」

「剛到里德修拉時我就去過了,真的很美,卡多尼梅好像還不曾去過!」

「老城主與老王后就是在那裡締結誓約,很浪漫哦。」

「哈~盡耍小聰明,是暗示叔叔帶著卡多尼梅,在那裡締結誓約嗎?」

「嘻~」

「聽說妳掉進高弦湖,怎麼回事?」

「是個意外,我和小雪狐在湖上玩,冰層突然破裂,我來不及離開就掉進湖裡頭。」

小修:「是被小蕾救了回來,她很厲害,知道怎麼在冰凍的湖裡救助。」

「哦!蕾菲亞娜嗎?好厲害,不但救過小修,這次還救了小艾。」

小修:「是啊!她待過北方雪地,學過特殊的急難救助。」

「原來如此,是什麼特殊方法,我倒是很想知道。」

叔叔這麼問著,但是小修沒有立刻回答,這對害羞的他有點困難。

我代為說明:「也沒什麼特殊,就是要先脫光衣服,跳進水裡,再把我救出來。」

「什麼?還要先脫光衣服,這個……想到就好冷。」

「沒辦法哦!小蕾說穿著衣服,在水裡會很難活動,而且一出水面,溼衣服會結冰,我被救出來之後,溼衣服也是被小修先給換下來。」

「長知識了,不過,我也沒想到蕾菲亞娜能夠承受那樣的冰凍,不簡單。」

「衛士們都說她是世上最強女僕。」

「幸好小蕾阻止我的魯莽,如果當時我跳進湖裡,恐怕兩個都回不來了。」小修老實承認自己力有未逮。

「等等!小修看過蕾菲亞娜的裸身嗎?」

「那是迫不得已,我自認絕對沒有刻意去看。」小修慌忙解釋。

「小蕾自己也幾乎動不了,是小修幫忙穿上衣服。」我笑著說出小修不敢講的部份,應該還摸過了才對,小修害羞地低下頭。

「那倒是沒什麼,我想知道蕾菲亞娜之後有說什麼嗎?有要求什麼嗎?」

叔叔的表情看起來似乎有點擔心。

「都沒有哦!只是我們感情更好了。」都一起洗澡了,感情本來就很好。

「那就好!沒事就好。」

「叔叔是在擔心什麼嗎?」

「小艾,叔叔有聽說魔靈只在伴侶之前裸身,一旦被看到裸身,會要求負起責任。」

「不……那個是緊急事件吧?」小修慌張了。

「我也不完全清楚魔靈的習俗,擔心蕾菲亞娜提出過份的要求。比如要求看到她裸身的小修負起伴侶責任什麼的。」

「叔叔別擔心,就算小蕾提出這種要求也沒關係,我會讓小修負起責任的。」

「小艾……」大膽的宣言,叔叔吃驚的看著我,小修也是。

「還好是小蕾,如果是其他精靈,我絕對很難接受。」

「在我的家鄉,有恩必報,但也不用……做到這個份上吧!」小修弱弱的辨解。

「小蕾又不是你家鄉的魔靈。」我也提醒著小修。

「小艾……雖然是妳們三個的事,不過妳也太大方了。」

「小蕾就像是我們的家人,還立誓要服侍小修一輩子,她不打算找羈絆者,恩情我們也難以報答,難道小修要辭退她這個女僕嗎?」

「我……當然不可能那麼過份……」

「小蕾沒說什麼就算了,她要是有這個意思,我會接納的。」

「其實蕾菲亞娜我無所謂,叔叔只擔心妳們倆個羈絆者的關係。」

「叔叔安心吧!不管任何事,我和小修的羈絆都不會有問題的。」

叔叔嘆了一口氣:「該怎麼講呢?那個,小修,辛苦你了。」

小修苦笑著,而我卻是開心地笑著,我一直相信著,真正能夠陪著小修走完一生,也只有小蕾辦的到。

梅琳聽著我們的對話,尾巴不停搖著搖著,似乎覺得非常有趣。

之後,小修說明年後前往新安達魯的計劃,叔叔也同意了,囑咐一些相關事項,我們便離開修道院,順道又前往孤兒院,和小精靈見個面,但是今天沒能停留太久,家裡還有不少雜事等著處理。

