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五 - 8;9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9-26 1:10:59am

奇幻·玄幻


待客室並不大,隨意一掃就能看完,離開窗戶後厄臨馬上注意到下個重點:櫃子。

櫃子有點高,尤其對於一名未成年孩子而言,隨手拉過椅子站上去,這椅子雖然布滿灰塵但還很牢靠,一點也不像放置多年的感覺,對這種木製家具厄臨研究不多,又不知道精靈有什麼對木頭特別有效的手段,厄臨直接將這個疑點排除在思考範圍中。

以免又受到文化衝擊停止現況分析。

櫃子裏面東西不少,有些已經風化了,看起來是食物,乾糧面餅之類的東西,隨著時間過去風化卻還保留原本的樣子,直到被厄臨打開櫃門卷動了空氣而徹底崩毀。上層是食物,但只剩下一罐鹽與一瓶保存良好的糖還在,厄臨還翻到一本書籍,使用的材質是所謂的精靈葉脈書,光聽到這名字厄臨就直接請醫生閉嘴了,這種種族科技聽太多腦袋會不夠用的,雖然在非危急情況下厄臨反而會努力汲取這類型的知識。

櫃子下層則是柴火、布匹,甚至有看起來很像是蓑衣的葉子衣服,這部分保存程度比食物好多了,雖然還是一拿起來就裂開,但至少柴火這種東西不會有太多問題,很明顯這櫃子裡的東西原本是準備得很充足,這裡確實是一個「獵人小屋」,而且是豪華版的,任何旅行者經過這裡都能取得不錯的補給。

但一切已經隨著時間消逝,現在這裡只剩下一堆破爛,讓一切更顯詭譎。

清掃得乾乾淨淨的走廊,與一門之隔完全被廢棄的待客室,這條通道還有在使用但不再接待客人嗎?完全沒有道理,如果是主人不想接待客人了,又為何要把櫃子擺滿呢?完全可以把東西拿光,這一切更加不合理了。

厄臨沒有隱瞞這個想法,與醫生、娜娜蒂雅討論的結果依舊無果,只確定了這其中一定有古怪,雖然不意外,但這裡太小又沒有其他出口,就連醫生也不贊成在這裡紮營布置防禦結界,最終結果還是三人一起繼續前行。

娜娜蒂雅順便補給了一些物品,厄臨認為這完全沒必要,她身上的物資根本沒用掉多少,在補給也只是增加行李重量而已,可娜娜蒂雅很堅持要盡量把落在祈冷與護衛身上的東西補回來,確保接下來不會餓肚子,厄臨也就不說什麼了。

打開地圖,沿著走廊繼續走會到達衣物間與宴會廳,這種與魔法一點關係也沒有的建築物反而讓厄臨安心不少,越晚遇到跟魔法有關的事情越安全,雖然一開始就知道踏入的地方是一棟「魔法塔」,但這裡很生活。

通常宴客廳會緊連的廚房,而衣物間應該是翻譯問題,厄臨更傾向那是衣帽間,也就是說接下來的區域雖然進入生活區,實際上還是一個對外開放的區域,厄臨在地圖上馬上看到了穿過宴客廳後的廚房標誌,下個區域就是衣帽間、宴客廳與廚房了。

離開了待客室,一路走到宴客廳外,最大的差異出現了!

娜娜蒂雅忍不住握緊鞭子,醫生也掏出魔杖,厄臨更是直接拔劍在手,三人如臨大敵的看著……兩根火把。

可怕的並不是火把,也不是它們被固定在宴會廳大門兩側的事實,而是鼻腔聞到的燃燒氣息,皮膚體會到的些許灼熱,眼睛看到的晃動亮光都表明,這兩根火把是點著的。

「你們精靈族……研發了可以燒十年的火把嗎?」厄臨問完覺得自己的問題很蠢,但他就是想問。

「怎麼可能,火把這種東西燒那麼久做啥,要我們也會研發新種的提燈,怎麼會選火把。」醫生直覺就是反駁,但反射的回答後他也明白厄臨為何這樣問,或許對這人類來說已經是比較合理的解釋,但不能無視事實下去,醫生深吸一口氣認真地開口:「這裡,有另一個具有思考能力的東西,幫我們點了火,至於是不是歡迎我們,我不認為是這樣。」

醫生努力換成讓厄臨聽得懂的說法奏效了,至少厄臨明顯的皺眉思索,然後帶著一點遺憾的說:「插在牆壁上一次用十年的火把,不覺得是所有地城探險的必備背景道具嗎?」

「雖然不懂後面說的話的意思,但燃燒十年的火把,整個區域空氣會變得很糟吧,還有長時間有個區塊特別溫暖,對於房子結構也會有影響,尤其是植物構建的屋子影響更大,聽起來就是很不好用的家具。」娜娜蒂雅還是老實地提出自己的看法,連續被否決讓厄臨有些失落。

「所以,我們還是進去吧。」厄臨悶悶的揮手,醫生連忙站開,果然一陣涼風吹過,不久後熟悉的木板落地聲響起,又是一個幽靈從裡頭將門打開,看著裡頭一片漆黑,厄臨認真看著火把,再看看娜娜蒂雅。

「要我幫你拿這個火把嗎?好的。」娜娜蒂雅走上前幫忙服務貴客,這是她的習慣動作,怎知厄臨卻不接過火把,而是點頭說:「好,就你拿著進去探路,走吧。」

「等等?這不是你要的嗎?我怎麼覺得哪裡怪怪的?」娜娜蒂雅敏感的察覺好像有那裡不對,厄臨只是抬頭看她一眼,然後搖頭不語。

「我真的覺得你的反應怪怪的啊!」娜娜蒂雅連連追問,醫生只好默默地接過她手中的火把,同時解釋給她聽:「妳膽子怎麼這麼大阿!這個火把可是敵人點的耶!妳就這樣徒手拿下來,也沒有先偵測魔法?偵測陷阱?裡面這麼暗外面卻剛好有點著的火把妳不覺得這很像是陷阱嗎?」這次是醫生一巴掌往她後腦勺拍下去,娜娜蒂雅吃痛捂著腦袋不吭聲,自己也覺得挺蠢的但不能認輸,至少在嘴巴上不行。

三人一起看著宴客廳,裡頭一片漆黑,醫生舉著火把往內掃了兩下,一個熟悉但有些意外的味道再次傳來,那是厚重灰塵被燃燒後剩餘的味道,厄臨忍不住退後再次確認沒有別條路,這裡是唯一一條進入的道路。