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四篇:远征 - 045.初交锋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09-17 8:22:11am

奇幻·玄幻


那天是一个由晴转阴的日子,无论是黎空的心情,还是真云镇的天气,皆是如此。

按照原定的计划,黎空和大龙率先进入绝死望根据地进行一连串挑衅行动,待英季使用骇客技术将根据地的结界内容改写后,艺朝和另一位蔷之成员将闯入其中,把喽啰们的守护灵全数击败。

倘若一切如计划那般进行,那就是最好不过。踏入庭院的瞬间,黎空至今拟定的计划全盘被摧毁。

“哼,蓝黎空,你终于露出绝望的表情了。这才是我想要看到的表情。”

看着被遍体鳞伤、神志不清的晓晨被捆绑在余酋旁边的木柱上,大龙定格了,黎空愣住了,运行速度本已变慢的脑袋在此刻停止。无数个疑问接踵而来,阻止黎空的大脑重新运行,就连质问余酋也做不到。

“看你那么多疑问,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我就直接为你解答吧!首先是‘为什么我会知道你今天来?’很简单,圆桌骑士里有人愿意把情报卖给我;‘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个女生?’答案同上;‘我对她做了什么?’我没做什么,只是吩咐女性手下拷打她,仅此而已;‘接下来我会做什么?’待会你就知道了。”

余酋的脸,随着疑问的解答而愈发狰狞,愈发与恶魔相似。冷嘲热讽与嗤笑的声浪随着话音的落下而回响于庭院中。

黎空清醒了许多,但还是处于无法思考的状态,本能地按下召唤夕雨的按键。大龙以为结界已经改写完毕并开始作战,立即追上黎空的行动。

召唤失败。看来英季还需要一些时间改写结界。

“敢来我的地盘撒野,是需要付出相对的代价的。小的们,拿刀来。”

余酋的话解开了最后一个疑问。黎空终于恢复神智,打开数据库取出湖人棍,绝不允许余酋对晓晨下毒手。

酸痛的肌肉与疲惫的身躯造成了想法和行动无法同步的后果。别说全速奔驰,就连动作稍微大一些,他们都会感觉到身体被撕裂般疼痛。疼痛支配了两人的思绪,干扰下一步行动。回过神来,刀刃利落地撕裂晓晨的腹部,将草地染上悲痛的红色。

黎空的咆哮声,传遍整条街道。英季觉得有些不对劲,立马加快敲打键盘的速度,迅速破解最后一道防火墙。

英季按下最后的回车键,给艺朝发出行动开始的信号。

天翊带着艺朝越过围墙,突入庭院中。映入艺朝视线的,除了被天翊的出现吓着的绝死望一众、躺卧的血泊中的晓晨之外,还有失魂的黎空以及不知所措的大龙。

艺朝不需要了解事情的经过。他需要的,是判断出下一步该如何行动,才能让黎空的计划继续进行,并把伤员尽可能迅速地送往医院。

医院离绝死望根据地有一段距离,目前能在最短时间将晓晨送去医院的守护灵,非天翊莫属。可惜艺朝必须与另一位增援会面,不能抽身,唯一的办法是让黎空跟着天翊前往医院,稍后回来才正式加入战役中。

“黎空、大龙,把夕雨和阿紫召唤出来!黎空将湖人棍留下来,和天翊一同把伤员送去医院!接下来的战斗由我来指挥!”

艺朝冷静的判断与简明的指示,黎空和大龙是否能跟上则是另一回事。

话语触动了开关,将黎空和大龙各自的精神与大脑的电路连接起来。

夕雨和阿紫终于现身了。天翊即刻冲锋陷阵,把晓晨带出战场。余酋当然不会站立不动,对应着天翊的行动将洛池召唤出来,拦截天翊。

“鱼鳅的守护灵,让夕雨来单挑!”

黎空的怒吼让天翊紧握的拳头松开了。瞬间,夕雨突入战场,一记飞踢把洛池带到别处,与他单挑。这个空档造就了天翊将晓晨抱起并迅速退到黎空身边,待黎空站上滑板后,立马火速前往医院。

余酋为洛池的登场设计了台词,但洛池未说出就被踢飞,这让余酋内心充斥着满腔的不悦感。

“我回来后,就让你好看。在那之前,你就让你的胡子守护灵好好挣扎吧!”