傍晚,我和小蕾在浴室裡,自瓊巴里山回來之後,首次一起泡澡,梅琳躺在浴池旁,把尾巴伸進熱水裡頭不斷晃動,梅琳說過能用靈力清淨身體,不需要洗澡,不過,她也不排斥用水清洗,但是毛多皮厚的雪狐,對於高溫並不太喜歡。

「妳們每次都洗多久啊?」梅琳問著。

「大概一炷時間左右。」

小蕾:「有小艾在,不怕水會變冷哦,火焰精靈術真方便。」

「山莊的溫泉很棒,不過最喜歡的還是在家裡泡澡。」

梅琳一直看著小蕾,小蕾動作有點彆扭,我好奇問道:「發生了什麼事嗎?」

梅琳別過頭:「那個,小蕾『主人』,是妳那個賭注的問題,妳負責說。」

小蕾抓住梅琳的脖子搖著吼道:「是妳造成的問題,為什麼是我負責啦?」

梅琳沒有反抗,任憑小蕾隨意搖晃,一副世界末日的模樣。

我更疑惑了:「小蕾就說麻,沒關係的。」

「這……這個,那個梅琳分給妳一半生命力,我們估計,大概也有三千年左右。」

「嗯!我要謝謝梅琳哦,真的。」

「別謝太早。」梅琳以幾乎聽不見的低聲嘟嚷著。

「小艾現在還是十六歲的小精靈對吧?」

「是啊~沒錯。」

「那精靈成年至少是廿歲之後,對嗎?」

「也沒錯,計算年紀到底有什麼問題啊?」

「用三千年計算,成年大概要等到一百二十歲,小艾現在才十六歲……」

「慢著——所以我要到一百二十歲才能成年?」

小蕾和梅琳同時望著我點頭不語。

我哭喪著臉:「那我和小修……不就要再等一百多年才能有自己的孩子?」

小蕾和梅琳又同時點點頭,還各自別過頭去不敢直視我。

這也意味著,如果想要能夠結合,還得等上百年才行。

「天啊!那還好久~」我兩手撫著臉頰不敢相信。

「抱歉!」「對不起!」

小蕾小聲安慰:「放心,那個羈絆者不會有問題,晚一點點才能有孩子而已。」

——那才不是『一點點』!

梅琳也是:「那個,成為真正的夫妻以後,能夠一起生活的時間會更長更久。」

「唉~無所謂了。這件事頂多暪個五年,小修肯定就會知道不對勁。」

梅琳嘆著:「恐怕會更早發現,這百年歲月,小艾的容貌幾乎不會變化,過了八十年,小艾才會開始像十七歲,過了九十年,才會像十八歲……」

小蕾苦笑著:「好處就是,小艾會有很長的童年時光。」

「可是小修……」

「小修不會變心的,羈絆者絕對無可取代。」小蕾又在安慰我。

「才不是變心的問題,只是小修和我有的等了。」

梅琳把尾巴從池裡抽出來甩著:「不用讓小修等啦,就讓小蕾代替就行了,想要孩子也沒問題。」

小蕾大喊:「梅琳,妳在說什麼啦?」

「反正小艾也希望妳成為小修的伴侶,有什麼關係?我今天有聽到哦。」

我和叔叔談話的時候,梅琳也在場。

小蕾不甘願地說:「我才不會趁小艾之危。」

梅琳又說:「賭注是小蕾提的,妳要負責。」

我笑了起來:「小蕾害小修要等我一百年,現在卻不想負起責任。」

梅琳也是禍首之一,見到自己沒事,神情自然地說:「叔叔不管妳們,我看小蕾也喜歡著小修,小艾也把小蕾的心意全都告訴小修,所以,大家沒問題,總之,沒什麼事真是太好了,那我先出去了,哈哈哈~沒事~沒事~」

