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回憶之地 迴歸篇 - 第一百三十七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09-19 12:44:59am

奇幻·玄幻


批文 【4110字】

【滴答滴答】,下雨天,歐絲雷王國內的某家旅店二樓看見一個人坐在窗口上伸出右手望着天空,那是被繃帶包紮住的手。

‘下雨天...感覺不到那種清涼的風啊...’

他是刃月,他望去房間裏,見到熟睡中的素麗,嘆氣低頭。

‘看她睡得幾香...我都羨慕起來了。唉,算了...’

刃月拿起身旁的書翻開看了幾眼後再次望去窗外,看到避雨的人民以及在雨中奔跑的小孩,他們愉快的微笑聊着天,就算全身都被雨水淋溼了也不在乎,照常的在做自己正在做的事。他們那樣可是會感冒的啊,難道不知道嗎?不過...下雨還特地去淋雨,以前我也有做過類似的事吧?

‘嘛...人家的身體我管不着,還是繼續讀這讓我頭痛的文字吧,必須早點學會才行...’

看着書的時候刃月瞄了下素麗,想起昨晚的對話。

‘怎麼妳不住進城堡裏硬是要住在旅店?’

‘我不想麻煩麗絲啦~而且住在旅店很好啊!去城裏找麗絲或去找你都很方便~而且這旅店可說是兩條路的中央哦!’

‘就只爲了方便?’

‘嗯---’

‘唉...妳不要讓我擔心好不好?’

‘哈!到底是誰讓誰擔心呢?是哪個笨蛋連文字都不會讀?身爲王卻什麼都沒做過,自國什麼情況都不明白?’

‘...是是...’

‘還說是吶!你這樣放着不管遲早會出事的!還不快給我背熟這些文字!!’

‘我知道啦!早知道就不叫妳教我了。’

‘呵呵~想吃棍嗎?’

‘誒---放過我...’

‘太遲了~看招!!’

過後發生什麼事自然可以想象,爲什麼我會喜歡上這樣粗暴的女人啊?刃月拿了張椅子走到素麗牀邊坐下,看到她那睡相,覺得很可愛而發出微小笑聲的刃月伸出右手撥開她雙眼間的頭髮,輕輕的摸了摸她的額頭後張開手輕輕的放在素麗臉蛋上。

我不會再讓妳受傷,那也許是不可能的...因爲這世界太多我不懂的事,沒有情報,看了所謂的世界地圖,那真的是世界全貌?我不認爲這世界是那麼的小,而且所謂的魔神到底是什麼?真的是毀滅世界的魔神?還是說...那只是這世界的人給予的稱呼,因爲那兩個人當魔神只不過是玩具...他們是神嗎?打倒魔神那天的那兩人...

此時素麗半睜開的雙眼看到思考中的刃月,她感到臉部被他撫摸着,她伸出右手按着他那手背問道。

‘嗯~天亮了嗎?如鴻~’

驚醒的刃月輕輕摸下素麗的臉後點頭站起身說。

‘嗯,天亮了,還下着雨呢。’

素麗懶懶散散坐起,舉起雙手伸懶腰打哈,左手擦了擦雙眼。

‘喔,下雨啊,怪不得那麼涼,那麼我再睡多一下~’

‘要睡就睡吧,我也該回去了。’

‘哦哦~’

見素麗再次躺在牀上,睡姿完全不是女孩子該有的姿勢,無奈的刃月把素麗擺弄成該有的正常睡姿後爲她蓋上被子就離開了。走下樓的時候,旅店老闆舉手問候。

‘早上好!大人!怎樣?素麗又賴牀了是不是?’

‘嗯,又躺回去睡了。’

‘哈哈哈~素麗在下雨天都特別能睡啊!說什麼下雨天就是該睡覺,真服了她。’

‘嗯。’

刃月聽了點頭簡單的回答後走出旅店,旅店老闆見刃月走後看向他的工人。

‘不死族都是不太喜歡說話的啊?’

他工人攤開雙手無解,旅店老闆擡頭看向素麗所在方的天花板說。

‘還真不懂素麗是如何和他交談的...’

刃月回去的路上淋着雨,身上的繃帶慢慢的脫落,但他沒有理會,因爲他面前出現了擋路的人。那人是庫拉多,刃月問道。

‘有什麼事嗎?’