“哼,你还未回来,围巾男就会被洛池打败了!”

黎空和余酋互瞪、互相挑衅。余酋本身就是一个易怒的性格,随便一件小事都能令他发怒,故瞪人是很正常的;可黎空不是。即便他多么讨厌一个人,都不至于到达发怒的程度。过去,让黎空发怒的,基本上没有一个拥有好下场。

天翊带着黎空离开后,排除与洛池单挑的夕雨,能够和一大群喽啰守护灵进行战斗的只有阿紫。

面对如此庞大的数目,还要保护手上只有一支湖人棍的大龙和艺朝,即使有大量的体力值回复药,阿紫依然会感到压力。

一群敌人被打飞了。出手的不是阿紫,而是另一位不知名的守护灵。

“报告老大!昨天雇佣回来的佣兵叛变了!”

“胡说八道!付了钱,怎么可能还会叛变?竟然给我假报告,待会你就完蛋了!”

“老大,我没骗你!”

余酋用自己的双目确认。事实摆在眼前,绝死望所雇佣的“佣兵”——房琥兆果然发起了叛变,其守护灵布里斯正在对绝死望一众的守护灵展开攻击,余酋不得不相信。

“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付了钱,为什么你竟然帮敌人?为什么?”

“你好像搞错些什么。收了钱的人,我昨天把他打败并送去警察局了。”

琥兆解释,使余酋焦黑的脸转瞬间因惊吓过度而变得极度苍白。另余酋讶异的不仅只是因为琥兆混了进来,而是绝死望所雇佣的佣兵之守护灵拥有头衔,却被没有头衔的布里斯给打倒了。

无论用了什么方法,余酋只能认定布里斯并非等闲之辈,必须尽快铲除。

余酋还是老样子,靠着一通电话解决所有问题。

“老爸,别睡觉了!赶快和‘四天王’出来,帮忙我把这群可恶的家伙给打败!”

“什么打败?我们家不是设定了结界,任何不相干的守护灵踏入这里,都会被强制召回吗?怎么还要打呢?”

“结界出了问题!那群家伙的守护灵没有被召回,还在这里大闹!”

余丹本处于半睡梦状态,听见结界有问题后瞌睡虫全数被驱逐,从棉被中奔出。挂断电话后,余丹换上平日的“战斗服”,召集“四天王”后出动了。

余酋在这段期间忙着看四周,完全没有给洛池下达任何指令;相较之下,黎空在早上时刻将全数战术授予夕雨。在没有指令的情况之下,夕雨依然能作出相对的行动,把洛池给镇压住。

“洛池,你在干什么?马上把围巾男给打败!”

看似简单的指令,洛池借此了解自己应该采取何种行动。

夕雨和洛池拼上全部实力展开激烈战斗。双方若处于相等的立场对战,洛池因拥有头衔的因素,战斗力还是比夕雨高出少许。话虽如此,黎空曾告诉夕雨,倘若真的遇到了战斗力上的差距而占下风时,先逃跑并把其他喽啰当成肉盾,是一个不错的战略。夕雨判断,现在正是使用这个策略的大好时机。

“可恶,你们在干什么?碍手碍脚的,给我到别的地方去打!”

“报告老大,不是我们的守护灵要赖在这里和敌人对打,而是他们的行动被限制在这里!”

手下们的报告,余酋只能用一脸疑惑的神情回应。放眼望去,任何靠近阿紫或布里斯的守护灵都被打退,被打退的守护灵几乎到达了同样的位置,仿佛一切就是要造成绝死望的步调混乱、干扰洛池和夕雨的对战似的。

或许余酋必须理解黎空对单挑的定义。

余酋认为,一对一的正面对战,才是单挑;黎空对这个词语的定义略为不同,只要敌方或自己人不直接出手攻击战斗中的守护灵,皆能称为单挑。

单挑,那只是一个假象,为了隐瞒“间接制造出削减绝死望守护灵兵力”这个阴谋而制造的假象。

“现在才发现吗?不,应该说不管你何时发现,结果都会一样。”

黎空的声音再次传入余酋耳中。余酋透过这番话追寻黎空的身影,不难看见他站立在门口处,向余酋投来藐视的眼光。

“你那眼神是怎么回事?只不过有一个策略得逞了,就那么沾沾自喜吗?你别忘了这里有上百的兵力,而你们只有四个人。即使我方的守护灵被打败了,十分钟后就能再次召唤出来,加上有四天王的助阵,你们的胜算怎么想,都是零啊!”