說著說著,梅琳要賴逃離現場,我看著小蕾,但是她紅著臉低著頭不敢看我,我移動位置過去抱住她。

「好了啦!別氣餒,我又沒有怪妳,其實生命變長,我很開心的。」

「可是,我竟然陷害了主人……」小蕾都快哭了,自責做了錯事。

「都說沒事的,只不過,沒辦法像原先計劃那樣,對小修暪不了太久的。」

對其他精靈們解釋我是天生童顏,一、兩百年還說得過去,就算小修不在意是否結合,但是我口口聲聲希望要有孩子,卻遲遲沒付諸實行,他肯定也會起疑。

「該說的時候就說吧!我已經放棄對他隱暪。」

「就算沒有結合,小修還是會當我是他的妻子,沒問題哦。」

「梅琳剛說的都是真的嗎?」

「是真的!我全都挑明說了,才不會讓妳逃走。」

「小艾好殘忍,這下子叫我怎麼面對小修啦!」

說我殘忍,臉卻紅得和紅霞一樣,這時候的小蕾最可愛了。

「小蕾找機會親口對小修說吧!隱藏靈龍的事也好,但是我希望妳親口對小修說出自己的心意,他現在一定很頭痛,不知道該怎麼辦。」

「唉~妳真是的!我就是不想讓他為難,才一直隱暪不說的,他的個性肯定會不知所措,我真是失職的誓約者。」

「我沒辦法告訴小修該怎麼做,但是小蕾可以。」

「好害怕說出來他會討厭我,小修明明只愛著妳一個,我知道的。」

「不,我保証他絕對不會討厭妳,他只是困惑而已,而且,妳說出來以後,他只會越來越喜歡妳。」

「說的好像妳很了解他。」

「我也害怕過,但也是一路走到今天,當初還是小蕾給我的勇氣,現在換妳了哦。」

「妳捅了一個窟窿,卻要叫我去補這個洞,小艾好壞。」

「拜託妳了,告訴小修妳喜歡他,不,是妳愛著他,然後告訴他該怎麼做,唯獨這個得靠小蕾的智慧。」

「就算說出靈龍的事實,就算最後小修接納了我,但是我絕對不想搶在小艾之前,成為小修真正的伴侶。」

「在漫長生命裡,計較那個先後沒有意義。」

「我有身為靈龍的靈格,必須貫徹對主人的尊崇。」

「明明害得我必須忍受漫長的小精靈歲月,害得小修要寂寞地等待一百年,小蕾居然還只顧著自己的靈格而遺棄我們,這才是~好~殘~忍!」

「小艾妳……說這種話的妳,哪裡只像十六歲啦!比我還狠。」

「沒辦法,都是小蕾姐姐教的。」

「果然,我又是自作自受。」

「我相信小修一定會愛上小蕾,真的,還好他是人類不是精靈,不過,我不曉得小修能做到什麼程度。」

「小艾在背後策劃這種陰謀,小修不知道會做何感想。」

「當然是溫柔地抱著我,然後說我最愛妳了呀!」

「現在的小艾一點都不害騷,比起剛認識時差別好大。」

「小修也承認了夫妻關係,我不需要害羞哦。」

「說的也是,以前還能捉弄妳們倆個,現在就只能玩玩小修而已。」

「小蕾終於承認以前都在捉弄我,看我的~」

我潑起水花襲擊小蕾,小蕾不甘示弱依樣回擊,姐妹倆在浴池裡尖叫著打起水仗。

我迅速逃離浴室,把問題丟給小蕾和小艾,以她們之間的感情,應該能夠解決,走到後院起居室,小修正在專心看著地圖,這麼早就準備著,他應該也喜歡旅行吧!

我很讚賞事先準備周全的精神,可惜他已經是小蕾的誓約者,我只能退而求其次。

「梅琳這麼快就洗好囉。」

「我只有洗尾巴哦,裡頭……太熱,所以我先出來。」當然不能說是逃出來的。

浴室並不近,但是卻能傳來少女們的喧鬧嘻笑聲,應該已經達成共識!

「浴室嗎?玩得好大聲,幸好家裡只有我們,不然可丟臉了。」

我鑽進小修懷裡,至少這一點我嬴過小蕾,她肯定不敢這麼做。

「怎麼?對少女們之間的行為有興趣嗎?我可以一五一十全告訴你。」

「哈!謝謝~不必,只要她們開心,我在一旁照顧就可以了。」

「她們想的,是只要小修開心,她們就會開心哦。」

「我不知道梅琳的世界怎樣,但是在這裡,快樂一起分享,痛苦也一起分擔。」

「我也喜歡這樣,開始體會到『有誓約者,日子會更有意義』這句話。」

小修很溫柔,我再放肆也都不生氣,如果我能變化成精靈形,或許也想擁有這樣的伴侶,小艾很幸福,小蕾也是,比起森林雪狐的平淡乏味,感情波動更加豐富變化,我想好好跟著,見証未來,或許漫長的生涯,就不會再無聊漂泊。

*您的赏赐是作者的动力
亲,打赏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