‘聽說...是你砍斷斯班左手,是不是真的?’

‘嗯,是我做的。’

‘爲什麼!?你們不是同伴嗎!?’

‘...說什麼都沒用,說多了也是藉口,總之我就是砍斷他左手的兇手。’

‘你!看來我真的不該讓斯班繼續接近你的。’

‘嗯,我也希望他不要再跟過來...如果可以的話請你勸說他。’

‘噢,他就是那位嗎?’

此時庫拉多後面年來了個人,他就是三期將之一的傑克,刃月看向他,傑克笑起來。

‘個子蠻小的嘛,你真的是消滅魔神的人嗎?有點難以置信啊!’

‘...’

‘怎麼?不想回答嗎?還是說你在騙人?’

‘不如你去和魔神那玩意兒打打看吧?’

‘哈!如果他還活着的話我一定會!但是你!!別在那騙人,你騙得了別人但騙不了我的。’

‘哦,你要怎麼說隨你高興。’

此時看得見傑克有點怒氣,右手捉着背後的大刀向前踏出一步,但是庫拉多伸出左手阻止他並搖頭,傑克見後點頭把手放下。

‘沒事了吧?沒事我就走了。’

刃月說完後穿過兩人的中央離去。刃月離去後傑克問道。

‘爲什麼阻止我?你認爲我會輸嗎?’

‘嗯,你會輸,他不是普通的不死者,而且...時機還沒到。’

‘哼!我可不覺得我會輸給一副骷髏!在這裏幹掉他不是很好嗎!?在這---’

‘傑克,我說了還不是時候,夠了,回去吧。’

‘嘖!’

劫奪不忿的離去,而庫拉多轉頭望去刃月離去的方向瞄了一眼後也跟着離去了。此時刃月在轉彎的牆壁上靠着呼了口氣。剛才那殺氣...就算隱藏起來也沒用,我對殺氣的感知特別敏感,爲什麼呢?爲了報仇嗎?還是有什麼我不知道的事?誤解嗎?問一問維多看看吧。

刃月思考後再次往不死族的地區走去,雨還是沒有停。回到了自己的住所,那只不過是以木頭製成的五間大房子連合在一起形成的的高大房子而已,當刃月第一次見到這長屋的時候,他笑了起來,同時也暗中取笑着自己的無能。

刃月走到所謂的公事房門前敲了敲門,沒有等待對方回應,刃月就打開了門。一開門就看到堆積如山的紙,那就是批文吧?看見維多坐在桌前那龜速的看文後做出的各種對應,刃月驚呆了。維多見門打開了,並沒有留意是什麼人進來而說。

‘放一旁就可以了。’

刃月感到不好意思的走到維多前面。

‘那個...’

‘嗯?主人?歡迎你回來。’

維多見到刃月不慌不忙地站起對其鞠躬,刃月拿了一張批文看,看不太明白的搖了搖頭。

‘抱歉,我還是看不明白...’

‘沒關係,以後主人就看得懂了,在那之前由我來就好。’

說罷,維多坐下繼續閱讀批文,刃月見到那堆如山的紙,以後都會由他一一過目,心裏已經想逃跑了,但看見維多那認真處理的舉動,心感內疚。因爲這些原本是刃月該做的事,因爲他的方針是和平共處,那反而令出現更多批文,反對者自然會有,也因爲那樣,維持政治方針也成了難題。

‘維多...’

‘是?’

‘是不是有很多反對者...?’

‘說沒有是騙你的。嗯,是有的。’

‘想到解決方法嗎?’

‘關於那方面...還是請主人想想吧。’

此時維多在抽屜拿出一張批文給刃月,刃月看後懊惱,不太明白內容,維多接着說。

‘食物不足,血液供應也不足,人類在隔壁而已,但卻不能收割。’

‘血液...’

‘然後這張。’

維多從抽屜裏又拿出一張批文接着說。

‘資源不住,木材,沙石,清水等,雖然能向麗絲借,但是那不是長久之計。’

‘...好像比我想象中還麻煩,不死族的食物是血液...嗯?鳥人族的不行嗎?’

‘這...因爲大家都要求人血所以...’

‘僞裝成人血就好了。’

‘這...味道是不一樣的,主人應該懂...’