黎空不作回应,只是持续地同样的眼神投在余酋身上,宛如通过藐视余酋的天真,来回礼余酋先前的嘲讽。

“四个人?上百人?构成战斗力差距的主要原因是战术与策略,而不是数目。”

“胡说八道!小的们,给我认真地上!”

艺朝这番话,余酋极度不认同。为推翻这一切,余酋势要让黎空一行人败下阵来。

余丹与四天王终于出现了。增援五名,每一个守护灵都拥有头衔,说通了余酋认为自己不会败北的原因。

敌人愈发强大,才能激起艺朝的斗志。此刻,新的幻兽之召唤条件已经满足,艺朝下达将其召唤出来的指令,测试这幻兽——三头魔犬的战斗力。撇开战斗力不谈,其咆哮足以震动大气,威慑敌人的士气,仿佛像是神话传说中的地狱犬。

在这场战役中,阿紫因着拥有各种特殊攻击技能,担任了强攻手的职位;布里斯主要的工作是依靠“琉璃盾”进行防御、封锁敌人的移动路线,并通过一些打击技能将对手击退;天翊以着迅速的行动牵制敌人的行动,根据时机将回复药传递给战友,以及传达新指令,掌控着战斗的走势;幻兽群奔波于战场各处,进行破坏与扰乱敌军阵营。

喽啰们的守护灵依次被击杀,因着守护灵的消逝而失去了护主盾的保护。贪生怕死的,即刻逃离战场;胆子较大的,则先躲入屋内,待召唤时间再度到来。

话虽如此,房屋免不了受到战斗的波及,被一发日冕加农给轰成碎石瓦砾,绝死望最后的庇护所因而不复存在。绝死望的士气一次又一次地被击打,逃离战场的人数愈发增加,战斗逐渐对黎空有利。

“鱼鳅,你输了。”

不知不觉,绝死望一众,包括余家父子和四天王的守护灵亦是被打得落花流水。除了余酋之外,主人们为了保命而窜逃了。

“可恶,我们怎么可能会输?明明那么多守护灵拥有头衔,根本没有败北的可能性啊!蓝黎空,够胆就正面单挑!不要用回复药这种卑鄙的手段!”

“卑鄙?你搞错了,所谓的卑鄙是通过违反规则的手段获胜。再说,打从一开始,我们并没有设定任何规则。而且回复药是这个‘数据次元’里存在的东西,本来就被允许使用,何来的卑鄙?”

黎空言之有理,一番反驳后余酋无从吭声。

“你的败因很简单。第一,拥有天赋却不努力的人,被赋予的天赋终将成为浪费;第二,四个人的团队和上百人的个体,是有很大差异的。”艺朝解释道。

“可、可恶,你们给我记住!我一定会来报仇的!”余酋说出和戏剧中的反派相似的话语,随即迅速逃跑。

夕雨举枪,等待黎空的指令,但黎空还是控制了内心的憎恨,要求夕雨住手。

那之后,绝死望的部分会员被警方抓入警局,余酋、余丹和四天王、以及一些实力比较强的会员则在警察的追捕下进行了逃亡,绝死望正式被宣布解散。

*****

时隔差不多一周的时间,照理来说战斗力并不是产生如此剧变,但夕雨被洛池打压至毫无还手之力却是摆在黎空面前的事实。洛池在这一周内经历了何种战役,只有余酋本人最清楚。

黎空不得不承认,洛池变强了。要与其抗衡,叫上阿紫是必须的。可惜目前的情况,寻求大龙的协助似乎有难度。黎空只能硬着头皮上。

“哼,这就是实力的差距!”余酋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傲慢,“我倒要感谢你先前放了我一条生路,才能让我拥有今天这个复仇的机会!很遗憾的,我可是不打算放你一条生路,更不想欠你人情!所以,我会让你清楚知晓洛池如何变得这么强后才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