‘有總好過沒有,但也不懂奇力那方肯不肯。’

‘也是,我這就叫奇力過來,主人請稍等。’

話一說完,維多已出去了,留在那裏的刃月走到維多所坐的椅子坐了上去,看向左右那如山的批文,無力的笑了。

‘以後也是這樣多的話我不就死定!?’

唉聲後的刃月拿出一本書,打開來看見那世界的語言佈滿整頁,同時也摻雜了一些英文字,那是刃月做的記號吧?接着她開始嘗試邊看批文邊看書本來瞭解批文上的文字。過了大約一小時,有人敲了門數次,隨後維多打開了門和奇力走了進來,維多急忙向刃月鞠躬說。

‘抱歉,讓主人久等了。’

‘沒事沒事...’

此時維多才注意到批文少了很多,他拿起經過刃月手的批文查看。

‘這是...主人你已能看懂我們的字了?’

‘那個...勉強看得懂,我跟着我標在書上的記號來勉強理解的,怎麼?有錯嗎?還是我的字太難看了?’

畢竟那些字和我所認識的分別就是不同樣的字體而已,讀音是同樣的,意思也是,所以要理解的話也不難,只是...把這些字認知爲那些我所認識的字和讀音還真讓我頭痛。維多沉默並把批文交給奇力,奇力看了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

‘清潔的水可以這樣過濾!?分別以每一層不同的材料沙,石,草和棉花來讓水流過就能把骯髒的水變成清水?’

‘那是我那世界的過濾水的方法,沒記錯的話是那樣的做法,去試試看。’

‘異世界的知識嗎?’

維多接着查看其他批文。這些全都好了?有些雖然很難理解但卻值得一試,但那速度...主人真的在認真看的嗎?維多如發呆般望着刃月,刃月起身伸了個懶腰,還發出骨頭摩擦聲。

‘啊---我坐了幾久啊?’

‘抱歉,主人...’

‘沒事沒事,維多你別忽然沒事都跟我道歉,搞到我都不知道要怎麼應對你了...’

‘啊,真對不起...主人?’

就說就犯...算了懶得理,所謂的政治和我玩過的遊戲都差不多,只是現在的必須認真思考而已,不像遊戲那樣可以兒戲,不過...

‘奇力,關於血方面,你那裏如何?’

刃月向奇力提問,奇力一臉委屈說。

‘那個...我覺得不可能,因爲我們也不是過得很好...’

‘是嗎...我再想想其他辦法好了。’

怪不得我等了那麼久,都是因爲維多一直和他吵吧?真是的...刃月視線望向再次坐上椅子批文的維多,無力地唉了一聲,隨後刃月拉着奇力走出房門,離去前他向維多說。

‘維多,接下來的拜託你了。’

‘好的,主人。’

門關上後,維多拿起數份刃月通過的批文,好像很煩惱似的摸了摸頭。

‘如果照主人的做法去做,人手就不太足夠了...主人...’

有着想問刃月如何是好的維多想了一下搖了搖頭,繼續閱讀還沒批的批文。

‘接下來的就讓我想辦法好了,畢竟主人已經爲夠多的事煩惱了...’

天空忽然打雷了,兩人在長屋的走廊上往出口走去,途中刃月開口問。

‘那麼,你那裏有什麼問題?’

‘那個...不能麻煩大人你,我們的事就由我們自己...’

‘說出來吧。現在這樣的慘狀有一半都是因爲我而造成的,讓我來幫幫忙吧。’

‘這...’

‘那麼就當作是我的【命令】吧?’

刃月強調命令這字眼講出來,奇力吸了口氣吐出後微笑說。

‘好吧。我們的食物問題非常的嚴重,在附近的森林裏我們找不到任何魔物,或動物的跡象,像是完全沒有生物生活在森林裏似的,所以我們都飛去比較遠的森林狩獵,但是功效不是很好,來回的時間也非常久,疲累度也是個問題...'

‘又是食物啊!?’

刃月聽完後發出怨聲,奇力急忙低頭道歉。

‘抱歉。’

‘怎麼連你也...唉,算了,食物嗎?’

刃月望去他所管轄的領地,死氣沉沉的,大半都是因爲飢餓照成的吧?他看了看草地。

‘奇力,你們一族吃不吃植物?’

‘植物?’

第一百三十七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